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在女朋友面前拼命装O[娱乐圈] > 正文 第108章 第一百零八章
    “不要!”林桐脱口而出, 断然拒绝了徐曼的“一片好心”。昏暗的灯光下,她的双瞳乌黑发亮,像两颗黑曜石似的,嵌在捂得严严实实的黑口罩上方。

    周围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他们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林桐怪异的打扮, 眼神顿时意味深长起来。

    林桐撇开头尴尬地清了清嗓子,故作自然道:“这点小事怎么好意思麻烦您呢?我自己去就好, 哈哈哈……”

    “是啊, 徐总, 我带这位……”女服务生很快反应了过来, 然而她话说到一半,在看到林桐遮掩严密的脸后,顿了几秒,才语气古怪地继续道, “呃,这位漂亮小姐姐去更衣间吧。”

    说着, 女服务生就把手轻轻搭在了林桐的胳膊上, 下一秒, 她的后脖颈一阵发凉, 仿佛被针扎似的,女服务生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子。她敏感地回过头,却只看到了徐曼温柔的笑容, 她当场被迷了个七荤八素,差点忘记自己还拉着林桐的手臂。

    就在女服务生头重脚轻,沉浸在霸总温柔的目光中时, 徐曼忽然伸手, 自然地从她手里扯走了林桐。

    “你看你, 在外面总是这么不小心,整天就知道给别人添乱。”徐曼无奈地看着林桐,埋怨的语气里夹杂着毫不掩饰的宠溺。

    林桐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要不是经过这几个月的历练,她的演技又有了质的提升,差点没忍住当着所有人的面打了个颤。

    “徐,徐总,你们……原来是认识的呀?”女服务生愣了没一会儿,便立刻回过神来。她下意识地小退半步,隔开与林桐的距离,然后小心翼翼地抬眼看着徐曼,同时在脑海里迅速回忆,刚才的几分钟内,她有没有对林桐做出什么冒犯的行为,说出什么不妥的话来。

    徐曼是前段时间突然到访这个酒吧的,此后她便成了这儿的常客。这个酒吧虽然规模不大,但老板认识不少圈里人,对客人也有严格的认证制度,因此不少小明星或者小有名气的公众人物都会偶尔来这里喝两杯。

    可即便如此,在徐曼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还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酒吧的工作人员面上虽然不显山露水的,但早就在暗中好奇地观察起来。然而令人失望的是,徐曼还真得就是单纯来喝酒的,虽然投怀送抱的Omega不少,但徐曼从来没有多给谁一个眼神过。

    而现在,徐曼居然十分熟稔地和一个连脸都看不清的Alpha说话,语气还颇为肉麻。周围的人谁不是混迹夜场的老手,他们第一时间察觉到,徐曼和这个神秘女人的关系不一般。

    “这是我朋友,你们去忙自己的吧,我陪她就行。”徐曼的表情十分坦然,她一边说着,一边不露声色地把手往上移,原本握着林桐的手臂的动作,变成了搂住了她的肩膀。

    感受到徐曼的手轻轻划过自己的后背,林桐头皮发麻。但众目睽睽之下,她也不好挣扎,只能像个木头似的僵在原地。

    听了徐曼的话,就算再好奇,大家也不敢再厚着脸皮八卦林桐的身份了,于是纷纷识趣地离开。

    “傻了?”徐曼看着林桐呆滞的表情,嗤笑一声,还故意捏了一下她的肩膀。

    “别动我!”林桐全身一个激灵,仿佛感觉自己被捏的不是肩膀,而是天灵盖,她睁大眼睛,恶狠狠地瞪了徐曼一眼,刚想扒拉开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却被徐曼轻飘飘的一句话给止住了动作。

    “没注意到大家都在偷看我们吗?”徐曼笑眯眯道,“你的身份已经很让人好奇了,如果不想引起更大轰动,我劝你还是自然一点。”

    林桐顿时萎成了泄气皮球,她老老实实地缩在徐曼的怀里,被一路搂进了更衣间。

    “好了,现在没人了,你到底想做什么?”林桐皱眉看着徐曼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地落上门锁。

    徐曼没有立刻说话,而是自顾自地拉过林桐的上衣,用湿巾轻轻擦拭沾到酒渍的地方。

    林桐表情怪异,她一想到正认真给自己擦衣服的人是自家老板,就恨不得夺门而出,她忍了一会儿,就在快要忍受不了越来越浓郁的信息素气味时,徐曼终于开口了。

    “林桐,我真是低估你了。”徐曼终于略微松开了手,她凑到林桐耳边,用半带着嘲讽的语气轻声道。

    “你脑子进水了吗?”林桐别扭地避开耳边的热气,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徐曼,皱眉道,“什么低估高估的?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戏还没拍完就迫不及待来酒吧?这就是你的职业操守?”徐曼冷笑道。

    “我这是正常放假休息!”林桐翻了个白眼,“休息的时候来酒吧调整一下心情怎么了?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怎么着,合同里哪一个条目说艺人不能在私人时间来酒吧了?”

    徐曼认同地点点头,微笑道:“你以前的娱乐习惯我管不了,但既然现在我是你的老板,那以后就请你按照公司要求来做事。”

    说着,徐曼就在林桐震惊的眼神中,掏出了手机,给秘书打了个电话。

    “吴秘书您好,下周开会之前,在我下一个季度的安排里加一条——为了安全起见,以后风华的艺人私下里去酒吧等公众场合时,要通报经纪人,并取得同意。”

    林桐:“……”

    林桐的经纪人是徐曼直接安排的,说是徐曼的眼线也不为过。这不就意味着以后林桐休息的时候想去哪浪,都要经过徐曼的同意了吗?

    打完电话后,徐曼慢条斯理地将手机放回去,然后对林桐不怀好意地笑了笑,一本正经道:“我这也是为了我们风华的所有人,将来能有更好的发展。”

    林桐目瞪口呆地看着徐曼的一系列操作,她沉默了好半晌,终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徐曼这就是在故意为难她。她烦躁地将额角乱糟糟的碎发拨到耳后,讲了一句听上去毫无关联的话:“徐曼,我想起来你是谁了。”

    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徐曼的眼神里瞬间升起一丝淡淡的光彩,然而随着林桐接下来的话,徐曼的表情很快冷了下来,眼神也晦暗不明起来。

    “我承认我小时候对不起你,但这不都过了好多年了吗?我们那时候都不懂事,真有必要到现在还记着仇?”林桐摸着鼻子,换上了和徐曼宛如一对“好姐妹”似的语气,半开玩笑道,“要不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的年少无知?我保证以后一定好好工作,绝不给风华丢脸!”

    说完后,见徐曼毫无反应,连眉毛都没动一下,林桐心虚地避开对方的眼神,低头死死地盯着锃光瓦亮的地板,不敢说话。

    “所以对你来说,以前的那些事,都可以用一句最简单的‘年少无知’来解释?”静默了一会儿后,徐曼勾勾唇,嗤笑一声。她随意地将手抄在口袋里,歪头打量着林桐,缓缓开口道。

    “……是……”话还没说完,见徐曼面色不虞,林桐忽然舌头打结般地改口道,“也不是!”

    徐曼抬起下巴,微微一挑眉,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咳,我不只是‘年少无知’,我还没有担当、怂、情商低下!”林桐如秋风扫落叶般,无情地检讨着自己,她表情沉痛地看着徐曼,语气诚恳道,“我为我过去的所作所为感到由衷的后悔……我不应该口嗨……不应该随便勾搭小姑娘……”

    “口嗨?勾搭?”徐曼被气笑了,她像是第一次认识林桐似的,危险地半眯着眼睛,一字一顿道,“所以你几年前说的话全都是假的?”

    林桐被噎住了,她犹豫了一会儿,点点头,又摇摇头,“我……我那时候也不知道你会分化成Alpha呀,我当时喜欢的是Omega的你……”

    “那现在呢?”徐曼打断了林桐的话。

    “啊?什么现在?”林桐莫名其妙道,

    徐曼慢悠悠道:“你当时喜欢Omega的我,那你现在喜欢什么样的我?”

    “我现在喜欢……呸!”林桐顺着徐曼的话,差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她涨红着脸道,“我现在不喜欢任何人,更不可能喜欢你!”

    徐曼的脸色沉了下来,她盯着林桐看了半天,忽然勾唇一笑,将手伸向林桐依然湿漉漉的前襟。

    “你干什……嗯……”林桐闷闷地呻|吟一声,她红着脸拽住徐曼的手腕,眼神里满是不敢置信。

    “这就是你说的不喜欢?”

    徐曼和林桐身高相仿,但也许是因为徐曼今天穿了高跟鞋,她此时一边用手指轻佻地勾着林桐半湿的衣料,一边微微垂眸,看着在气势上就低了一截的林桐。

    “你,你这样……僵尸才没感觉吧?!”林桐抖了一下,忍无可忍地按住徐曼乱摸的手,咬牙切齿道。

    “还嘴硬?”徐曼哼笑一声,隔着薄薄的布料,用指尖勾了一下对方身前某个柔软的突起部位。

    林桐瞬间像是被用滋水枪滋了一身水的野猫似的,后颈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她踉跄后退几步,差点没站稳,望着徐曼口不择言道:“我对你真没兴趣!你|他|妈的是不是霸总小说看多了?我真没那个兴趣跟你欲迎还拒,你清醒一点好不好?”

    徐曼收回手,眉头紧锁,沉声道:“就因为我是Alpha?”

    鼓起勇气吼完徐曼后,林桐喘着粗气,心跳剧烈得像是快从喉咙里跳出来。她平复了一会儿呼吸后,咽了口口水,闷闷道:“不只是因为性别原因。”她迟疑了一会儿,继续道,“就算你是Omega,你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望着徐曼阴沉的脸色,林桐怀疑自己是酒劲上来了,她听见了自己不留情面的话语回荡在空荡荡的更衣间里。

    “从一开始,你就在强迫我。我尊重所有拥有特殊性取向的人群,但我也希望别人尊重我!”林桐像是憋久了,她滔滔不绝道,“你给我用AA情趣药物的时候,有取得过我的同意吗?你说想和我在一起,有在乎过我是不是真得喜欢你吗?你|他|妈的居然还给我安排心理辅导——绝了,这你都想得出来?”

    林桐越说越委屈,她“噼里啪啦”地指责了一通,发现徐曼的表情也凝重了起来,她的大脑这才冷静了下来,整个人慌得不行。

    完了,她在干嘛?她居然敢指着自家老板的鼻子骂?!她不想在娱乐圈混了吗?

    “呃……徐总,对不起啊……我刚才情绪有点激动,口不择言了……”林桐刚了没一会儿,便认怂道歉。

    “我承认之前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我很抱歉。”徐曼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

    林桐一愣,没想到在自己的一通发泄后,一向心高气傲的徐曼居然真得向她道歉了,她这时反倒开始有点尴尬了,在心里为自己突如其来的情绪爆发而捶胸顿足,同时心里升起一个令人头皮发麻的想法。

    她一直坚定地认为,徐曼逼迫她交往,是为了报复她,或者说是逗她,可看这反应——徐曼不会是真喜欢她吧???

    “其实还好,我就是不太习惯突然被人……”

    “我会给你时间的。”徐曼突然道。

    “什么?”

    “我不应该像之前那样逼迫你。为了更好地尊重你,我会给你一定的时间。”

    林桐彻底懵逼了,她莫名其妙道:“什么?什么时间?”

    “喜欢上我的时间。”徐曼皱眉道,“这段时间里我不会再逼你做你不喜欢的事了,但是为了缩短这个过程,我也会采取相应的辅助措施。”

    林桐抖抖索索道:“……哪种措施?”

    “你先搬到我家吧,我觉得如果朝夕相处的话,我们彼此之间会更加了解,也更有利于未来我们之间互相尊重。”徐曼说着,便开始打电话给助理安排工作。

    林桐:“……”

    她真是脑子坏了,才会相信徐曼知道“尊重”这两个字该怎么写!

    **************

    元旦的时候,顾芊和戚予特意推掉了所有的通告,空出了完整的三天,决定回家过个节,顺便和戚妈妈摊牌。

    “怎么不下车?”顾芊靠在车门边,似笑非笑地看着驾驶座上的戚予。

    戚予沉默了一会儿,扭头看向顾芊,默默道:“能不能……”

    “嗯?”顾芊歪了歪头。

    “能不能下次再说……”戚予愁眉不展道。

    “不行。”顾芊笑得一脸温柔,然后斩钉截铁地拒绝了戚予的请求。

    戚予昨天做了一夜的心理建设,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决定利用元旦回家的机会,告诉自家亲妈自己的真实性别。没想到现在到了自家车|库里,她却突然怂了。

    一瞬间,戚妈妈小时候和邻居阿姨辩论、和卖菜奸商对喷、和碎嘴大妈互怼的场景涌入了她的脑海。

    “不是不说。”戚予对顾芊解释道,“我就是感觉我还没做好准备工作,我怕一会儿被我妈给剥一层皮……”

    “你昨晚不是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吗?”顾芊拧着精致的眉心,不甚满意道,“这件事迟早要说的,更何况阿姨是你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之一,你瞒得越久,到时候对阿姨造成的伤害就越深。”

    戚予撇着嘴,满脸郁闷道:“你说得我都懂,我就是突然有点慌……”

    顾芊轻笑一声,她重新走进车里,然后把门一关,勾唇看着另一边的戚予。

    “怎么回来了?不是说要下车吗……”戚予的话还没说完,顾芊的手就伸了过来,捏了捏她的后颈。

    “很紧张?”顾芊笑眯眯地问。

    戚予犹豫了一会儿,乖乖地点点头。

    顾芊的眼角弯了弯,她凑近了一些,原本放在戚予后颈上的修长手指顺着戚予挺直的脊背缓缓往下移。

    “你要做什么?”戚予敏感地颤了一下,惊讶地看向顾芊。

    “帮你……”顾芊故意拉长了语调,然后轻声道,“放松一下。”

    ************

    因为临时起意,顾芊和戚予在车里又耗费了半天功夫,她们到家的时间比预计的晚了将近一个小时,戚予心虚地推开家门,然而想象中的魔音贯耳并没有到来。

    “妈?”戚予诧异地大喊一声,下一秒,她就听到了客厅里隐隐约约传来的哭声,戚予顿时慌了,她急匆匆地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然后看到坐在沙发前,对着电视抹眼泪的自家亲妈。

    戚予:“……”

    听到动静,戚妈妈抬起头,一边擦着眼角,一边哽咽道:“小,小予回来了啊?怎么今天这么晚?我一局电视剧都看完了。”

    “……临时发生了点事。”见戚妈妈没出事,戚予松了口气,她淡淡地瞥了一眼电视屏幕,无可奈何道,“您这又是看了什么狗血电视剧?”

    “呜呜呜,这个电视剧里的Alpha好渣。”戚妈妈好不容易缓过来了一点,此时被戚予一提,顿时情绪又涌了上来。

    顾芊连忙拿了一张纸巾过来,替戚妈妈抹脸。

    “都2021年了,居然还有这种编剧,而且这种直A癌的剧情居然还能过审?”戚妈妈一边将脸上的泪水擦掉,一边愤怒地吐槽着刚才看的电视剧,“Alpha真坏,还好你爸没有像这些电视剧里的Alpha一样。”

    戚予干笑两声,默默地帮顾芊挂衣服。

    “哎,老一辈的人里,重A轻BO的人太多了。”戚妈妈又开始了长篇大论,她摇头道,“当时生你的时候,你外公外婆她们都希望你能分化成一个Alpha,我就偷偷想,我家女儿以后要是变成一个软软的Omega或者Beta那多好啊?还好你争气,最终还是分化成了Omega,虽然和其他Omega比起来,你稍微有点另类了。”

    这最后一句话纯属戚妈妈拿自家亲女儿打趣,可戚予并没有像她预想中的那样不满地反驳,而是一字未吭。

    “哎?”戚妈妈挑挑眉,她悄悄地捣了一下身边的顾芊,用气音小声道,“小予怎么回事?今天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吗?”

    顾芊摇摇头,轻声道:“应该没有吧,妈你别多想。”

    戚妈妈皱着眉,不太相信地看着顾芊,撇嘴道:“我自己家女儿我还不清楚啊?我太了解她了,从小到大,她就没有什么事是能瞒过我的!”

    闻言,顾芊欲言又止,她神情复杂地瞟了不远处的戚予一眼。

    吃饭的时候,戚予也没什么胃口,直到吞下了最后一勺汤,她放下了碗筷,一本正经地坐在餐桌前,清了清嗓子。

    “咳咳,妈,我要跟您说件事。”

    “你说。”戚妈妈像是早就猜到戚予有话要说了,她难得一脸严肃地看着戚予。

    戚予张了张嘴,刚想说什么,又忽然改口道:“那个,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戚妈妈挺了挺背,被戚予带得也不禁情绪紧张起来。

    “别生气。”

    戚妈妈深吸一口气,假笑道:“我尽量不生气。”

    “我……”戚予犹豫道,“我其实是……”

    戚妈妈年纪大了,听力不太好,见戚予扭扭捏捏的,她突然不耐烦地大喊一声:“你是啥?!”

    被戚妈妈这莫名一吼,戚予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她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也随着这大声的询问泄光了。

    戚予:“……”

    “啧,让你说你又不说,这孩子什么毛病?”戚妈妈急得竖起了眉毛,“到说正事的时候了,你在这矜持扭捏得跟个真的似的。快说话啊!”

    被催得无可奈何了,戚予终于捏紧双拳放在大腿上,她忽然闭上眼,大声道:“其实我是Alpha!”

    餐厅刹那间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中,几秒后,戚妈妈不敢置信地摸摸自己的耳朵,疑惑道:“你再说一遍,你其实是什么?”

    戚予的脸上写满视死如归,她语气沉痛道:“我其实一直是Alpha。我骗了你,我分化后并没有变成Omega。”

    “芊芊,今天几月几号?”戚妈妈扭头看向顾芊,强颜欢笑道,“和我开愚人节玩笑是吧?”

    顾芊摇了摇头,用带着歉意的语气道:“阿姨,戚予没和您开玩笑,她确实是Alpha。”

    戚妈妈傻了,她呆愣地坐在饭桌前,一脸饱受震惊的表情。

    “你俩联合起来,和妈妈开玩笑对不对?”戚妈妈还是不敢相信,她的嗓子都因为吃惊而破音了,“你成年都快四年了,然后你现在突然跑过来和我说,你分化以后根本不是Omega???!!!而是Alpha????”

    “妈,对不起……”

    戚妈妈有些头晕,她晃了一下差点没坐稳,还好被身边的顾芊搂住了肩膀。

    “你的信息素是怎么回事?”戚妈妈按住眉心,质问道。

    “我用了伪装剂……”

    “你有……”戚妈妈脸色发白,她低头瞥了戚予的下半身一眼,艰难开口道,“你有那个啥玩意儿?”

    戚予惭愧地点点头。

    “不是……”戚妈妈彻底没话说了,她拍了一下桌子,大声道,“你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啊?我就想不明白了。”

    不等戚予说话,戚妈妈就站了起来,她绕着餐桌不停地低头来回走动,嘴里不住地念叨着:“不可能,我的女儿怎么会突然从Omega变成了Alpha?不可能,这不可能!没道理啊!”

    戚予见自家亲妈怎么都不信,她叹了口气,上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里,过了一会儿,抱着一大堆东西回到了餐桌前。

    她把怀里的东西“哗啦啦”地往桌上一洒,开始一件一件地和戚妈妈介绍起来。

    “这是Alpha抑制剂。”

    “这是信息素伪装剂。”

    “这是信息素隔绝喷雾。”

    戚妈妈:“……”

    见戚妈妈没说话,戚予小声道:“那个,我知道眼见为实,但毕竟我也这么大人了,虽然你是我亲妈,但脱裤子还是有点不太方便的……”

    戚妈妈:“……”

    “你不相信我,总该相信顾芊吧?!”

    戚妈妈缓缓地转过头,无言地看着顾芊。

    顾芊轻轻点了点头,这一举动彻底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戚妈妈一屁|股跌坐到了椅子上,顾芊和戚予纷纷着急地围了过来。

    “妈,对不起,我不该瞒着你的,真得对不起!”戚予的鼻头酸酸的,她看着戚妈妈震惊的样子,心疼得无以复加。

    “让我一个人缓一会儿……”戚妈妈摇摇头,有气无力道。

    在戚妈妈的坚持下,顾芊和戚予只能看着戚妈妈失魂落魄地走进了卧室,然后“砰”地一下关死了门。

    ************

    “你说我妈不会受不了打击,出什么事吧?”戚予担忧道,说着,她便准备去卧室找戚妈妈。

    然而她还没走到门边,戚妈妈就自己推门进来了。

    “你们过来看看。”戚妈妈一手拿着pad,另一只手对顾芊和戚予招了招。

    戚予连忙拉着顾芊走了过去,她本以为戚妈妈要开始训自己了,没想到戚妈妈忽然打开了pad,点开了某个软件,瞬间,屏幕上便出现了一个花里花哨的界面。

    “这是前段时间我在抖声上刷到的很火的育婴软件。”短短几十分钟,戚妈妈的脸上就不见了刚才的愁容,她活像是这个软件的推广经理似的,嘴上不断吧啦着给戚予安利。

    “你看,这里有胎教教程,然后点这里还能购买婴儿用品和家具,同城直达!还有这里,到时候有了宝宝了,可以……”

    “等等等等……”戚予被这一出给整懵了,她对戚妈妈无奈道,“这哪跟哪啊?为什么突然考虑孩子的事?”

    “我以前寻思着,你和芊芊都是Omega,估计很难有自己的小孩了,怕被你们说,我都是在心里偷偷遗憾的。这下知道你其实是Alpha了,我还不能找点乐子吗?”戚妈妈撇嘴道。

    “可这也太早了吧?”

    “哪里早?我这不是未雨绸缪吗?”戚妈妈白了戚予一眼,她随手将pad递给顾芊,然后扯过了戚予的胳膊,不容拒绝道,“你过来一下。”

    戚予乖乖地被戚妈妈拽到了门外。

    “小予。”戚妈妈仔细地关上门,特意不让顾芊看到外面的情景。她的表情忽然严肃了起来,目不转睛地直视着戚予,沉声道,“不管你是什么性别,妈妈都不介意,但你这次瞒了我这么久,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说实话,妈妈是有些失望的。”

    “对不起……”戚予愧疚地垂着脑袋。

    “我这次批评你,不只是因为我不喜欢你瞒着我。”戚妈妈叹了口气,她摸了摸戚予毛茸茸的头顶,无奈道,“我生气的原因是,你这样做对自己、对别人都很不负责任。”

    见戚予哑口无言,戚妈妈顿了一下,继续道:“小予,在你的周围,有很多爱着你的亲人、朋友、粉丝,他们也许会原谅你这个情由所原的欺骗,但你有没有想过,这样做也许会消耗他们对你的信任和爱?”

    戚予已经不知道上次被戚妈妈像个小学生似的训话是在什么时候了,她的眼角有些发酸。

    “然而说到底,我最怕的,其实还是你受到伤害。”戚妈妈苦笑一声,“你准备怎么处理这件事?一直不公开?”

    戚予摇摇头,“我会处理好的。”

    戚妈妈抱住了戚予,像很多年前那样,拍了拍她的背,柔声道:“其实,不管你是Alpha、Beta还是Omega,不管你将来会选择什么职业、什么性别的伴侣,不管你未来会不会有自己的孩子,妈妈都不在乎,妈妈只希望你开心。”

    “妈……”戚予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小予,害怕的时候就回来和妈妈说说,我和你爸一直都在。”

    性别摊牌后,戚予明显感觉到接下来几天,戚妈妈在家里对自己更加没有好脸色了,家庭地位跌倒了谷底,戚予也理亏,于是任劳任怨地家务全包,不敢有半句怨言。

    戚妈妈知道戚予是Alpha后,很快通知了戚予在国外工作的亲爹,戚予他爹也十分震惊,但与戚妈妈相比,戚爸爸的心情愉悦许多,他颇为自豪地在视频那头道:“不愧是我的亲女儿,和我一样都是Alpha!像我多好,哈哈哈哈哈!”然而这句话换来的只是戚妈妈的一个白眼,与无情的通话挂断。

    ************

    在假期的最后一天,娱乐圈发生了一件大事。

    方念突然发了一篇千字声明,其中详细地描述了她和周岑曾经“两情相悦”的恋爱经历,并声称她直到今日,一直对周岑念念不忘。

    “洗白周岑”的同时还来了一把公然出柜,向来走乖乖女路线的方念突然往互联网上砸了这么一个惊雷,顿时引发了全网的热议。

    雷霆的公关部迅速出面,拼命花钱通关系、撤热搜,但还是堵不上吃瓜群众们饥渴难耐的嘴。

    尽管公司立刻上了方念的微博,清空了她的所有发言记录,但长篇声明的截图早就传遍了全网,基本上是每个追星少男少女人手一份。

    周岑前一秒还是万人唾弃的死缠烂打同性的变态,后一秒就变成了年度苦命鸳鸯里的其中一只,这反转惊呆了所有混圈的网友。

    我会发着呆:我之前就说周岑和方念的关系好得不自然!你们居然还不信!好家伙,这下子直接公然出柜了,真是勇士……

    你的温柔像羽毛:真好笑,真正需要上热搜的人上不了热搜,头条一天到晚就是什么明星的恋情和吃喝拉撒,现在连两个Omega谈恋爱都出来啦?真不觉得自己变态?

    想吹风想自由:我可能是有点跟不上这个时代了,方念和周岑这两个人都是Omega吧?两个Omega在一起本来就够让人瘆得慌了,现在还这么高调地官宣?我们国家完了哈哈哈。

    支持方念和周岑的人也有不少。平时圈地自萌的时候,喜欢OO恋的人看上去有很多,但真把这种事明晃晃地扔到了大太阳底下,让全国的男女老少来评论的时候,这一撮人瞬间成了海里的一叶扁舟,不被淹没打翻就不错了。在绝对的数量与舆论的碾压下,他们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存在感。

    方念和周岑早期在一个团里的视频被扒了出来,一些以前看上去非常正常的亲亲抱抱,被网友的有色眼镜一打量,顿时变成了“颇有深意”的sq互动。就连方念和周岑拍得一些影视剧和电影,其中的某些镜头与台词都被恶意截图,做成了各种表情包和段子。

    爱上有你的黑夜:真恶心,原来以前就暗度陈仓了啊。

    为什么这样子:两个Omega在一起能爽吗?我看这两个小姑娘都长得漂漂亮亮的,在一起真是浪费资源!

    网上的评论不堪入目,带着各种观念的人吵成一团,发泄着平时压抑的情绪,然而当事人却像消失了一样,没有再发声。

    ************

    “方念,能耐了啊。”雷霆总部里,经纪人冷笑一声,她目光阴毒地看着方念,“我真是小看你了,没想到你宁愿前途尽毁,也要替周岑说话。”

    “我只是还大众一个真相而已。”方念面无表情道。

    “啧啧,还大众一个真相?”经纪人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似的,笑得乐不可支起来,“听起来真是正义凛然啊!然而又能如何呢?难道网友们会给你颁发一面锦旗,鼓励你诚实勇敢?”

    经纪人摇摇头,惋惜地叹了口气,“不,他们只会觉得两个Omega公众人物谈恋爱真恶心,说不定心里还在笑你傻——这个小明星是怎么回事?敢公然出柜?嫌钱赚得太多了?”

    方念没有说话,她的眼神晦暗不明。

    “你知道上一季度,公司为了捧你,给你砸了多少钱和资源吗?你现在是四五个品牌的代言人,你这次发声明,你知道会给你自己和雷霆带来多大损失吗?”经纪人收敛起不阴不阳的冷笑,语气冰凉道。

    “我很感谢公司对我的栽培,但我做不到吃人血馒头。”

    “人血馒头?”经纪人眯起眼,咀嚼着这个词,玩味道,“别说得好像你以前没吃过一样,怎么,现在突然觉悟了?”

    不等方念说话,经纪人忽然一把揪住了方念的衣领,一字一顿道,“你不想混这个圈,不想赚这个钱了,可以。但你别他妈的拖我们下水!”

    方念垂下纤长的睫毛,不怎么真切地说了句抱歉。经纪人这才松开了她被拽得皱巴巴的衣领。

    “你要是愿意再发一则声明,和所有人道歉,并保证以后不会再和周岑有感情纠葛,雷霆还愿意保你。”

    方念毫不犹豫地摇头拒绝了经纪人的提议,“我在之前公开的声明里已经和粉丝道过歉了——我身为爱豆不应该瞒着大家偷偷谈恋爱。除此之外,我想不出还需要道什么歉。我也做不到和周岑断了联系,就算做出这样的保证,也是再一次欺骗粉丝而已。”

    “行,你挺行的。”经纪人点点头,对方念竖起了一根大拇指,“你这是彻底放弃你的明星梦了?”

    方念没有反驳,但在经纪人并没有注意到,她的双手早已紧握成拳,贴着大腿微微颤抖。

    “既然你怎么说都不愿配合,那也别怪上面无情了。”经纪人最后用复杂的眼神看了方念一眼,终于收回了所有的情绪,淡淡道,“希望你不要后悔。”

    说完后,经纪人便大步流星地离开了偌大的休息室。

    方念像是一瞬间被卸下了所有的力气,跪倒在了冰凉的地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