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羔羊陷阱[无限] > 正文 第102章 猜猜我是谁(9)
    和神明做约定最大的保证, 就是神明永不毁约。

    而祂也从来没有对蔺怀生失信。

    两人聊过轻松的话题后,蔺怀生说:“我打算在二楼检查检查。你呢?”

    祂说:“处理事情。”

    因为祂刚开始的口吻,老实说蔺怀生还以为对方是专程来找自己的。

    蔺怀生反思了下自己的过分自信,然后问:“方便说吗?”

    祂说:“没什么方不方便的。”

    说完, 祂瞥向蔺怀生的目光里流露宠溺的无奈:“你们不是捅出来一个洞?破口不能留着, 恶魔蛋也不能就放在那。”

    这没有什么好隐瞒。二楼视野开阔, 只要蔺怀生没有离开,总会看到祂进出昨夜安全屋的场景。

    蔺怀生听后沉吟:“但我肯定不方便跟去看。”

    但他说这句话也多止于调侃, 而非埋怨。有时候蔺怀生对于游戏极致体验的追求到了一种古怪的地步,他不喜欢被让。

    在这一点上, 神明现在和蔺怀生已经有了充足的默契。

    祂从蔺怀生手里取回了眼镜, 戴好,现在祂又是管家了。

    “我很抱歉, 也很遗憾……生生。”

    祂继续管家的言辞,抱歉与遗憾蔺怀生在这场游戏中也不享有特权,但最后亲昵的爱称,又说明祂依然是祂。

    祂对蔺怀生露出微笑:“我们下次见。”

    他们每一天都会见面, 那祂所谓的“下次”,是只愿意两个人的特定,因此祂有了无限的期待。

    蔺怀生也对祂挥了挥手,随后一个留在卫兵厅, 一个前往卧室。

    卫兵厅直接与楼梯衔接,也位于二层的中心位置, 它所处的南面是巨大的落地彩窗, 而北面则正对着楼梯的浮雕墙。彩窗斑斓的彩光直接投射在墙上那些天使与神明的脸上, 仿佛已经让人直接接触到了天国。无论以这座古堡为载体的游戏有多么诡谲和恶劣, 古堡本身的艺术价值却不容否认。

    蔺怀生欣赏了一会, 转身时也正好看到祂的背影从左侧走廊中消失,于是蔺怀生也继续他的正事。

    前一天苏柏单独搜查的二楼,但很可惜的是,大家都还没有就自己所搜到的线索进行分享和交流,就不得不先应对接踵而至的意外。关于白天搜查古堡的线索没有分享,关于夜晚双方的遭遇也没有分享,以至于现在蔺怀生独自有时间思考时,他心里不免想:到底是无暇分享,还是有意不分享?

    所以对既单独搜查二楼又离开安全屋的苏柏,蔺怀生没有太多信任。仅从单独行动的时间线来看,苏柏能做、能隐瞒的都太多了。

    蔺怀生一边在卫兵厅里翻找一边不断梳理思绪。

    通过昨晚【心脏】牌的连锁反应,蔺怀生更相信覃白、仇和赵铭传三个人拿了忠臣牌。剩下苏柏和施瑜,也几乎是在这两人中出敌方首领。目前虽然不知道是哪一个,但蔺怀生打算先把他俩捆绑起来标成敌方打。

    这个游戏胜利的规则是在自己的安全屋内把敌方首领投出安全屋。

    如果蔺怀生运气好一些,也许第一轮就可以选中,游戏便结束。但情况没这么简单。

    首先,蔺怀生不知道安全屋的轮次。也许有,且藏在古堡中的某个角落作为线索等待玩家发掘。但这是一个非常大利的线索,必然是运气与危机的集合体。

    蔺怀生无法确定安全屋的主人以什么样的规则进行轮流,但在对于一个轮次中具体的回合数已经有了判断。

    所谓的一轮,就是六次的安全屋,对标的是玩家的数量。当他们六名玩家都当过安全屋主后,这个轮次才算结束。

    那么如果蔺怀生到了自己的轮次,却无法投出正确的人选,他就必须再等一轮,那么其中的变数就太多了。

    其次,根据蔺怀生对自己卡牌的判断,其他人的身份牌也一定有能够使用的技能。一旦玩家释放技能,就必然产生影响,那么事先以为的运筹帷幄,到头来也不过机关算尽太聪明。

    所以蔺怀生现阶段第一要做的并不是找出敌方的阵营首领,而是要先摸清楚四个忠臣的技能和他们各自的阵营。

    自己这边的【眼睛】和【嘴巴】,一定要尽早相认,也要尽可能地欺骗对方阵营的忠臣。

    蔺怀生脑海里想的事情有了一些眉目,眼前他也正好发现了线索。

    蔺怀生看到在一扇彩窗的角落有一片碎镜。注意到它很难,这片镜子碎片镶在彩窗上,它周围全是五彩斑斓的玻璃,也把散射的彩光分在了它身上,这片碎片已经和彩窗融为一体,成为其中的一个色块;但注意到它也算容易,因为它几乎是所有色块里最亮的。

    蔺怀生慢慢走近。

    它的对面,天使们或弹琴或歌唱,环绕在一起正散布着天国的福音,镜子也正映照着它们。浮雕的美丽在这片碎片里显现出不详的厄运,绚烂斑斓的彩光尽褪,只有单一的黑与红缠绕在每一个天使的身体和脸上。

    它们的翅膀变成了黑色,脸则是红的,弹奏的竖琴变成了人骨,散下的福音其实是瘟疫。这一枚小小的镜子碎片,却把世界呈现出了完全颠倒的两副模样。蔺怀生不由想起了他在一楼会客厅看到的那张雕刻满了人手的座椅。

    蔺怀生想要再走近一些仔细看,镜子中也终于映照出他的脸。

    那些黑羽赤脸的天使通通不见。蔺怀生看到了自己额头上乌黑粗长的羊角,至于红色,则是他通红到没有瞳仁的眼睛。

    恶魔的确就在身边。

    恶魔就是他自己。

    只听一阵盔甲冷硬的磕碰,所有卫兵厅的盔甲都转了方向,通通面朝蔺怀生。

    蔺怀生在它们高举的铁剑上看到了无数串已经刻如铭文的拉丁语,蔺怀生不认识这种文字,但游戏已经帮他翻译出了意思。

    【欢迎回到享乐的人世,我的主人。】

    “蔺怀生,你在上面吗?”

    楼下传来有人喊他的声音。

    蔺怀生陡然回神,他顺着卫兵厅悬空的栏杆向下望,施瑜和覃白站在一楼楼梯的位置朝上抬头,喊他的人是施瑜。

    “怎么了?”

    覃白告诉他:“仇和苏柏发现了一个密室,就在楼梯下面,你快下来。”

    密室必然隐藏着巨大的秘密,如果苏柏这会在场,必然会以他游戏主播的口吻说:就要推到关键线索了。

    因此,蔺怀生应道。

    “马上。”

    下楼之前,他先看了一眼走廊。祂依然没有出来,或许祂已经处理完事情,以别的方式离开了那间屋子,今天不会再见到祂了。

    当蔺怀生下到旋转楼梯一半的位置时,他正好到了浮雕这一侧的小平台,他朝二楼的卫兵厅望去,透过栏杆的缝隙,可以看见那些盔甲已经自行恢复到了原来的位置,而最前面的盔甲举着那柄剑,似乎同样也在看他。

    ……

    蔺怀生下楼后,他们也把赵铭传叫了回来,众人一起绕到了楼梯的背后。

    楼梯后有一个三角空间,两侧依然有通道。施瑜介绍,通道西侧去往厨房,昨天他们进去检查过,厨房里还有另一扇小门,打开后则是餐厅,应该是设计了双线轨迹,方便佣人在不同场合走不同的上菜流程。

    密室则在楼梯后方的东侧墙壁处。

    赵铭传说:“但我和施瑜之前没有发现。”

    他的表现比较坦然,既没有尴尬,也没有嫉妒,只是感叹道:“看来互换空间重复搜查的确有必要,要不然我们就错过重要线索了。”

    仇抱臂站在一旁:“刚才进去过一趟,里面很黑,没走得太深。现在一起进去?”

    赵铭传说:“一起吧。”

    苏柏说:“我带了打火机,找找有没有烛台或者火把。”

    最后几个人就近在厨房翻出了三四盏烛台,点了火后一起走进漆黑的密室。

    这个密室是地下室,台阶一路向下,不知道为什么,沿途两侧的墙壁竟然没有设计任何照明装置,六人只能依靠手中的烛台,光源有限的情况下,他们每一步都格外得慢。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忽然,呼啦啦一片黑影从众人头顶掠过。

    “什么东西!”

    众人发出声音。

    蔺怀生说:“蝙蝠。”

    这些声音他太熟悉了,不用看就知道是什么。当下别人觉得恐怖,他竟然诡异地觉得有些舒服的温馨。

    众人谨慎地在原地等了一会,但除了那阵蝙蝠,再没有其他什么东西。

    “继续。”仇说了一句后,再次开路。

    “也不知道这个密室有多大……”

    苏柏估摸着他们走下来的时间,这么嘟囔了一句。

    但很快,他们就知道这个密室有多大了。

    刺鼻的腐臭味几乎瞬间扑面而来,此刻的他们终于到了平地。

    巨大的密室中,被烛光照亮的,是堆积如山的尸骸。

    它们不知道在这间密室里放了多久,恶臭熏天,却奇异的没有一具腐烂。蔺怀生注意到,几乎每一具尸体都不完整。

    它们都有部分器官被挖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