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佬她每天都在变美[灵气复苏] > 正文 第81章 第八十一章
    在武者局接连不断的审讯之下, 精卫终于松口。

    虽说关于消息的透露,精卫仍有顾忌,但他提供的消息对于武者局来说,仍然十分重要。

    精卫没有详说自己将那些空掉的白银蚁卵安置在了什么地方, 但他透露了那条走./私通道的接头地点和方式。

    根据专家推测, 精卫始终咬紧牙关,不肯交代安置白银蚁卵的地点, 多半因为这是归在精卫名下的任务。

    也就是说, 只要白银蚁卵被武者局回收, 丰沮玉门那里立刻就能猜出是精卫出了岔子。

    精卫在开发./票上的本领如此精明, 在自保一道的本事上也是不逞多让。

    他愿意乖乖透底丰沮玉门走./私路线的消息,只因为这条情报是他从组织成员的动向里推测出来, 而不是他自己经历过的。

    但无论如何, 这都是武者局重视的情报。

    在精卫松口后没多久, 凌一弦就接到了武者局的调遣。

    “嗯嗯, 好的, 我知道了。”

    凌一弦挂断通讯, 抬头看向自己的两位队友:“秋惊, 自流,有个行动,咱们去不去都行……你们要一起去吗?”

    江自流的意象在模棱两可之间,倒是明秋惊已经拿定主意, 不打算去。

    但他一看凌一弦的神情,就知道凌一弦一定要去。

    ——凌一弦当然会去的, 她对于外勤的兴趣, 比在学校里听课的兴趣大多了。

    特别是, 今天下午还会有一场随堂小测!

    随!堂!小!测!

    这么一来, 凌一弦岂有不溜的道理?

    凌一弦:考试很好我不配,出任务去了下一位。

    明秋惊拍拍凌一弦的脑袋:“这次我就不跟你一起去了。”

    “咦,不一起吗?”凌一弦心念一动,想到一种可能,喜悦的神色立刻溢于言表,“难道秋惊你受我的力场所控,发现最近成绩下降,所以不敢缺课了?”

    “……原来你还一直抱有这种野望吗?”

    明秋惊哭笑不得,隐晦地看了凌一弦一眼:“我还以为,你比较喜欢学霸。”

    凌一弦深沉点头:“我是喜欢学霸,不过,要是大家成绩都处于同一平台,互相垫背……”

    ——那好像还有种令人兴奋的新鲜感。

    凌一弦仔细琢磨了一下自己的这种心理,感觉就像是妖女勾搭圣僧一样,有一种隐晦的、不足为外人道也的诡异快./感。

    明秋惊仰头看了看天,对凌一弦这种“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于是统统同年同月同日死”的手笔不做评价。

    他主动转移话题:“我是想留下闭关。”

    现在,凌一弦和江自流都已经晋级五级武者,只剩下明秋惊还在四级武者的关卡上打转。

    上一次,他师父来学校做讲座时,就已经特意提点过明秋惊晋级的诀窍。

    明秋惊冰雪聪明,一点就化。他在悟性上没有问题,距离晋级只差日积月累的水磨工夫而已。

    最近,他感觉自己丹田处的关窍稍开,一直卡着的瓶颈,似乎也有松动的迹象。

    所以说,这次的任务,明秋惊就不打算去了。

    凌一弦点点头,也踮起脚来摸摸自己男友的头毛当做安慰。

    她转而看向另一位队友:“自流,你呢?”

    江自流思考片刻,也决定留在学校。

    “诶,为什么?”

    江自流诚实地对着摊开手掌:“一弦,下午那场小测,我提前复习了。”

    其实咱们三个人里,就你没复习。

    两个男生齐齐看向凌一弦,眼神相似得仿佛刚从同一套厂家流水线上加工过。

    ——承认吧,一弦,你不是对这个外勤任务感兴趣,你就是想逃避随堂小测而已。

    凌一弦:“……”

    凌一弦转身就走。

    ————————————

    选择出外勤的凌一弦,成功地逃过了下午的随堂小测。

    并且还蹭到了一份武者局盒饭,美滋滋。

    这次任务,是要探查丰沮玉门安插在a市的走./私线。

    除了派外勤实地搜查,从痕迹中探寻蛛丝马迹之外,旁侧敲击丰沮玉门内部情报,也是很重要的一环。

    身披美人蝎马甲,凌一弦就被委托了这样一个重要任务。

    按照专家设计好的对话,凌一弦试探性地发出了几条短讯。

    在发出消息的同时,她也跟负责人提前打了个预防针:“美人蝎刚来a市不久,本地的丰沮玉门据点对她还不太接纳。”

    上次参加a市本地的丰沮玉门聚会,除了陆吾客气性地跟她讲了两句话之外,其他成员竟然都按捺住了,全程不曾和美人蝎说上一句话。

    这要是换个胆小的,估计还没走出院子大门,就会在心中惴惴不安,反复怀疑自己是否事发。

    也就凌一弦压得住场。既然别人不对她释放善意,她也不去和别人搭茬。

    整个过程,凌一弦只和精卫谈论了几句接下来的任务。随即,她闲庭信步地走出胡同,顺手把其他成员骑过来的共享单车给扫走了,直到确认完全离开对方势力范围,才一五一十,原封不动地将整次聚会的情况报告给武者局。

    负责人也听取过凌一弦那次报告。虽然凌一弦当时已经平安脱身,但他仍免不了为她当时的处境捏一把汗。

    所以,如今凌一弦这么一说,负责人就宽容地冲她笑笑,示意凌一弦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

    “之前局里就已经分析过了,本地据点的风气排外,或许要参加三次聚会往上,他们才会抛出橄榄枝。今天的任务也只是试探而已,你不必着急。”

    要能走通美人蝎的捷径,固然是好。

    但要是走不通,他们也能按照笨方法一点点排查。

    有上司这句话担保,凌一弦就放心了。

    凌一弦的消息像是鸽子一样放了出去,可惜全是野鸽子,扑棱棱飞走就没个信。在任务车上一连等了两个小时,手机终于震动了一下。

    凌一弦捞起手机,对着屏幕看了一眼,神情瞬间从期待变得微微发沉。

    有人注意到了她的变脸:“怎么了?”

    凌一弦短短吐出一口气,把手机递给对方:“你自己看。”

    丰沮玉门的本地成员,刚刚发布了一项紧急聚会,要求美人蝎务必出席。

    “……”

    一时之间,整辆车子里都无人开口,只有仪器偶尔发出一两声电流通过的滋滋杂音,更衬得车子内安静得可怕。

    这或许只是一场普通的聚会,又或许不是。

    没人说得清楚,这场聚会是不是丰沮玉门被他们的行动所触及的信号。

    网刚刚撒下去,那边就有了反应。这究竟是巧合还是……

    负责人当即传讯下去,要求所有外围立刻停止当前活动,统一集合。

    在这个时机微妙的关卡上,最好的选择,当然是有人去一线现场,探一探丰沮玉门的态度。

    但即使是负责人,也无法对着凌一弦说出这句话。

    ……凌一弦她,现在的官方身份只是一名学生,还并不是武者局的下属。

    而且,虽然她聪明、机警、天资横溢。可以凌一弦现在的年龄,她本该是武者局保护的对象,而不该冒这样大的险,去一个随时都可能爆雷的危险分子聚会现场。

    有人给凌一弦端来了热咖啡,她接过没有喝,捂了捂手掌就将纸杯放在面前的小桌板上。

    凌一弦轻描淡写地把手机收回裤兜,她说:“我肯定要去的。”

    如果她去了聚会,可能会发现那是一场鸿门宴,也可能发现原来是他们想多了,这次聚会只是碰巧跟武者局撞了时间。

    但如果她没去聚会……那丰沮玉门就是原来没有怀疑,此时也会肯定,美人蝎必然有问题。

    现如今,美人蝎这个马甲,是跟“凌一弦”的身份绑定的。

    这才是真正地牵一发而动全身。

    即使武者局能当机立断,把凌一弦远远送走,再安排官方替她改头换面,做下新身份,难道凌一弦就能直接接受这个结果吗?

    丰沮玉门或许找不到凌一弦,但他们万一去找明秋惊,去找江自流呢?

    这种反社会组织,甚至可能顺着凌一弦之前的人际关系,找到从前她在《武妆101》里交下的朋友——她们可都是普通人啊。

    更有甚者……如果他们拔出萝卜带出泥,定位到了莫潮生呢?

    所以,只要还有一丝周旋的余地,凌一弦就绝不会主动选择自曝身份。

    在说出那个决定的时候,凌一弦竟然有点庆幸,这次的任务,明秋惊和江自流都没有跟来。

    如果这两个男生在的话,一定宁可自己身陷险境,迎接后续的麻烦,也要拼命拦住凌一弦的吧。

    凌一弦笑了笑,神情竟然和她第一次和海伦系统沟通时无端相似。

    “从小到大,我一向自己做自己的主。”凌一弦跳下任务车,“我觉得去一趟没问题。”

    ————————————

    当凌一弦赶到那条古旧的胡同时,院子里的气氛就像是乌云欲雨的天空一样沉。

    见凌一弦现身,有个本地成员先是怪里怪气地笑了一声。

    “总算是把你给等来了。”

    须发微白的陆吾倒是仍然稳坐钓鱼台。

    他看起来就和第一次见面时一样和蔼,手里甚至和普通的老年人一样,缓缓盘着两个石球。

    然而,这位普普通通的邻家大爷甫一张口,天边就毫无预兆地劈下一道惊雷。

    陆吾说:“咱们大家伙里,出了个叛徒。”

    “……”凌一弦不动声色,挑眉反看回去,“哦?”

    七级武者展开的领域里,就连一点点的不和谐都能被对方发觉。

    所以凌一弦甚至不能绷紧肌肉,准备随时逃脱。

    只有丹田里的内力均匀地裹住毒素,打算一旦谈崩,就拉所有人下水好了。

    陆吾说话大喘气。

    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看向美人蝎,像是要从这张年轻的脸上挖出自己想要的东西。

    他慢慢、慢慢地说道:“你不知道吗,g市那个跟你一起来的精卫,他已经成了武者局的走狗。”

    凌一弦:“……”

    凌一弦:“…………”

    凌一弦奇异道:“……啊哈?”

    啥玩意,你说啥?

    你们搞错人了吧!

    精卫他,不是还在武者局里负隅顽抗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