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恶女改造直播(快穿) > 正文 第86章 真要命。
    等到屋子里再度亮起灯, 是打着赤膊的牧野去开的。

    他嘴里叼着一根烟,整个身前后背全都是汗, 简直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汗珠滚过他伤疤遍布的脊背,前胸泛着一股潮湿的蜜色,在屋子里灯光的照射下,简直让人的眼睛无处安放。

    牧野被烟熏得加上被灯刺得微微眯眼,开了灯之后掐着烟头狠狠吸了一口。脸上的表情凶狠未尽,凌厉尚存。

    他的爱和**一样汹涌如潮,可是被韩蔓这样算计着爆发,他的心里并不好受。

    牧野叼着烟迈着长腿走到桌子边上,把瘫在上面余韵未散还在失神的韩蔓用桌布卷上, 严严实实地包裹好。

    然后抱着抗在肩膀上。

    韩蔓简直像个尸体,从头到脚软绵绵地被牧野扛着进了浴室。

    蒸汽散开,淋浴的喷头直接对着马桶,牧野的烟头被打湿熄灭, 但是他没有吐掉。现在他需要嘴里有些东西,咬着嚼着,最好就像烟一样辛辣刺激。

    否则他怕自己忍不住想把韩蔓活活咬死。

    他叼着熄灭湿漉的烟头, 咬得烟嘴变形撕裂。坐在马桶上, 腿上坐着韩蔓,一条手臂圈着她后背腰脊,免得她从自己怀中滑下去。另一只手抓着个毛巾, 给她从手臂开始擦洗。

    韩蔓闭着眼睛,侧头枕在牧野的肩膀上,脸蛋被挤得微微变形,水打在她的睫毛上面,她的眼睫在细细碎碎的颤栗。

    浴室里面热气蒸腾, 韩蔓被牧野用毛巾擦得痒,轻轻笑起来。

    她的笑声带着说不出的满足和得逞。她睁开眼睛,把自己湿透的头发,朝着后脑捋顺。露出光洁的额头和沾水之后更显得可怜可爱的眉目。

    她的双臂搭在牧野的脖子上,同样把他的头发也朝后捋了下。手指点在他高挺的鼻梁之上。

    她说:“你真带劲儿。”

    韩蔓的指尖跟着水流一起,轻轻地点遍牧野此刻堪称阴沉的眉目,说:“别生气嘛,你的样子好吓人……”。

    牧野被淋浴的水流打得眼睫溺水,湿透了之后看上去竟然很长。韩蔓指尖碰了碰他的睫毛,牧野闭了下眼睛。

    韩蔓的指尖顺着他的睫毛向下,最后落在他的嘴唇上,细细的描绘着。看上去就像是个小孩子,好奇着一件新鲜的玩具。

    而就在她的指尖捏开牧野唇缝的时候,牧野一把抓住了韩蔓的手腕。

    水还在稀里哗啦地不断打在两个人的身上,洗去黏腻的同时,他们之间的体温也在因为热水不断攀升。

    牧野抬起头冷冷盯着韩蔓,哪怕是他们才刚刚变成了这个世界上最最亲密的人,可他的眼中依旧带着凶狠的恨意。

    他像一头被驯服的野马,即便是迫不得已戴上了笼头,也还是会在有人靠近的时候疯狂扬头抬蹄。

    韩蔓被他看得自己身上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危险和渴望有些时候是共通的。就像恐惧和爽快,辛辣和疼痛,他们之间在某些时候,都存在着某种微妙的共通。

    韩蔓从没试过,只是这样被个男人看着,就热血沸腾。尤其是她才刚刚心满意足过,她咬了咬自己的嘴唇。难以自控地带上了一点引诱,她说:“我的所有话你都可以不信。”

    韩蔓说:“但我爱你那句,是真的。”

    牧野瞳孔悄无声息地方大,这是人在面对恐惧和震惊的时候才会出现的反应。

    他盯着韩蔓,像是在看着仇人。

    可是下一刻,他偏头吐掉了嘴里被咬到稀烂的烟嘴。

    勾着韩蔓的后颈,再度将她压向自己,说:“韩蔓,你如果敢骗我,我一定弄死你。”

    说着,他吻上她那张谎话连篇却也让人“死无全尸”的嘴唇。

    满是牙印的烟头泥泞地落在淋浴的下面,被不断地冲刷着。烟头的烟油被水淋得脱了色,细细地被拉出了一条细线,然后和热水掺杂在一起,迅疾且连绵不绝地钻入下水道。

    热气蒸腾到什么也看不真切,这一方狭窄的浴室之中,满是水汽——像爱侣的仙境、像野兽的桃源、像狐狸发出的迷惑人心的气味、让人心甘情愿地“死”在其中,献祭心脏。

    热度攀声到快要将一切蒸熟煮沸,浴室门上的一小块玻璃上,偶尔会落上一个或大或小的指印。然后很快被蒸汽重新淹没。

    这一天晚上,韩蔓预判了所有的预判,她布置的所有一切都派上了用场。

    老房子着火和素了多年的人吃荤,绝不可能吃一口就放下。

    浓烈的爱恨就像是冰冻三尺,并非一把火就能融化。韩蔓得偿所愿,心满意足,最后躺在床上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露出了鱼肚白。

    黎明带走噩梦,离体的神魂落回躯壳,爱和恨没有彻底消泯,却已经尘埃落定。

    韩蔓筋疲力竭一秒入睡,睡着之前连系统播报补偿对象恨意值下降都没有仔细去听。

    牧野躺在韩蔓的身边,他靠坐在床头,又叼了一根烟,看着外面即将出升的太阳。

    不过他最后看了看睡着的韩蔓,只是咬着烟嘴,并没有点燃。

    牧野脑子空荡荡的,比被丧尸啃过还要空。好像所有的情绪都被他一晚上的功夫射干净了。

    他在暖黄的太阳自天边升起的时候,起身去外面锁上了门,然后钻进被子里。闭眼片刻,侧身勾着韩蔓,把她拉进了怀里。

    牧野从来没有一觉睡得这么暖过,怀中有个和自己温度相差无几,又肌肤相贴的人,和自己睡是完全两回事。

    韩蔓和他像蒸熟的两个相邻的包子,皮肉都要粘在一起,都睡了一身热汗。

    清晨开始,外面飘起了小雪,气温下降了好几度,冷得人出门都要缩手缩脚。

    可现在这个时间才刚刚十月末,按照正常来说,也不过才初冬。

    不知道是不是今年格外冷,还是酮吉市格外冷。小雪伴随着北风,呜呜嗷嗷地从门窗缝隙里面钻进屋子。

    张书慧一大早上没有等到韩蔓,小队的队员虽然不知道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都对于昨晚上的事情讳莫如深。

    两个小队的人全都听到了异样的声音,但是谁也没有出来看一眼。毕竟兄弟三角恋这种事情,再加个孕妇掺和其中,除了他们自己,谁也拆分不开。

    而且两个小队的队员,莫名地都对自己的队长有着绝对的信心。相信他们的人品,也相信他们的分寸。

    然后等到小队吃过饭回来,眼看着都下午,外面地面都洋洋洒洒地掩盖了一层清雪的时候,两个队长这才一前一后地出现。

    彼时那个孕妇孔微,已经在牧野的房间发现了被打得活活像是练了五毒功的牧原。她心疼得哭哭啼啼,牧野小队的队员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韩蔓浑身懒洋洋的,她本来想今天躺一天。她不是雏,牧野虽然猛,但他那没长刺,也不伤人。她不是像小说中写得那样被弄得起不来,只是心愿得偿,不想营业罢了。

    只不过直播随着韩蔓清醒开启,第一视角就是近在咫尺的牧野的喉结,韩蔓不想营业架不住弹幕自己会找乐子。

    而韩蔓翻了个身,准备起身上厕所的时候,牧野被她动醒了。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不放开她,然后又把被子拉上来盖过两个人头顶,弹幕又黑屏。

    最后韩蔓慢吞吞地穿好了衣服,牧野等不及韩蔓率先出门。他这老牤牛犁地一整夜,起床还加班,体力消耗太大,快饿疯了。答应给韩蔓带吃的,就匆匆走了。

    而韩蔓倒是没什么饿的感觉,她起来就喝了几个营养液,浑身暖洋洋地又舒服又惬意。甚至还想打饱嗝,是真的饱,各种意义上的饱。

    她在牧野走后不久,慢吞吞地出来,想着露个面,免得自己小队的人以为她出了什么事儿。

    结果路过牧野的屋子,见门开着呢,里面传来细细的哭声,听得人耳朵痒,心也痒痒。

    韩蔓推开门就见孔微大着肚子坐在床边上,捧着牧原的手,哭得像一朵盛放的花。

    孔微哭起来的样子让韩蔓震惊了一下。眼尾和鼻尖都红得非常好看,把她有些寡淡的眉目一下就给拉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韩蔓立刻心领神会,哦,怪不得牧原喜欢。感情不光动静好听,哭起来也是很吸引人的。

    不过韩蔓再朝近走一些,就看到了牧野床上躺着的,宛若毒发的牧原。

    好像一个堆成人形的彩色蔬菜馒头堆啊。

    韩蔓故作夸张地抽了一口气,弹幕见到牧原这个惨样子,这一刻对他的同情达到了巅峰——

    真是惨他妈给惨开门,惨到家了。

    笑死我了,小圆圆真的太可怜了……

    我就真没想到他是这么个助攻法。

    不过这个助攻效果还挺好的,最起码我们蔓蔓吃到肉了!

    我对牧原始终没有好感,不喜欢他这样的人,觉得他挨揍也是活该!

    其实牧原他只是比较了解蔓蔓,但只是他了解也没有用啊。还是被弄得很惨。

    牧野下手可真狠(两重意思

    楼上笑死我,虽然我们没有看到昨晚上具体是什么内容,但是我知道一晚上直播都没开。

    那还用说吗,老处男肯定折腾一晚上!

    ……

    韩蔓看了弹幕,走到了床边上。先是对孔微点了点头,然后笑眯眯地看向了床上的牧原。

    牧原看到韩蔓之后,对着她怒目而视。

    虽然牧原昨天晚上就已经知道了,只要他哥哥去找韩蔓,就不会再回来了。

    可是牧原还是不服气,他哥怎么就睁眼瞎呢?韩蔓这种心思复杂的能吓死密集恐惧症的人,真的不好碰的。

    只可惜牧原现在也根本不敢言语攻击韩蔓,因为孔微就在边上呢,而且从今往后他搞不好要叫韩蔓大嫂。

    这才是牧原最糟心的事情,比他被牧野揍了一身的伤还要糟心。

    “哎哟啧啧啧,”韩蔓看着牧原说:“你说你没事,跟你哥哥犟什么嘴?你又打不过他,看你哥这暴脾气,哎哟这小脸儿……没有个十天半个月的恢复不到人形了。”

    牧原看到韩蔓一动嘴唇,就浑身紧绷。生怕韩蔓把昨天晚上那点糟心的事儿,全都倒豆子一样说给孔微。

    听到韩蔓只是说他和自己的哥哥起了冲突,牧原狠狠松了一口气。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心里产生了一种悲伤的情绪。

    他妈的,韩蔓真的很了解他,他就是用和牧野起了冲突的这个理由跟孔微撒谎的。

    韩蔓达成目的,也彻底解了气,当然就无意再为难牧原。毕竟以后大家还要一起生活,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免得牧原有事没事了就跟他哥哥说自己的坏话。

    要知道牧原说的话在牧野那里是非常有重量的。

    孔微看上去非常的心疼牧原,只不过牧野这个人,本来就是生人勿近,孔微正常的情况下都不太敢看他,牧原就算是被打个半死,孔微也是不敢去找牧野说什么的。

    韩蔓站在牧原的床边上,看了半天的笑话。笑够了,这才去和自己小队里面的人打了个照面。

    一群人平时都聚集在张书慧的屋子里头,主要是张书慧的屋子里头总有一些好吃的。

    韩蔓站在窗边上,朝着外面看去,雪还在下,她忍不住问道:“酮吉市这么冷吗?这个地理位置这时候不应该下雪吧?”

    “确实是不应该。”张权接话道:“这才十月末,今年秋天霜来得早,冬天雪来得也太早了,而且外边超级冷。”

    韩蔓顺着大楼朝下看,满地的白色,她不知道为什么又恍然间出现一种难言的熟悉感。

    好像这一幕她曾经也经历过一样,韩蔓想到关于系统说的隐藏剧情,然后这才想起来去看一看系统空间。

    结果这么一看,韩蔓发现空间的恨意值就只剩下半颗星了。

    “咦,”韩蔓咦了一声,想起她昨天晚上睡着的时候,确实听到了系统的播报音。

    只不过那个时候她确实是有点累,也没有太在意。

    弹幕倒是一大早上就发现了这种变化,已经讨论过一轮了。发现韩蔓终于注意到了,都在感叹她是最不在乎恨意值的一个改造对象了。

    韩蔓抱着手臂,正在看雪景的时候,牧野吃完了饭,给她带了东西回来了。

    两个人纠缠了整整一个晚上,但是现在他们之间看上去,并没有任何的异样变化。

    牧野还是那副样子,就算给韩蔓带了吃的,也只是放在了桌子上,对她说:“趁热吃。”

    说完之后转身就走了,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亲密,也没有要给韩蔓喂饭的意思。

    要不是空间的恨意值就只剩下了半颗星,能够由此来窥探到牧野那一副硬邦邦冷冰冰的模样下面,对她早已全面溃败。还真的看不出来他像个陷入恋爱当中的人。

    当然了,牧野天生就不是那种会黏人的人。而且他开窍的时间实在是太晚了,所有一切性格全部都已经定型。

    尤其是克制的时间太久了,牧野的失控也就仅限于昨晚,仅限于跟韩蔓的亲热而已。

    韩蔓拿过牧野给她带回来的东西,不是什么稀奇玩意儿。普通的粥和咸菜,加上这个基地里面蒸的一些杂面饼。

    这个在末世当中已经算是好吃的了,韩蔓虽然觉得不好吃,但是她也没有从空间拿什么东西出来,好好地把这些东西全都给吃了。

    吃过了东西,也露过了面,韩蔓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准备再睡一觉。

    躺在床上和弹幕有一搭无一搭地说话,弹幕上面有一些人在询问韩蔓昨天晚上的感觉。

    韩蔓笑了笑说:“野哥嘛,生猛海鲜。”

    弹幕听了之后,简直像自己找到了对象一样,不知道在那兴奋个什么劲儿。

    有一部分人担心韩蔓他们怎么脱身,怎么从这个基地里面离开。

    韩蔓确实在琢磨着这件事,不过也并不着急。她今天看着那个孔微,应该是快生了,孕妇最忌讳情绪巨大波动,尤其是孕晚期。

    现在孔微心疼牧原心疼得要死,可不就快了。

    韩蔓闭着眼睛,准备让系统给她念书,然后她再睡一会儿。

    反正孔微不能大着肚子跟他们颠簸,一切只能等她生完了再说。大不了他们就先答应褚毅,等到想走的时候再反水就行了。

    结果韩蔓才酝酿出一丁点睡意,就听到有人打开了门。

    她不用睁眼睛就知道来的人是谁,因为脑中的弹幕已经飞快地刷起来了。

    韩蔓并没有睁开眼睛,来人直接坐在了韩蔓的床边上,也并没有说什么。

    没有温情脉脉对她爱/抚亲吻,也没有任何甜言蜜语。

    就只是在韩蔓的床边上坐着,看着她,看了一会儿之后,躺在了韩蔓的旁边。

    因为还穿着鞋子,他就只是半个身子躺在床上,一条长腿撑在地上。姿势看上去像一条在阳光下伸展身体的豹子。

    韩蔓等了一会儿,侧过了头睁开眼睛看他,抬手在他的肩膀上敲了敲,“你跑我这干嘛来了?”

    牧野睁开眼睛,却并没有侧头去看韩蔓,而是看着天花板。

    他现在的心情很奇怪,他心里的那场大火烧尽了,但是余温尚在,一样的让他坐立难安。

    他浑身都是欲火烧尽的暖融融,还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平和,他来根本没有任何的目的。

    牧野开口,声音很低,他说的就是自己心里想的。

    他说:“不干什么,就是想待在这。”

    他就是想待在韩蔓的身边,什么都不想干。

    弹幕听了之后,一个一个全都激动地在刷着哇哇哇。

    韩蔓的心里也忍不住动了一下,因为牧野这一句普普通通的话,其实比那些甜言蜜语更动人。

    大部分的时间,两个人生活在一起,相依相伴,可不就是什么也不做吗?

    在大雪纷飞的时候,暴雨倾盆的时候、生活的节奏被打乱的时候、要做的事情全都暂时被迫搁置的时候、窝在屋子里面,躺在被子里面,什么都不做,只是这样和对方待着。

    韩蔓翻过了身,从被子里面搂上牧野的腰,把自己的头从枕头上一直挪到牧野的肩窝。

    埋在他的肩窝里头,闭上了眼睛。没有再说什么,睡意弥漫,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

    韩蔓其实长得非常具有欺骗性,她的言行举止,都和她的长相一样带有欺骗性。

    尤其是她像这样睡着的时候,根本让任何人都很难对她有什么戒心。可牧野的心却并没有办法彻底地放下。牧野的心里并不安稳,他甚至不明白为什么韩蔓会突然间转变。

    因为就在两个月前,牧野还很清楚地知道韩蔓不光不爱他甚至恨他。而且韩蔓在害过他之后离开的时候,是真的抛弃了他和他的庇护。

    但是韩蔓出去一趟回来,不光给他找了药,治疗他身上的伤,还彻底改变了对他的态度。

    韩蔓忘了一些事情,然后对他的感情也渐渐地变得真挚起来。让牧野失控的从来都不是牧原,而是他真的能够感觉到韩蔓对他的感情,他就没有办法再压抑住自己的感情。

    可是牧野也会害怕,就像韩蔓突然间忘记什么一样。如果她又突然间想起的话,到那个时候他们之间要怎么办呢?

    牧野歪头将下把轻轻搁在韩蔓的额头上,他在想,无论韩蔓变成什么样,他都不会放手的。

    牧野也闭上了眼睛,两个人晚饭都没有吃,又睡着了。

    牧野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把鞋给脱掉的,反正等他再醒的时候,身边的韩蔓已经没影了。

    牧野从床上爬起来,听到外面有声音,光着脚下地走出卧室的门一看,就看到韩蔓坐在凳子上在吃东西。

    都是一些在这个世界上比较稀有的东西,熏酱类的还有零食。桌子上还放了两瓶酒,其中一瓶已经被韩蔓喝了大半瓶了。

    不是什么稀罕货,就是超市货架子里摆的那种。

    韩蔓对着牧野招手:“过来呀,我们一起喝点,我想到了一个脱身的绝佳办法。”

    牧野搓了搓头发,回到里屋把自己的鞋穿上,走到了桌子边上坐下。

    但是他这么一坐下,脑子里不受控制地闪过昨晚上就是在这儿,韩蔓是怎么……

    牧野忍不住朝着韩蔓的脚腕看去,果然两只脚上都带着一圈青青的指印。

    牧野耳根子有点热,他十分不适应这种感觉,忍不住皱起了眉。

    韩蔓的脚在凳子下晃来晃去,发现了牧野的视线,把脚抬起来放在牧野的腿上。

    “看看你弄的,老处男就是没轻没重……”

    韩蔓说着,抓起一瓶红酒,仰头咕嘟咕嘟像喝水一样喝,一边喝一边看着牧野。

    牧野低头抓住了韩蔓的脚腕,他伸手搓了搓,韩蔓疼的缩了一下。

    “你干什么,就是你抓的,你以为是文身呀,还搓?”韩蔓笑着,又喝了一大口酒,看着一瓶就要见底儿了。

    弹幕这个时候也发现了韩蔓的两个脚踝都青了,他们忍不住根据这指印开始讨论——

    我真的不想这样(捂脸),但是我真的忍不住好奇,怎么才能弄出这样的手指印。

    你看呗……多的手印都在外侧,应该是从后脚跟抓上去的。

    卧槽真的是……

    我不行了,我已经想象到了姿势——折叠。

    天呀,就这个桌子吧,这桌子韩蔓居然放东西还能吃得进去……

    吃不吃得进去……昨天不都吃进去了。

    楼上不行了,你们快刹车,我要下车。

    ……

    韩蔓看了弹幕又看了看牧野,抬起脚尖点了点牧野的腿。

    “你不饿吗,晚饭可没有了,跟我一块吃点,都是从空间里面拿出来的。”韩蔓说着把自己脖子上的玉佩给拿出来,从头顶摘下来。

    直接递给牧野,对牧野说:“你看这个玉佩,我觉得我们能不能离开这里的关键就是它。”

    牧野把韩蔓快要滑下去的脚,朝着腿上拢了一下。

    一只手按在她的脚腕上,欲盖弥彰地挡住那些青青的指印。一手接过了玉佩,问韩蔓:“这就是钱莺莺的那个空间玉佩吗?”

    牧野是见过钱莺莺那个玉佩的,但是在脖子上挂着的东西,韩蔓知道牧野绝对不会仔细去盯着看的。

    所以韩蔓撒谎毫不脸红,“对呀,看着也没有什么特别,是不是?”

    牧野点头。何止是不怎么样,简直就是一文不值。牧野虽然并不怎么接触玉器,但是他以前有两个玉石的袖扣。

    不仅如此,他们家阿姨戴的那个吊坠,看上去都比这个玉佩值钱。

    韩蔓把玉佩拿回来,就放在桌上。把桌子上的东西朝着牧野推了推,“先吃东西,等会我慢慢跟你说。”

    牧野一手扶着韩蔓的脚腕,并没有动桌上的东西,他只是看着韩蔓喝酒。

    一瓶红酒下去,第二瓶打开了,这一会儿的工夫也喝了三分之一了。

    可是韩蔓的脸看上去不红不白,简直像喝水一样。

    韩蔓一看牧野的表情,就知道牧野在想什么。

    反正两个人什么都干了,现在空间的恨意值也只剩下半颗星,韩蔓索性坦白道:“别看了,我喝酒并不会醉。”

    韩蔓说着敲了敲瓶子,“别说是这种红得像葡萄汁一样的酒,这就是两瓶白的,我也不会醉。”

    “当年骑你腿上亲你,就是故意的,不是撒酒疯,牧原应该已经告诉你了吧?”

    韩蔓说:“谁让你那天晚上一出现,整个party上的男的全都黯然失色呢。”

    牧野表情有些冷,他问韩蔓:“那你为什么还跟牧原在一起?”

    虽然牧野知道韩蔓为什么会那么做,还是忍不住问:“既然一开始看到的是我,为什么去找牧原?”

    “我够不到你啊,”韩蔓说:“牧氏企业继承人,你们家企业整天上电视。我小时候就喝你们家奶粉,用你们家尿布长大的。”

    韩蔓说:“我那个时候在那个休息室里堵到你,你知道我费了多大劲吗?”

    “你为什么不试试?”牧野看着她说:“你不试试,你怎么知道……”

    他没有说下去,只是一双眼睛黑幽幽地看着韩蔓。

    韩蔓举起双手投降,说道:“行了祖宗,几百年前的醋就不要吃了,好吧?”

    韩蔓说着笑起来:“这不是世界末日吗,我够不到,老天爷就把你从神坛上踹下来。”

    韩蔓说着,隔着桌子抓住了牧野的手腕,“现在我够到你了,你看老天爷多爱我?”

    弹幕听了这种说法,一个一个都直呼可惜。有人在刷——如果世界没有末日,当时韩蔓真的尝试一下,说不定两个人就能好好的在一起了。

    但是牧野虽然问出那种问题,也知道那种假设是不成立的。

    他当时根本分不出任何的精力谈情说爱。韩蔓无论多么特殊,也没有办法把他投入到家族企业当中的精力给拉出来。

    尤其是当时的韩蔓劣迹斑斑,牧野只要查一查就再也不会理她。

    牧野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他一点也不好奇韩蔓到底有多少男人,他也不好奇牧原跟韩蔓之前怎么纠缠。

    对于牧野来说,在意的是韩蔓的今后,会不会抓住他之后,再试图去抓别人。

    牧野不会允许的。

    他跟韩蔓之间的关系从来都是“你死我活”。

    如果从今往后韩蔓真的敢去纠缠别人,牧野就算再舍不得,也会拉着她一块“死”。

    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和韩蔓的某些观念真的一模一样。

    “不是说想到办法能够脱身吗?”牧野转移话题说:“说来听听。”

    韩蔓要把脚给收回来坐直,毕竟谈正经事情的时候她是不会乱撩人的,结果牧野抓着她的脚腕不放。

    韩蔓就只好把另一只脚也放在牧野的腿上,然后坐直,说:“秘诀就在这玉佩上面。”

    韩蔓说着,从自己穿着的睡衣兜里面,抓出了一把玉佩,都是之前找地图的时候在景区收起来的。

    韩蔓当然没有那个时候就已经预见到现在,她只是习惯性地收起来而已。

    “今天晚上我小队的人去吃饭的时候,褚毅说话很有意思。”

    韩蔓说:“那个出卖牧原的人叫卞五,卞五不光跟褚毅说了我们落脚的地方,他当时还说了我们的队伍里头有火箭/炮。”

    “褚毅找到我们的那个时候,我把火箭/炮收进了空间。”韩蔓说:“他并没有找到火箭/炮,已经生出了怀疑。”

    “而那个卞五不光说了这个,他还说我们搜集物资非常奇怪,速度快的不可思议,简直一眨眼的功夫。”

    “昨天吃饭的时候,褚毅试图对简香菱套话,他猜不到我们特殊在哪里,但是他一直都在怀疑。”

    韩蔓说着点了点桌子上面的玉佩,点的不是那一个单个的,而是点她后掏出来的那一大堆。

    “我们就用这个东西,打消褚毅的疑虑,他不是想要吗?那就给他呀,”

    韩蔓说:“如果有了一个万能空间的话,他对于我们留不留下就没有那么强烈地渴望了。”

    牧野沉默了片刻说:“你想骗他这个空间里面什么都有?”

    “当然不是我骗了,这就要交给小队的队员无意间把消息放出去。”韩蔓说:“而在此之前,我们要先答应褚毅留下来。”

    “我们要让褚毅自己想办法从我们手里拿玉佩。”

    韩蔓一拍巴掌,手指在牧野的手背上绕来绕去,痒得牧野的手背青筋都鼓起来了。

    韩蔓抬起眼,笑意盈盈地看着牧野:“到时候我们就算是要走,那也是被抢了东西之后,名正言顺被伤透了心,对不对?”

    “如果他拿到玉佩,发现并没有那么多的作用,疯狗一样乱咬人怎么办?”牧野忍无可忍,抓住韩蔓的手,把她做乱的手包在自己的掌心。

    韩蔓抽了一下没有抽动,现在双脚和一只手都被牧野给制住了。

    她啧了一声,说:“空间玉佩想要激活,哪有那么容易?他不伤筋动骨,怎么能成功?”

    韩蔓说完之后还对着牧野眨了眨眼,勾搭他的意味十分的明显。

    外面的天色已经彻底黑了,屋外的走廊也是一片寂静,小雪还在随着冷风飘着,确实需要做一点暖身子的事情来打发时间。

    只不过牧野虽然招架不住,却并没有什么动作,任凭着自己血液在沸腾。

    他看着韩蔓沾着酒液和油光的嘴唇,一副不动如山的模样。

    “你不会才一晚上就不行了吧?”韩蔓将唯一一只自由的手撑在桌子上,拖着自己的下巴,眼中水光粼粼,对着牧野笑得唇红齿白。

    “你如果喂不饱我,就别怪我出去打野……”

    牧野突然间站起来,他走到韩蔓的身边,直接把她从桌边抱了起来。

    韩蔓双手圈住了他的脖子,头枕在了牧野的肩膀上,这才感觉到牧野的呼吸和心跳早就已经不正常了。

    韩蔓也跟着不正常起来,卧室里面并没有开灯,两个人一起摔在床上。

    牧野整个人笼罩着她,把鞋子蹬掉地上,双手都没入了韩蔓的头发当中。

    他揪得韩蔓都有一点疼,被迫顺着他的力道扬起了头,牧野深呼吸了一口气,脊背微微弓起,埋头亲吻韩蔓扬起的脖颈。

    小雪伴着寒风翩翩起舞,夜色伴着摇晃的灯光令人沉醉。

    不过这一晚上并没有如韩蔓想象得那么完美,因为孔微半夜的时候开始阵痛,折腾得挺厉害的,一直在叫。

    韩蔓极不情愿地爬起来穿衣服,两个人都是意犹未尽。牧野摸了摸韩蔓的脑袋,难得说了一句:“先去看看,等晚点……”等晚点再来。

    牧野说了一半顿住,韩蔓心领神会笑弯了腰。

    韩蔓抱住了牧野的腰,把自己挂在他的身后,吭吭唧唧的。韩蔓很会撒娇的,只不过之前牧野不让她对着自己撒娇。

    现在牧野完全接受了她,被她这副样子弄得后背和腰都麻了,而且还有朝着头皮上扩散的趋势。

    不过牧野是非常能装的,装镇定是他写在骨子里的基因。

    人模人样地装着无动于衷,实际上扣衣服扣子的手有点不好使,一个扣子扣了好几次了。

    两个人磨磨蹭蹭地从屋子里面出来,两个小队里面的男士大部分都站在走廊里。

    牧原虽然被揍得挺严重的,但是到底都是皮外伤,没有伤筋动骨。一听到孔微那么痛苦,从床上爬起来,一直在陪着她,抓着她的手安慰。

    张书慧和毛琳还有简香菱,全部都在屋子里头,韩蔓也直接进去了。

    简香菱算是比较有经验的,毕竟她之前所在的那个基地,生孩子是很常见的事情。简香菱甚至接生过胎位不正的婴儿。

    韩蔓进去了之后,她已经把袖子全都挽了起来,洗手消毒,对牧原说:“你先让开,我给她检查一下宫口开了几指,大致可以估计她什么时候会生。”

    “基地里没有大夫吗?”韩蔓当然很相信简香菱,但是这种情况如果有专业的就更好了。

    张书慧回答道:“没有太专业的产科大夫,只有一个骨科大夫,是个老大爷,褚毅的人已经去请了。”

    韩蔓点了点头,拍了拍牧原的肩膀说:“别太紧张,你的情绪也会传染给产妇,她的预产期这么准。而且这个时候孩子吸收不好营养不会太大的,放心。”

    牧原现在谁说话他都当成金科玉律,已经完全慌神了。

    几个女孩子把他给请出去,因为孔微受他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不过韩蔓在把牧原给请出去的时候,牧野拉着韩蔓到一边。

    他对韩蔓说:“我要出一趟基地,这边你们照顾着,我就带周清和申文瑞两个人。”

    韩蔓非常诧异,“你这个时候出基地干什么?外面还下着小雪呢,很冷的,褚毅让你去的?”

    牧野摇头:“不是,我现在就去跟褚毅说。”

    韩蔓挑着眉看他,表情询问。

    牧野抿了抿嘴唇,小声对她说:“我去给你找药。”

    “给我找药?”韩蔓疑惑不解。

    突然间传来一声孔微比较凄厉的声音,连她那副好嗓子都盖不住痛苦。

    牧野整个人都紧绷了一下,韩蔓瞬间就明白了他说找药是什么意思。

    弹幕本来是不明白的。但是他们听韩蔓问牧野:“你现在想起来是不是有点晚了?搞在里面的时候我看你不是挺痛快的…”

    牧野表情僵死,但是片刻之后他说:“还来得及,没到七十二小时。”

    “你知道的还挺多?你怎么知道紧急避孕药有七十二小时的?”韩蔓故意问:“你不会以前有过经验吧?”

    “胡说什么。”牧野凑近韩蔓一些,说道:“你小声点……我旗下分公司里做过这种广告。”

    “反正我出去给你找,”牧野说:“七十二小时肯定回来。”

    他说着还真的要去,弹幕现在都明白了他是要出去找紧急避孕药。

    韩蔓忍不住笑出了声,弹幕也全都跟着哈哈哈笑成了一片。

    “不想要孩子吗?”韩蔓问牧野。

    这个时候孔微又传出了一声叫声,牧野又紧绷了一下。甚至拉着韩蔓退了一步。

    他看着孔微房间的方向,表情像是在看着什么龙潭虎穴。

    他说:“不要,我没有家业要给他继承。”

    韩蔓看着他这一副慌张的样子,心里泛起了一阵甜蜜。

    敲了一下牧野的胸膛,韩蔓说:“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有些话你直接说出来我会非常非常高兴。”

    她看着牧野,此刻眼中是毫不作假的脉脉含情。

    牧野抬手掐了一下眉心。

    之后轻轻吸了一口气,偏头看着孔微的房间说:“我不想让你落到那种地步。”

    弹幕全在刷:你们看啊,头一天的小女婿他就知道疼老婆!注1

    韩蔓抿着嘴唇笑,凑近牧野,在他的侧脸上吧唧亲了一口,动静还挺大的。

    然后快速说:“放心吧药我已经吃完了,早就准备好了。”韩蔓怎么可能让自己落到那种地步?

    韩蔓说完转身就走,牧野却在韩蔓这一句“早就准备好了”之中,半晌没能回过神。

    早就准备好了药,是准备和他……

    牧野走到窗边上,推开了走廊的窗户。狠狠吸了一口外面裹着小雪的冷风,才把胸腔里面又要烧起来的火给吹灭。

    真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