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第一战场分析师! > 正文 第93章 日常(反生物链可能是格斗机器人...)
    日常(反生物链可能是格斗机器人...)

    ##102-放假

    看着一群群谈笑风生的青年从身边走过, 乘风竟有种久别重逢的感触。失眠后的困意也随着街道上无处不在的朝气驱散了不少。

    陌生了。

    乘风唏嘘。

    一个多月不见而已,联大居然又换了一个皮肤。

    刚过完年的那段时间,校区各处都挂着喜庆的红布, 食堂及大型建筑的门口也应景地布置了灯笼。

    现在这些都撤了。红布换成了红底黄字的横幅,灯笼变成了广告牌, 两侧的绿化也换成了某种顶端红艳底部翠绿的景观植株。

    乍一眼看去, 整体色调绿了不少。

    乘风细看一遍, 才发现基地的训练教官有件事说的没错,联大的校领导是真的很自恋,喜欢将自己的校标印满大街小巷。

    比如食堂门口那个年代久远的艺术人偶, 两只手都被摸得上浆了,朝上的手心里还可以看见清晰板正的“联盟大学”四个字。

    她以前怎么就没发现?

    陈华岳等几位学长在一旁帮女生提行李。乘风跟沈澹的装备不多,背上自己的包就乐颠颠地跑了。

    路过食堂门口时,乘风进去打包了午饭, 圆了自己昨晚的大餐梦。拿着三层大饭盒从小台阶上下来,就听见有人在身后喊她的名字。

    不过对方喊的既不是乘风, 也不是叶归程, 而是个不明所以的“乘姐”。

    乘风老半天没反应过来,觉得那扯着的嗓门有点熟悉, 回过头一看, 才发现原来是宋徵。

    虽然两人不是同一个专业, 但入校后连续合作过几次。

    而且宋徵的社交能力似乎天生自带满级,短时间凭借自己的努力,将他在乘风那里的标签从“一号青年”升级到了“有名有姓”, 是个很了不起的人物。

    现在应该是同届的学生里让乘风印象最深刻的单兵了。

    乘风无语地道:“我不姓乘, 同学。”

    “这不是怕你听不见吗?”宋徵满脸喜极而泣的夸张表情,“姐你终于回来了, 我差点以为你失踪了。有那么长的时间不见踪影,你们技术岗位也太神秘了!”

    乘风点头:“是的,出去集训了下。”

    “集训?哪里的集训?”

    宋徵根本不需要人搭腔,下一秒就无比羡慕地道,“哇,太厉害了吧,大一就能参加高规格的集训。”

    乘风:“……”

    她有点怀疑这人的脑子里安了个鼠标,不停在点下一步,可以直接跳过中间的剧情。

    沈澹困得不行,哈欠打得老长,见他们唠嗑短时间内结束不了,挥挥手表示自己先走了。

    “你不在的日子里,咱们单兵系的生活太凄惨了!教官帮忙约着跟外面的人打了两场模拟赛,结果给我们输得底裤都不剩,整天挨训。模拟战好难啊姐!”

    宋徵刚做出哭丧的表情,跳跃的思维又想到了件高兴的事,一秒切换过去,眉飞色舞地道:“前两天有两所高中的学生来联大参观,我负责帮忙招待了下,他们看起来都好菜。哈哈太好了,我马上就要做学长了,再也不是鄙视链底端的人!”

    他又哭又笑的,仿佛完全是两个人。乘风看得瞠目结舌,有点儿能猜测到他在这段时间里经历了许多丧三观的事,否则学不到联大祖传的变脸精髓。听他又叫了两声,才回神地附和了两句:“是啊是啊。”

    沉默片刻,宋徵:“哈哈!”

    日常(反生物链可能是格斗机器人...)

    这两声干笑出现的时机实在是太奇怪了,宋徵差点没崩住。他扭捏了会儿,小心地问:“姐,你能不能帮我们做个数据分析啊?不用很详细,大致说说重点就可以。”

    乘风倒是没什么问题,点头说:“有时间的话。”

    宋徵遗憾道:“我们现在还没什么钱……”

    乘风面无表情。

    宋徵不好意思地道:“顶多只能请你出去吃几顿饭……”

    乘风的五官瞬间鲜活起来,用力点头道:“我随时可以!”

    宋徵兴奋地红了脸,不惜打包出卖自己跟战友的灵魂,叫嚷着说:“谢谢姐姐!我们未来三年都是姐姐忠实的小弟!姐姐集训辛苦了,我来给你拎包!”

    他说着就冲上来殷勤地要接乘风的行李。

    乘风拒绝不了他,反正离宿舍只有几十米的路了,就随他去。

    宋徵一溜烟地跑到传说中已经快成为联大风景点的宿舍楼前。

    乘风走过去,仰起头,果然看见了那只蹲在小阳台上朝远处展望的猫头鹰。

    眼神很冰冷……毛太久不清洁都快变灰了。

    乘风大感震惊。

    这智能机器人是怎么回事?都不会拾掇自己吗?当初给它治秃的时候,那个销售经理明明说原厂羽毛可以防尘。

    乘风接过包三两步爬上楼梯,推开宿舍大门。

    两个室友暂时不在,沈澹在自己屋里睡觉,隔着门板能听到轻微的呼噜声。

    乘风刚准备上前解锁,门先一步被打开。小机器人甩动着羽毛,姿态高冷地从里面走出来,仰起头盯着她。

    这次没有说惯例的欢迎的话,看来非常心虚。

    乘风单手掐着它的后脖颈将它提了起来,发现它身上的羽毛果然变得很脏,但不全是因为落了灰,更像是在什么污水潭里翻滚了一圈,没有得到及时的清理,导致风干后留下了手感粗糙的物资。

    乘风拎着它全方位地转了一圈,眨眼的瞬间幻听到了金钱流逝的声音。

    不知道脏成这样能不能洗。如果洗不掉岂不是还得换一身毛?

    这只可恶的败家鸟!

    乘风的脸都黑了。

    “你又跑出去跟野猫互挠了吗?”乘风紧紧皱着眉,“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你要学会接受你自己!你现在不行的!”

    小猫头鹰的机械音没有任何起伏,说:“没有。不是。”

    乘风不满:“你骗人!”

    小猫头鹰加大的音量,回复乘风的指责:“没有!不是!”

    乘风凶道:“那你说!”

    这台智能机器人沉默了,还无耻地将自己切换到待机状态以表示逃避。

    它变了!

    乘风放下自己的背包,从房间角落翻出一个棕褐色的布袋子,直接将小猫头鹰丢了进去,准备送它过去清洗。

    从楼梯下去时,乘风还在惆怅,自己跟金钱真的好没有缘分。

    她计算着自己在近段时间里损失的钱,脚步气势汹汹,表情渐趋狰狞。走出宿舍大楼没多远,兜里的光脑开始不停震动。

    乘风本来不想搭理,走了一段又忍不住拿出来扫了一眼,发现信息最前排显示的是项云间。

    向云间:听说你们回学校了?

    乘风停了下来,给他编辑短信。

    叶归程:你真的是用的原来的数据库吗?

    叶归程:我是说

    日常(反生物链可能是格斗机器人...)

    我的朋友,格斗机器人。你没有修改它别的程序吗?

    向云间:是。怎么了?

    叶归程:它看起来变得特别笨。

    乘风很用力地打字,布袋的提手就勒在胳膊上。点完发送后,她移开视线,看见从袋口里探出脑袋的小猫头鹰。

    这坑机器人的鸟又主动从待机状态里出来了,将自己毛茸茸的下巴搁在袋子边缘,装得很无辜的样子。

    乘风与它对视了一会儿,

    向云间:有部分功能无法跟智能机器人兼容吧。你可以自己进行修正。

    叶归程:鸟抓猫是一种天性吗?

    向云间:?

    向云间:猫抓鸟可能是一种天性?

    叶归程:那我懂了,反生物链可能是格斗机器人的天性。算了。天性是改不掉的。

    向云间:……

    向云间:它又去抓猫了?没有吧?我没有听人说。

    乘风举起光脑,对着智能机器人拍了张照。将它这脏乱的样子曝光出去。

    叶归程:【图片】

    向云间:哦。这个好像是因为它下雨天趴窗台,两爪子没扒拉住,被风吹下去了。我记得三月初有个台风途径,风特别大。

    向云间:你可以给它的爪子换个材质,增加一个吸附的功能。

    叶归程:啊……

    乘风又一次跟小猫头鹰对视。

    虽然是误会,但她确实要花很多钱。

    内心几番纠结后,乘风总结道:“都是贫穷的错!”

    小猫头鹰机械点头:“是的。”

    光脑再一次传来提示。

    向云间:【定位】我们正好在商场附近。你现在送它过去洗毛?没其它安排的话可以顺便过来一起吃饭。

    乘风打包了的,正打算拒绝,项云间给她发了张照片。

    十来道菜奢侈地摆了整桌,正中间是一盘还在冒热气的红烧肘子。

    向云间:【图片】这家店的味道还行。想吃再点。

    乘风飞速删除那个“不”字。

    叶归程:好的哥哥。向云间:??

    向云间:嗯。

    ·

    乘风将小猫头鹰带到商场。负责接待的小姐姐检查一遍过后,说问题不大,可以清洗,只是为了保护羽毛的功能,时间或许要比较久。

    乘风松了口气,揉了小猫头鹰一把,刷完卡就往旁边的餐厅跑。

    项云间一行人实在是过于醒目了,哪怕坐在角落,也可以一眼让人看见。

    因为江临夏挑染了个绿色的头。

    乘风暂时不是很清楚绿色头发的深刻涵义,只是觉得这个颜色十分活泼,并且染在江临夏的头上,莫名能凸显出他张扬的气质。再配上原本硬朗的五官,英俊又富有个性。

    就是周围的工作人员以及顾客都在不时往他脑袋上偷瞄,感觉很不一般。

    乘风坐过去,近距离地观赏了下江临夏的新发型,称赞道:“哇……”

    近看更酷,她也有点想拥有。

    项云间发觉她路子要走歪,一顶帽子盖到江临夏的脑袋上,往下一按,顺道遮住对方的脸,说:“别学。”

    严慎坏心肠地道:“不要拦着孩子。让她去追求自由。”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