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 02

    “请享用。”

    考虑到时间的关系, 天河朝生专门为夏油杰制作了一份单人火锅,所使用的食材夏油杰也看见了,都是各种各样的诅咒。

    从天河朝生动手开始,夏油杰脸上就一直维持着人设崩塌的“目瞪口呆”的表情, 等到天河朝生处理好了各种食材, 锅也热了, 浓郁的香味飘了出来,夏油杰也没有办法很好的控制自己的表情。

    不是他不想控制, 而是……

    真的太震惊了。

    有生之年头一遭,夏油杰看见有人用诅咒给他做饭吃。

    夏油杰吃过诅咒, 也吃过饭, 但从来没有吃过用诅咒做的饭。

    这个剧情的发展是不是太过离谱了一点?

    他果然是在做梦吧???

    也只有梦里才会发生这么离谱的事情了。

    不论是那些指着他破口大骂说他是个学渣,什么都不懂的诅咒, 还是眼前这顿……用诅咒做成的火锅。

    “如果想吃辣一点的可以刷这边的红锅,如果想吃清淡一点的可以刷这边的白锅。”

    看夏油杰半天没有动作的天河朝生非常仔细的为夏油杰介绍,就连调料都准备了好几份。

    大受震撼的夏油杰:“……”

    “请不用客气,快点吃吧。”

    面对天河朝生的笑容, 夏油杰:“……”

    夏油杰最终还是动了筷子。

    在跟天河朝生回来的这一路上,他们两人聊了不少。

    夏油杰大概知道了现在的情况——虽然从天河朝生处听到的那些东西,依旧让他感觉整个人发懵,大脑完全没有办法很快接受并处理好那些听起来非常离谱的话语。

    天河朝生也对出现在眼前的夏油杰有了一定的认知。

    眼前的夏油杰……

    是来自另外一个平行时空中, 还在咒高里面读二年级的咒术师。

    来到这里之前才刚跟五条悟一起从夜蛾正道的手中接下了跟“星浆体”有关的任务,后来那些过于残酷的事情尚未发生。

    可能是来到这个世界后看见听见的一切对其来说过于“离谱”, 所以现在的夏油杰还处于怀疑自己在做梦的阶段。

    对于那些过去发生的事情, 天河朝生并不是非常清楚。

    那部满是诅咒与咒术师的动漫, 他也只是大概浏览罢了, 原动漫中对夏油杰的描述并不多。他对夏油杰的了解, 更多还是来自于五条悟,包括当年夏油杰成为诅咒师之前发生的那些事情,其实五条悟也没有说得非常具体。

    目前可以确定的是,如果一定要找到一个能够让夏油杰安心并且信任的人,那个人一定是五条悟。

    夏油杰和五条悟……

    他们是挚友啊。

    夏油杰起初动筷子的时候还有些迟疑,但是在将食物放入口中的一瞬间,什么迟疑全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身为式神使,拥有咒灵操术这一能力的夏油杰,操控咒灵的条件是降服后将其化为咒灵球,通过吞咽这一行为,将其吸收进入身体之中。

    这一能力无疑是强大的,但他很少会跟旁人提及吞咽咒灵球时的感受,也就跟五条悟提过罢了。

    那就像是吞咽处理过呕吐排泄物的抹布,真的非常恶心。

    夏油杰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诅咒还能这么……

    好吃!

    真的真的非常非常好吃!!!

    原来不把诅咒化为咒灵球进行吞咽,而是好好烹饪的话,能够这么好吃的吗?!

    这一刻的夏油杰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原本他还觉得这个“梦境”太过于离谱,但在吃到这份食物后,夏油杰由衷的感叹,能够做这一场梦,真的真的太好了!

    光是这一口吃的,就已经足够值得。

    随着进食,夏油杰的酷帅人设再次崩塌,眯着的眼睛都睁大不少,脸上的表情可以用“感动”来形容。

    先前他还在想,为什么天河朝生这个普通人,能够在咒高之中谋职。

    此时此刻他觉得,咒高能够聘请到天河朝生真的太棒了!

    唯一让人感到惋惜的是,这只是一场梦,现实之中并没有天河朝生这个超会做饭,而且还是用诅咒做饭的补课老师。

    啊……根本不想从梦里醒来。

    看着夏油杰能够吃得这么开心,天河朝生的脸上也露出笑来。

    他会专门给夏油杰做这么一顿饭,就是因为五条悟当初在吃他用诅咒做的食物时,提过这么一句话。

    “如果杰能吃到你做的这些食物就好了,他一定很高兴。”

    也只有这么一句而已。

    一刹那间脸上露出回忆与惋惜之色的五条悟,很快就收回了所有外泄的情感,变成了敢在饭桌上跟鱼鱼子抢食的可怕存在。

    天河朝生不知道夏油杰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是……

    天河朝生来到了院子里,给五条悟打了一个电话。

    五条悟接电话的速度一如既往的快,天河朝生能够听见电话那头狂风吹拂的声音,也不知道五条悟又跑到了什么奇怪的地方去。

    不过他并不关心这些,只是道:“悟,我这里有一个人,你一定很想见见他。”

    电话那头的五条悟原本略显懒散的声音,明显提起了精神:“哦?我一定会想见的人?”

    “是的,”天河朝生看向房间里正在大快朵颐的夏油杰,“如果你想见他的话,要快点才行哦,因为……他可能停留的时间并不会很长。”

    “是谁啊?你还没说呢。”五条悟想了想,想不出来自己一定会想见谁。

    “夏油杰。”

    天河朝生说出这三个字的一瞬间,还以为电话坏了。

    因为电话那头的风声一瞬间消失了,同时消失的还有五条悟的声音。

    隔了一会,他才听见五条悟明显认真起来的声音,这种严肃而又认真的声音,自从与五条悟相识以来,天河朝生从未听到过。

    “你是认真的?”

    “是的,他现在就在我的家里。”天河朝生弯起唇角,“我给他做了一顿火锅,他看起来吃的很开心。”

    电话被挂断,天河朝生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再抬头就看见了突然出现在身旁的五条悟。

    五条悟揭开了眼罩,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屋子里的夏油杰,他的手中还拿着尚未装进口袋里的手机。

    天河朝生:“……”

    不论何时看见五条悟展现这种犹如瞬移的能力,都让人感觉非常震惊呢。

    五条悟看了天河朝生一眼,天河朝生竟然从那双眼睛里读出了不可置信、局促不安、激动而又迟疑的情绪,但这些情绪被隐藏的很好,很快就被五条悟藏了起来,余下只有深不见底的安静与沉默。

    天河朝生想了想,再次跟五条悟强调,“他现在是刚刚接下了星浆体任务,尚未开始执行的夏油杰,还在念咒高二年级,随时都有可能会离开这里,所以……不论你想说什么、做什么,都要快一点才行。”

    五条悟微微颔首,深吸一口气,然后朝着屋子里正在吃饭的夏油杰迈开了长腿。

    “悟!!!”

    屋子里正在心无旁骛、埋头干饭的夏油杰发出一阵咬牙切齿的声音,“我就知道是你这个家伙!”

    成功抢食的五条悟嘿嘿笑着,“果然好吃啊。”

    “要来打一架吗?!”

    “你不吃我就先吃啦。”五条悟的手中已经拿起了筷子。

    夏油杰:“……”

    夏油杰暂时放弃了要跟五条悟打一架的想法,进入了跟五条悟抢食的状态。

    明明这两人之间相隔了许多“时间”,甚至是“空间”,五条悟平日里看着也不是正经的样子,但是……

    当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天河朝生却觉得,眼前的五条悟是不一样的。

    五条悟曾说过,夏油杰是他唯一的朋友。

    而在提到夏油杰的时候,五条悟脸上的笑容,总是与平日里的嬉笑,并不相同。

    至于夏油杰……

    即使是在令一个世界,当五条悟出现的时候,天河朝生也能感觉到,那种无条件的信赖,还有终于安心不少的感觉。

    真好啊。

    不管眼前的夏油杰到底来自哪里,但是眼前的画面……

    真好啊。

    花花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天河朝生的身边,伸手拍了拍天河朝生的鞋子。

    天河朝生低头看它,见花花子对他伸出两条小胳膊,做出要抱抱的姿势。

    天河朝生失笑,将花花子抱了起来,用面颊和开心的花花子贴贴。

    真好啊……

    另一处,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校。

    穿着校服,戴着墨镜,看起来有那么点吊儿郎当的咒高二年级五条悟,站在熟悉又略微有些陌生的学校里,陷入了怀疑人生的状态。

    众所周知……

    好吧,是咒高里的人都知道,咒高之中如果出现了未曾登记的诅咒,会触发警报。

    即使是被他的好朋友夏油杰操控的咒灵,若是在咒高里放出来,也会触发。

    这一点他非常清楚,因为每次夏油杰跟他打起来,咒灵一放警报就响,这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

    可是……

    谁能告诉他……

    为什么……

    他会在咒高里看见满地乱跑的诅咒???

    不不不,准确来说,是一大群在咒高中自由活动的诅咒?而且这群诅咒还特别有纪律的样子?

    看起来就像是……普通的学生?

    ——如果忽略诅咒们的身份的话。

    它们竟然还会围在一起看书写作业???

    这是诅咒吗?!

    这根本就不是诅咒吧?

    还是说所有的诅咒都疯了?

    他是在做梦吗?

    说来他记得自己不久前才跟夏油杰接下了“星浆体”的任务,然后就在教室里面不小心睡着了?

    再睁开眼睛就是在东京郊区。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可是花费了一些时间自己走回来的,还在边走边思考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他会从教室里跑到外面去?

    结果刚进学校就看见这么刺激的一幕。

    因为这群诅咒们看起来太过“异常”,以至于五条悟都没有立刻动手将它们祓除。

    就在五条悟整个人都懵逼的时候,有诅咒发现了他。

    这个发现他的诅咒瞪大了两只充满求知欲的眼睛,拿着手里苦思冥想许久都做不出来的题目就朝着五条悟冲了过来。

    经过一年多“诅咒与咒术师合作共赢”计划的推广,不论是诅咒还是咒术师们,在思想和行为上都发生了不少转变。

    起码现在不少诅咒都没一开始那么怕五条悟了。

    遇到不会的题目,也会主动去找五条悟解答。

    毕竟能够解答它们问题的“老师”,并不能够时刻都在咒高里找到呢,大家都很忙啊。

    眼前这个诅咒看见了五条悟,就准备把自己囤起来不会的问题,全都给问一遍。

    有了第一个诅咒发现五条悟,就有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看着这群双眼放光,手里抱着各种书籍和试卷朝自己冲过来的五条悟,脑门上的问号已经多到快要掉下来了:“……???”

    这……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群诅咒到底想要对他做什么?

    为什么没有杀气?

    它们为什么手里拿着书和试卷还有纸笔吵自己跑?

    他到底要不要动手将这群诅咒祓除?

    直到被诅咒们拿着各种问题包围,五条悟都还没有决定好要不要干掉这群诅咒。

    等到诅咒们将题目塞到他的手中,用充满求知欲的眼神等待他的解答,五条悟:“……”

    五条悟看着手里一大堆各种各样的题目:“……”

    这TMD到底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