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进无限文科高考 > 正文 第159章 心无旁骛!决战长江!
    月过中天, 已是后半夜了。

    浩大船队缓缓游弋进了曹魏阵营,靠着岸边慢慢滑着,江面薄雾弥漫, 曹丞相座下数十座黄金级机甲露出身影。

    冰冷雄浑, 如钢铁群山。

    船底考生齐齐啧一声, 微声淹没在江浪中。

    “北境家底真厚实啊。”陈以南忍不住低声道, “瞧我赵云将军, 照夜玉狮子掉个甲片子,他都得心疼三天。”

    “周嘟嘟也差不多。”富光撇嘴,“林冲说,嘟嘟不披甲好几年了, 小乔拿他旧甲做实验, 还心疼得嗷嗷叫呢。”

    俩卡在船底的姑娘对视一眼:“……”

    往后一看, 大家麻袋似的将自己贴在船底,中央拢着一圈火炮辎重, 堪称人肉隔水层。

    “我在想,待会爆杀突围时, 会不会有同学逃跑不及, 被当场炸死。”富光小声说。

    陈以南沉默片刻, 眼神监视着船底缝隙, 外头, 一艘披着红蓬的战船越来越近, “必然会的。”

    “不仅会有炸死的,还有水性不好被淹死的、踩踏而死的、惊悸过度的、万箭穿心的……”

    “混乱战场能滋生出你所有想不到的死亡方式。”

    富光咬住嘴唇, “要不一会,陈以南,突围我先上吧。”

    陈以南:“……”

    她移开眼神, 回头看着富光露露。

    船底昏暗,富光的笑容有点模糊,往日跳脱明媚的姑娘此刻神色释然:

    “好歹你也是四区的希望,若真剩下一根独苗,那也该是你代表半人马座去冲锋——”

    “你是最有可能的天王人选。”

    “还是别死在这里了吧。”

    陈以南没说话。

    富光努努嘴,“外面曹魏的考生,都拔刀拿枪等着呢。”

    “傻子都知道,冲锋的阵亡率最高了——我才不信程桥那孙子真猜不着咱们做了埋伏呢。”

    “我可不舍得你死在这里,你要赢,明白吗?”

    缝隙中透出月光,船底一片安静,陈以南发觉大家都在看着她。

    她不知道,是否许多船里都在发生着类似对话,她只觉得此刻心情,就像被江浪推挤的船尾,潮湿又温暖。

    “我的斩杀积分我知道,”她嘶哑道。

    “就算此刻被拿走一半,也有把握冲进天王入围的240名。”

    富光不为所动:“距离大乱斗不到一周了,兄弟。”

    说完,推了她一把,“叽歪什么,两年前咸阳宫抢我初恋政哥也没见你这么矫情过!”

    顿时,船底叽叽嘎嘎一阵低笑声。

    陈以南:“……”

    好好一波感动氛围,眨眼散了大半。

    “不。”她依旧拒绝了,摸摸富光的脑袋,“既然你认为我是刀刃,那刀刃就该用在最需要突破的地方。”

    “我不吹牛,我的身体耐受性哪怕当场万箭穿心,也能确保熬到自尽——分数绝不会白白流掉。”

    “你可以吗?”

    富光露露看鬼似的看她:“……”

    又回头给罗敏说:“怪了,这位充满奉献精神的壮士是谁,陈以南肯定被冒充了!”

    “玛德,她明明是晚上排队洗澡都不肯让咱俩先的辣鸡。”

    罗敏笑得眼泪都掉下来了。

    “……”陈以南磨牙,一把将富光的脑壳摁进船底积水里。

    船外,月光大盛雨势减小,起风了。

    首领船的幕帘被掀开来,曹操披着红衣缓缓走出,高鼻深目,白面长髯,显得有些阴鸷。

    水行战甲——蒙冲战船里藏的考生们一瞬间都盯住了他。

    说不出什么感觉。

    只知道面前这男人多智狡诡,又翻手云覆手雨。

    陈以南眼神一移,望着程桥。

    果不其然,程桥神色不见动摇,曾经听他提起嬴政蒙恬的敬意此刻并未浮现脸上。

    身后,富光卡了个风标,小纸条塞在钢板缝隙里,感知着空气,簌簌飘动着:

    “风向开始转了,同志们。”

    “注意待会的火炮投掷方向,一定要顺风,明白吗?”

    “黄盖将军,”曹操道,披风一挥,血红色彩如云霞在星光下浮动,“旧闻江东水阵惊艳,不若为操展示一番。”

    黄盖嘴角一抽:“……”

    刚还想说,风向没彻底转东南,火攻未必能达成最大功效,您这就自己送上门来了。

    针不戳。

    演示一番,拖拖时间。

    ……

    ……

    ……

    二十里外,江对岸。

    周瑜彻夜不眠,披甲站在船头,望着天边的山壁,那里有隐约的光线浮动着,似乎是星光又似乎是火光。周瑜紧紧盯着,心中默念。

    火攻之计不需要通传消息。

    只要计成,冲天火光便是最好的报信鸟。

    身后,诸葛亮披发托冠走来,手中提着一把七星剑。

    “都督宽心,我对黄盖老将军非常有信心。”

    “正如当日我力劝我主与江东结盟一般。”

    周瑜轻笑一声,眉间褶皱些微松开。

    他并没说自己压上了蒙冲战船的图纸,他相信,诸葛亮的脑子完全猜得到。

    “我也相信陈以南小参谋、相信可爱的外宇宙人。”

    “毫无利害关系的奉献,都是非常纯粹的。”

    诸葛亮故作神棍,“亮刚开坛祭拜了一番,东风必会准时抵达。”

    周瑜:“→_→”

    “说得好像前面一个月的天气预测都白做了似的。”

    两人对视片刻,大笑起来。

    “祝突袭功成。”周瑜伸出手来。

    “祝联军大胜。”诸葛亮与他空中击掌。

    ……

    ……

    ……

    搭乘群星专列,许典新凌晨四点抵达了猎户座备考城。

    这颗星球离恒星不近,终年严寒,一落地,许典新眼镜上就蒙了一层白雾,她淡定地搓搓脸,掏出手套带上。

    备考城下雪了,全城皆白,脚掌踩在积雪上咯吱咯吱响。

    许久没脱离工业部的高压环境了,重新回到烟火人间,许队注视着街边跑过的几个熬夜小混混,心情惬意极了。

    这趟考察来对了。

    考生陈以南,谢谢你啊。

    许典新高考已是二十年前的事了,她循着记忆中的路线,溜溜达达往四区看台走。

    还是破烂的铁门,看门的大叔成了大爷。

    但是——许典新眼神溜着街边人,发觉刚才一波小伙子不是混混,竟然是起个大早来占位置的?

    许典新:“……”

    直播是正午开始吧?

    她拉住一个小伙子:“同学,这么早起来看直播啊。”

    半大小子嚷嚷道:“阿姨,你不知道!昨天直播卡在黄盖诈降了,今天肯定要爆!位置很抢手的!”

    许典新推推眼镜,“如果我没记错,赤壁火攻是在晚上,高考直播需要星云总台校准两颗宇宙时间轴——从不播放晚间监控。”

    “今日就算占了位置,也绝不会是火烧连营。”

    “恐怕——”

    她脑海中飞快翻阅,工业部在宇宙海中的数据获取权限非常高,许典新又是个过目不忘的,499时间流速眨眼就被她从记忆宫殿里揪了出来。

    “——此刻,发生在考题宇宙的便是赤壁火攻了。”

    “你们看不着。”

    小伙子不服气:“谁啊你!你说是就是啊!”

    许典新呵呵一笑:“一位默默无闻的中年妇女。”

    敲开总台监控室的大门,许队冲睡眼惺忪的小哥掏出工业部证件:

    “深夜打扰,公事需要,望您海涵。”

    总台小哥:“……”

    我这点儿背的!

    之前接待阎王爷战备司,现在又来死直男工业部!

    “大姐,”小哥拖着拖鞋将人放进来,打着哈欠:“您就不能白天来吗?”

    许典新淡淡道:“白天还有白天的工作,忙里偷闲便是晚上了。”

    “并非每个部门都像你们,如此清闲吃干饭。”

    正要倒茶的总台小哥:“……”

    真想把水浇这人头上!

    开关一摁,噼噼啪啪满室大亮,无数明光碎片般投射下来,宛如千万片镜子,许典新这才发现,自己所处的监控室占地面积广大,满天满地皆是监控屏幕,眼睛都不知道往哪儿看。

    “您也要选材料吗?”小哥问。

    许典新头也不回:“‘也’?还有谁来过?”

    小哥撇嘴:“凭啥告诉你。”

    许典新微笑:“如果你不说,明年工业部最新调试的设备,太阳系备考城就没份儿。”

    小哥:“……”

    “你们工业部说话都这么气人吗?”

    许典新不解:“气人?这是事件与事件间最直接简明的逻辑,找到你的施压点,你就要听我的——难道不是吗?”

    小哥叹口气,光速滑跪:

    “我错了,就不该跟你争论这个。”

    “之前来看监控的是战备司。”

    许典新眼神一亮:“我要提调他们看过的材料。”

    小哥扭头,“那你估计会累死哦。”

    许典新笑了笑,“先给我指下四区文科组7768陈以南的屏幕吧。”

    “我是为她来的。”

    “顺带,麻烦您也把她队友给我看看。”

    总台小哥一一照做,心里犯嘀咕。

    果真是一个部门一个风格,黄金泡油是一种,雷厉风行也是一种,工业部这边更扯,还带“连坐”的。

    小屏幕被翻了出来,和陈以南关联度较高的考生被一字排开。

    许典新挨个在人才系统搜索名字。

    作为系统的源开发,工业部能看到的信息远比其他部门多,鸡贼至极。

    比如某个部门账号在名字上悬停的时间长短,都能查出来。

    时间越长,代表部门越犹豫,此人就可能成为引进人才。

    程桥的名字跳进许队眼中。

    ——同样盖上了战备司的红色锤子镰刀,还有个不常见的蓝色印章,点开来,竟然是高校章,银河系三大先秦研究院。

    罗敏的名字后也盖了个红色印章,但不是战备司,是应急管理处,算战争系部门之一。

    许典新觉得有点不得劲。

    她再往后看,不得了了,又冒出一个战备司盖章的学生,叫格鲁斯.韦恩,此人还有个银色半章,刻着一本翻开的书,来自文科生的天堂,文化司。

    许典新笑出声来。

    奇了怪了,先不说这陈以南队友都被瞧上这事,单说这文化司印章——

    真稀罕啊,这届四区文科组表现这么棒,搁我是文化司我非得一网全捞走,还矜持地挑拣起来?

    嘿,等你文化司反应过来,我保证,一个不剩!

    许队一一记下,像只冬天找栗子的小松鼠。

    小屏幕忽然光线一暗,她抬起头来,蒙冲战船穿透了时空,来到了数千年后的设计师眼前,许典新眼睛盯着,心里便已经将水行战甲的结构拆卸了个遍。

    船底昏暗,愈发衬得缝隙中的星光明亮,陈以南紧紧盯着,缓缓抬起手:

    “大家准备,家伙事儿都包好防水布——!”

    身后,细细索索声响起,考生快速防水打包。

    缝隙里,黄盖挥舞令旗,战船们在江上默契地滑动着,如一群穿梭的银鱼。

    钢板导热导冷绝佳,江水推挤着,陈以南略略一触船面便知道水位线上升还是下降。

    她静静等待着,右手不动。

    “散!”黄盖举高令旗。

    顿时,上千艘战船四散开来,如千丝飞镖,整齐快速,曹魏众人互相对视,惊艳浮现眼中。

    钢板上冰冷的水感越发动荡了,江浪推挤着,水面翻涌,此时正是掩盖水下动作的大好时机!

    陈以南眼神一凝,右手准时挥下:

    “启甲,放!”

    话音刚落,战船底板起开一个空洞,江水快速涌上,学生们趁着转瞬即逝的时间,背好防水包,一个接一个钻进长江,互相道别。

    “走啦!待会看我炸船的英姿吧!”

    “得了吧,老子是一排,你看我还差不多!”

    “好啦好啦,都拉紧火线,小心提前引爆——”

    “我还没被炸死过呢,有点小激动。”

    漆黑江水退下又漫上,人头一个个潜下去。

    人的重量下去,江水重新灌上来,互相替换,水位线摇摇晃晃,勉强维持住了。

    陈以南有点心酸,富光最后一个跳出去,她拍拍陈以南肩膀:

    “快点来,等你冲锋陷阵呢!”

    古长江乍看清幽,底处看却黑不见底,仿佛深渊巨口,富光有点发憷,猛地掐了自己一把壮胆,她深吸口气,闭眼扎进去。

    陈以南紧盯着她,见船板翻上来,也快速抱着火箭/筒跟上。

    江水疯狂涌上,几乎淹了一半船舱,陈以南带好泳镜背好辎重,后退两步,半身泡进漆黑江水,一拉绳子,将甲板合上。

    冰冷的长江水瞬间将她包围,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

    适应三秒后,泳镜后的眼睛睁开,陈以南吐出个泡泡。

    眼前景象让她瞳孔微微放大——

    月光透过江面投下薄薄光带,数千战船飘着,掀起波浪,上万考生如丝丝光点,浮动在战船下,又像一群银鱼,游动在墨蓝色水光中。

    星海江涛,盛景难忘。

    陈以南摸摸心跳,估量氧气残余量,手脚并用朝下潜了数米,一个翻身,便笔直朝着曹魏船底游去。

    此时此刻,冰冷的长江里,她感知不到其他。

    不思前路不想后方,一心一意只有火烧连营。

    岸边,北境众人不吝于发出赞叹,称赞江东水军操练技艺高超,程桥却戳了下金岭,指了指江面——

    战船引起的波浪模糊了视线,加之天色漆黑,东风有起,水下之物并不能看得太清。

    “仔细瞧,水下有大鱼。”程桥道。

    金岭:“……”

    “陈以南听你这么说,恐怕不会高兴哦。”

    程桥耸肩:“那我等着她来杀我。”

    三分钟后,第一只湿漉漉的手扒上了曹魏战船。

    它苍白又发皱,紧紧拉住了连环铁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