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第一战场分析师! > 正文 第92章 解散(好了现在全体解散!...)
    解散(好了现在全体解散!...)

    ##101-集训27

    指派士兵为了物资而送死, 是极度影响士气的。看似在短期内可以获得更高的利益,但是会导致人心溃散的指令,往往是得不偿失。

    哪怕罗列出一百个理由, 谁愿意主动去做那个开箱子的人?

    指挥强行指派,哪怕是在军队秩序的维持下顺利进展, 又能承担得了这种近似杀人的压力吗?

    诚然来说陶睿的模型是更接近完善的, 但教官还是希望一个数据分析师能根据自身和队伍的能力来进行安排, 并随着自我能力的不断提升进行修正调整。这样的模型才是有支撑的,而不是悬浮的空中楼阁。

    超纲的知识与过人的天赋,已经开始影响陶睿的正常判断。

    他没有栽过跟头, 不知道模型之外还有许多无法用数据衡量的东西,不知道现实的经验跟恐惧会对决策产生的影响。乘风估计是第一个如此激烈且直白地告诉他错误的人。所以给了他很大的冲击。

    “你们之中,有些人或许会有机会能接触到,有的人或许一辈子都不用了解。”教官说, “我希望你们在开始后悔之前,可以提前明白这个道理。因为这种感觉的悔恨, 一旦出现, 一辈子都消弭不了。”

    技术岗位是残酷的,天赋决定了一半的发展前景。本次集训召集起来的学生, 尤其是陶睿, 他们的水平不管放在哪里都是备受器重的种子选手。众人还是希望他们能够尽快成长起来。

    教官接着道:“当然你们会有很多的机会认识这一点。大三、大四, 以及之后的军区演习,都不会再像以前的全真模拟一样童话。做好心理准备,过家家的游戏已经结束了。”

    基地的训诫已经是很温柔的了, 大四以后上了预备兵, 如果他们还是没能扭正这样的观点,将会面对更残酷且更直白的教训。

    所以几位教官其实不大担心。毕竟再桀骜不驯的人, 多经历几次生死徘徊,多接洽几次烈士家属,就会知道什么叫生命的重量。

    一众学生蔫头耷脑的,终于不再呛声了。

    虽然对待模拟战会习惯性地漠视生命,但大多数人还是会反思。只是对于各种不真实的消逝没有实感,也无法代入。对胜利的渴求总是容易略过这一步的自省。

    教官敛着眉眼,虚虚从那些还带着青稚的脸上扫过。

    灯光还是无法照出所有的表情,一张张线条硬朗的轮廓下隐忍了许多无法表述的情绪。是青年人在迈向成熟的阶段,所拥有的最奢侈的意气。

    “短时间的集训,我们没有办法教会你们很多。有收获,有感悟,就算不虚此行。希望你们能记住所有的挫折,然后成为一个独当一面的人。”专业课教官转过身,指向正前方,“好了,让另外几位教官跟你们说两句。”

    刚才还吊儿郎当、面带嘲笑的几个教官当即站直了身体,一阵面面相觑,彼此用精湛眼技唆使兄弟赶紧上前接过这项嘴炮任务。

    薛教官不负责任地抬脚轻踢,再次推出本次教官组的交际花,让他开头打个样,大家好跟一句“俺也是”

    解散(好了现在全体解散!...)

    。

    周教官无奈出场,沉吟片刻,不大正经地道:“今天的红白阵营战结束之后,本次的集训也将迎来终结。本来不应该在大晚上的说这些的,但是现在说了的话,明天早上我们就能多放半天假,所以还是现在走个流程吧。”

    沉闷的气氛稍稍打破,众人集体发出不满的嘘声。

    周教官竖起一指按住嘴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干什么呢?这么些天的经历了还这么叛逆。教官只是想放个假教官有错吗?你们不知道当兵有多累,简直不是人类应该承受的。”

    学生们笑了出来。

    “你们嘛……这句话我真的是第一次说得这么真情实意——你们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周教官满脸愁苦道,“我上次带的是大三届的单兵,那感觉是怎么样的知道吗?人类的潜能是无穷的。带你们的时候,我觉得我的忍耐是无限的。”

    众人嘿嘿傻笑。

    正聊到一半,送餐机器人到了。

    深蓝色的车头后面拖着个运输箱,靠近的时候,脑袋头的灯光在红白两色之间不停切换,远远的就用幼稚的童音叫道:“吃饭啦吃饭啦!已经热好啦!”

    那蠢笨的样子让乘风瞬间想起了小猫头鹰。

    他们一定是同个产商出品的,都酷爱闪烁这种诡异的光。令人无法理解。

    可惜众人大概是饿过头了,此刻闻着空气里飘来的米香竟然没什么感觉。

    周教官停了话题,催促道:“先领盒饭,边吃边聊。我们也还没吃呢。”

    教官观赛中途是吃了不少零食的,还有饮料搭配,过得十分滋润,只是没有正经吃晚饭。

    众人排队领了盒饭,又重新坐回地上,握着筷子在饭盒里飞速扒拉。

    夜间的聚餐总是令人快乐,虽然跟寻常的欢聚风格不大一样。

    场面瞬间温馨起来。

    周教官吃了两口,抬手捻去唇角的一粒米饭,含糊地道:“这次的演习,乘风虽然没有拿全红标,但在综合评价里,她是最好的。”

    众人抬起头。一部分看向教官,一部分看向乘风。

    “我是说评价,不是成绩。当然也不能算她上次打人的事。”周教官说到这里想起来了,夹起一块牛腩丢进嘴里,用力咬下,带着狠意朝众人警告道,“不要挑战军纪的底线,我告诉你们,我没有想到军校生还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不行,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我再换个前提条件……哦对,在这次的阵营战里,她的评价是最好的。”

    乘风将信将疑,觉得周教官的嘴里不可能吐得出好话,两手端着饭盒往旁边挪了一点。

    周教官跟着露出嫌弃的表情,翻了个白眼,接着说道:“就专业的角度来讲,她的建模水平进步速度很快。在阵营赛里其实做了好几个预测模型,可惜最后没有用上。这世上最恐怖的对手是什么样的?就是一直在进步的。”

    他喝了口汤,又打了个饱嗝。

    “更重要的是她的思想觉悟比你们更到位,就指挥来讲已经有模有样了。虽然性格还是有点幼

    解散(好了现在全体解散!...)

    稚,需要沉淀,但是她能带出一种名叫团魂的东西,你们懂吧?”

    众人之前的夸赞是带点儿虚伪和夸张的,乘风听起来觉得很享受。

    但是此时的眼神虽然无声,隐藏的情绪却很浓烈,乘风抬手挠了挠脸,有点不好意思。

    其实乘风选择不开箱,更是只是想给陶睿一个教训而已。

    她对现实跟模拟的认知很准确,可以完美地进行区分,也可以接受游戏当中各种为了获胜而趋利的抉择,或者说在以往的各场模拟战中她也是倾向于这样的方式。

    如果队友们说不,想要活下去,她同样可以及时调整。

    周教官竖起拇指,给了她一个抽搐式的wink:“你没有联大的五千块钱,但是你有教官的点赞!”

    乘风:“……”

    不是很需要的其实。如果能折现就好了。少个零也行。

    沈澹指指自己,主动请求评价,竖起耳朵做好了迎接夸奖的准备。

    她今天可是击杀了将近八分之一个红队!

    宛如神兵降世!

    周教官震惊地道:“你还记得自己是个副指挥啊?我都以为你忘了!你有什么脸骄傲?你但凡有陈华岳一半的自知之明,你都不会撒丫子满场乱跑!我及格分都不想给你打!”

    神兵转瞬折戟了。

    沈澹就地一躺,不想面对现实。

    紧跟着周教官又点评了一下队伍中其他的成员,基本上每人都简短地分析了两句,并给了句肖似废话的赠言。

    说到口干舌燥的时候,正好吃完盒饭。

    周教官将干净得连汤汁都蘸了饭的盒子放到旁边,带头起哄道:“来,联军的同学们,接下去听听你们薛教官的感言。欢迎!”

    联军的学生为了教官激情鼓掌。

    这场演习回顾一直持续到深夜一点。另外几位教官跟周某人不一样,搜肠刮肚也找不出那么多废话,进展到后面几人言语中都满带着敷衍,嗯嗯啊啊地含糊几句应付过去。

    薛教官困意连连,很不走心地给了个结束语:“说不定以后大家还能见面,差不多得了吧。明天早上九点会有校车来接,准时起床!谁敢迟到就送隔壁村去给村民们打杂,不接受赎身。好了现在全体解散!”

    众人纷纷起身,挺着酸疼的四肢回宿舍休息。

    训练大楼门口的路灯熄灭大半,紧跟着橘色的暖光从高层的窗口透出。数个小时后又相继暗去。

    夜晚随着众人的身影疲惫躺下悄然结束,新一轮的日月更替后再次重复各自的轨迹。

    薛教官的最后一句恐吓过于有杀伤力,乘风洗完澡才上床睡觉,特意喷了从学姐那里借来的香水,可还是做了一晚上铲屎的噩梦。

    第二天早上不到八点,乘风就背上自己的书包跑到基地门口等待校车。

    临近中午,一行人再次踏进了联盟大学巍峨的校门。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