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全公司反向C位出道 > 正文 第98章 第 98 章
    只隔了一条街的饭店先是着火, 再莫名发了大水,这样曲折的状况, 显然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围观。

    如果说老牌的地方电视台还不够敏锐,那么对于热点嗅觉惊人的网络视频平台,当场就改变了直播计划。

    摄影师直接扛起摄像机,和主持人从商场的开业仪式跑路,比起一边中规中矩无甚出彩的开业直播,马路对面可真是热闹啊!

    首先是十分奇葩的降雨范围。

    乌云像一圈蘑菇般乖乖的团在一起,把雨下成了一个完美的圆。圆内雨水丰沛, 圆外地面干燥。

    除了奇怪的天气外,还有诡异的围观组合。

    失事饭店外的小广场上,跳广场舞的阿姨们团团围住一个有点呆滞的小帅哥。平台的直播间观众再一看,哟, 这不是刚刚坐在第一排的观众吗, 怎么跑这儿来了?

    这组合十分稀奇,当离得近些,还能听到他们的对话。

    敖丙十分无奈:“你们……别这样。”

    大妈们齐声道:“既然是龙,那你就给我们表演个喷水呗。”

    敖丙认认真真的回答:“喷水?不,这太不文明了。再来些水就真把这条街给淹了,如果我现在让天气放晴,你们能放我出去吗?”

    他没有意识到自己面对的是“中二特技和封建迷信”二选一的送命题, 对着天上的云抬起了手。

    接下来的画面就很难用科学去解释了。

    镜头聚焦在广场舞大妈中鹤立鸡群的少年, 敖丙抬手指着天空,云淡风轻的挥了挥手, 天上的乌云就仿佛被吓到般, 在一分钟内跑得干干净净。

    天空恢复清澈。

    不仅如此, 他的手在空气中不知画起了什么, 动作玄妙优雅,整个人身上都多了一种说不出的气质。紧接着,人们就看到那饭店里的海水缓缓的流了出来,按照他手指的方向,乖巧的流向马路的井盖。

    这场网络直播本来是商场开业仪式,如今画风突变,美少年直播做法,弹幕满屏生草。

    【卧槽这是特效吗?天气还能说变就变?】

    【这不是刚才观众席上的养眼靓仔组之一吗!这动作好羞耻啊!】

    【一本正经地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如此中二的动作……我现在就很想知道,这小帅哥是从哪儿跑出来的?】

    【你们别不信,我人就在市中心逛街,亲眼看着雨停了,整个人都傻了……】

    在众多吐槽中,有见证了某种真相的弹幕划过,【清虚门弟子榴莲:那个手势好像真是玄门术法,我要录屏给师父看看。】

    还有一条十分醒目,【这位是我们剧组的群演啊,好像真是个会呼风唤雨的大-仙!我昨天还拍了张照,对着他的照片许愿有奇效!】

    这条弹幕遭到了质疑,但也有好事玩闹的观众截屏了敖丙,表示自己也要试试。

    趁着大妈们抬头望天的功夫,敖丙从包围圈中跑了出来,一路冲进饭店。

    摄影本就接到直播平台的指示,要过来第一时间拍摄火灾……水灾现场,反正怎么都要过去拍摄,却没想到有这种好事。

    主持人和摄影师本来都还有点慌,没想到有人主动开路。摄像机追随着敖丙进入了建筑,几乎就是综艺节目中明星单人的跟拍视角。前面的少年无所畏惧,连跟在后面的两个人,都在这昏暗的环境中感到了勇气。

    但是勇气加成只持续了几秒钟。

    因为一进门敖丙就跑没了,他仿佛感受到了什么,以快到惊人的速度冲向二楼,在看到挡路的障碍物时,顺手掀飞了路障。

    摄影组连跑带赶追在后面,却还是慢半拍才抵达现场。

    视野不再受阻后,二楼对峙的情况就清晰地暴露在众人眼前,让直播间的观众大惊失色。

    ……这真的假的!

    从平平无奇的商演活动,变成广场舞中二少年指天做法,再一下子从冒险闯黑屋,无缝切换到了犯罪法制频道……这内容跨度真的没问题吗?

    被困在二楼的人群见到堵着楼梯的路障终于消失了,惊喜之后惊慌逃窜。

    但纵火犯还抓着一把刀,刀抵在一个孩子的脖颈前。

    消防和警察都被堵在闹市区中心外,还需要几分钟才赶得过来。摄影组毫无思想准备的直击犯罪现场,吓得膝盖一软差点跪下来,但随即,他们就被旁边一位当事人的镇定态度所鼓舞了。

    楼上的人都跑了,这个人不仅主动留下来,神色如此冷静的……往头上戴一顶软软的小帽子?还在按着边把头发遮好?

    观众们已经认了出来,【这不是靓仔二人组的另一个吗!这是节目安排吗?】

    【我刚才就想说了,这个小帅哥是在躲镜头吗?一头白发好有时尚感!是模特圈的吗?】

    【……你们怎么回事,都没人关注那个被劫持的孩子吗?】

    【我说上面那个傻白甜,这么容易被骗的吗?明显是剧本啊,你看谁家孩子被劫持了还能乐成这样?】

    对啊,为什么呢?连摄影组都感到迷惑了。他们清楚这不是什么剧本,而是正在发生的现实……所以那个被劫持的孩子,干啥这么高兴?

    被挟持的哪吒激动大喊:“敖丙——!我正要回上面去找你,你怎么先下来啦?什么时候下来的?是听说了我的事才下来的吗?”

    在看清坏人手里抓着的是哪吒后,敖丙重新恢复成平静安详的神态,慢慢地放下单手拎起的桌子,“你无故旷工,我是被临时调来替班的,你在玩什么?我和初先生还要回去工作呢。”

    哪吒闻言,立刻转头看向初华,“带我一个!不许你们偷偷自己玩!”

    初华面无表情:“一起去搬砖吗?”

    哪吒脱口而出:“行啊。”

    初华:“………”如此善变的吗?

    迟了一秒哪吒才反应过来,满脸屈辱道:“竟哄骗我去建筑工地!但敖丙都去了,你、你这个黑心小老板!”

    “你们到底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纵火犯被无视许久,颇感寂寞,挥舞着刀子打断道,“还在这里聊?你们当我这里是……”

    他的话没说完。

    冰冷的刀锋划出一道寒光,只见哪吒用脑门一磕,刀碎了。

    纵火犯:“……”

    哪吒抬起头,抠了抠耳朵,嘲讽道:“你说啥?”

    纵火犯仓皇撤手,可是哪吒却并没有从空中摔落,反而单手握住了他的胳膊。

    只听嘎嘣一声脆响,纵火犯的手臂直接扭曲。而哪吒借力腾空,小小的身体在空中翻了个跟头,当头一脚,从上而下踢到了纵火犯的脑袋上。

    坏人扑街倒地,口吐白沫。

    在场的人类全部目瞪口呆,连着直播间都直接宕机。

    刚完成了一套科幻动作片的哪吒安稳落地,像拍去身上灰尘般嫌弃地拍了拍手,转头用充满期待的眼神看向初华:“咱们晚上吃什么?”

    “说了要请敖丙吃麻辣小龙虾,再带他去我最喜欢的那家果茶。”初华顺口回答,在摄影组反应过来之前带着人就往外撤。

    直到走出饭店后,初华终于发现了哗点,“对了哪吒,你怎么会在这里?”

    ……

    十分钟后,旷工的靓仔狗托二人组,重新坐回了观众席的第一排。

    不仅如此,椅子边还多了一个穿红衣服的小男孩,小男孩模样长得眉清目秀,但神色间却带着莫名嘲讽,不知是因为什么。

    其实哪吒此时的情绪并不是嘲讽,而是羞愧。但是他天生长了一副嘲讽脸,让情绪变化很犀利。

    初华差点笑出鸟叫:“所以你是因为吃饭给不起钱,才被留在那个饭店洗盘子抵债的吗嗝嘎嘎嘎嘎。”

    若是从远景镜头来看,当看到一个坐在观众席上的小灰帽兴奋到下意识扑棱手臂,状况十分可疑。

    哪吒恼羞成怒,身边火苗直窜:“笑什么?你再笑!再笑我烧烤了你!”

    “知道人间赚钱不易了吧?”初华慢声道,“难道你这个工作就比搬砖高贵么?所以你当初到底瞎跑什么。”

    敖丙端正地坐在旁边椅子上,眼神略带责怪,“哪吒,你不能这样对待初先生,初先生对我们很好。”

    “他对我们哪里好了?这个没良心的人……的鸟,还哄骗我们去工地搬砖!”

    哪吒已经看到了初华原型是一团毛茸茸的大白鸟,长得还怪可爱的,想到了立刻改口。

    “没有啊。”敖丙迷茫道,“不是搬砖啊,人间的工作还是很容易的,我昨天就往桌子上一站,一会就赚了100块钱。今天我在这里坐一坐,就可以赚300块钱。”

    哪吒:“……”

    辛辛苦苦刷盘子,才每小时赚五块的哪吒,心态崩了。

    这场商业开幕式,因为对面马路突发事故,在消防车和警车到来后提前结束,比预期时间早了一个半小时。

    初华去找负责人结了款,本来还担心负责人会责怪自己和敖丙工作缺席,却没想到负责人一边看着手机实时上升的热搜动图,一边比对着手机外的哪吒和敖丙,神色十分恍惚。

    直到哪吒不耐烦地竖起眉毛,负责人打了个哆嗦,立刻掏出手机转账,“给……这就给钱。”

    最后居然一人给转了五百的薪资,看见这么多钱,哪吒眼睛都直了。

    初华怀疑道:“你是不是给错了?”

    “没……没错。”负责人呆滞的看着初华,“感谢你们为这次活动带来的热度,希望……希望下次合作愉快,加个微信?”

    于是加了微信后,初华一手抓着一个神仙,奔向了停车场。

    “我们两个狗托能有什么热度?城里人说话真好听。”初华发动汽车,在媒体围剿过来之前,挥挥衣袖潇洒离开,“走啦,去吃小龙虾。”

    但在去吃小龙虾的路上,又出现了没想到的情况。

    手机上天道app的提示音响了,初华本来以为是因为第一个任务完成,却没想到一连串响个没完,显然是有什么情况,他这才将车停在马路边,打开手机查看。

    除了第一个任务顺利完成的提示外,果然还出现了别的信息,初华点开了消息框。

    【天道:因检测到哪吒消极怠工,频繁离家出走,且个人返回天庭的意愿强烈,强扭的瓜不甜这道理大家都懂,我们将回收哪吒。】

    哪吒懵了:“……别啊,等等!”

    【天道派遣的替补成员——敖丙会即时转正,代替哪吒成为该项目第二位正式在编的员工。】

    见上面没有回应,哪吒简直撕心裂肺:“都不用搬砖了,敖丙也在这儿,我现在不想回去了!喂,别抓我回去!!”

    【对于这次人事变更带来的不便,我们十分抱歉,一定会予以让您满意的补偿。另外,我们还注意到另一位派遣员工,招宝天尊“萧升”因幸福指数过低,已在三小时前策划出逃,请您及时出手,改善员工在人间的生活体验……】

    初华并没有注意到后半段信息,此时他正好从手机上移开视线,看向了哪吒。

    一道神秘的光环降临在哪吒的身上,他的身体被天道传送离开的前一刻,还在用力挥舞双拳,“我不走!我不——呜!我一定会回来的!敖丙,肥鸟,你们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