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师妹她走火入魔 > 正文 第111章 天上的故事28
    正文君那小可爱正在梳妆打扮, 您可以用强大的购买率把它砸出来  丰天澜此言,绝非包庇——

    山海仙阁的祖师们认为:

    修行之人脱凡骨,得不凡之力,应当用之有道, 约束自身言行, 修养身心, 方为正途。

    所以,仙阁的门规极为严苛。

    尤其涉及争斗之事, 惩罚尤为严重——

    连门内斗殴都至少要被逐出门派,甚至剥去修为, 毁去仙骨, 再无登仙可能。

    动手杀人,杀的还是正道仙修, 必然要罚得更重。

    尤其是穆晴现在的情况。

    她修为远远凌驾于风苑楼弟子,明明有能力制服对方,却偏要动手杀人,取了十六条命。

    这不是伸张正义, 而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而且她又不是执法弟子。

    风苑楼弟子无论做错何事,都轮不到她来收拾人家。

    按照山海仙阁规定,穆晴少说也要被罚个魂飞魄散。

    这次事情太大。

    别说是秦淮,就算山海仙阁的开阁祖师亲自下凡, 也护不住她。

    “穆师妹,得罪了。”

    主峰弟子们心痛, 却还是要依照丰天澜之言, 上前去拿住穆晴, 押她回仙阁。

    站在树下的女修依然平静, 仿佛根本不知道自己要遭受什么样的惩罚。

    仙阁弟子们心道:

    师妹该不是从剑冢出去后, 脑子就坏了吧?

    穆晴道:“我不回去。”

    仙阁弟子:“?”

    护在穆晴前方的秦无相:“……?”

    从后方赶来,还未落地的二师兄祁元白:“???”

    虽然他们知道,师妹回去只能落得魂飞魄散的下场,还是不回去比较好……

    但师妹这反应,这是要当场叛离正道吗?

    就连阁主丰天澜,大脑也空白了一瞬。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穆晴,问:“……你说什么?”

    仙阁弟子们默默为穆晴捏了一把汗:

    师妹,别发疯了。

    你可千万别答错话啊,阁主这暴脾气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说,我不回去。”

    穆晴又重复了一遍。

    丰天澜:“……”

    在山海仙阁里,对穆晴最凶的,就是丰天澜。然而要说起来,仙阁里最护着穆晴的长辈,也是丰天澜。

    穆晴十三年前被秦淮带回仙阁。

    秦淮那时候修为已经到了化神后期,时常要外出寻找机缘,或者闭关悟道。虽然已经尽力抽空来带小徒弟,但仍是无法时时照料。

    穆晴的师兄们又一个赛一个的自我独特,秦淮根本不敢把她丢给她师兄们。

    如此情况下,穆晴就被托付给了丰天澜。

    穆晴修行的基本功是丰天澜教的,生病受伤时是丰天澜治的,闭关进境之前的准备也都是由丰天澜安排。

    仙阁长辈之中,与穆晴相处最多的不是秦淮,而是丰天澜这个小师叔。

    而丰天澜对穆晴也是真的上心。

    穆晴失踪,他身为仙门之首的山海仙阁之主,抛却阁中事务,亲自登门天机阁,甚至不惜得罪千机子,也要知道她的下落。

    可是——

    丰天澜看着前方这个杀了十六名仙修,还平静无畏至此的穆晴。

    他只觉得无比陌生。

    他忽然悟了千机子那句话——

    “你身为仙门之首的山海仙阁之主,应当不会再想见到穆晴。”

    震惊之后,愠怒甚至暴怒的情绪紧随而至。

    丰天澜抬手便抽出了祁元白腰侧的剑。

    “小师叔!”

    祁元白急忙拦上。

    下一刻,他听见背后也传来“唰”的一声。

    祁元白回头,发现挡在穆晴之前的秦无相,也拔出了剑——他竟是为护师妹,不惜与阁主拔剑。

    祁元白:“……”

    艹,今天大家都疯了。

    “让开!”

    丰天澜一剑挥出。

    剑气扫退祁元白,而后方的秦无相不肯相让,硬生生迎上这一剑,被扫退数步,斗笠黑纱下鲜血滴落,应是呕了血。

    “秦无相!”

    丰天澜转眼之间又遭另一师侄忤逆,又惊又怒。

    下一刻,他脸色突变。

    他抬起剑。

    “铛——”

    一道不祥的红色魔气,击在了剑刃上。剑身发出声响,颤抖摇晃,几乎要断裂。

    丰天澜:“祌琰!”

    红色身影卷着弥天魔气降临,话语带笑:

    “对小辈出手,也不是自诩伟岸光正的名门正道该为之事吧,丰阁主。”

    魔君是擅于话术之人。

    丰天澜管教约束仙阁弟子的行为,可经他的嘴这样一捣弄,顿时变成了仗着修为、辈分和地位欺负小孩。

    魔君为什么会来?

    在场众人有的讶异,有的则是恐惧不已,不停打颤——要命了,今日不会在这里掀起仙魔大战吧?他们还能活着离开这地方吗?

    丰天澜冷着脸道:

    “仙门之事,尚轮不到你来指点。”

    “但盟友之事,我却不能不管。”

    红衣的魔修笑得轻佻。

    话语落下,祌琰手中那柄文绉绉的折扇一变,顿成一把魔气缭绕的血剑。

    仙修们:“……”

    他说啥?

    盟友?谁是他盟友?穆晴吗?

    说起来,穆师妹行事如此乖戾,之前在仙阁内修行时又心魔滋生……她该不会是入魔了吧?

    不会吧?

    她可是正道之首的徒弟啊!

    魔君的血剑一出,原本就紧张的氛围,更是变得一触即燃!

    丰天澜和魔君祌琰,一个医修,一个魔修,他们之间竟要来一场旷世剑诀!

    仙修们:“……”

    怎么感觉比剑修打架还刺激,还要命?

    话说回来,魔君祌琰是天下第二吧?阁主好像打不过他。

    他们这些仙修是不是要完蛋了?

    “住手。”

    穆晴阻断了剑诀。

    她走上前,说道:“小师叔,我跟你走。”

    “嗯?”

    祌琰不解道,

    “之前还不走,现在却妥协了,你该不会是怕我把你师叔变作剑下白骨,心疼了?”

    穆晴翻了个白眼。

    “还是说,你怕你走之后,风苑楼为泄愤,杀光此地的村民?”

    穆晴没有否认。

    她问:“能托付给你吗?”

    “这些仙修竟认为你心狠手辣,穆仙子明明是菩萨心肠。”

    祌琰笑着收了剑,道,

    “穆仙子放心,你我既然已经结盟,这点小事,我自然会办到。”

    他低下头,俯在穆晴耳畔,道:

    “也请穆仙子不要忘了,你我之约定。”

    低哑声音在耳边厮磨,是提醒,亦是挑逗。

    穆晴没有答话。

    她迈步上前,要走去丰天澜身侧。

    秦无相隔着衣袖,一把抓住她的手腕,道:

    “师妹,不可回去。”

    一旦回去,就是神魂俱灭的下场。

    祁元白未说话,却也挡在穆晴和丰天澜之间,不肯让道。

    穆晴抽出手来,绕开秦无相和祁元白,往丰天澜走去。

    江连上前一步,拦了她一下。

    他低声道:“你想好了?”

    穆晴有些意外,道:

    “你不应该希望我快点死吗?”

    江连:“……”

    他就不该关心这人。

    穆晴走到了丰天澜身边。

    丰天澜看向一直站在一侧,老老实实,未曾插手仙阁之事的风苑楼弟子,道:

    “山海仙阁会处理好此事,给你们一个交代。”

    早已被吓傻的风苑楼弟子:

    “……劳烦丰阁主。”

    丰天澜按着穆晴肩膀,回头要走,却又想起什么事来,对风苑楼弟子说道:

    “既为名门正道,就应有名门正道之风度,切莫再因偏见而为难弱小,否则必会引妖魔群起而攻之,迎来灭门之日。”

    不等风苑楼弟子反应过来,丰天澜已带着穆晴消失在原地,应是已经走了。

    ※

    云层之上,一艘巨大的仙舟,由西洲北州交界的偏僻之地起航,朝着东海的山海仙阁飞去。

    仙舟之中,穆晴与丰天澜同处一室。

    穆晴的修为已经到元婴期,而且剑修又格外地能打,主峰弟子们压制不住她,只能如此安排,让丰天澜看管她。

    “这就是神剑?”

    丰天澜握着陨石剑,拧着眉峰。

    “神剑的剑灵,摘星?”

    摘星被他挑剔的语气惹怒了:

    “你有什么意见?”

    穆晴先前已为神剑注入了灵力,因此这次神剑即便离开了穆晴的手,摘星这个剑灵也没被困在剑中,仍能在剑外活动。

    穆晴道:“摘星。”

    “……哼。”

    摘星别过头去。

    他其实并不是在为丰天澜对他的不满生气,他生气的是,丰天澜将要以门规严惩穆晴——亏穆晴喊了丰天澜这么多年小师叔,他竟然这样心狠,要让师侄魂飞魄散。

    而穆晴居然不反抗,乖乖地跟着丰天澜,上了回仙阁的飞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