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攻略了学神 > 正文 第65章 chapter。65
    时间拨回到早自习, 简行走进班级里面的时候,同样引起了班级里面的一阵轰动。

    潘阳文手撑着脑袋,像个流氓一样, 从上到下, 从下到上打量了简行一圈。

    最后啧啧啧感慨:“昨晚果然没回家, 今天这衣服不会是小学弟的吧, 好穿吗, 舒服吗~”

    这个舒服吗里面暗含了一些不言而喻的暗示。

    简行笑着看了潘阳文一眼,问:“我说没说过,开玩笑可以, 别把这种玩笑开到他头上。”

    “行行行, 我错了还不行吗。”潘阳文马上举手投降,“不过看你样子, 进度喜人啊。”

    “差不多吧。”简行淡定地说着, 收拾自己的书本。

    收着收着,陆思和也进来了。

    他看了简行的衣服一眼, 脸色刹那一白, 也没和潘阳文打招呼, 就坐到后面去了。

    潘阳文举着个手, 没有人搭理他, 只能又不尴不尬地放下。

    手肘砰砰简行,潘阳文问:“怎么回事啊, 老陆脸色这么差, 都不理我们了。”

    “没什么。”简行拿出他日常在做的竞赛书,“就是我和他闹崩了。”

    “哦, 闹崩了啊, 那没事——个鬼啊????怎么回事???”

    “他昨天去医院看程星临了, 然后干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我无法接受。”

    “什么事儿啊就无法接受了这么严重……”

    握着笔低头写字的简行笔尖一顿,认真思考了一下后,表示:“你这么说起来,我似乎忘记问程星临是什么事了。”

    潘阳文:“……”

    “不过也不重要,程星临会和他生气,那就是他的问题。”

    潘阳文:“……”

    潘阳文活这么大,还从未见过如此双标之人。

    潘阳文沉默了一会儿,认真道:“没看出来,你还是个护短的人啊……”

    简行只说:“感谢夸奖。”

    潘阳文还想和他继续说话。

    却看见他们班主任却探了个脑袋进来。

    班主任目光和潘阳文对上,指了指他旁边的简行,示意潘阳文喊他出来。

    潘阳文再次用手肘撞撞简行,说:“诶,老班来了,似乎在喊你出去。”

    简行抬起头,对着班主任指指自己,班主任点头,简行便放下笔,和他一起出去,到了办公室。

    简行走进去,看见每个老师桌子上都有一盒糖。

    蓝盒子装的,不像是喜糖,但应该也是办公室某个老师有好事情发的礼物。

    简行一路走一路看,抵达自己班主任办公桌面前时,他的班主任正喜气洋洋地喝了口茶。

    “简行,来,坐。”

    简行从善如流坐下,平静问:“老师,您有什么事情吗?”

    “就是问问你选好专业没有。”

    “专业?”简行听到这句话,似乎有点迷茫。

    “……你不是忘了吧——就是清华那边的选专业呢。”

    高考已经在几天之前结束了。

    招生工作即将开始,所以包括这一批保送上清华的学生,也需要确定专业方向,方便之后通知书的制作和发放。

    “不过你忘记了也没事。”班主任乐呵呵的,“选专业嘛,两三分钟的事情——我帮你看看,物理系和数学系是不能选的,其他都行。”

    班主任有备而来,早就打印了一叠专业资料。

    他翻了翻,给简行推荐:“光华管理怎么样?王牌专业,出来基本上年薪上个百万没问题。”

    简行:“那是北大的……”

    “哈哈,开个玩笑嘛,你是技术流的——那就计算机?”班主任说,“他们的人工智能方向很不错,出来进大厂带项目,也是百万年薪。”

    简行依旧没有说话。

    这两个专业都不满意?

    那班主任只能另辟蹊径,他翻开几页纸,拿出一张有点偏门的专业:“所以,跨度大点,来个传媒?”

    “老师。”简行终于开口说话了,“你真的觉得,我应该今年就去清华吗?”

    班主任手里还拿着那张纸,他盯着简行看了一会儿,缓缓放下。

    喝了一口茶平复心情,班主任才问:“简行,你该不会还在想再参加一年竞赛这件事情吧。”

    简行没说话。

    但是他不说话,和全都说了也没有什么区别。

    班主任把茶杯盖子盖好,这嗓子够润了,就要开始自己的苦口婆心。

    “我都跟你分析过很多遍了,再参加一年竞赛的性价比是不高的——你们学生为什么要竞赛,不就是为了不走高考的路,另辟蹊径上大学吗?”

    “上大学就是高中最重要的任务,现在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完成得非常好,为什么要和这个竞赛死磕?”

    “死磕一年,最后结果无非就还是保送,有什么区别呢?何必呢?”

    班主任苦口婆心说完,把资料都塞简行手里:“过去看看资料吧,别想那些有的没的。”

    简行在班主任面前僵持了一下,最后他看了一眼班主任那个陈旧的保温杯,没说什么,拿过资料去看了。

    不过,也仅限于去看了而已了。

    简行抱着资料看了两三节课,班主任过来问他专业,简行只回复了“没有特别满意的。”

    班主任差点被他气死,也知道继续跟简行耗下去根本没用。

    只能收了资料,对他说:“我知道你还需要时间考虑,招生办最后的时间节点是七月五号,那之前你都可以慢慢了解这些专业,先回去吧。”

    简行对班主任道了谢,回了班上。

    潘阳文苦等简行几节课,快等成了一块望兄弟石。

    看到简行回来,整个人都精神了。

    潘阳文三分关心七分看戏,对回来的简行说:“选个专业都选了这么久——作为你的好兄弟,我有没有荣幸成为第二个知道你专业的人?”

    简行坐下来,翻开他刚刚在看那本数学资料,奇怪问:“第二个?”

    “当然是第二个了。”潘阳文说,“第一个肯定得小学弟知道嘛——来,我手机都已经给你准备好了,您是打电话说还是发企鹅说,我都可以。”

    潘阳文捧起简行的手机,万分狗腿。

    简行看了这位宝器兄弟一眼,笑了笑:“不用了。”

    潘阳文:“……不用了,是什么意思?”

    潘阳文一时有点不知所措,眼睛也有点湿润:“不是吧简行,我……在你心中,地位这么重吗?你想让我成为第一个知道的人吗?”

    简行:“……”

    “你想得美。”简行把自己的手机拿过来,打断了潘阳文的热泪盈眶,“说不用了是因为我没选专业。”

    “害,我就说——你说什么?”

    “没选专业。IMO这个比赛,想再考一年。”

    为什么啊???

    潘阳文完全不理解,但是他还想再劝说他一下,简行却只拿写卷子的侧脸对着他。

    这种非暴/力不合作的方式让潘阳文彻底没有了办法。

    他考虑了一整节课,最后只能在下课的时候狂奔出去,把程星临拖出来。

    让他来挽救简行这个失足学神。

    危言耸听地将程星临拉出教室,在上楼的过程里面,潘阳文给程星临添油加醋地编了一下上午的过程。

    说话之间,已经到了他们的教室门口。

    让程星临进去之前,潘阳文最后叮嘱:“我也不知道这个傻/b怎么就会有清华都不去了的想法了,但是你劝他他肯定还是会听的,小学弟,你千万要劝劝他哈。”

    程星临没来得及说话。

    因为简行已经拿着手机走了出来。

    看见程星临的刹那,简行有些错愕,然后他又看了潘阳文一眼,基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明白归明白,简行已经没有空处理这边的事情了。

    简行举起手机给程星临看了一下备注,快速解释:“是我爸的电话,等会儿打完了回来找你。”

    程星临点了点头,见简行快步离开,往天台那边的楼梯方向走去。

    “肯定是他爸说不去清华就揍屁股。”潘阳文点了点头,“很好很好,还得是亲爹,不然还真以为这世界上没人可以治他了不成!”

    潘阳文极满意地点头,追着简行方向就准备去。

    刚刚脚步一跨,就被程星临勾住后领,往后面一拉。

    “潘神。”程星临说,“这是学长隐私,你去不合适吧。”

    潘阳文:“……”

    潘阳文:“我是忽然觉得不太合适哈,那我就不去了吧,学弟你去吗?”

    程星临双标得很自然:“嗯,去的。”

    程星临说着,放下了潘阳文,往简行那边走了。

    他到的时候,简行已经接了爸爸的电话。

    他的父母常年在国外,对简行实行放养政策,如果不是简行出了什么大问题。

    父母也不会来理。

    简行一接电话,就是父亲特别严肃的声音。

    “听你们班主任说,你有放弃清华的打算?”父亲直接开门见山。

    “是,但是我是因为想再参加一年IMO,不是胡乱放弃。”

    “这就是胡乱放弃,儿子。”父亲说,“我很清楚你想再参加一年的理由,就是你不甘心,你没有进国家队,没有成为最后的五个人。”

    “但是,这又怎么样呢?IMO毕竟只是一个中学生的比赛,你上了大学,会有更多的比赛,计算机建模,金融比赛,参加这些不好吗?”

    简行安静地听着,没有插话。

    “数竞,只是一块你人生的跳板,帮你跳进清华,它就已经完成任务了。我们完全可以换一个思维儿子——人生,不只是要拿冠军,更重要的是我们走的每一步,都要有目的,这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他爸爸是不由分说地命令他一定要去清华,简行也不会同意。

    但是他爸爸也好,班主任也好,都是认真地给他分析利弊,为他的未来着想,所以简行无法反驳。

    最后,简行也只能说:“我会好好考虑的,请您放心。”

    简行的父亲满意地挂了电话。

    简行却还是站在原地,从栏杆外的玻璃窗往下看——斜下方,是校园里面的布告栏。

    他的荣誉海报早就已经被其他的海报替换,但是正好他看的那个布告栏不知道是学生会偷懒还是别的原因。

    只是覆盖了他的海报,并没有撕掉。

    覆盖还覆盖得不好,还能看见他海报的一角——是密密麻麻荣誉的其中一段。

    任何一个学生,在学生时代如果能够获得其中一项荣誉,都已经可以成为很长时间的谈资。

    就是这些荣誉,把简行造成了一个“神”,于是他成为大家吹捧的对象,只能带着赞美往前走,不允许再有任何的不甘心。

    但是简行就是不甘心。

    他想进国家队,想成为最后的五个人,想代表国家征战世界,想拿到最后的冠军。

    他参加数竞,不是因为这个竞赛能带他去清华,不是因为能保送不想高考。

    而只是因为。

    他喜欢这种形式的竞技。

    他希望,自己十多年的努力,最后的结果不只是一个“跳板”而已。

    然而大人们挥舞着手中的天平,用“对你好”的名义把简行按在天平之前。

    将成本和收入放在天平两端,让他考虑清楚。

    简行看着天平晃晃悠悠算出最优解。

    但是两端的砝码,没有一个的标签是简行究竟想要什么。

    当然,如果仅仅是大人逼他这个理由,简行觉得自己可能也不会放弃。

    最真实的原因……

    或许还是对自己能力的不认可吧。

    虽然在学校他被宣传成了一个“学神”,但是简行却也很清楚,自己离神的境界还是差了很多。

    他只是一个在第一轮国家队选拔就被刷掉了的凡人而已。

    所以。

    简行也不知道,如果再给他一年时间,他能不能进最后的五人。

    就算进了,他也不知道能不能获得IMO的胜利。

    又或者,再一年也不过是重复今年,白白浪费时间,浪费机会。

    所以,是不是真的该像他父亲说的那样。

    去当一个审时度势的成年人。

    去过每一步都计算好,有目的,性价比高的生活。

    真的,就此放弃了吗?

    简行迷茫地看了下面布告栏最后一眼,转过身,却看见了程星临。

    程星临也不知道在那里站了多久了,看着简行,面色复杂。

    ·

    简行:“……”

    简行从来没有这么不想见到程星临过。

    他马上就要放弃了,就差最后一根稻草。

    但是这根稻草是谁都行,他不希望是程星临。

    所以简行只是看着程星临,什么话都么有说。

    过了一会儿,程星临主动开口了:“学长。”

    简行心情复杂:“……嗯。”

    程星临:“我今天上午一直在复盘我的卷子,然后我发现了一件事情。”

    不是说他的事情?简行松了口气——这个时候,程星临只要不提清华,他就觉得很开心了。

    简行笑了笑:“发现了什么事情?”

    程星临:“昨天晚上陆思和也不是故意打击我自信心的,他分析得没什么错,以我现在的能力,要半个月内再提十五分,除非奇迹发生。”

    “其实……”简行下意识想安慰程星临。

    但是程星临举起手,做了个禁止动作,没让简行说话。

    阻止了简行说话,程星临才看着简行眼睛,认真说:“所以我想问学长,如果我考上清北班这个奇迹真的发生的话,可以向你兑换一次你不考虑别人怎么说,不考虑可不可能,就按心里所想,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吗?”

    程星临怕简行听不懂,又翻译了一下:“如果我考上清北班,你就不去清华,再参加一次数竞,行吗?”

    ·

    “你说什么……”简行停顿了很久,才问程星临,“为什么会这么说。”

    “也没有……”程星临挠挠自己的脑袋,“但是,学长不想去吗?”

    程星临认真道:“如果不想的话,为什么桌子上堆着那么多数学书啊,每天给我补完课都还要回去继续做题,如果不是真的很喜欢,干嘛做这些事情啊……”

    桌上的数竞书。

    深夜的微积分。

    简行保送之后还做着的这些事情,足够说明他内心的想法了。

    但是就算是这么足够,也无人注意到,除了程星临。

    简行很想抱程星临一下。

    但是他还是努力控制住了自己失控的情绪,深吸一口气,问:“但是你不觉得,性价比很低吗?”

    “……什么意思?”

    “再去一次数竞,如果不进国家队,那也和现在没有什么区别。”

    “那就进国家队啊!”

    “进了然后呢,这不过是一个高中生的比赛,到了大学,还会有很多很多的比赛。”

    “但是……”程星临不理解,“那些比赛,也不是这个比赛了呀……绝版了的高中生简行,也没办法圆满他高中的遗憾了呀……”

    简行:“……”

    “人生只有一次,现在能解决的遗憾只能现在解决。”程星临小声说,“而……性价比这个词,就是,如果不考虑活在这个人生里面的人真正想做的事情,那这个性价比是怎么计算的,凭什么高呢……”

    其实,从程星临听完潘阳文的叙述,了解这件事情开始。

    他就一点都没有存着“劝一下”简行的心思。

    他和简行是统一战线的。

    从一开始就是了。

    从上一次简行也帮他选理科的时候,就是了。

    他们不要什么性价比高的人生。

    要选自己喜欢的人生。

    不过,这件事情和简行帮他选理科还是有点不同——简行让他选理科,是对自己绝对的自信。

    程星临肯定没办法在数竞这边帮简行托底。

    他只能用自己考上清北班这个奇迹,去换简行自己的奇迹。

    “好。”简行终于笑起来,“如果奇迹发生的话——不是,你和我,肯定会让奇迹发生的——去清北班,也要拿IMO冠军。”

    行。

    程星临也笑起来。

    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反正这个奇迹也挺多的了,浑水摸鱼不差他一个。

    于是程星临对简行说:“那个,学长,如果你能拿到IMO冠军的话,你觉得,我们还……”有机会吗?

    “程星临。”简行打断了他的话,“事不过三,有的事情,你不可以再说第三次了。”

    “我一定拿到IMO冠军,在领奖台上说你想听的话。”

    “我们就这么说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