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某高专的天与暴君 > 正文 第63章 回答
    “怎、怎么样了。”吉野顺平忐忑不安地看着放下了手机的虎杖悠仁。

    “已经联系上五条老师了。”虎杖悠仁语气轻快地说道, 拍了拍紧张不已的吉野顺平,“虽然看起来有点不靠谱,但是那家伙是最强哦。”

    吉野顺平:“……”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句话并不怎么觉得放心, 吉野顺平开始认真地怀疑将这件事委托给所谓的咒术师到底是不是正确的选择。

    但是好像除了咒术师这边, 他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安心啦。那边就交给五条老师就好了——虽然我也很想去的啦,那个咒灵实在是太可恶了,不好好教训一顿的话,真是让人觉得不爽。”

    虎杖悠仁有些遗憾地长叹了一口气,然后感觉在一个普通人的面前提到这样的话题似乎并不怎么好, 他哈哈笑着挠了挠头, 主动转移了话题, “说起来,你在电影院里看的什么电影啊。”

    “是一部老片子……”吉野顺平很快地被转移了注意力。

    两个少年意外地兴趣极为接近, 围绕着电影的话题侃侃而谈,气氛轻松而愉快。

    吉野顺平,对真人来说,大概就是有趣的“玩具”之一。

    但是它万万没有想到, 这个对咒灵的力量展现出来兴趣的少年,其本意竟然是与它虚与委蛇, 甚至此时更是试图借着顺藤而上的咒术师的力量来解决它。

    人类并非只有黑暗的一面。

    某些柔软的情感会成为限制恶意的“开关”, 对于吉野顺平来说, 这个“开关”大概是来自于他人的认可和一直包容着自己的妈妈。

    前者因为夏音的偶遇而阴差阳错地成就了,后者则是少年心中唯一想要守护的底线。

    ***

    伏黑甚尔和五条悟按照吉野顺平所提供的情报, 顺利地找到了咒灵所在的桥下隧道, 并且有些意外地遇到了顺着咒力的残秽寻迹而来的七海建人。

    而七海建人看到和五条悟并肩站在一起的那个人的时候……向来成熟稳重的成年人直接露出了裂开了的表情。

    “伏、伏黑甚尔……?!”七海建人鼻梁上挂着的眼镜都被吓得往下滑了一点, 他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人, 脸上的表情比看到了特级咒灵还精彩。

    “哟, 七海。”五条悟态度轻浮地朝着七海建人打了个招呼,坏心眼地笑了笑,“怎么样,的确是惊喜吧?”

    伏黑甚尔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七海建人犹疑的目光在两人之间移动。

    黑发碧眼的男人神色冷淡,看起来就和七海建人印象中那个术师杀手一模一样。

    ——然而早在十多年前,这个男人就应该已经死在了五条悟的手里。

    “你不觉得你应该跟我解释一下眼前这件事吗?!”

    “正如你所见,”五条悟因为他震惊到裂开的样子大笑出声,甚至笑得直不起腰来,只能挂在伏黑甚尔的身上寻求平衡,“这的确是甚尔没错哦~”

    “磨磨蹭蹭的,你们到底还要不要祓除咒灵了?”伏黑甚尔不耐烦地啧了一声,“你们咒术师办事都是这么没效率的吗?”

    “甚尔超凶的——”五条悟朝着七海建人小声抱怨着,“只是个特级咒灵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吧。”

    七海建人:“……”

    这世界上能够说出这种话的咒术师,恐怕有且只有五条悟一个了。

    现在也许还得加上一个非术师……

    七海建人隐晦地看了一眼神情散漫的伏黑甚尔——这世上唯一一个重创过五条悟的天与咒缚。

    他的神色自若,仿佛刚刚说的并不是什么特级咒灵,而是一只不起眼的小苍蝇,只要挥一挥手就可以轻松地解决掉了。

    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相当的自信。

    “办正事要紧。”七海建人推了推眼镜,沉声说道,“那个咒灵,应该就在这隧道里面了。”

    “已经都到门口了,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伏黑甚尔说着,率先朝里走了进去。

    七海建人和五条悟紧随其后。

    因为并没有特意隐藏的缘故,三人的脚步声在空荡的地下隧道中发出清晰的回音。

    除了外出狩猎储存道具的时候,真人一般都会待在这个桥下隧道里。

    因为术式的特殊性,它乐此不疲地在对人类的□□进行各种各样的改造实验,并且将那些改造后的人类储存起来,以备不时之需。

    但是,这远远不够。

    他还需要做更多的实验。

    拥有咒力的咒术师改造起来和普通的人类会有什么不同呢?

    兴致勃勃的咒灵这样想着。

    如果有咒术师注意到这边的情况来祓除它的话,它就可以有实验对象了。

    所以,在察觉到带着“咒力”的人类的气息出现在这里的时候,真人并没有觉得意外,反而跃跃欲试。

    ——来祓除它的会是什么等级的咒术师呢?

    只要不是五条悟就可以。

    不论是从保密的角度、还是脱身的简易程度来说,遇到五条悟绝对是比较棘手的选择。

    一共来了三个人。

    两个可以感受到比较浓厚的咒力,另一个人似乎只是一个普通人……

    真人漫不经心地想着,然后,他看到了从地下隧道一路走来的三个人。

    瞳孔地震。

    为什么五条悟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还有他身边那个黑发碧眼的人类,也并非是普通人——而是那个杀死了陀艮的天与咒缚!

    对五条悟出现在这里的震惊,迅速被某种愤怒的情绪所取代,真人异色的双瞳中闪现出刻骨的杀意。

    “呀。的确是特级呢。”五条悟语气轻快地就好像在跟人聊天,“看来你也认识我和甚尔,不需要额外做自我介绍了呢。”

    ——正如他所预料的,眼前的特级咒灵,的确是和之前的陀艮、漏瑚是一伙的,不然也不会一看到他们,就露出这种仇恨的表情了。

    没想到,它们之间的关系居然还不错?

    五条悟有些意外地想道。

    而伏黑甚尔早就已经从丑宝的嘴里掏出来一把咒具,毫不犹豫地朝着真人攻了过去。

    跟态度散漫的最强咒术师不同,伏黑甚尔从来不会把战斗当做是玩乐——这是作为零咒力的天与咒缚的战斗经验。

    蓝色长发咒灵的动作灵活地不可思议,它游刃有余地躲开了伏黑甚尔的一击,“就是你杀了陀艮?”

    “陀艮是哪个?”伏黑甚尔满脸莫名其妙。

    “你这个家伙——”真人脸上浮现出几分怒意。

    “就是那个章鱼头——”五条悟好心地提醒道。

    伏黑甚尔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

    “不仅是那个章鱼头,火山头也是我杀的。”

    完全没记住两个咒灵名字,伏黑甚尔冷冷地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容,“怎么,你是来替它们报仇的?没想到,这年头,连咒灵都弱得喜欢扎堆了嘛。”

    “你这家伙,真让我不爽。”真人沉下了脸色,眼底闪烁着阴鸷的杀意。

    “看来没我们什么事了。”五条悟双手环胸开始作围观状,一副根本不打算动手的懒散姿态,就差没有从口袋里掏出来一把瓜子嗑嗑了。

    七海建人看了看正在激斗中的一人一咒灵,又看了看身边的五条悟,陷入了沉默中。

    不知道为什么感受到了上班摸鱼的乐趣……不,他在想什么鬼东西。

    “交给伏黑……一个人,没问题吗?”七海建人摸着自己的良心说道。

    身为一级咒术师的自己,都不敢保证在面对这个特级咒灵的时候全身而退,而对方……

    但是只要想想那个男人曾经做出来的壮举,似乎又不是没有那种可能了。

    五条悟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没问题啊,甚尔可是「最强的天与咒缚」哦。”

    七海建人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

    自从五条悟在十几年前彻底领悟了反转术式,并且能够随时随地保证无下限术式的运行,彻底踏入最强咒术师的领域之后——七海建人还是第一次从五条悟的口中给其他人冠以「最强」的称号。

    这听起来,几乎是把伏黑甚尔这个人,放在和他同等的高度上了。

    一个是咒术界的最强,一个是天与咒缚的最强。

    截然相反的两个人,站在了天平的两端,维持着一种奇怪的平衡。

    一人一咒灵的战斗已经趋于白热化。

    伏黑甚尔手中的咒具因为无法承受两人之间的战斗而碎裂,而这并没有对他的战斗影响到半分,和咒灵武器库配合无间的天与咒缚手中已经拿到了另外一把咒具,再度和真人缠斗在了一起。

    两人的动作极快,七海建人有时甚至只能看到部分招式的残影。

    “是同伴吗?”七海建人暗暗心惊于伏黑甚尔的实力,对身边的五条悟问道。

    如果能够将这样的战力收为己用,的确是相当大的助力。

    五条悟但笑不语。

    是同伴,但也不完全是。

    现在的伏黑甚尔,对于五条悟来说,不仅仅是“同伴”这样简单的存在。

    伏黑甚尔并没有留意两人之间的交谈。

    他此时手中使用的咒具,是一把打刀,勉强算得上特级的标准,而这一次,他终于击中了仿佛泥鳅一般的真人,一刀砍在了咒灵的肩膀之上。

    血液瞬间喷溅而出。

    “啊呀。看来的确是不容小觑呢。”真人往后退了一步,捂住了自己的肩膀,那道深可见骨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正在迅速愈合。

    和咒术师们必须用「反转术式」才能随时随地在战斗中进行治疗的性质不同,咒灵本就是咒力组成,因而也可以直接用咒力治疗自己。

    对此,伏黑甚尔喜欢采用的手段一般都是让它没有可以治疗自己的机会,这样才能更快结束战斗。

    而就在伏黑甚尔准备再次倾身而上的时候,对面的特级咒灵突然开口了。

    “你觉得,是先有灵魂,还是先有肉/体呢?”浑身都是缝合线的蓝发咒灵活动了一下恢复到完好如初的身体,微笑着问道。“人类世界也有这样的问题吧?是先有蛋,还是先有鸡呢?所以,是灵魂寄宿在肉/体上,还是肉/体附着于灵魂里呢?”*注1

    真人似乎忘了眼前正处在激战之中,好以整暇地询问着眼前的人类。

    “哈?”伏黑甚尔完全没想到它居然问出了这种充满了哲学性的问题,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敷衍地翻了个白眼,随口说道:“随便吧,反正鸡和蛋都是要被吃的。”

    所以先有灵魂还是先有肉/体也不重要,反正都是要被他祓除的。

    “噗!”这是旁边没忍住笑出声的五条悟。

    七海建人:“……”

    你们最强都是这么狂的吗?啊?

    真人:“你礼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