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某高专的天与暴君 > 正文 第64章 灵魂
    “所以说, 问题的答案呢?”好奇宝宝五条悟在一边举手提问道。

    他看起来完全没有想要出手的意思,反而对真人的话展现出来了无比的兴趣。

    “看来你们不讨厌聊天呢。”真人微微笑了起来,“我做了很多的实验, 最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灵魂是优先于肉/体存在的。”

    它指了指自己已经完全恢复原样的肩膀,脸上带着几分孩子般的自得之色, 滔滔不绝地解说道:“肉/体的形态,也是由灵魂的形态所牵引的, 所以只要我能够保持‘灵魂’的形状,就可以在完全不消耗咒力的前提下, 对自己进行‘治疗’。”注1

    术式的公开, 是基于咒术而产生的一种“束缚”, 可以增强术式的威力。

    听到他这么说,五条悟反而转头看了一眼伏黑甚尔。他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 最后认可地颔首,“你说得对。”

    毕竟,伏黑甚尔此时的模样,已经几乎完全看不出来“禅院冬至”的痕迹了,完完全全就是「伏黑甚尔」本人的样子。

    这也就是为什么七海建人在看到伏黑甚尔的时候,完全不会震惊于他和伏黑惠相似的样貌,而是直接怀疑他就是伏黑甚尔了。

    “我的术式, 可以触碰灵魂, 从而改变其形态。”真人一边说着, 一边从口袋里掏出来了几个国际象棋大小般的“玩偶”,随手朝着一直处于警戒中的伏黑甚尔扔了过去——

    那些“玩偶”的身体一瞬间就变得庞大了起来,在真人的指导下, 朝着伏黑甚尔攻击而去。

    “那些是被改造的人类哦。我可爱的试验品。”真人神情愉悦地说道, 在提到自己热爱着的事情的时候, 咒灵异色的双瞳中带着明显的兴奋色彩。

    「六眼」的注视下,一切咒力无所遁形,五条悟清楚地可以看到,那些奇形怪状的“东西”并非是咒灵,而是被改造成那副模样的、真真切切的人类。

    虽然已经在电话中知道了这个信息,但是亲眼看到,又是另外一码事了,就连五条悟,也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

    而黑发碧眼的天与咒缚面无表情地游走于改造人之间,所过之处毫无半分犹豫,刀锋凛冽,一刀寒光过后,改造人尽数都倒在了地上没了气息。

    身为术师杀手的伏黑甚尔,根本不会为这种东西而动摇半分。

    和有着道德标准的“咒术师”不同,行走于黑暗之中的天与暴君,并没有那种多余的柔软情感。

    他毫不犹豫下手杀死改造人的模样让真人微微一愣,然后爆发出一阵大笑:“你这家伙,完全不像是‘人类’嘛。”

    反而像是个没有感情的杀戮人偶。

    “真有趣啊,不知道你这家伙可以改造成什么样的形状呢?”真人说话间已然朝着伏黑甚尔袭击而来!

    不能被那双手触碰到。

    伏黑甚尔以手中的打刀为支撑点向上跃起,如同鸟儿展开翅膀般轻巧,躲开了真人的攻击范围。

    然而他没有预料得到的是,真人的双臂竟然倏地伸出了几倍长,朝着已经飞到了半空中的自己抓了过去。

    它的术式同样可以作用于自身。这一点是刚刚并没有泄露出来的情报。

    伸长的手臂堪堪抓住了伏黑甚尔的脚腕,然后术式的咒力一瞬间从手中喷涌而出。

    【无为转变。】

    真人发出一阵得意的狂笑声。且不说它能否从五条悟手下逃脱,但只要能够杀死这个天与咒缚,也算是替陀艮和漏瑚报了仇,终究也是不亏的。

    “把你变成什么形状比较好呢?”真人的声音里充满了扭曲的快意,它甚至享受般地微微阖上了眼睛,控制着自己伸长的双臂,将伏黑甚尔摔进了一边的墙壁中。

    轰——

    地下隧道中发出轰然一声巨响。混凝土和钢筋都被这一击打得粉碎,簌簌地落了下来,激起一片烟尘。

    “甚尔——”五条悟惊呼出声。

    七海建人同样也是脸色大变。

    谁也没有想到,真人的术式竟然能够用于改造自身的身体,这样的变故实在是太过突然,纵使是五条悟,也没有来得及出手阻拦真人的术式。

    被特级咒灵的术式无为转变击中的伏黑甚尔……究竟会变成什么模样?!

    五条悟不敢想象这个问题的答案,只是浓郁的咒力瞬间几乎在他的身边凝聚成近乎实体的形态,看起来就好像是流动着的光圈似的,蓄势待发。

    然而还未等他出手,灰尘飞舞的废墟之中,突然传出了一记不耐烦的嗓音。

    “啧,你吵死了,五筒。”

    这一击摔得伏黑甚尔的血气一阵上涌,口中更是涌出淡淡的血腥味,他烦躁地吐了一口夹杂着血丝的口水,从一片废墟中重新站了起来。

    “你这个破布娃娃,成功地惹火我了啊。”伏黑甚尔狞笑着看向满脸不敢置信的真人,又从丑宝的口中掏出了一把匕首。

    “这不可能!”真人大惊失色地大吼道,表情活像是见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为什么我的术式「无为转变」会对你没有产生任何效果?!”

    刚刚它的术式明明真真实实地触碰到了那个人类的身体,为什么却根本没有产生任何作用?!

    回答他的,是伏黑甚尔毫不留情的一记重击,他这一拳几乎用了十分的力气,一拳将真人打出去好几十米远。

    “不是你说的吗,灵魂决定肉/体。”

    伏黑甚尔并没有给它休息的机会,受到重击的真人还未落地,他的身影已经等在了预估的位置,然后一脚踹到了真人的脸上,直接将人又踹得飞了起来。

    “我‘原本’的肉/体是特殊的,同理‘灵魂’也应该是特殊的吧。”伏黑甚尔有些敷衍地回答道,“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

    他根本不在乎自己为什么会不受对方术式的影响,反正结果就是如此。

    “……应该说,真不愧是甚尔吗。”站在一边的五条悟感叹着说道。

    在意识到伏黑甚尔并没有出事的同时,五条悟身边凝聚着的咒力波纹已经散去,决定将猎物交给伏黑甚尔自己。

    要是被夺走猎物的话,野猫可是会生气的。

    五条悟深知这一点,所以他并不打算出手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七海建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

    “解释起来就比较麻烦了呢,七海。”五条悟摸了摸下巴,语带笑意地说道。

    因为零咒力的天与咒缚是直接作用于「灵魂」的。

    所以,伏黑甚尔借由“禅院冬至”的身体重生后,依旧是零咒力的天与咒缚,也正是因为如此,这具身体才会愈发倾向于「灵魂」的形状。

    肉/体=灵魂,这种情况,大概在这世界上有且只有完全零咒力的伏黑甚尔才能做到这一点。

    简单来说就是,真人的术式不会对伏黑甚尔的「灵魂」造成一丝一毫的影响,就算发动了也是无事发生。

    闪烁着寒光的匕首干脆利落地直接削断了特级咒灵的一只手臂。

    和之前迅速恢复的模样不同,这一次,被咒具重创的特级咒灵并没能做到瞬间治愈自己,它发出尖锐的一声惨叫,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经历了什么事情。

    怎么回事?

    就算是咒具,应该也只能破坏它肉/体的形状才对,为什么这个男人刚刚这一击,竟然直接撕裂了它的灵魂?!

    真人从未经历过这种撕心裂肺的痛楚。它单手捂着已经断了的手臂,望向伏黑甚尔的目光充满了彻骨的恨意。

    “啊,看来真的有效啊。”伏黑甚尔转了转手里的匕首,和善地笑了起来,“只要能够感知到‘灵魂’,将伤害直接作用于‘灵魂’的话,你也没有办法立刻治愈吧?”

    伏黑甚尔并非只会靠着肉/体强度莽上去的笨蛋,相反,他相当擅长思考合适的作战方案,最大可能地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条件。

    根据真人的说法,他飞快地就理解了“肉/体”和“灵魂”之间的界限,并且成功地将这种理解运用到了战斗之中,才导致了刚刚那直接伤及了真人灵魂的一击。

    “看来甚尔已经找到针对这家伙的办法了呢。”

    白发咒术师不知何时已经摘下了那戴着的黑色眼罩,反而用着那双宛若神迹的苍天之瞳紧紧地盯着战斗中的伏黑甚尔,生怕错过每一个画面。

    在伏黑甚尔领悟到针对真人的战斗方式之后,一人一咒灵之间的战斗,已经变成了一场单方面的殴打。

    原本面容清俊的咒灵已经被揍得鼻青脸肿,看起来就像是一堆待处理的不可回收垃圾。

    “……这真的是天与咒缚能够做到的程度吗?”七海建人不敢置信地喃喃道,“这家伙,绝对有「特级」的实力吧。”

    “特级?”五条悟笑了笑,脸上呈现出几分嘲讽之意,“总监会那些烂橘子,可不会对「天与咒缚」进行评级啊。”

    就好像入学两年早就已经有了一级咒术师实力的禅院真希,目前也就拿着“四级咒术师”的称号而已——这还是咒术高专这边进行争取后的结果。

    “甚尔——”五条悟双手合拢放在嘴边,朝着伏黑甚尔喊道,“记得留活的——”

    不要像之前那样直接一刀毙命,什么情报都没有问出来就没了。

    “嘁。”伏黑甚尔不耐烦地应了一声,“就你事多。”

    “甚尔你最好了~”

    七海建人:“……”

    不知道为什么,七海建人觉得自己在这里有点多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