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首辅宠妻录(重生) > 正文 第110章 霸总&落魄美人
    【if番外六&完结章】

    沈沅没有问过陆之昀, 她之前到底有没有跟他做过。

    其实她一直都挺怀疑,陆之昀到底行不行的,因为他除了控制欲有些强外, 别的方面都很完美。

    她也想过, 柏拉图的这种恋爱模式她也能够接受,如果陆之昀真的没有生育能力的话, 到时她就和他去孤儿院领养一个孩子。

    可事实证明, 沈沅她想错了。

    床灯的光晕略显黯淡。

    两个人折腾到了凌晨四点, 窗外初显白露。

    沈沅无力地缩在了男人的怀里。

    第一次于她而言还算受得住,只第二次陆之昀抱着她去浴室淋浴时, 沈沅被摁在了大水流的花洒下。

    温度适中的热水哗啦啦地往她纤瘦的背脊上砸着。

    身后的男人强势且强壮。

    这种完全被他掌控的滋味于沈沅而言, 异常可怕。

    沈沅现在处于疲惫,但又睡不下的状态。

    但是拥着她的男人却并未显露任何的餍足。

    陆之昀给她的感觉,就是没吃够。

    枕边的手机,屏幕蓦然亮起。

    楼下的物业人员打来了电话, 说叫的药到了。

    陆之昀起身开门, 在送药的智能机器人的内舱里, 将明黄色的纸袋拎了进来。

    他指骨分明的手为她拧开了矿泉水, 沈沅将避孕药就水饮下。

    S市是个体量庞大的超级都市, 人口众多。

    所以在凌晨四点,沈沅也能通过外卖软件叫到药。

    -“下回听话, 我们还是要用计生用品,你还在上学,现在还不能怀孕。”

    陆之昀说这话时, 已然再度将沈沅拥入了怀里。

    沈沅也没法回复他, 只轻轻地用牙, 咬了口他的下巴, 作为回应。

    陆之昀低笑,嗓音温淡地哄她:“明天不用去学校,但也睡一会儿吧。”

    沈沅却仰首问他:“我们两个…是不是第一次啊?”

    “嗯。”

    陆之昀没有否认。

    -“那之前既然都结婚了,怎么还…还没做过?”

    陆之昀的语气平静,听不出任何的异样来:“你年纪比我小太多,之前你害怕,想等过了二十岁的生日后再做。”

    “是吗?”

    沈沅还是有些不信。

    陆之昀用大手扣住了怀中人的脑袋,命道:“睡觉。”

    困意渐渐上涌,沈沅也没再过多地盘问陆之昀,很快就在他的怀中沉睡。

    次日醒来,陆之昀已经离开了公寓。

    沈沅倏地觉得,左手无名指上的触感有些怪异。

    抬手一看,上面竟是被人套了个钻戒。

    沈沅无奈轻哂,盯着阳光下熠熠发光,切割面完美的钻石,喃喃自语:“还真是别扭啊。”

    连给她戴钻戒,都要等她睡着了再戴。

    陆之昀的性格实在是太别扭了。

    她在失忆前,好像是个挺矫情做作的女文青。

    不过沈沅却想,矫情和别扭,或许也能组成一对天作之合呢。

    ******

    临近期末。

    学校请来了陆氏集团的总裁,也就是陆之昀来校做讲座。

    沈沅上的是所综合性的大学,美术专业算王牌专业,商学院和经济学院下辖的一些学科,也是国家的一等学科。

    陆之昀资助的议事厅很大,每个学院每个班级都被导员随机抽了几个人去听讲座,去听的人,可在期末多加学分。

    但因为马上就有考试,许多学生都忙着复习,且讲座这种东西最是枯燥,没人想浪费这个时间。

    陆之昀统共也没说几句话,都是主持人在讲。

    说的内容,也都是集团又设置了多少份额的奖学金,赞助了多少名额出国游学,又提供了多少子集团的实习资格等。

    男人穿着考究的黑色西装,缄默地站在台上。

    台下的女生的视线就没离开过他。

    沈沅班级群里的同学将偷拍到陆之昀的照片发在了群里,窝在寝室或是躲在自习室复习的女学生看了照片后,肠子都悔青了。

    【艹,早知道校方的金主爸爸长得这么帅,我就不找人替我听讲座了,白瞎了我的二十块钱。】

    【讲真,他真人比照片还好看,身材也巨好,长腿叔叔那款~】

    【这就是霸道总裁本人吧!】

    沈沅垂首划了几下屏幕,轻声哂笑。

    耳旁,也传来了几个女生的小声低语。

    -“真的好帅啊,比明星还好看,一点都不想三十好几的人了。”

    -“这个年纪也不算老吧,不过他好像已经结婚了,刚才他从会场进来时,我看见他手上是有婚戒的。”

    -“他太太谁啊?这么幸运?”

    -“有人说过,好像是我们学校的。”

    两个女生停止了交谈后,沈沅下意识地将左手上的婚戒挡住。

    她下午没课,便觉得陆之昀应当会乘车先走。

    出讲堂时,来了个小助理,恭敬地告诉沈沅,说陆之昀让她跟他一起回市区。

    等沈沅跟着小助理来到林肯车前,不成想,许多女生已经摸到了陆之昀的停车点。

    竟然还有人想管他要签名,保安将那些女生及时拦住。

    沈沅在人群中,看见了被她室友硬拽过来的秦瑶。

    秦瑶的面色有些难看。

    她另两个室友却在跃跃欲试,明显想要再多看陆之昀几眼。

    在场诸人中,还有几个面熟的,是沈沅和秦瑶的同班同学。

    秦瑶在背地里没少说过沈沅的坏话。

    沈沅的心里也门清儿,班里的有些同学表面上对她挺客气的,心里其实也觉得,她是个被丑陋大款包.养的落魄千金。

    陆之昀修长的手扶住车门,正往沈沅的方向看了过来。

    认识沈沅的几个女生面色微变。

    包.养沈沅的人,该不会是他吧?!

    沈沅也用余光瞥见了那些人的神情。

    这顶脏帽子她也戴够了,放着这么好的打脸机会不上,那就是脑子进水了。

    未等陆之昀往她的方向走过来。

    沈沅踩着细跟鞋,先他一步,噔噔噔地往他的方向快步走去。

    她当着所有人的面,嗓音又嗲又柔地唤道:“老公~”

    “……?”

    “老公??!”

    秦瑶和她那几个室友的面色骤变。

    圆脸女生惊讶道:“沈沅的老公竟然是陆之昀?”

    陆之昀听完沈沅唤完他老公后,眉目轻蹙,又很快微舒。

    “上车吧。”

    他动作绅士地用手挡护着沈沅的发顶,防止沈沅碰到车的边缘。

    陆之昀没否认。

    而且,他和沈沅都戴着婚戒。

    明摆着,这两个人就是夫妻。

    沈沅真要是被金主包.养的,怎么还敢这么光明正大地秀恩爱?

    秦瑶的一个室友这时道:“原来是我们错怪沈沅了…不过秦瑶,你以前不是跟她关系很好吗?你怎么能说沈沅是包.养的呢?”

    秦瑶哑口无言,转身就要离开这处。

    加长的林肯轿车已然驱走。

    未等秦瑶离开,一辆闪烁着警灯的警车却停在了她的面前。

    秦瑶心中一惊。

    警察也下了车,问道:“你叫秦瑶?”

    秦瑶懵然点头。

    -“你涉嫌教唆同班同学高空抛物,现在我要依法逮捕你去警局做调查。”

    秦瑶哆哆嗦嗦地回道:“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咔嚓”一声。

    警察没给秦瑶辩解的机会,给她戴上了手铐后,严声道:“到警局再说。”

    秦瑶当时也只是想让那个男生往沈沅的脑袋上泼油彩,她也没想到,帮她办事的男生会把手机也不小心扔了下来。

    原本他之前说他喜欢她,会帮她担下一切,没想到为了能减刑,还是将她给供了出来!

    -“我没有这么做…警察叔叔…我真的没有……”

    秦瑶再怎么哀求,警察都不为所动。

    她只得哭天抢地地在一众人诧异的目光下,被推上了警车。

    ******

    暑假来临,沈沅给自己安排的生活也很充实。

    国内的画展不算多,她想出国看看几个新锐画师的画展。

    但如果她要去,也得在陆之昀有空时,被他陪着一起去。

    他不允许她独自出境。

    离开S市,去周边的城市也不被允许。

    陆之昀在闲暇时,欲/念也格外深重。

    有那么几天,沈沅就和他一直待在公寓里。

    昏天黑地,无休无止。

    落地窗外,华灯初上。

    沈沅被陆之昀扼着细腕,他在她耳畔哑声命道:“沅儿,你要听话。”

    她呜了一声。

    被猛然侵.入时,脑海中也蓦然浮现了一些零星的记忆。

    记忆中的陆之昀神情淡漠,语气近乎冰冷地对她道:“沈沅,你要听话。”

    最近,她也确实有在发现,自己从前的记忆,正逐渐恢复。

    她好像,全都要想起来了。

    *******

    在放假的一个月后,沈沅想起了从前的一切。

    家庭的变故、旁人的白眼、她的落魄、被逼到绝境的无助铺天盖地地向她袭来。

    再就是,她想起了对陆之昀这个强势男人的恐惧。

    可这几个月的朝夕相处,沈沅早就喜欢上了,甚至是爱上了他。

    陆之昀却一直都在伪装。

    他一直都在骗她。

    沈沅的心情乱成一团麻。

    一想起,她和曾经那么恐惧忌惮的男人如此朝夕相处,耳鬓厮磨,她的心情就异常复杂。

    沈沅纤瘦的身子蜷缩在皮质沙发里。

    落地窗外,红日渐沉。

    她披散着一头浓密的卷发,气质慵懒恹然。

    沈沅过于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甚至都没发现陆之昀已经回到了公寓。

    及至周身,被他身上熟悉且好闻的木质调的古龙水包裹,她才转头看向了他。

    “心情不好?”

    陆之昀很自然亲昵地要去吻沈沅的面颊,另一手则松解了番颈上的领带。

    沈沅颦着眉目,却将脸侧过了一旁。

    见她如此,男人眉目间存着的温和渐褪。

    陆之昀的声音还算有耐心,低声问:“怎么了?”

    沈沅暂时不想再同他亲密接触,等她做出了推拒的动作时,陆之昀也给了她空间。

    他从沙发上站起,身量颀长挺拔,面庞冷隽。

    “沅儿,我们该好好谈谈了。”

    -“你骗我。”

    沈沅也站起身,同他面对面,又问:“我们根本就没好过…也没相爱过,你为什么要编出那么多的谎言骗我?”

    陆之昀漆黑的眸,闪过一丝冷锐。

    他沉声问:“你都想起来了?”

    沈沅没否认。

    现在的她,也无法将从前的陆之昀,和她深深信任并依恋的温柔丈夫割裂来看。

    她的心里很乱,特别乱。

    两个人对峙了片刻,沈沅无力道:“我们分开一阵吧,我需要静一静。”

    话音刚落,男人的眉梢一沉。

    陆之昀周身的气场也蓦然变得强势。

    沈沅觉出了异样,下意识地就往后退着步子。

    直到退无可退,他将她禁锢在了玻璃幕墙上。

    沈沅的身后是落日余晖和城市的天际线。

    却听陆之昀克制地压低声音,道:“对我不满,有意见,你可以跟我提,我会为了你改。分开、离婚这类的话,以后不要再说。”

    陆之昀说这话时,手背上的青筋贲出,甚至呈着暴起的态势,一看就是在强抑着怒气。

    沈沅说的分开,倒也不是真的分开的意思。

    她也没别的地方可去,只是想暂时同他分居,不在同一间卧室住而已。

    沈沅无奈地将话同陆之昀解释了一遍。

    见男人眼中的凌厉渐褪。

    沈沅干脆也将想说的话,都同他说了出来。

    -“我现在既然都想起来了,就不跟你藏着掖着了。”

    -“我是第一次谈恋爱,你呢,也没追过我。求婚仪式没有,婚纱照、婚礼也没有。婚戒也不是我自己挑的,是你第一次睡完我后,悄无声息地套我手上的。我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跟你结了婚,是,我当初跟你结婚,是为了我弟弟和还债。”

    -“但我这辈子,应该也就跟你这一段婚姻了,该有的都没有,你还要编出一堆谎话来骗我,我能不生气吗?”

    沈沅说这话时,黑色的卷发在暖黄的夕日下微微炸起,显得整个人很有生机和活力。

    陆之昀转怒为笑,修长的手也顺势摸了摸沈沅的发顶,一贯凉薄的眼神,透着淡淡的宠溺。

    沈沅被他摸了几下脑袋后,气儿竟然就消了一大半。

    她觉得自己实在是不争气,也不能这么容易就被他给哄好,便冷冰冰地道:“今晚我自己睡,你去别的房间。”

    ******

    深夜。

    S市骤然降雨。

    沈沅听着轰隆隆地雷声,犹豫着要不要去找陆之昀。

    她一直都觉得,自己前世不是被雷给劈死的,就是被雨给浇死的。

    否则,她不能自小就这么怕雨。

    沈沅抱着软枕,还是无奈地趿鞋下地,刚要开门去找陆之昀。

    男人已经先她一步,站在了她卧室的门外。

    天边恰时划过一道闪电。

    沈沅在那一瞬,还是没耐住冲动和惊惧,幼鸟归巢似的便扑进了他的怀里。

    雷声仍不绝于耳。

    有句话说,夫妻间都是床头打架床尾和。

    沈沅从陆之昀的睡衣衣兜里摸出了一个锡箔纸包后,两个人在雨未停之前,也格外的疯狂。

    陆之昀甚至扯坏了一个枕头,沈沅的手边也落了几根羽毛。

    等市区风雨终止。

    沈沅伏在男人的肩头,哭得抽抽嗒嗒的。

    -“其实,我也不是在怨你,我是在怨我自己。”

    -“是你帮了我,解我于水火,一开始我就欠了你太多,我总觉得在你的面前,我会低下一头……”

    “别这么说。”

    陆之昀打断了沈沅在欢愉后,可怜兮兮的自我剥白。

    他轻啄她的唇,修长的大手也为怀中的沈沅抹着眼泪,嗓音低沉地哄她:“我也只是希望我的小姑娘,能像以前一样,永远骄傲地生活。”

    陆之昀说小姑娘这三个字时,声音温沉醇厚,很有磁性。

    沈沅却破涕为笑,埋怨道:“叫什么小姑娘?”

    陆之昀无奈地回道:“你比我小了十几岁,当然是小姑娘。”

    他一本正经地说出了这句话。

    沈沅的面颊却蓦然变烫。

    她故作镇定地回道:“那我该叫你什么呢?不然就叫你陆叔叔好了。”

    “不许叫叔叔。”

    陆之昀的声音变得严厉了些。

    他将沈沅往怀里又拢了拢,低声命道:“真的,以后不要叫我叔叔。”

    沈沅没再回他。

    却觉得,陆之昀这样的人,或许也有些年龄焦虑吧。

    ******

    S市有一个保存相对完整的古典园林。

    沈沅听陆之昀说,他当初莫名很喜欢这个地界,就把它买了下来。

    这处园林在古代叫做韶园,据说是一位很有权势的重臣的私人府园。

    曾经,它的东侧是公府,西侧是伯府。

    现如今,两旁的宅院早就不在了,只剩下了这一片观赏性质居多的园林,陆之昀还请了许多专业的学者做指导,复原了以前的建筑。

    沈沅前几天刷视频,看见有人拍了中式古典的婚纱照,等陆之昀腾出空子,能和她一起补拍婚纱照时。

    她便提议,也想拍几张中式的婚纱照。

    陆之昀带她来到了韶园。

    他也不将这处商业化,从不对外开放,就是单摆着,每年还会花几百万雇人打理这处的水景和湖石。

    沈沅也弄不清楚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或许这个叫韶园的园林对陆之昀而言,就相当于是个乐高玩具吧。

    荷风拂过。

    韶园的夏景堂阔水深,颇有明瑟旷远之意境。

    等陆之昀穿好了古代的服饰,往沈沅的方向走过来时,她一时竟有些恍然。

    挺拓的明制绯袍公服穿在陆之昀的身上,衬得他的身形高大峻挺,发上戴上了两翅皆宽的乌纱帽,腰间也环好了很精美的革带。

    一副凛正严肃的官老爷模样,但又极其的英俊成熟。

    拍婚纱照的团队,将服化道准备得很精致。

    陆之昀的左手上,甚至还佩了个玉扳指。

    他这么穿,竟然一点违和感都没有。

    沈沅面色微怔时,男人高大的影子也倏然将她笼罩。

    陆之昀低声问她:“怎么了?”

    沈沅也穿着大红色的古代服饰,摇首回道:“没什么,就是觉得,看你穿这身衣服,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陆之昀轻哂:“是吗?”

    其实在他看见沈沅穿上了这身大红的喜服后,也有了和沈沅一样的感觉。

    陆之昀当初买下这处地方的原因,也是因为,他有种莫名的错觉。

    他好像,在这里住过很长的一段时间。

    或许,在很久很久之前,他和沈沅就做过夫妻。

    但无论在哪一个时空,他一定都很爱沈沅这个女人。

    他很爱很爱她,而且会一直都爱她。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