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攻略了学神 > 正文 第63章 chapter。63
    未来简行看到简行出现的错愕只持续了一秒。

    下一秒, 他就焦灼起来。

    未来简行质问:“程星临呢?!他为什么不在?!”

    简行深深蹙起眉来,他看着未来的自己。

    那一瞬间,他感觉未来自己的脸色, 只能用“灰败”两个字来形容。

    “你们那边……”未来简行的声音轻轻发抖,“是第二次月考左右的时间,对吗?”

    “……怎么了吗?”简行眉头紧皱,“等一下,你先别急, 他挺好的,他在洗澡。”

    简行举起自己的手机,转向浴室, 哗啦啦的水声通过手机传向未来。

    未来的简行看到浴室光亮,这才终于松了口气。

    “那……你们这次考试的情况呢?”

    “考试情况也挺好的。”简行说, “他考了六百四十分,算是高分段了。”

    简行其实还是悄咪咪地思考过和未来的自己见面会聊点什么的。

    他觉得自己可能会和未来的自己吵一架。

    或者是假装理智地对谈点什么。

    但是……

    第一次聊天就是聊程星临的成绩,这感觉还是真的有点奇怪。

    不过奇怪归奇怪,简行还是认真地给未来的简行介绍起来, 每一科分数都聊到了。

    未来简行听完, 终于松了口气。

    然后, 未来简行又问:“那你凭什么碰他手机?这是他的隐私。”

    简行:“……”

    行, 吵架虽迟但到。

    结果还是未来的自己先吵起来的。

    “我并没有碰。”简行说, “我也知道这是他的隐私。。”

    未来简行目光冷漠, 把简行盯着。

    简行从旁边拉过罪魁祸首, 展示给未来简行看:“是猫拍开视频的,随便你信不信。”

    “还是说。”简行松开咪咪八, 又问, “你对你自己的人品, 就没有一点信任?”

    “……”

    这句话不知道似乎又是一把刀往未来简行的胸口上戳了一下,他笑笑,只是说:“人品好,有时候并不能代表什么。”

    这一刀把未来简行戳得脸色变了变。

    但是也把他的理智戳回来了,未来简行问:“好吧,站在我觉得你人品还不错的基础上——你没有立即挂掉这通电话,就说明你有事情找我?”

    “对。”简行点头,“你还记得陆思和吗?”

    “记得。”未来简行垂眸,“他对程星临干了什么?”

    虽然在不同的时空,但是毕竟是自己。

    两个人开始聊事情的时候,就变得无比的默契和自然,谁都不需要多说话,就能明白弦外之音。

    简行刚准备给未来简行说明情况。

    却听见浴室的门一声响。

    是开门的声音。

    而程星临洗澡的水响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戛然而止了。

    ·

    刹那之间,两个时空,不同大小的简行同时闭上了嘴。

    然后,一股脊背发凉的含义顺脊椎而上。

    这个时候,浴室门推开了一个小缝。

    程星临脑袋都不敢探出来,就在里面小声问:“那个,学长你在吗?”

    “在的。”

    简行看见程星临没出来,抓住机会,悄无声息地将手机给放下了。

    “你在就好,就是那个——我睡衣没拿进来,你能帮我在柜子里面找找吗?”

    “行。”简行说着,走到程星临的衣柜边去帮他拿衣服。

    片刻后,简行从柜子里面找出了一套洗得有点白的衣服。

    走到浴室边,敲了敲门。

    他敲门后一秒,门又开了一条缝。

    一只细白的手从门缝里面伸出来,抓住衣服,又快速地缩了进去。

    快得都快有残影了。

    即使是这样。

    程星临那只手上凸起的骨节,因为挂吊瓶而留下的一小颗红色的针眼,也是漂亮得简行站在原地回味了半分钟。

    半分钟后,简行脸上挂着笑意,回到手机边。

    “他快出来了,我们长话短说——你什么眼神?”

    简行莫名其妙地看着手机里面未来自己略带敌意的眼神。

    “我警告你,他还小,你不准对他做什么。”未来简行严肃道。

    简行:“……”

    有的男的莫名其妙起来,连过去的自己的醋都吃。

    “知道了。”简行懒得理他,“先说重点——我怀疑陆思和在第一次月考的时候,想通过替换监控的方式陷害程星临考试作弊。”

    未来简行听他描述,深深蹙眉。

    “但是他做得很聪明,把自己去换监控的视频也替换掉了,以我们现在的技术手段,没有办法复原那段监控,你有办法吗?”

    “没有。”未来简行直接说。

    简行:“……”

    未来简行:“你那又是什么眼神,未来也不是万能的,毁掉的数据就是不存在了,怎么可能复原?”

    简行:“那你能不能,再回到那个时间点去,把那段证据拿到?”

    未来简行:“这个可以。”

    简行:“行,那就麻烦你了——监控你搞定,陆思和这个人我搞定,合作愉快?”

    未来简行冷笑:“不愉快,懒得搭理你,我先挂了。”

    简行:“……”

    他真的很奇怪,未来的自己对自己为什么有这么大的敌意。

    自己得是犯了多大的错误,让他这么烦自己。

    不过简行没空思考这个。

    他把手机还原,拿出自己的手机,假装在窗边打电话。

    程星临擦着头发出来,看见简行手机握着手机,问:“学长,你刚刚在和谁打电话啊?”

    简行垂下手机,哦了一声:“潘阳文,他问你身体怎么样了。”

    哦。

    原来是潘神。

    难怪他似乎是听到了什么陆思和之类的对话。

    程星临完全相信了简行的话,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问:“那,学长去洗澡吧——换洗衣服也扔出来吧,我开洗衣机就是……”

    程星临说到这里,忽然想起了什么:“不过学长,你有换的衣服吗?”

    有。

    就在自己背的包里面。

    刚才程星临昏睡的时候,简行就已经未雨绸缪地让管家送来了几套衣服——不然程星临出医院更换那套衣服哪儿来的?

    但是这一瞬间,简行忽然就觉得,这些衣服可以不存在了。

    简行摇了摇头,对程星临说:“确实没有。”

    简行微笑,低声问:“所以,能穿你的吗?不介意吧。”

    ·

    就,这种话配上那种低低沉沉的声音。

    就很引人犯罪。

    其实平时自己也穿过不少简行的衣服。

    可不知道为什么,简行这么说,程星临就脸红了。

    “有,有的。”程星临为了掩盖脸红,埋进柜子里一通乱翻,最后抓出自己最大的一套运动服,递给简行,“这个行吗,学长?”

    “行的。”简行笑着说,接过衣服,走进了浴室。

    程星临听见浴室水响哗哗起来。

    感觉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又发烧了,反正整个人都热得不行。

    不过电子体温枪滴了一下,温度也不高不低的,恰好合适。

    程星临口干舌燥,想去给自己倒杯水喝——然而水也是烫的,是刚才简行烧开的热水。

    程星临吹了吹,喝了一口,越喝越热。

    他房间太小了,水响十分的侵占耳朵。

    程星临就坐在那里,似乎能穿透门看见简行在里面洗澡的样子。

    救命。

    真的要疯了。

    程星临在床边静坐了一下,最后决定以学习澄净身心。

    他拿出卷子,想自己来复盘一下这次的考试情况。

    ——主要是借复盘进心流。

    但是这一次,他引以为傲的心流并没有救他。

    程星临不管再怎么努力,都还是坐在床边,听着浴室哗啦啦的水声,听见水声停,听见浴室门打开。

    程星临头都不敢抬。

    笔在草稿纸上划拉都不知道划拉什么。

    他听见简行的脚步声向他靠近,然后,一片阴影笼罩在他的卷子上面。

    简行勾下腰,身上还带着沐浴液的香味,低声问他:“在看什么,那么专心?”

    ·

    程星临:“……”

    救命啊,简行还没成年,他真的不可以违/法/犯/罪啊……

    当然关键是,不管成没成年,现在简行好不容易把他当朋友了。

    他也不能随便对简行动手动脚啊。

    印象分会扣光的!

    程星临压下自己乱七八糟的杂念,举起卷子,笑了笑:“就……复盘一下卷子。”

    求求了,千万别问复盘得怎么样。

    因为他根本没复盘。

    或许是简行听到了他的祈祷。

    简行确实没问,还把他的卷子拿走了,随手扔到桌上。

    “不急今天。”简行说,“该睡觉了,小病人。”

    这个小病人又撩得程星临心动了一下。

    不过,睡觉这个事情……

    程星临看了看家里,发现这个家用家徒四壁来形容真的不为过了。

    他家只有一个房间,而且还只有一张床。

    除此之外只有一张非常窄和短的破沙发,聊胜于无,但是显然不足够一个人睡觉。

    所以。

    两个人想休息的话。

    就只能凑合凑合……

    同床共枕。

    程星临看看床,又看看简行,一句话没说,简行却已经从衣柜里面拿了一床毯子。

    抱着走向沙发,简行在沙发上面坐下,展开毯子,盖在自己身上:“别紧张了,你睡床,我在这里小躺一会儿就行了。”

    “但是……”

    “没有但是。”简行抬手关掉了他旁边的灯的开关,房间瞬间陷入黑暗,“快睡了,小病人。”

    又是这个有点暧昧的称呼。

    但是这一次程星临却没有被撩动。

    他坐在黑暗里,看着沙发上的简行。

    就这么坐着睡一夜,肯定不舒服。

    “学长。”过了一会儿,程星临还是喊了简行。

    “嗯?”

    “其实,我的床也挺大的,就是……一起睡,没问题的。”程星临解释。

    黑暗里面,只能听见简行的呼吸起伏。

    过了很久,才有声音传来。

    “你确定吗?”简行问。

    “……确定。”程星临说,然后又举起三个手指,对天发誓,“我保证不会对你干什么,所以学长放心!”

    这个说法把简行逗笑了。

    他轻笑了一声:“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着,简行抱着被子,上了床。

    程星临感觉到床的那侧往下面凹陷了一下。

    他的心脏也随之往下沉了一下。

    同款的沐浴液香味漂浮在空气之间。

    简行这个移动热源近在咫尺。

    程星临的心脏越跳越快,却还要装作见过大事面,板正地躺着。

    忽然,他听见黑暗中,洗衣机滴了一声。

    借由这个滴声,简行终于发出了一声忍了很久的笑声。

    “不会对我干什么的临哥。”简行侧过头,看着程星临,笑笑,“你是在紧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