TXT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你没有自己的老婆吗 > 正文 第61章 这个COSER超还原的
    万世极乐教。

    不知道为什么, 这个称呼不需要经过脑子,便自然而然的从嘴巴里说了出来。及川月见甚至连教义都不知道是什么。

    但是开了个头后,剩下的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起来——教义似乎从一开始就刻在她脑子里,张嘴时便能娓娓道来蛊惑人心的话语。

    及川月见觉得, 自己失忆之前可能真的就是干这行的。

    万世极乐教第一个据点神降村成立, 整个过程丝滑得没有一点点阻碍。等花御反应过来的时候, 及川月见已经变成‘教主’了。

    看着站在神台上,神色温柔鼓励村民发表演讲的及川月见, 花御陷入了沉默。

    村长连夜把自己家里最大最好的房间打扫出来给及川月见休息。他们作为普通人,不到濒死的时刻是看不见咒灵的, 自然也看不见跟在及川月见身边的花御和咒物。

    他们只在咒物杀死土地神产物的瞬间, 看见了它些许可怕的真容。那一闪而过的真容明显让村民们误解成了不可理解的神明一类的存在。

    至于神明真容丑陋这件事……纵观日本八百万神明,至今还能留下恶名的, 倒也没有几个好看。

    及川月见躺在床上,伸了个懒腰,困倦的把脸埋进枕头里。

    花御站在旁边,见她似乎要睡着了, 连忙开口:【你想起什么了吗?】

    及川月见困得声音都含糊起来:“我觉得我以前应该是搞宗教活动组织的?我还挺擅长干这个的。万世极乐教应该就是我的工作单位吧……唔。”

    月光落到她的手背,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折射反光,晃了下及川月见的眼睛。她用手指戳了戳那枚戒指,花御的目光也落到戒指上面。

    花御:【这是一枚婚戒。】

    及川月见偏过头, 呆呆的看着花御:“婚戒?”

    花御点头:【人类结婚之后,会给自己的伴侣戴上婚戒。你戴着这个, 说明你结婚了。】

    及川月见:“……哈?”

    她顿时不困了, 从床上一翻而起, 爬起来后又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犹豫了几秒后继续缩回被子里。但是这次她举高了手臂, 茫然盯着那枚朴素婚戒——银色戒面上缠绕着茉莉花的纹路,内侧似乎也是凹凸不平的。

    及川月见干脆将戒指摘下来,借着月光查看戒指内侧。戒指的内侧留有一行字母:sei mio

    她自言自语:“是不认识的单词唉……要找个外语好的人问一下才行。”

    *

    “你知道万世极乐教吗?”

    熟悉的名字从耳边一掠而过,夏油杰不由自主的停住脚步,侧耳细听旁边两个JK的闲聊。

    “哦哦!就是那个,那个——很准的那个对吧?”

    “超级灵的!我准备明天还去听讲座,雪绘你呢?”

    “我也打算去!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见一面教主大人,听说教主大人是个大帅哥耶!”

    “哈?你情报有误吧?我明明听说是个漂亮的女人——”

    ……

    两人聊着天,很快就走远,超出了夏油杰可以听见的范围。他眉头微皱,想起了半个月前自己拨出去的那通电话。

    因为盘星教和那次失败的任务,夏油杰对于一切类似邪/教的组织都没有好感。

    “杰!”

    肩膀一重,夏油杰被扑得往前踉跄了两步。他侧目看见突然挂上来的白毛同期,无奈:“你没有任务吗?”

    “刚刚完成了……快看这个!”

    五条悟无视他眼里的嫌弃,拿出手机屏幕举到夏油杰面前:“这个COSER!神还原!简直是我老婆从游戏里活过来了!!!”

    自从迷上游戏之后,五条悟也自然而然的接触到了漫展和cos行业。

    ‘及川月见’作为及川系列游戏中的大热NPC,近一年来热度高居不下。只要有热度,自然就不会缺COSER,每年漫展上的‘及川月见’排个队都能原地组成48团。

    不过至于还原程度……就没必要追究了。毕竟这个NPC本身就有着奇特的气场,仅仅是还原脸蛋和服装很难cos出游戏里及川月见的感觉。

    能让五条悟这么鸡掰的人都大喊还原,夏油杰已经做好了看见精修图的准备。

    毕竟就算差得再多,还有PS可以来凑。

    【啊啊啊今天在2号线看见的漂亮姐姐,应该是COSER,太还原太像了呜呜呜!】

    1L 土猫

    我现在有点呼吸困难,呜呜呜小姐姐对我笑的时候我感觉我老婆真的打破游戏次元壁出来了!!好他妈像!不是服装像也不是妆容像,就是那种蛊得我死去活来心脏乱跳恨不得立刻为她花钱的气质!绝了!

    2L 东京宝石

    无图无真相,快上图!

    3L 柯南今年多大了

    emmm不会是最会子吧?虽然每次她的图都有人嚎老婆,但我是真的觉得不像。老婆身材没有那么辣……老婆蛊人真的全靠气质,就是那种,呃……洗脑传销组织的气质【?】

    4L 是你叠

    楼上酸黄瓜闭嘴,我会子姐姐身材辣也有错吗!!【震怒】

    5L 土猫

    【图片】【图片】

    6L 土猫

    不是最会子!是我偶遇的一个小姐姐。她看起来身体不太好的亚子,我就想给她让座,但是被婉拒了。呜呜呜美女拒我也好温柔,眼睛超级漂亮看人的时候甜得我像是泡在蜜罐子里【安详】

    7L 土猫

    小姐姐是来参加XX区漫展的,她好像和同伴分开走了,衣服在同伴行李箱里所以没有换上。呜呜呜真的很绝,我已经准备好展子里找她集邮了。

    8L 东京宝石

    !!!绝绝子!这个笑容绝绝子!这就是我失散多年的老婆啊!

    ……

    夏油杰的目光,停留在楼主上传的两张图片上:明显是地铁站里抓拍的,第一张有点模糊,第二张则要清晰一点。

    照片上的少女浅杏色长发,穿一件宽松过大的白色长袖,露出修长的脖颈,和漂亮的锁骨。她正对着镜头轻笑,蜜糖色的眸子略弯,脸颊上浮着红晕。

    不知道是地铁站光线过好,还是发帖人的手机摄像头缘故——这张照片上完全看不出任何妆感,照片上少女苍白的肤,带着糟糕红晕的脸颊,与游戏NPC的建模如出一辙。

    尤其是她身上还穿着日常服,莫名更添了一分次元壁被打破的感觉。

    夏油杰看得出神,五条悟已经迫不及待的追问:“是不是很像?超级像啊!简直就是我老婆本尊!”

    “让我看看——XX会场?杰,你快把虹龙叫出来,我们现在就去集邮!”

    夏油杰回神。他把五条悟搭在肩膀上的胳膊挪开,面无表情:“虹龙是为了紧急任务时节省时间才用的,不是拿来给你集邮的。”

    “光线问题而已,你哪次不是失望的看一眼就走?”

    之前也有人在游戏论坛发过还原的COSER,每次照片看起来都像是NPC成精,但每次二人兴冲冲到现场后,又会失望而归。

    ‘及川月见’这个角色最标志性的特点就是自带甜度的蜜糖色眼眸和苍白脸颊上总是存在,好像害羞一样的糟糕红晕。在游戏气氛的烘托下NPC的每一个笑容都好像是无声的鼓励和诱导,尤其是NPC随机可能成为你的敌人也可能成为你的队友,在最终答案揭晓前你甚至无法判断她会将你当做共犯还是叛徒。

    危险度与甜蜜度成正比的气氛感NPC,仅仅是妆造还原也很难让人有‘及川月见’本川的既视感。尤其是为了还原角色脸上的红晕,COSER们为防止吃妆总会将脸颊上的红晕加重。

    加重腮红的结果必然是妆感变重,毕竟纸片人——即使是拟真纸片人,也是和现实人类有壁的。

    作为多次被这种噱头哄去漫展的受害者,夏油杰深谙此道。

    五条悟明显还不死心:“万一这个就是特别像呢?万一我老婆是真的呢?”

    夏油杰微笑:“悟,有病就去看病,我没有考心理证。”

    “你不去就算了!”

    白毛DK震怒,收起手机大步朝外走:“我自己打车去!”

    他走出夏油杰视线范围,脸上震怒的表情瞬间退散,一个箭步冲上旁边早有准备的五条家私车:“快!趁着杰赌气不去,立刻开车去漫展——哈!这次老子要排第一名!”

    司机一踩油门,迈凯伦飞奔出去。

    夏油杰等到挚友走了,迅速掏出虹龙,指挥咒灵:“去XX会展中心。”

    “COSER集邮可以不去,但是这个月新出的周边还是要买的。正好甩开悟就不用跟他一起排队了。”

    *

    “我回来了——刚刚在地铁站上遇到一个有意思的女孩子,问我是不是COSER。我好像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哦~”

    及川月见推开旅馆房间的大门,反手将门关上后,她懒洋洋的缩在藤椅上。

    藤椅不是酒店自备,而是花御变出来的。

    那些植物与他心意相通,在及川月见躺上去的瞬间,花御原本稳稳按着某个人类诅咒师的手,不自觉抖了一下。

    及川月见没有察觉,她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这都第几个了?”

    花御:【诅咒师们,不喜欢你。】

    及川月见哑然失笑:“可能因为我和他们抢活吧。”

    以神降村为起点发展的万世极乐教,非常缺钱。神降村本身就是个贫穷的村庄,即使把所有的村民都榨干也捞不了多少油水。更何况榨干村民也和万世极乐教的教义不符。

    万世极乐教,是为了让每个人都可以随心快乐的活着,才为此创立的。

    及川月见好像天生就点满了这方面的天赋,无师自通的联系上了镇长,然后以咒灵的能力作为辅助,迅速搭上大城市资本家的线路;越有钱就越怕死,在咒灵横行的今日,谁都想多一层保障。

    只要那些企业家社长们答应和及川月见见面,一番促膝长谈后,十个里面有九个都能当场入教,筹集捐款也在及川月见手上变成了一件容易到不能再容易的事情。

    有了钱之后村子里就可以建立卫生站,学校,修路,拉电线,牵网线——虽然老一辈现在学习有点晚了,但年纪稍微轻点的孩子,也拥有了更多的选择余地。

    本来这是件好事,但是及川月见和资本家搭线的行为,却无意中切断了民间诅咒师的一条财路。

    民间诅咒师没有官方工资,平时赚钱也大多从资本家身上压榨,或保护或威胁。虽然平民身上也不是不能薅油水,但是薅肥肉和薅瘦肉的油水区别可是天壤之别。

    因为万世极乐教的介入,间接导致了大量民间闲散诅咒师失业。民间诅咒师失业之后立刻目标准确的将矛头对准了万世极乐教——这也就是及川月见这个月被刺杀第三十五次的原因了。

    花御随手一摸诅咒师的头顶,顿时枝叶穿过他的七窍生长出来。那些舒展的枝叶边缘往下滴落血液,将地板染湿一部分。

    他眉目低垂,‘视线’捕捉到及川月见面有倦容,手指便轻轻动了一下:更多轻厚的藤蔓爬上去,像被子似的盖在及川月见身上。

    做完这一切后,花御又和无事发生一样继续放空自己。说实话,直到现在为止,花御都还觉得有点离谱:及川月见已经可以在外界生存了,自己没有必要一直跟着这个人类。

    她是人类,应该在自己憎恨厌恶的范围之内。

    但是花御又无法克制自己的注意力跟着及川月见跑。每次准备离开时,他总会冒出许多稀奇古怪的担心:这个人类身体这么弱,没有自己照看,会不会像夕颜花一样迅速枯死了?

    这个人类对谁都毫无防备,没有自己照看,会不会像那些没有同伴的落单咒灵一样遭受欺负?

    这个人类……

    及川月见缩在被窝里,眼巴巴的看着花御:“花御,有什么办法能让咒术师看不见它吗?”

    她指了指跟着自己如影随形的咒物。花御的思绪被迫打断,他也看了那庞大的同类一眼,摇头:【不可能。它光是存在,就已经足够显眼了。】

    【如果不是因为它,那些人类也不可能这么频繁的找上门。】

    花御擅长防御和隐匿,如果没有这个招眼的咒物时时刻刻和及川月见绑定,他肯定能将这个脆弱的人类藏好,不会让任何人找到她。

    似乎是感受到了花御言语间隐约的‘控诉’,咒物转动密集的眼珠,冷冰冰的望着花御。深红色肉块蠕动间,发出警告的讯息。

    咒物厌恶着任何一个靠近及川月见的人,对及川月见有着近乎神经质的保护欲和爱/欲。

    它身上的咒力混乱不堪,有时候花御甚至能从里面勉强分辨出一些强大咒术师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