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五个灵异大佬争着要娶我 > 正文 第59章 娱乐圈杀人事件
    郁安晏拿着请柬看了看, 摘下眼镜揉了揉眉心:“维纳酒店,这场宴会半个月前给我发过邀请函,你们等等,我看看, 这是个慈善拍卖会, 名额上应该需要有人带你们进去。”

    “我开完这个会马上过去。”

    三人一猫站在郁家的公司大楼里的茶水间, 显得格格不入,来来往往的人群全是穿着衬衫套裙职业装的精英, 苗金栗穿着松松垮垮的西服,岔开腿坐在皮沙发上, 有些烦躁地说:“感觉这群人看我跟看动物一样。”

    “他们看起来能力很强, 现在要过普通人的生活这么难吗?”

    他在寨子里很少出去,对现在外面的世界不是很了解。

    池星在国外拿过学位, 对这个倒是很赞同:“很难,先是要读二十多年的书,要是准备读研读博又得要七年多,找工作面试起码有两面, 拿到offer的话薪酬除了生活还要还房贷,还有996……”

    苗金栗听得两眼转圈,他们寨子里的年轻人都是自给自足,有些人还经常找个洞穴或者吊楼, 养蛊虫一养就是一两年,哪听到这么多花样。

    南镜冷静地分析道:“找工作的时候我看过这类公司的招聘单, 这里要招本科以上学历, 我们不是这家公司要招的员工, 不要有心理负担, 我们的学历可以做奶茶店员工和快递员, 现在还能降妖除魔,业务范围不同。”

    苗金栗若有所思。

    池星:……

    他下意识看了眼蹲在茶水间旁边,被不少人看到想要摸一摸,甚至还有人想要抱着拍张照的白猫。而现在,白猫那双红瞳中流泻出,一种颇人性化的高傲情绪。

    也不知道是在高傲什么?身为猫有人养吗?

    郁安晏开完会,找三人没找到,问了助理才知道三人被带去了茶水间,助理也不知道这几人对郁安晏的意义,看着郁安晏的脸色才知道自己可能带错地方了,赶紧说:“郁总,我现在就去把会客厅准备好。”

    郁安晏微颔首,直接打开茶水间的门,走进去刚好听到南镜说这话,郁安晏右眼尾的泪痣跟着闪动一下。

    郁安晏失笑道:“现在请你们不便宜,我们公司开工的时候找大师做法事都是六位数,德高望重的大师都不一定能请来。”

    三人齐刷刷回头看向郁安晏。

    郁安晏手指骨节敲了敲门,对他们说:“南镜天师,跟我来吧。”

    等到了会客室,郁安晏示意助理出去后,解开西装随意搭着,对着南镜抬抬头,直直看着南镜,低声说:“南镜,现在能告诉我,你们到底在查什么了吧?”

    南镜非常坚定地不准备把郁安晏卷进来,虽然郁安晏是鬼神榜前三的人物,但是在鬼神榜没有使用的时候,郁安晏只是一个普通人。

    对南镜来说,郁安晏身体里的鬼神是护了他十多年的人,他不想把郁安晏卷进这种事里。

    “南镜,你有没有想过,”郁安晏低头逼近南镜,那双流理的墨瞳闪动,声线很清冷又好似在蛊惑:“我查这些事,不清楚始末,才更容易出事。”

    这确实,南镜不否认这个可能性。

    但是……

    南镜根本不躲避郁安晏的眼神,他白皙脸上黑睫毛动了动,淡声说:“但你太容易失控了,这种诡异事件要是你参与进去后失控,你会很容易死。”

    郁安晏的眼神陡然变了,他定定看着南镜,眼睛里浮现出一层水光。

    白猫蹲在茶几上,看着两人,突然面无表情一抬爪子,透明的烟灰缸被猫爪子直接推到地上,“哐当”发出一声巨响。

    南镜还没来得及看郁安晏发红溢着水光的眼睛,就被这声巨响吸引住心神,身体往旁边一侧,直接躲过郁安晏的身体接触,把猫提上,往外面走:“既然你需要条件帮忙,那我们去想别的办法。”

    说着南镜朝苗金栗和池星看去:“走。”

    白皙脸上的眼神很冷,带着锐气。

    苗金栗毫不迟疑就站起身跟上南镜,池星顿了顿,放下手里的茶杯,对郁安晏说了声“打扰了”,放下茶杯匆匆跟着两人走去。

    郁安晏闭了闭眼,他低低笑了一声,突然站起身对着南镜喊:“南镜!”

    他看着顿在门口的南镜,很清楚南镜做了什么决定,他根本改变不了,他强迫过南镜一次,给南镜套上嫁衣,让南镜和他殉死,当时他怎么就那么蠢呢。

    郁安晏眼眶通红,戴着的眼镜上的金丝镜链晃动了一下,他站在落地窗前面,看着回头的南镜,想起当时自己祈求南镜活下来,上天待他不薄,至少南镜活下来了。

    活下来,就够了。

    郁安晏那双向来冰冷的凤眼敛了下,眼尾的泪痣跟着动了动,他轻笑了一声:“我既然开玩笑喊你主人……”

    “你不愿意告诉我这些事,可以,我帮你,不论怎样,我都帮。”

    一行人最后还是根据郁安晏的安排先到了一家私人店面,三人拿着成衣的西装换,郁安晏坐在沙发上,他已经换好了礼服,看着南镜换了服装出来后,简要地说:“今晚的慈善晚会,郁家算是其中一个投资方。”

    “晚会主要由皇图影视公司承办的,每年的晚会除了慈善的目的,更多是社交。这次皇图影视公司邀请了众多业内的名人,是想要再捧他们公司爆火的新人俞润。”

    提到俞润这个名字,郁安晏有丝名导对于演员的挑剔:“俞润去年从网剧爆红到电影圈,皇图公司想要趁着这个机会,直接让俞润拿到顶尖资源,这次与会的所有人全部是精挑细选过的。”

    “算得上是,”郁安晏撑着额头,不顾额前掉落的一束碎发,略带嘲讽冷声说:“所有人心知肚明交换资源的名利场。”

    南镜扣着西装的扣子,他不喜欢穿这种有点紧身的西装,勒人也不好活动,特别是领口那里,衬衫领口规整地扣在最上面一颗,卡得他都没办法喘过气来,也捞不到自己的铃铛。

    “那我们怎么进去?”

    南镜不关心这场宴会到底目的是什么,他只想赶紧查清楚这件事。

    郁安晏欣赏的看着南镜的装束,收了腰身的西服服帖地贴在南镜的腰上,很细的一截,西装下是笔直的长腿,特意剪裁过,南镜的西裤下面微微露出一点,乳白色的脚踝。

    果然很好看。

    当时他做这套衣服的时候想过南镜穿上的样子,某种程度上,南镜确实做到了在他这个导演的眼中,现实比想象更美。

    喉结动了动,郁安晏轻笑说:“他们两人可以作为侍者进去,侍者的活动范围大,他们能够查探。”

    “前厅进去比较麻烦,南镜你演过我的电影,现在电影还没上映,”郁安晏把请柬拿出来:“南镜能以我看好的新人演员身份进去。”

    “这样你可以观察前厅,还有比较重要的私人会客室。”

    “至于这只猫,”郁安晏看着白猫,没有再为难:“猫可以作为宠物,被暂时养在酒会主办方准备的房间里。”

    南镜没有异议,另外两人自然也没有。

    等郁安晏去准备别的事走了,苗金栗才问道:“南镜,你说的你知道了,到底是什么意思,你知道这个五行邪法到底是什么吗?”

    “你带着我们急急跑过来,让我们参加这个晚会,总得告诉我们目的。”

    池星这时候反应过来:“我猜应该没到这步,但是南镜应该知道背后的人怎么选定目标的了。”

    南镜“嗯”了声,他抿了抿唇,看向苗金栗说:“你还记得我们去找薛晶的时候,她身上穿戴的是什么东西吗?当时我们到她房间里,开了会儿灯。”

    薛晶是个女明星,当时南镜和苗金栗第一次看到那种密密麻麻的疮就是在薛晶的身上。

    苗金栗皱眉回忆了一下:“她身上穿的好像就是很寻常的针织衫,露肩的,头上倒是戴了一个东西,白色的羽毛宝石和毛绒的装饰品……”

    说着苗金栗反应过来:“是绒毛?”

    南镜点点头:“是的,就是绒毛,这个五行邪法是通过绒毛生效的,薛晶是木疮,她应该是通过头发的绒毛发饰,把疮转移到了助理的身上。”

    “而水疮,也是被通过那间房里某件皮草转移到了那个房间主人的身上。”

    “你们查过那个房间主人的身份吗?”

    池星赶紧回道:“查了,刚才出事了,我赶紧去查了,那间都是皮草的房间主人,是一个地产大亨包养的小情人,刚进娱乐圈没有多久,在死前的一天晚上,去了个金牌经纪人找些小明星攒的酒局,拿回了这张请柬。”

    “咦?”苗金栗用蛊虫查现在的情况清晰,但不擅长查以前发生的事,他奇道:“你怎么查的,我刚才看你一直拿着手机,找人问的吗?”

    池星露出标准的笑,好像终于找到机会说这句话了:“我是计算机专业毕业的。”

    苗金栗惊叹看着池星,他以为池星跟他一样是什么世家出来的,他惊道:“原来你们纸巫一派还要上学吗?我以为只用把纸巫之术练好就够了。”

    南镜也表示了赞赏:“那你一定是本科学历吧。”

    池星:……

    虽然受到了赞赏,但好像跟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啊,一点都不觉得高兴。

    池星咳了一声,看向冷冷看着这边的白猫,池星本来想要夸纸巫一脉的话堵在了嗓子眼,怎么都没说出来,他转移话题道:“但是我没看出来跟绒毛有什么直接的关系。”

    “如果说我们刚才看的水疮满屋子都是皮草,但是之前那个得木疮的女明星薛晶,其实说头上戴的东西有绒毛,有点牵强。”

    南镜摸了摸自己口袋里的玉麻将,确实,他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绒毛和这个五行邪法的关系,有个重要的原因是,这个只有他知道的玉麻将。

    麻雀。

    南镜也是站在刚才那个满是皮草的房间时才想起来的,雀的羽毛和绒毛。

    绒毛其实是一种不易察觉的传播方法,细小的绒毛逸散在空气里,被吸入后神不知鬼不觉就寄生了,之后生了疮都找不到是怎么染上的。

    南镜想起那个青年提起他的时候那熟稔的语气,捏了捏手里的玉麻将,轻声解释道:“确实没办法直接证明,但是慈善晚会我们肯定要去。”

    “薛晶和这个死去的女明星都是娱乐圈的,说明这个弄出五行邪法的人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盯上了娱乐圈的人,至少我们在娱乐圈能得到线索。”

    “按照你说的,当时这个小女明星参加一个酒局后,拿到了慈善晚会的邀请函之后,就出事了。”

    “这是我们现在能得到的最直接的线索,这个慈善晚会,我们肯定要去。”

    池星对这个推断没什么异议,苗金栗挠挠头,他觉得想这些太麻烦了,比起这些思考的东西,他更喜欢直接打起来平推。

    南镜捏紧了手里那颗玉麻将,他从那个诡异的青年身上感受到了和谢翊一样的气息,南镜呼出一口气,他总觉得,这次的事情,是针对他而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