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人设马甲不能崩 > 正文 第107章 第 107 章
    童磨的居山晴树ptsd发作, 没等他看过来就不知道溜去哪里了,恨不得能离这里有多远就离这里有多远。

    宇髓天元看见全鬼杀队找了五六年的人现在也没有心情继续待下去了,直接打包着剧组的武指跑了。

    两个主演一个比一个跑得快, 这戏是拍不下去了, 还好今晚后面已经没什么需要他们出境的戏份, 不然这两个前一秒溜掉的人下一秒还得捏着鼻子回来。

    海王·宇髓天元的老婆之一雏鹤, 任劳任怨的开始熟练的给剧组打电话请假,顺便把富冈义勇的假也请了。

    事实上请假之后对于整个剧组接下来拍摄行程影响最大的还是富冈义勇。

    童磨和宇髓天元两个人不需要他的武术指导不代表别人不需要, 除了他们两个拍打戏恨不得真打把对方头拧下来的, 其他人的动作设计都要靠富冈义勇来处理。

    虚假的剧组灵魂人物:童磨, 宇髓天元两个主演。

    真正的剧组灵魂人物:富冈义勇。

    根本不用设计打斗动作的富冈义勇在没有其他人打戏的时候宛如站在教室后窗的教导主任,抱臂冷脸站在监视器旁边的时候, 导演都会恍惚产生我是不是下一秒要被抓了的错觉。

    简直堪称冷面魔王。

    剧组一众其他演员一度十分不能理解,高傲自恋把华丽当口头禅的宇髓天元为什么能和富冈义勇这种眼睛比天高觉得自己超脱世外的天才剑士关系不错。

    总不能因为他们都很自恋吧?

    偶尔上网会看见这些猜测的雏鹤:……

    不,不是因为这个。

    活到十几岁忽然被宇髓天元找上门还说自己是他老婆之一的时候, 和她一起长大的姐妹莳绪差点把他头打掉。

    接着第二天双双恢复记忆的两个人就呆了。

    原来那些曾经在网上看见的人居然是离他们那么近,甚至是熟人的吗?

    还有,打错人了。

    怪不得宇髓天元不还手。

    将自己三个老婆看的最重的音柱掐着她们接触到鬼的时间点来接恢复记忆的老婆, 却被无辜骂了一顿,音柱:……

    就很突然。

    不过他对于老婆……们无限包容温柔细腻,对于外人就不是这样了。

    在别人面前的宇髓天元一直是高傲自恋的代言人, 甚至还以为说漏嘴自称“祭奠之神”被贴上过中二病的标签。

    谁敢信宇髓天元接这个戏就是因为可以在镜头面前暴打童磨。

    开拍没过三天, 全世界都知道他和童磨不和了。

    “天元大人,”在电话接通的间隙里看着宇髓天元恨不得普查户口追溯居山晴树这辈子的祖宗十八代,雏鹤只好无奈的制止他, “你告诉主公了吗?”

    宇髓天元:!

    居山晴树:“噗。”

    “咳……咳咳, ”顶着三个人同时看过来的疑惑眼神, 居山晴树正了正脸色,“我就是想起来一个和你同名的人。”

    咒术界那边还有一个天元大人来着。

    在刚刚雏鹤叫宇髓天元的时候,居山晴树一个没注意就呛住了。

    实在很难把咒术界那个天元大人和宇髓天元联系起来。

    “是你这一世新认识的人吗?”宇髓天元随口接道,“那以后有机会了说不定我们还能碰见。”

    “倒是你,”他语气谴责,“怎么可以这么久不来找我们!也太不华丽了!”

    居山晴树:“……这种华丽没什么必要吧?”

    宇髓天元:“五六年前大家齐了之后就发现你居然不在!”

    居山晴树:“……很高兴你们人都齐了才发现我不在。”

    “连几个月前炭治郎那个小鬼都坐电车来东京找富冈义勇了!”宇髓天元控诉。

    居山晴树:“什么他们居然不是东京人?”

    宇髓天元一口气没上来:“他是鬼杀队选拔上来的,怎么可能是东京人?”

    他注意力到底在什么奇怪的方向啊?”

    “是哦,”居山晴树反客为主,“那你快反思一下为什么他去找富冈义勇不去找你。”

    宇髓天元:???

    这也能反客为主是他没想到的。

    “炭治郎是水呼门下,恢复记忆第一反应肯定是去找富冈义勇,”他嘴角抽搐,“再者说九柱里面唯一一个想找到就能找到的,也就只有道场地址谷歌上就能查到的水柱了吧?”

    毕竟自从富冈义勇靠着那张脸出名后,鳞泷左近次的道场地址就被搜烂了,无数冲着他脸来的学员们差点踏破剑道馆的门槛。

    “所以他们找到了吗?”居山晴树好奇。

    “没有。”沉默了半天的富冈义勇终于开口回答道。

    “他们去的时候我在打比赛,”他僵着一张脸陈述,“道场里只有锖兔在。”

    居山晴树:“所以你心里不平衡了?”

    明明小师弟第一反应是来找自己,结果最先见到锖兔什么的。

    富冈义勇:“我没有。”

    居山晴树确信:“你就是心里不平衡了。”

    而且指不定现在炭治郎还不知道富冈义勇居然会为了这种事情耿耿于怀。

    炭治郎还真不知道。

    他跟弥豆子现在还在上国高,恢复记忆的时候两个人都在课堂上,当天下午就紧急坐电车照着谷歌上的地址找了过去。

    结果到了之后只看见了锖兔,两个翘课来找师兄的人在等到了鳞泷左近次之后终于先回去上学了。,现在保持着每周周末来一次的频率来道场练习。

    得知信息第一时间翘了比赛赶回来发现师弟早走了的富冈义勇:……

    很难不介意.jpg

    看着居山晴树才回来没几分钟就把他和水柱怼了个遍的宇髓天元:他就知道之前在外面哭的梨花带雨的居山晴树也不过是在演而已。

    这昙花一现的限定皮肤。

    不过……

    “欢迎回来,”宇髓天元忽然说道,“这下大家就可以华丽的集齐了!”

    居山晴树:“……也还好吧,到底华丽在哪里啊?”

    “对了,先告诉主公一声。”宇髓天元忽然想起来什么,从雏鹤手中接过来手机当即就打了一个视频通话过去。

    “怎么这个点打电话来?”屏幕上出现的女生问道,“这几天在试新药,主公刚刚睡下。”

    “听说前几天无惨又进医院了,”女生声音温温柔柔,“要不是我早辞职了,真想过去给他下毒药。”

    “咦?”居山晴树凑过去一张脸,“不是小忍啊?”

    他还以为会是蝴蝶忍。

    像他这这种拿着刀就是莽的剑士最怕的就是蝴蝶忍或者与谢也这种暴力奶妈。

    有一次他不小心中了血鬼术又被砍了两刀深可见骨的伤痕,还没等带伤跑路就被蝴蝶忍抓去硬生生躺了三个月的床板。

    多动症·打架爱好者·居山晴树:放我出去——

    不过屏幕上出现的这个女生和蝴蝶忍长的倒是很像。

    “是她姐姐,”富冈义勇看都没看屏幕就知道对面出现的是谁了,“是蝴蝶香奈惠。”

    作为体术不佳专精医术的两姐妹,和其他柱不同,医学生在读的姐妹二人恢复记忆之后就迅速加入了主公的病情研究中,现在正在新药物试用期。

    “你认识小忍呀?”蝴蝶香奈惠差点被人认错也不生气,“我是她姐姐,你是后面进了鬼杀队的新人吧?”

    听起来像是在他进队之前就已经牺牲的剑士。

    “这个点急匆匆打电话来,是又有新的剑士恢复记忆了吧?”蝴蝶香奈惠一边整理桌上的药物材料一边猜测道。

    看起来跟宇髓天元他们很熟的样子

    “是居山晴树,”音柱十分大大咧咧的一把揽住了居山晴树的肩膀,“就是我们找了最久的那个。”

    “诶?”蝴蝶香奈惠这才放下手中的一堆瓶瓶罐罐,认真看向屏幕,“就是那个……”

    蝴蝶香奈惠卡壳了。

    屏幕那端的长发美少年纯良的眨了眨眼睛,精致脆弱的睫毛在车内昏暗灯光的照射下跳跃的投下剪影。

    蝴蝶香奈惠:她好难把屏幕对面的长发美少年和这些人口中的居山晴树联系起来啊……

    长成这样也会满嘴跑火车,一言不合就打架,一人一刀拆了无限城顺便和无惨同归于尽的吗!

    这些人对居山晴树的形容一度让她觉得这个没有见过的神秘队员是施瓦辛格!

    现在让他怎么把施瓦辛格和这种形象联系起来……

    “就……就是那个很厉害的队员啊。”蝴蝶香奈惠紧急改口。

    “原来他们是这么形容我的吗?”

    看着屏幕那边长发美少年感动的眼神,蝴蝶香奈惠昧着良心点了点头。

    别的柱只是告诉她居山晴树是个恨不得上天的打架狂热爱好者,不是在杀鬼就是在去杀鬼的路上。

    比他武力值更高的是嘴炮值,和他关系最好的富冈义勇跟他相处一段时间后成功从半天憋不出一句话变成了虽然半天憋不出一句话但是一开口就能把人噎死。

    全鬼杀队一度想把他和富冈义勇隔离。

    至于为什么居山晴树关系最好的柱是富冈义勇……

    居山晴树:因为我说什么他都会信。

    蝴蝶忍还曾经告诉过姐姐居山晴树是她最讨厌的那种不遵医嘱的病人——每次见他的时候,他都挂着彩、会浑身伤没好全就出去打架、一场恶战下来换别人路都不能走的伤势,在他这还能兴致勃勃跃跃欲试准备溜走逃避治疗。

    这作风几乎都要让她怀疑是不是居山晴树教富冈义勇说话,富冈义勇教居山晴树躲她。

    蝴蝶忍:硬了,拳头硬了。

    “对了,”居山晴树看着窗外忽然想起来,“在这里停一下。”

    “怎么了?”雏鹤莫名其妙。

    “我刚刚去找你们的时候身上没带钱就赊账了,”居山晴树晃了晃手里的水瓶,拉开车门,“有现金吗?我去还钱。”

    雏鹤纠结的找了一圈:“我们现在都是移动支付了。”

    他们都没有带现金。

    “你没手机吗?”宇髓天元随口问道。

    “没。”居山晴树语气诚恳。

    宇髓天元:???

    “你在找到我们之前是山顶洞人吗?”

    既没有手机也不知道网络新闻,他是深山老林里十年才能出来一个的隐世家族继承人吗!

    也不是没可能……?

    毕竟他们以前对居山晴树的过去一无所知,现在找他找了五六年最后还是他自己找来的。

    居山晴树无辜的摇头。

    宇髓天元:“……算了你要不让雏鹤一起陪你?”

    他和富冈义勇都有会被人认出来的风险。

    雏鹤眨了眨眼睛,拉开车门先下去。

    便利店内的女生没想到他这么早就又折回来了。

    在雏鹤付款的间隙内,她鬼鬼祟祟拉住了居山晴树。

    “这个是你吧?”女生掏出手机,指着上面一张照片问道。

    居山晴树低头看了看,这不就是刚才他在底下的时候跟宇髓天元还有富冈义勇站在一起的照片吗?

    现在的八卦新闻已经这么快了吗现在才过去几分钟啊!

    他心情复杂的点了点头。

    女生脸上担忧之色更浓。

    于是雏鹤付完款后准备和居山晴树一起回去,就听见了便利店收银员的声音——

    “你不要被宇髓天元骗了!他是圈内有名脚踩三条船的渣男!”

    雏鹤:啊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