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被渣后我重生了 > 正文 第93章 平行校园番外(完第)
    第93章恋爱这件小事

    关系确认后, 季乔捂着怦怦直跳的心脏回了宿舍。

    宿舍里似乎没人,从外面看里面黑漆漆的,一点声音也没有。

    季乔以为舍友们自习还没回来, 没想太多地用钥匙开了门。

    刚打开门,忽然“砰”地一声。

    五颜六色的礼花纷纷扬扬落在了季乔的头发和肩膀。

    她惊讶地看向笑嘻嘻的韩珍妮。

    “你——”

    刚说了一个字,前方黑暗处忽然出现了一丝光亮。

    伴随着“祝你生日快乐~”的歌声, 钱静静和何绘从床边的拐角处走过来。

    点点烛光中, 钱静静端着蛋糕,笑得很开心。

    季乔怔怔看着眼前的一幕,不可思议地捂住了嘴, 眼睛微微发酸。

    三位舍友围着她唱完了歌,示意她许愿吹蜡烛。

    季乔的脑子空白了片刻,按照几人的意思走完了流程。

    光线忽然大亮,钱静静兴奋不已:“可以切蛋糕吃啦!”

    季乔从韩珍妮手上接过刀具,小心地切开蛋糕。

    舍友们这样给她过生日, 她真的很感动, 不过也有点困惑。

    “你们怎么知道我在外面没吃蛋糕啊?”

    她们都知道自己是和贺时礼出去的,怎么就确定两人在外面没吃蛋糕呢?

    韩珍妮挑眉一笑:“你说呢?”

    季乔的心思一顿,恍然大悟:“这蛋糕……”

    “对啊, 这蛋糕当然是贺时礼买的,哈哈哈哈。是我们沾光啦。”何绘接话。

    钱静静从季乔手上接过蛋糕咬了一口,浓郁的巧克力味道顿时溢满了口腔。

    “好好吃啊!”她满足地咽下蛋糕, 声音模糊不清地感叹, “难怪这么贵。”

    季乔这才注意到,这蛋糕并不是学校蛋糕店的,而是出自某名牌糕点之手。

    “贺时礼早就和我们说好了,等你回来请我们一起吃蛋糕。”

    “对啊对啊, 我对着它都馋了好久了,终于等到你回来了。”

    “贺同学很有觉悟,知道要先讨好我们娘家人。”

    ……

    几个舍友七嘴八舌地说了几句,便催着季乔吃蛋糕,要给她拍照。

    季乔顺从地笑笑,戴着寿星帽对着镜头拍了几张。

    韩珍妮将照片发给季乔,随口问道:“对了,贺时礼有没有送你什么生日礼物啊?”

    季乔点点头,迟疑着伸出自己的左手:“送了一个戒指。”

    刚刚在楼下,贺时礼变魔法似地掏出了情侣对戒,说是生日礼物。

    季乔刚刚答应交往,还没太反应过来中指便多了一枚素圈的戒指。

    话音落下,宿舍里立刻响起了吸气声和尖叫声。

    “啊啊啊啊啊!”

    “你们在一起了?!”

    “看不出来啊!贺同学连戒指都买好了。”

    “他这是蓄谋已久。”

    “哇哇哇!太好了!我们宿舍终于有人脱单了。”

    ……

    晚上,季乔在舍友们的威逼利诱下,简单讲述了两人在一起的过程。

    “就这样?”韩珍妮发出疑问,“没有接个吻吗?”

    季乔连忙摇头:“没有没有。”

    接吻……

    季乔的脸色微红,真是想想都觉得不好意思。

    应该不会这么快吧……

    “那牵手呢?”钱静静八卦地问。

    季乔想了想:“戴戒指的时候算吗?”

    两人目前最大的肢体接触,也就是他给自己戴戒指的短短几秒。

    就那么一小会儿时间,也足够令人脸红心跳的了。

    季乔现在还能记得他温热的手掌和修长的手指。

    当他托着自己手心缓缓戴戒指的时候,自己的心跳都要停了。

    “当然不算啊!”钱静静大声。

    季乔:“……”

    好吧,那就没有了。

    这天晚上,整个宿舍都因为季乔的脱单兴奋不已。

    关于感情的话题一直持续到夜里12点,几人才耐不住困意,勉强进入了梦乡。

    *

    两人在一起后没多久,照片就被同学拍到传上了表白墙。

    投稿人先是表白了季乔,接着问她是不是有男朋友了。由于两人并没有过分亲密的动作,投稿者一时也不能确认。

    这条消息一出,下面的评论飞速增加。

    【我也想知道!看到他们好几次了,超级养眼】

    【我想表白男生,上次看到他踢球,好帅】

    【肯定是一对啊,注意他们的戒指】

    【!!!这不是运动会开幕式上的神仙颜值cp吗?!】

    【啊啊啊啊!我也记得!当时大家就说男生喜欢女生,真的在一起了啊!】

    ……

    与此同时,之前论坛上各学院举牌女生比美的帖子也被踢了上来,两人并排走在一起的照片被发了上去。

    照片上,一高一矮的两个身影和谐,颜值也般配。随手一拍的画面都显得很美好。

    【这是什么校园言情发展啊啊啊啊,我喜欢这个结局!】

    【坐等分手】

    【???楼上有病?】

    【果然帅哥都是喜欢美女的555】

    【我嗑过的cp成真了?!哈哈哈哈】

    ……

    在接连两次的曝光下,季乔交了男朋友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

    之前那些经常困扰她的短信消息瞬间少了大半。

    对于这一点,季乔还是很高兴的。

    特别是有其他想要认识自己的人,只要说一声自己有男朋友了便可以打发掉。

    除此之外,季乔的日常生活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

    她平时的动线依旧以教室食堂图书馆为主。

    不同的是,和她一起吃饭和自习的人大部分时候从舍友变成了贺时礼。

    每天的早操结束后,两人会一起去食堂吃饭。

    接着是一天的课程和自习。

    晚自习结束后,他们一般会在校园散步。

    从自习教室走到汇同大学的东门,再从东门沿着湖边小路绕回北区的宿舍。

    季乔从不知道,原来漫无目的的走路也可以带来很大的愉悦感。

    也许这就是谈恋爱的妙处。

    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哪怕什么都不做也很开心。

    这项散步活动一直持续到期末考试期间才结束。

    12月下旬,所有科目的课程接近尾声,大家进入了如火如荼的复习当中。

    冬季天冷,有空调的图书馆成了所有人的首选地点,基本上只有很早起床去图书馆排队的人才有位置。

    有了男朋友以后,这项工作理所当然地就被贺时礼承包了。

    季乔要做的,就是在图书馆开门时间过去,不把位置空在那里。

    季乔宿舍的单身狗们对此羡慕不已,提出想要贺时礼也帮忙一起占座。

    贺时礼好脾气地答应了,同时拉上了自己的舍友姚旭一起早起。

    姚旭对学习一向吊儿郎当,懒懒散散。也不知道贺时礼用了什么方法,硬是说服了他和自己一起去图书馆。

    当然,季乔的舍友们也不是白白享受的,会经常请客以示感谢。

    就这样,时间在日复一日中很快过去。

    考完最后一门课后,季乔彻底解放了。

    回到宿舍,韩珍妮立刻收拾东西,打算下午就回家。

    除了她以外的三人则都是明天的票,此刻也一起收拾起了东西。

    “季乔,你不多留几天吗?”韩珍妮挑了挑眉,揶揄道。

    季乔摇头:“你们都回去了,我一个人住宿舍啊?”

    她有点害怕。

    钱静静“嘿嘿”两声,“男朋友没有留你吗?”

    “没有啊,他也要回家的。”季乔淡定。

    韩珍妮笑:“他心里肯定舍不得,又不好说,哈哈哈哈。”

    季乔动了动唇,没有出声。

    一开始得知自己回家日期的时候,贺时礼只是顿了下,很快就回复正常,笑着说了声“好”。

    舍不得吗?

    她其实没有太看出来。

    *

    睡了个午觉起来,季乔看到手机上贺时礼约她出来的消息。

    她回复之后,匆匆忙忙地起了床。

    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季乔换上牛角扣大衣,又戴好围巾帽子,全副武装地下了楼。

    楼下的贺时礼穿着黑色大衣,站在女生宿舍对面的树下。

    午后阳光洋洋洒洒落在他的头发肩膀,如同罩着一层浅浅的金色光芒。

    他的身姿挺拔,双手自然插在口袋,修长的脖颈空空荡荡,清隽面容定定看向宿舍大楼门口。

    见到季乔,贺时礼弯唇笑了笑,向前几步走过来。

    走到跟前,他自然地拉过季乔的手,握在手心。

    季乔微微扬起下巴笑:“我们去哪?”

    贺时礼低头,静谧目光在她的脸上顿了顿。

    “随便走走,今天阳光还不错。”

    季乔点点头,乖巧地应了。

    男生的手宽大暖和,她的手像被包裹进了温暖的手套似的。

    冬天的阳光暖得正好,没什么风的天气,这样的牵手散步也不会觉得冷。

    季乔没想到,贺时礼真的就是要和她随便走走。

    两人从女生宿舍楼下走到校行政楼附近的南门,又从南门沿着大路走到东门。

    经过东区生活区的时候,贺时礼买了两杯半糖奶绿。

    季乔拿着奶绿,被牵着从小路走到湖边的林荫小道上。

    这里树丛繁多,行人很少。

    石板路的旁边安置了几个长石凳,是情侣们隐蔽的约会场所之一。

    季乔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驾轻就熟地走到最远端的石凳坐下。

    她喝着奶绿,从喉咙到胃都被熨帖得暖烘烘的。

    贺时礼坐在她旁边,垂眸把玩着季乔的手。

    女生的手小巧白皙,很软。

    “明天几点的车?”他缓声开口。

    “上午9点半的。”季乔喝完了奶绿,将杯子暂时放在一边。

    贺时礼微微叹了口气:“这么早?”

    季乔愣了愣,顿时想到韩珍妮说的“舍不得”。

    她脑子一抽,脱口而出:“怎么了,舍不得我走啊?”

    贺时礼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说,表情微微惊讶。

    季乔的耳根噌一下烧了起来,恨不能咬掉自己的舌头。

    自己怎么就说出来了啊?稍显自大了一点,万一人家没这个意思呢。

    尴尬。

    懊恼中,季乔听到贺时礼轻轻“嗯”了一声。

    紧接着,自己便被揽入了他的怀里,脑袋上多了个重量。

    男生清润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舍不得。”

    季乔一怔,只觉得脸上更加热了。

    “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贺时礼的下巴在季乔帽子上磨蹭了下,低声问道。

    季乔想了想,抬头看他:“应该和大家一样吧……”

    贺时礼退开一点,垂眸静静和她对视半晌,微微叹了口气。

    下一秒,他手臂一个用力,箍住季乔的腰将人带到了自己的腿上。

    季乔猝不及防,惊叫一声搂住贺时礼的脖子。

    这是她第一次面对面坐在贺时礼的腿上,身体不由有些僵,看着贺时礼的目光也闪烁起来。

    谈恋爱差不多两个月了,季乔还没有这么近距离和男朋友对视过,心里有点发慌。

    她的两只手攀着贺时礼的肩膀,稍稍用力抓紧,手心下的大衣触感柔软。

    贺时礼的眼睛很深,眼底的情绪翻涌,修长的脖颈上,凸起的喉结动了动。

    季乔的心跳陡然加速。

    还没等她开口,贺时礼的手覆上她的后脑勺,微微用力往里压。

    季乔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嘴唇,脑子完全停止了思考。

    直到唇上传来温热柔软的触感,她猛地一颤

    酥麻的感觉沿着尾椎骨一路向上,整个头皮都在发麻。

    季乔没有接过吻,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她只知道,自己心跳快得要蹦出来了,像被人捏住了鼻子,几乎无法呼吸。

    手心紧张得出了汗,本能地抓紧了贺时礼的大衣。

    贺时礼垂着眼,嘴唇在季乔的唇上摩挲,轻吮。

    他自己也是第一次接吻,大都是凭着本能在亲。

    他能感觉到季乔的紧张,手掌渐渐从后脑勺下移到围巾里想要安抚。

    季乔纤细修长的脖颈因为他手心微凉的温度又是一颤。

    看着季乔明明很紧张又乖乖任他亲吻的样子,贺时礼心口瞬间溢满了欢喜的情绪。

    来自男性的兴奋让他忍不住想过分一点,再过分一点。

    季乔“唔唔”了两声,脸涨得通红。

    快要喘不过气的时候,贺时礼终于大发慈悲地放过了她。

    季乔头都不敢抬,埋在贺时礼的肩膀处当鸵鸟。

    刚刚有一个瞬间,她差点怀疑自己会因为接吻晕过去。

    此刻回忆起来,是自己过于紧张以至于忘记了呼吸。

    啊啊啊,好蠢。

    季乔对于自己的表现痛心疾首。

    贺时礼似乎很开心,手指静静顺着她脑后的头发。

    “要呼吸。”他轻笑着提醒。

    经他一说,季乔越发觉得自己笨了。

    但她还是小声嘟囔着为自己辩解了一下:“没经验嘛。”

    “而且你太突然了,我没有做好准备。”

    这个真不能怪她,她只是有点紧张而已。

    贺时礼闻言,又是一声轻笑。

    “那好。你现在准备一下。”

    他的声音低磁,胸腔因为笑意隐隐颤动。

    季乔愣了愣。

    贺时礼微微撑开一些,嘴角弯了弯。

    “而且你现在也算有经验了。”

    “我没——唔。”

    季乔眼睛睁大,下意识反驳的话被吞了进去。

    贺时礼一手扶着她的后脑勺,另一只手贴着她的脸颊,吻得更加深入缠绵。

    季乔原本已经平息的气息瞬间又紧张起来,和他相贴的耳朵和脸颊如着了火般,又热又辣。

    这一吻过后,季乔的脸成了番茄,被吻得彻底没了脾气。

    好像,吻着吻着也就习惯了。

    到后面,她甚至还学会了回应……

    这天,季乔一直到晚上9点多才被贺时礼放回宿舍。

    她摸着自己微肿的嘴,忽然觉得韩珍妮说的没错。

    ——贺时礼确实挺舍不得自己的。

    *

    第二天,季乔被贺时礼送上高铁,两人开始了为期一个寒假的异地恋。

    平时见不到面,两人大都通过视频或者电话的方式联系。

    过了年后没多久,汇同大学如期开学了。

    季乔在返校第一天坐上了回汇同的高铁。

    到达汇同市后,季乔拎着行李箱走到出站口,远远便看到贺时礼挺拔修长的身影。

    出站口人来人往,他直直站在那里,有种鹤立鸡群的气质。

    季乔笑着挥了挥手,加快了脚步。

    在家里还不觉得,如今见了面,她发现自己比想象中还要想贺时礼。

    出站后,贺时礼接过季乔的行李箱,另一只手顺手揽住季乔的肩膀。

    “终于回来了。”他低声说。

    这段时间,贺时礼第一次体会到了“一如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

    这煎熬总算到头了。

    为了方便,他是开车来的。

    接到人后,贺时礼没有立刻回学校,而是带季乔回了自己高中时住的房子。

    那里暂时没有人住,很安静。

    季乔一开始不知道贺时礼带自己过来的意思,直到她被人压在沙发上肆意亲吻了好久,她才后知后觉地紧张起来。

    “我,我没准备好……”她对上贺时礼深暗的眼睛,结结巴巴地说。

    自己虽然也很喜欢贺时礼,可并没有做好更近一步的准备。

    贺时礼闻言,愣了几秒后笑起来。

    “你想到哪去了?”他抬手,轻轻抹去季乔嘴角的水渍。

    淡淡笑意从眼睛荡漾开,原本的幽深随之消失了。

    “我只是想找个没人打扰的地方亲你而已。”

    在学校亲热总担心被人看到,这里就不会。

    贺时礼低头,再次亲了亲季乔的唇,声线温柔。

    “下午就送你回学校,别担心。”

    季乔松了口气,红着脸哦了声。

    “可是……”她吞吞吐吐地说,“我听说男生都很想那个。”

    “哪个?”贺时礼故意问。

    季乔别扭着说不出口,支支吾吾,目光闪烁。

    贺时礼被她的反应逗笑,不再为难她。

    “想会想,但是你现在年纪太小了,不适合。而且我又不是禽兽,不会在你没准备好的时候强迫你的。”

    季乔心里有点感动,但还是顺着他的话问下去。

    “那我要是一直都准备不好呢?”

    贺时礼想都不想地说:“那就等我们结婚了以后再说。”

    季乔顿时一怔。

    结婚?

    虽然自己并没有想过那么久远的事,可听见他这么说,季乔心里还是不可避免地涌上很多快乐的泡泡。

    “乔乔,在我面前,你不用害怕什么。”贺时礼摸着她的头发,低声承诺,“我不会做伤害你的事。”

    季乔点点头,弯着唇伸手搂住贺时礼的腰身,头靠在他的胸口。

    轻软的声音从口中喟叹出来:“好喜欢你啊。”

    自己好像,越来越喜欢他了……

    贺时礼的眼睫一颤,盖住眼底翻涌不停的情绪。

    他侧身扣住季乔的手,按捺不住地吻上季乔的唇。

    直白浓烈的感情顺口说了出来。

    ——“我爱你。”

    第一眼就心动的人,还是会相遇在茫茫人海。

    高中时错过的寒暄和认识,全部在大学得到了圆满。

    原来念念不忘,真的会有回响。

    那句没来及说出口的“你好”,也终有机会变成了如今的“我爱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