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NPC今天就要做真酒 > 正文 第82章 揭开过去的日子里7(修)
    清水凉第八次鬼鬼祟祟地偷看安室透时, 后者终于忍无可忍,把车速降下来,淡淡地说:“你有什么想说的就直说。”

    清水凉立马问道:“伊达警官说的那个朋友是你吗?”

    安室透瞥了她一眼,几不可见地点点头。“不过其实不算初恋……”

    安室透话没说完, 就被清水凉兴奋的声音压了下去, “透哥你居然有过初恋吗!长得怎么样?是不是特别漂亮的大美人!她现在在哪儿?你找到她了吗?”

    问题像点燃了的炮竹似的崩得满车都是。

    安室透拧起眉头在车内后视镜里看向她, “都说了不算是……你为什么那么高兴?”

    清水凉理解,这是吃醋了, 她小心地把那股兴奋劲儿收起来,“我没高兴, 我又不会抢你的……你不想说, 我就不问了嘛。”

    话是这么说,那双亮晶晶的眼睛却写满了——快告诉我, 我好好奇!

    车子转过一道弯,缓缓停在了清水凉家楼下。

    “她是我儿时遇到的一个很温柔的医生,后来突然失踪了,一开始我确实是为了找到她才选择成为警察, 不过后来……我是真心地想要守护这个国家和她的人民。”

    当安室透谈起他的忠诚时,眼睛仿佛会发光一般。清水凉在一旁托腮看着他,勾起唇角,“真是个不错的梦想。”

    “小凉——”清水凉关上车门, 准备离开的时候,安室透忽然叫住了她。她疑惑地回过头, 安室透想说的话被那双黑亮的眼睛一望就全噎回了喉咙里。

    “没事, 明天见。”

    清水凉也朝他挥挥手, “明天见!”

    打四分工的安室透忙得脚不沾地, 清水凉也不是什么大闲人。目送安室透的马自达消失在马路尽头, 清水凉骑上哈雷,赶往和琴酒约好的地点。

    这次的任务还是追杀叛徒。

    清水凉就不明白了,组织一天天的那么多叛徒卧底,为什么到现在还没破产?

    整天说着要低调,结果杀叛徒的时候动不动就出动直升机——难道是打算来个物极必反?只要我足够高调,就没人会注意到我?

    迟到了一会儿,琴酒的脸色黑得像锅灰。车后座还坐着基安蒂,清水凉扑到她怀里哼唧唧了一会儿,把琴酒烦得直呼赶紧闭嘴。

    清水凉小声嘀咕:“耐性这么差做什么狙.击手啊……”

    基安蒂眼疾手快地捂她的嘴。

    琴酒冷冷地在她眉眼处扫过,似乎是在想子.弹从哪个地方进去比较符合他的杀人美学。

    跟琴酒一起出任务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摸鱼。计划由琴酒全权负责,清水凉只要听他指挥,在适当的时候高呼“大哥英明!”就行了。

    现在连高呼都省了,因为琴酒让她全程闭嘴。

    清水凉就抱着枪跟在一旁打酱油,只在关键时刻开一两枪,点数白白到手。

    “多谢款待。”

    收起枪,清水凉语气虔诚。琴酒在她身后冷哼了声。

    “记住,一旦拿起枪,就不能犹豫。无论目标是谁。”他语气阴冷,如扑面而来的针刺。俯瞰城市的高楼之上,冷风呼啸,黑风衣的衣摆割裂了灰白色天空。

    清水凉一脸严肃地承诺:“放心,就算对面是大哥……”

    琴酒冷笑一声,打断她,“就算对面是你看中的那个令人恶心的男人也要扣动扳机——你知道组织对叛徒是什么态度。”

    清水凉皱着眉头想了想,诚恳地问:“那个……大哥,令人恶心的男人是指谁?”

    琴酒冰冷的目光射来。

    “大哥,这不是你觉得恶心的人实在太多了吗!你能不能明示一下?”

    琴酒冷冷地扯动了嘴角,“你的好搭档,波本。”

    “欸?难道波本是卧底吗?”

    “那可说不准——”琴酒猛地转身,衣摆在身后划起一道弧度。

    “基安蒂姐,”清水凉拉拉基安蒂的衣袖,基安蒂递给她一个疑惑的目光,“你说咱们组织也不缺钱,为什么不把大哥送医院看看?他这个卧底妄想症持续挺久了吧?”

    基安蒂深有同感地点点头。

    清水凉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白色的街灯隔一段亮一盏,长夜静默无言,家里灯黑着,两扇窗户像两只黑眼睛似的黑洞洞地张着。对面的安室透家也黑着灯。看不出是睡了还是人没回来。

    清水凉洗完澡,盘腿坐在榻榻米上,一边喝汽水,一边浏览社交软件。

    [索希利]的账号上收到几条新消息,是风见裕也发的,内容是请他帮忙破解一个加密文档。

    [是你之前在群马县带出来的文档,外围已被你破解了,里面还剩一道]

    清水凉打开,两分钟就破解出来了。

    [公安怎么回事,一段时间不见这么拉了?]清水凉跟系统吐槽道。

    她的目光落到破解完的文档标题上——

    深渊计划。

    ……

    [xxxx年xx月xx日  深渊计划重启]

    [xxxx年xx月xx日  动物实验成功,开始进行人体实验。第一位实验体被命名为深渊100号。]

    [xxxx年xx月xx日  100号失败]

    [130号失败]

    [156号失败]

    [180号失败]

    [223号失败]

    ……

    [xxxx年xx月xx日  在深渊计划即将再度关闭时,250号为我们带来了希望]

    [深渊250号档案]

    [姓名:清水凉

    性别:女

    来源:xx孤儿院(同批次实验体共11名,250号为唯一存活者)

    描述:有严重的先天性疾病和基因缺陷(最初归属为残次品)]

    [xxxx年xx月xx日 250号档案第一次基因移植成功]

    [我们将引起250号人体异常的基因进行了置换,没有出现异常反应。或许和250号先天的基因缺陷有关]

    [基因提供者:月川明日香 代号:玛格丽特]

    [xxxx年xx月xx日 250号档案第二次基因移植成功]

    [对250号体内的基因再次进行大规模替换]

    [据观察:250号眉眼处似逐渐与基因提供者同化,行动能力和运动细胞增强]

    [xxxx年xx月xx日基因提供者死亡]

    [旧的基因提供者被指认为卧底,尝试替换新的基因提供者,出现巨大异常反应,研究被迫中止]

    [深渊250号身体严重受伤,考虑是否进行销毁]

    [xxxx年xx月xx日经过两年的修养,250号身体基本恢复,原基因提供者确认清白。我们尝试复制250号的成功]

    [深渊250号之后的实验体全部失败]

    [250号是无法复制的奇迹]

    [组织决定将250号培养成下一个玛格丽特]

    [xxxx年xx月xx日对250号的培养开始于忠诚度的训练]

    [我们将她与世界隔开,封进深渊]

    [我们将与生活有关的一切都以组织命令的形式发布]

    [只要是命令,就必须执行,否则就会受到惩罚,否则就无法生存]

    [xxxx年xx月xx日忠诚度训练初见成效,强度进一步提升]

    [xxxx年xx月xx日对250号下达伤害自己的命令,250号执行了命令]

    [执行命令过程中,250号身体严重受损,记忆大量缺失。判断需进行长时间修养。]

    [基因移植的程序因为基因提供者的死亡未能完全进行,所以250号的基因还存在部分缺陷。建议完全修养完毕,再进入下一轮培养]

    [xxxx年xx月xx日 250号身体修养完毕,再次进行了命令测试。经验证,失忆没有影响250号的忠诚度,可以进行下一轮培养]

    [xxxx年xx月xx日 250号档案培养开始]

    [250号获得代号,黑樱桃(Maraschino)]

    [250号展现出更胜玛格丽特的才能以及与玛格丽特十分相似的性格。从外貌来看,眉眼更是与玛格丽特近乎一模一样]

    [判断250号深受玛格丽特基因的影响,几乎是她的复刻]

    [在执行命令方面没有出现任何问题]

    ……

    [深渊计划的最初目的失败了,但我们成功为组织培养出了250号这个奇迹]

    [深渊计划档案封存]

    降谷零拿到深渊计划的当天晚上就将它打开了。当时他正在警察医院的单独病房,深夜时分叫风见裕也拿来电脑。他一个人,也没有开灯,坐在病房的床上看完了这份加密文档。

    然后他一个人呆坐了很久,直到窗外冰冷的月光偏移过他的脸颊,他才像是被这道冷光刺痛了眼睛,身子微微动了动,意识到自己出了满身的冷汗,肩膀上的伤也因为肌肉过于紧绷裂开了。

    温热的血浸湿了病号服,微微一点风吹过就凉得人一哆嗦。

    他终于知道清水凉为什么会对执行组织命令这件事那么执着,但这份知道同时是那么苍白无力。

    你可以欣赏一部电影,为它的情节欢欣鼓舞,流泪伤心,或者是憾恨痛悔……但说到底你只是一个局外人。就算你知道这个电影的结局会滑向无法挽回的、漆黑一片的深渊,你也没办法向里面的人伸出手。

    就像是你没办法朝过去伸出手。

    你路过了一朵即将开败的花,知道了她的颓败是因为她栽种的这片土壤,可你没办法回到过去,将她移植到健康的地方去。

    降谷零抓着自己心脏的部位,微微弯下腰。

    即便真能回到过去,他也不能将这朵花移植。因为这朵先天残缺的花,只在这处坏掉的土壤才有希望长大。

    病房门突然响了下,风见裕也推开门,探出头,病床上的降谷零猛地抬头,凌厉的视线吓得他不由自主后退一步。

    “降谷先生,我是想说……您伤得不轻,最好早点歇息。这次找到的情报很重要吗?”

    降谷零转眼间首先意识到“深渊计划”不能再让更多的人知道,人类总是贪得无厌,既然清水凉是这个计划中唯一的奇迹,那就让这个奇迹安静地成为唯一。

    “没有,不是什么有用的情报,看来是我被骗了。”

    “没关系,这也是常有的事。”风见裕也安慰道。

    降谷零心中一暖,又有些愧疚。白白让他的下属们陪他折腾这么久,他却什么都不能说。“……抱歉。”

    风见裕也立马站直了,声音透着紧张,“您说什么呢。”

    “……其实,这次的事虽然和组织有关,但说到底,似乎更像是我的私事……不,是我的私心。”降谷零说着,低低地咳了几声,他伸手按住肩膀,温热的血一下下舔过掌心。

    房间里很黑,风见裕也只能看到他永远腰背挺直,举手投足优雅如贵族绅士的上司微微弯着脊梁,声音嘶哑。

    “降谷先生,你可以不用给自己那么大压力。你已经做得足够好了,有点私心也没关系。”风见裕也顿了下,问道:“是和清水小姐有关的事吗?”

    作为降谷零在公安多年的搭档,风见裕也自认为他应该是最了解降谷零的人之一。

    降谷零在黑暗里抬起眼,然后缓缓点了点头。

    “那么明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