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某高专的天与暴君 > 正文 第65章 领域
    真人完全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种情况的。

    且不说他本来以为会出现在这里的咒术师并不会是五条悟这种级别的(而他偏偏还真的出现了), 最让真人迷惑不解的,还是那个杀死了陀艮和漏瑚的天与咒缚。

    它的术式「无为转变」竟然完全无法改变那个男人的灵魂的形状,不论它再怎么尝试, 也都有且只有无事发生一个选项。

    不行。

    不行。

    还是不行。

    接二连三的触碰反而成了对方反击它的契机,真人完全无法维持肉/体应有的形状,狼狈不堪的样子完全看不出之前谈笑风生的轻松。

    而原本根本没有被它放在眼里的天与咒缚, 以难以想象的速度领悟到了“灵魂”和“肉/体”的概念,直接将咒具的伤害贯穿它的灵魂, 整个过程中, 根本不需要最强咒术师五条悟出手。

    这样恐怖的战力——真人终于明白,为什么陀艮和漏瑚会死在他的手里了。

    而羂索提供的情报里, 根本没有这么可怕的人物存在!

    “差不多了吧, 甚尔。”一直在旁边充当啦啦队的五条悟笑嘻嘻地说道, “它的咒力已经基本耗尽了,再继续下去的话,可是会被祓除的。”

    闻言,伏黑甚尔终于收了手, 一脚踩在真人的脑袋上, 以防它趁机逃走。

    真人已经无法分辨出五官的脸上表情扭曲,眼中闪动着不甘的屈辱神色。

    “最近的特级咒灵,真的好弱啊。”五条悟蹦蹦跳跳地避开地上的坑坑洼洼,来到了伏黑甚尔的面前蹲下, 笑嘻嘻地看向真人,用着轻佻又嘲弄的语气说道:“话说,你还能给我表演一下那个吗?就是那个——‘我能改变灵魂的形状’。”

    伏黑甚尔:“……”

    七海建人:“……”

    五条悟你可做个人吧。

    真人:“¥%……&……&**%#¥!”

    原本仅剩的理智在一瞬间彻彻底底地崩断了, 真人完全难以压抑自己内心的怒意和憎恨, 强烈的杀意从异色的双瞳中迸射而出——

    微型的手凭空从真人的嘴里长了出来, 结成咒印的形状。

    【领域展开·自闭圆顿裹!】

    特级咒灵的生得领域在暴怒下随之展开,无数巨手从黑色的阴影中伸出,层峦叠嶂般疯狂拉扯延伸,将身边的五条悟和伏黑甚尔一同卷入到了领域之中。

    领域之中,真人站在缠绕在一起的巨手之前,而其余的巨手彼此间手牵着手,围绕住整个领域的内侧。

    真人被揍得面目全非的脸上,露出了一种诡异又愉悦的表情,看起来让人毛骨悚然。

    在领域内所发动的、施于领域的术式具有绝对命中的效果,这样的话,就算是那个天与咒缚也无法逃过吧?

    【领域展开·无量空处。】

    然而,还没等真人做些什么,白发咒术师声音已经在漆黑的领域中响起,带着隐隐的怒意。

    属于最强咒术师的领域一瞬间就彻底覆盖了真人的领域。

    五条悟微笑地看着真人,语气温和地嘲讽道:“凭你,也敢在老子面前比领域展开?”

    真人的瞳孔涣散,大量的信息一股脑儿挤进了它的大脑里,超负荷的信息量让它彻底失去了战斗的意识。

    “怎么办,好想直接杀了这家伙啊,甚尔。”五条悟委屈巴巴地看向身边的天与暴君,大声控诉:“竟然想当着我的面伤害甚尔,实在是太过分了。”

    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对方的手早就正被他握在手里,因为五条悟刻意控制的原因,「无量空处」的领域效果并没有对伏黑甚尔产生影响。

    “要问情报的不是你吗?”伏黑甚尔瞥了一眼拉着自己的、属于五条悟的手,并没有选择挣脱他,语气冷淡地说道。

    “真遗憾。”五条悟小声抱怨了一句,突然伸手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近了些。

    “你做什么……”伏黑甚尔的话语,在看到那双宛如神迹的苍天之瞳的时候,就被交融的呼吸声所掩盖了过去。

    “我早就想这样亲你了。”

    一吻过后,五条悟并没有退开,反而有一下没一下地舔着伏黑甚尔的嘴角,低沉的嗓音在紧贴的唇边流泻而出:“甚尔战斗的样子,实在是太让人心动了。”

    刚刚看着伏黑甚尔和真人的战斗,让他兴奋到血液都为之沸腾。

    不论是那矫健的身姿,还是那在战斗中展露出的张狂的神态,亦或者是宛如野兽一般的眼神,每一点都赏心悦目到了极点。

    伏黑甚尔心头微微一跳。

    他很难以形容那一瞬间他心里的感觉。

    在「无量空处」的领域之中接吻,大概也就只有五条悟这个疯子能够做出来这种事情。

    理智在提醒他这种行为的疯狂,就连头皮都为之发麻,但偏偏这吻轻柔地就好像是猫猫在温柔舔毛,两种截然相反的极端情感在他的脑海中不停地撕扯,伏黑甚尔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苍天之瞳,恍惚地想到了冰川上融化的冰雪。

    真漂亮啊……伏黑甚尔淡淡地想道。

    滴答。

    晶莹剔透的冰雪落入到一片漆黑之中,悄无声息地被融入其中。

    “怎么样,很刺激吧?”五条悟歪了歪头,面带微笑地看着面前的天与暴君,问道。

    “……你可真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伏黑甚尔如此评价道。

    闻言,五条悟却不由得笑了起来,一双水蓝色的苍天之瞳闪烁着璀璨的光泽:“多谢甚尔夸奖,有你这句话,我感觉都没那么痛了呢。”

    处于领域之中的五条悟,同样也会接受到无下限的信息,而此时此刻,他还不得不分神护住身边的伏黑甚尔。

    是「六眼」也会觉得疼痛的程度。

    “你想死的话我可以帮你一把。”伏黑甚尔冷哼了一声,完全不领情。

    “那可不行~”五条悟眨了眨眼睛,“既然这样,我解除领域了哦。”

    伏黑甚尔眼前的景象一瞬间发生了改变。

    「无量空处」被解除了。

    “你们没事吧!”被拦在领域之外的七海建人见领域终于解除,一直提在嗓子眼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没事的哦,七海。”五条悟语气轻快地回答道,一副心情非常愉悦的样子。

    有点莫名其妙的七海建人:“?”

    从真人突然开启领域到五条悟领域碾压,才不到半分钟的时间,而不知道为什么,七海建人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非常重要的剧情。

    开领域会是这么让人开心的事情吗?

    伏黑甚尔啧了一声,只是抬手蹭了蹭嘴角,没有说话。

    “啊啦,真是凄惨的咒灵呢。”五条悟手里抓着已经不成人形的真人,对方的大脑还尚未从过载的信息中缓过神来,完全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审问的事情,还是等回到高专以后吧。”

    “对了,七海,报告的事情就都交给你了哦。”

    “好,没问——等等,为什么是我要负责写报告啊!”七海建人下意识地点头,然后瞬间反应过来事情好像有点不太对劲,“不要把多余的工作都扔给我啊!”

    “毕竟七海是可靠的大人呢。”五条悟理所当然地说道,“你看我是会写报告的样子吗?”

    七海建人沉默了一瞬。

    他自然知道五条悟到底是什么德行,指望五条悟会自己写报告,还不如指望母猪会上树。

    金发青年镜片后的目光落在了伏黑甚尔的身上,“那……”

    这位总该不至于如此吧?

    伏黑甚尔挑了挑眉,理直气壮地说道:“不给钱的事情我可不干。”

    七海建人:“……咒术师都是狗/屎。天与咒缚也是。”

    “啊,眼睛好痛,头好痛,人家好柔弱啊。”而另一边,五条悟已经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大型猫猫挂件挂到了伏黑甚尔的身上,“我们快点去接完悠仁回高专吧~”

    伏黑甚尔斜睨了他一眼,语带嘲笑地说道:“自作自受。”

    嘴上这么说着,倒是没有把五条悟从自己身上甩下去。

    某白发咒术师的回应是哼哼唧唧地埋在他脖子上蹭了蹭。

    徒留站在原地的七海建人脸上的表情有些恍惚,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画面。

    他一定是眼睛出问题了吧,不然他为什么会看到那种诡异的画面啊!

    ***

    不远处某半山腰。

    “事情的发展,超出变化太多了。”

    额头上有着缝合线痕迹的「夏油杰」居高临下地看着桥下隧道的方向,看到从里面走出来的一行人,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先是陀艮悄无声息地死了,其次,被愤怒和自大冲昏了头脑的漏瑚也被杀死,而现在,竟然连真人都被活捉了。

    从自然中诞生的四大特级咒灵,竟然就只剩下了花御一个。

    他筹划了那么多年,好不容易才走到如今这一步,眼看着胜利就在眼前了,但是事情的发展却脱轨一般朝着完全无法预料到的方向狂奔而去。

    伏黑甚尔。

    占用了「夏油杰」身体的羂索动了动嘴唇,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

    当年在星浆体事件中,他就曾经料想过占用那个男人的身体,但他并不清楚完全零咒力的天与咒缚的身体会不会和他的术式产生相斥,只好放弃。

    而如今,那个天与暴君再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更有甚者,还和身为最强的五条悟站在了同一个阵营。

    这种认知,让羂索甚至觉得,自己的计划可能又要失败了。

    尤其是在如今四大咒灵可能只剩之一的情况下。

    只是拥有能够封印五条悟的狱门疆并不够。

    他必须要想办法让五条悟觉得疲累、觉得应接不暇,这样才能让狱门疆更好地发挥效用,而如今的情况,显然他不得不更改计划了。

    也许应该考虑把真人救出来,那个家伙的术式还是很有用的。

    但是冒着被五条悟发现的危险,未免又有些得不偿失。

    羂索若有所思地拉起身后的兜帽,将面容完全遮掩到兜帽的阴影之中,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