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 正文 156、第一百五十六章
    大殿之中, 安静得一根针落地都能听得见。武德帝目光闪烁几下,略显仓促地移开了视线。站直身子,他背过身去拄唇咳嗽了两声, 哑着嗓子道:“起身吧。”

    苏毓淡淡地收回目光站起身来。

    杨秀小心地瞥了一眼苏毓。这还是他第一次见正宗的中宫嫡出长公主。不得不说, 古话说得十分有道理。龙生龙, 凤生凤, 老鼠的子嗣就只能阴沟里打转。他掀着眼帘,悄咪咪地打量苏毓。越打量越觉得这苏家二姑娘眉宇之中有白皇后的影子, 沉静且清冷。

    悄悄打量着苏毓的眉眼,自然也留心到她左右脸颊上两个鲜红的巴掌印。杨秀眉心倏地一跳,眼角余光立即去瞥武德帝的神情。果然, 武德帝看似背过身去,实则眼角余光也在打量苏毓。

    在看到苏毓脸颊上鲜红的巴掌印时,眉心拧成了一个结。他冷冰冰的目光扫到跪在地上还不敢起身的宫婢身上,面上飞速地敷了一层冰。

    “你们方才在做什么?”武德帝嗓音压得很低, “朕人还未进来之前, 苏氏你在教训苏姑娘?”

    苏贵妃一听他这口气就激灵灵一颤。与旁人不同,苏贵妃好歹跟了武德帝二十七年。从当初武德帝还是皇子的时候便跟着他,对这个人可以说十分了解。武德帝的这语气一听就是怒了。她别的事儿不大敏锐,对揣度武德帝的心思却猜得很准。

    此时立马就撇清关系:“自然不是!只是起了点小冲突, 这会儿已经没事了。毓娘, 你说是不是?”

    苏毓却不吃她这套。贵为贵妃,难道就能为所欲为?这苏贵妃说话做事未免太理直气壮了点。

    虽说苏毓自来不愿掺和苏家和苏贵妃的事儿, 却不代表她是个被人扇两巴掌还能凑上脸去舔的。她立在人群之外, 目光轻飘飘地扫过去。不清楚武德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但苏毓敏锐地觉察出武德帝一来,苏贵妃对她态度的微妙。

    显然, 她的身份让苏贵妃忌惮,而武德帝对这具身体,似乎有点突如其来的爱护。

    眼睛滴溜溜一转,苏毓抬起了下巴,故作不解道:“娘娘这又是在说什么话?毓娘听不懂。”

    苏毓捂住了自己的脸,面上露出了点淡淡的委屈之色。她面相本就像白皇后,眉宇之中清冷的神韵更像。此时委屈的模样比什么都叫武德帝觉得冲击。

    苏毓摸了摸红肿的脸,垂下眼帘:“毓娘虽是苏家嫡女,却长在乡野。确实不如苏家其他子嗣与贵妃娘娘亲近。今日第一次入宫却遭遇如此羞辱。毓娘不知哪里做错了令贵妃娘娘如此不满?若是有错,还请娘娘指明,毓娘必定纠正。”

    苏毓的话才一落地,苏贵妃的脸色就青了。

    她暗中死死瞪了苏毓一眼,红口白牙地就狡辩:“胡说八道!本宫对你没有不满!”

    苏毓没说话,只将自己红肿的脸颊展露在武德帝一行人眼前。武德帝可不是那等会照顾人体面的人。整个后宫,除了白皇后与他来说是正经夫妻以外,其余人都是妾。哪怕苏芳陪伴他二十多年,为他诞下两个皇子,已经坐稳贵妃之位,依旧是妾。

    换言之,除了白皇后和晋凌云会让他牵挂,苏氏在他这里就是个不讨喜的玩意儿。

    果然,武德帝的脸色黑沉下去。

    他脸一拉,跪在地上的宫婢们魂都要吓飞了。一个个脑袋抵在地上,头都不敢抬。苏贵妃也被他突然变脸吓得不轻。激灵灵一个哆嗦之后,立即清醒过来。可虽说能明白武德帝为何会如此生气,但苏贵妃想想又不理解一个初次见面的女儿能值得武德帝如此盛怒!

    不过一个公主罢了。出生时都能轻易换出去,这么多年从未养在膝下,更别提什么深厚的父女之情。武德帝至于为这样陌生的一个女儿,对二十七年的枕边人如此冷情?

    苏氏心里又委屈又震惊。她膝行过去抱住武德帝的腿:“陛下,妾身是什么性子您难道还不清楚么?妾身这脾气也就一阵一阵儿的。方才确实是火气上来了,一时之间没能克制住。但这会儿妾身冷静下来自然就没事了,侄女不懂,陛下难道不清楚?何必跟妾身计较……”

    苏毓适时插了一句嘴,“贵妃娘娘说的是,就是不知方才教训毓娘是毓娘何处惹得您的火气?”

    “你……”苏贵妃被苏毓这话给噎得一顿,顿时火冒三丈。

    “毓娘自问今日是第一次入宫,”苏毓一幅不解的模样,“难得有幸受娘娘传召,居然入宫便是来受教训……不若姑母给毓娘一个理由,否则,毓娘心里实在过不了这个坎儿。”

    苏毓的这话说完,武德帝的脸色已经不止是难看了。

    他不知何时踱步到苏毓的身边,近处看,脸颊上的红肿更明显。实际上,武德帝也不知自个儿此时是个什么心思。也许是父女血脉作祟,也许是苏毓长得实在太像年轻时候的白皇后,又或者,其实两者共有之。武德帝一想到方才跨进殿中来看到的画面,就觉得如鲠在喉。

    如同苏毓话里所说的,这苏氏心里头一不爽快便传苏毓进宫来教训。这到底是何意?这是将对皇后的恶意都洒到这丫头身上么?

    心里如此觉得,武德帝看那动手的宫婢们,眼中闪过恨色,恨不得剁了他们的手。堂堂晋王室的嫡公主居然被几个贱婢按在地上抽巴掌,这是拿他晋王室的血脉当什么!

    没有出言维护苏毓,武德帝厉声喝道:“今天白日里动用私刑,心思如此歹毒。这几个扇巴掌如此了得的人,朕看,手也不必要了。都退出去,剁了吧。”

    他说话做事素来任性妄为:“还有贵妃苏氏,关起门来教训人出气。如此嚣张跋扈,不成体统!朕看你也别给朕找事儿了。直至年关这段时日你就在钟粹宫呆着!若是再叫朕听到你惹是生非的动静,你这贵妃之位也别坐了!德不配位的人,给再多体面也是白费!”

    “杨秀,你在这给朕看着。这么会动用私刑,你且叫这些人都尝尝,动用私刑的滋味儿!”

    他忽地扭头看了一眼角落里站着的苏毓。恰巧迎上苏毓冷淡的目光。武德帝眼眸微微一善偏过视线,朗声道:“苏家姑娘,没事你就退下吧。往后少往宫里来。”

    说着,连晋凌云的事情也没问,带着人便怒起拂袖而去。

    苏毓应了一声诺后,转身便离开了钟粹宫。

    陛下亲自开口,金口玉言,钟粹宫的仆从想拦也不敢拦苏毓。苏毓不敢久留,这苏贵妃委实跟一般人不同,指不定会做出什么古怪的行径来。除了钟粹宫,当下她便匆匆出宫了。

    人走了,立即有人传话到未央宫。

    白皇后听说苏毓走得时候脸上挂着两个肿的老高的巴掌印,直接将手里的杯盏就扔了出去。碎裂的瓷片崩的满地都是,偶有一两片划破了她的手,白皇后也没在意。鲜血从白皙的手指上冒出来,白皇后搭在桌案上的手指都在剧烈地颤抖。

    “贱婢尔敢!”白皇后从未如此盛怒过,苏贵妃的这做派,明显就是在拿吾的女儿出气。白皇后这一口气着实咽不下去,苏氏那贱人简直恶心至极!

    “关嬷嬷!”这么多年,苏氏那等没脑子的蠢货能安然无恙坐稳苏贵妃的位置,是她放她一马。

    事实上,苏贵妃不知有多少把柄捏在白皇后的手中。没脑子的人,二十多年早已满头包了。一直没有收拾她,当真是厌倦了永无止境的争斗。少了一个苏贵妃,总还会冒出一个王贵妃。白皇后宁愿养着一个没脑子的蠢货,也不想再叫另一个人后来居上。

    可是她好心放过苏氏,苏氏却总是在她的底线上踩:“是时候给苏氏一点教训了!”

    关嬷嬷一看白皇后这脸色,知道她气狠了:“娘娘息怒,奴婢这就下去安排。”

    白皇后这边的动作,苏毓不知。苏毓从宫里出来以后便命车把式驱车往徐家赶。也不知她是事故体质还是怎么地,马车刚经过闹市区,就叫苏毓又撞见了一桩事儿。

    上回便撞见过一回,这回又叫她给撞上了。只见冀北候府的两辆奢华的马车积聚在街道上。人来人往的行人将道路堵得水泄不通。苏毓坐在马车上看得远,清楚地看到人群正中央,一个美艳高挑的中年美妇人一巴掌将一个正红衣裙的中年妇人给扇倒在地。

    那正红衣裙的中年妇人被仆从七手八脚地扶起来,一张疲惫老态的脸上便露出了羞愤欲死的尴尬。

    “贱婢,你敢打我!”

    “打你又如何?”如夫人气势汹汹,“一个晦气的丧门星,本夫人打你还嫌脏了手呢!”

    ……

    两人也不是旁人,一个是老冀北候的正室李国夫人,一个就是他捧在心坎上的如夫人。上回两人还没有下马车,只是仆从之间交锋。这回倒是好了,正主直接在大街上打上了。

    按理说,冀北候府的事情跟苏毓毫无关系。就算真的有关系,也是李国夫人白清欢曾经偷换了毓丫跟晋凌云。道理上,两人还得算仇人。看在林清宇多次帮过徐家的份上,苏毓不想跟白清欢打交道。确定了前方是什么情况便吩咐车把式改道。

    车把式也不想过去,怕人多了,惊马。届时伤了夫人,大人怕是会剥了他们的皮。

    正当她们打马调转马头,那边吵闹的人群忽然发出一声尖叫。只见如夫人的马不知怎么了,忽然发疯似的冲撞了起来。如夫人就立在马车边,首当其冲的便是她。

    苏毓眼睁睁看着那嚣张的妇人被马踹飞,然后被慌乱的人群重重地踩在了脚下。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更!!感谢在2020-12-16 22:15:16~2020-12-17 01:56: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呦呦 47瓶;夏利白 10瓶;只爱冰淇淋 5瓶;苍墨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