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世界一级基建狂魔 > 正文 第94章 番外
    “我有事回国, 顺便路过今澄市,你请我吃宵夜吧。”

    殷以乔的声音清晰温柔的传来,还带着“我只是随便路过, 你也不用有负担的随便尽一下地主之谊”的意思。

    合情合理得令人难以拒绝。

    好像他们真的只是普普通通师兄弟, 阔别多年叙叙旧。

    律风毫不意外殷以乔会知道今澄市。

    自从林一齐告诉他, 老师见过了腾龙集团孟副总, 知道了越江桥, 他就隐约觉得,殷以乔会来。

    然而, 律风视线掠过屏幕,狠心说道:“我在加班……”

    “这么忙?”殷以乔的语气有些诧异, “九点还在加班,项目很急吗?明天呢?”

    “明天……”律风呼吸一滞,硬气回答, “明天我要出差!”

    通话变得沉默。

    律风知道自己在逃避, 殷以乔也知道他在逃避。

    律风烦躁地皱起脸,暗骂自己狼心狗肺、忘恩负义、不是好人,最好殷以乔赶紧对他失望绝望, 拉黑电话, 永不相见!

    最终,在律风沉默挣扎纠结里, 妥协的依旧是殷以乔。

    “好吧,既然你明天还要出差,今天记得早点回去休息。太晚了。”

    他的话里夹杂着无奈的叹息,“等你有空, 我们再联系。”

    殷以乔挂断电话, 立刻又拨了一通。

    “莱恩特, 请你联系一下全心建筑设计公司,以腾龙集团的名字,约一下越江桥项目相关人员,明天聚餐。”

    他顿了顿,肯定道:“对,我想见律风。”

    -

    第二天,钱旭阳踩着点到办公室打卡实习,却发现律风仍旧坐在原位,姿势都跟昨天一模一样!

    他惊了,“……你昨晚没回家?!”

    “嗯?”

    律风皱着眉,视线不耐烦地瞥他一眼,冷漠回答,“当然回去了,我刚来。”

    律风这个“刚来”,不过是区区早上五点走到设计院门口,在门卫“加班王者恐怖如斯”的眼神里,通过门禁,到达办公室而已。

    没办法,昨晚一个电话,搅乱他平静的心情。

    虽然想着“我要加班我爱工作”,但是殷以乔一句“早点回去休息”,瞬间勾起了身体里的困倦疲惫和懒散。

    结果,他披着夜色回家,没睡几小时,又醒了过来躺在床上发呆。

    手机一亮,凌晨四点。

    不如上班。

    律风发现了,殷以乔的话充满魔力,他会不由自主地倾听、服从。

    因为,他不想殷以乔对他失望。

    然而,他放弃建筑设计,选择回国造桥,已经注定了会让殷以乔失望。

    律风记得清清楚楚,他在C.E建筑事务所实习的时候,殷以乔满怀期待的说:“我们设计一个陈列室吧,以后把我们两个人获的奖全都放进去,免得到处占地方。”

    那时候,律风还没有毕业,更没有一个完整的设计作品。

    殷以乔却说得信誓旦旦,认为律风会成为超越他的真正天才,和他一起成为建筑界奖项常客。

    思绪越缠越乱。

    律风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在速写本上,描起了杂乱的线条。

    他烦躁的放开笔,重新点开乌雀山大桥方案,用工作唤回注意力。

    建筑模型慢慢加载。

    律风想,感情这种复杂的东西,果然是事业道路上的阻碍,希望殷以乔早点忙完回英国,不要再管他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

    律风牵绊于私人感情,在办公室其他人看来,完完全全是在认真思索乌雀山大桥这个旷世难题。

    他的表情比昨天更加严肃,也比昨天更加专注。

    一会儿看模型,一会儿抄笔记。

    钱旭阳好奇的走过去晃荡晃荡,发现律风竟然在速写本上写满了数据,还有简单的桥梁结构速写。

    “他在做什么?”钟珂不好打扰专注的律工,就问闲来无事的钱旭阳。

    钱旭阳走回座位,难以置信的回答道:“抄设计方案……他抄这个做什么?”

    钟珂小声猜测,“可能是想记录一下乌雀山大桥各个方案的优缺点。”

    钱旭阳作为现代人,觉得律风没事找事,多此一举。

    方案资料,档案里装订得清清楚楚,复印就是了。

    设计模型,电脑里预览也一目了然,截个图就行了。

    他说:“都是英国回来的人了,他没有平板、手机吗?”

    钟珂感受到关系户对律风的不屑,哪怕她也觉得电子产品保存设计方案更方便,但她仍是撇撇嘴反驳道:“万一没电呢?”

    钱旭阳想说怎么可能。

    视线一瞥,就能看出钟珂对她不满。

    于是,也就不再争论到底手写手绘方便,还是电子化方便。

    反正,别叫他也没事找事就行。

    钟珂忙工作,钱旭阳玩手机顺便看资料。

    三个人安安静静坐在办公室里,上班时间过去了两小时,同办公室的设计师也没来。

    桥梁分院一向繁忙,不同设计师忙碌于不同的项目。

    出差、上工地、开会都是常有的事,偶尔偷个懒,睡个懒觉,大家都能理解,所以基本没有严格的上班时间。

    律风也在无人打扰的情况下,集中精神,迅速了解了乌雀山大桥每个方案的优劣和架桥点。

    但是第五个方案的资料里,律风发现了几张与方案格格不入的手绘设计图。

    如果不是它们被好好的装订在了档案里,律风都要怀疑,这几张纸是哪位开会走神的设计师,随手在草稿纸上,用横线竖线曲线,画出的一个龇牙咧嘴笑脸了。

    “钟珂,这是什么?谁画的?”

    律风抬起头来,扬了扬手上的资料,求助忙碌的钟老师。

    钟珂走过来,见到这几张设计图,神情变得茫然。

    “啊,这个啊……”

    她仔细端详着设计图,惊讶的说:“我也不是很清楚这个草图是谁画的,我去年接手整理乌雀山项目资料的时候,这几张图就已经装订在第五个方案后面了。”

    第五个方案是横跨乌雀山的上承式拱桥设计,直直的跨越峡谷,造型格外简单。

    可律风发现的设计草图,桥面笔直,梁部曲线下凸,完全是另外一种桥梁结构。

    钟珂指着桥梁向下凸出的立柱,说道:“你看,这个草图画的是悬带桥吧?悬带桥这种已经被淘汰了的桥种,不可能建在乌雀山上的。”

    “悬带桥?”律风难得露出困惑,盯着那几张草图问道,“这也是一种桥梁结构吗?”

    他一问,钟珂眼睛都亮了。

    前天她听到律风说自己是建筑设计专业,不是道桥专业就觉得不可思议。

    因为悬索桥、斜拉桥、连续梁桥、拱桥,律风说得头头是道,还能列举出知名桥梁进行对比分析。

    比专业还专业。

    非科班的设计师都这么厉害,她一个A大道桥研究生简直无地自容。

    她想不到,居然还有律工不懂的知识盲区!

    科班生的优越感油然而生。

    钟珂精神奕奕的说:“你不知道悬带桥?我跟你说!”

    悬带桥作为一种独特的桥种,全世界都没有几座。

    国内唯一一座淘金桥,建成不到三十年,就因为年久失修倒塌了,完全不符合桥梁设计使用年限100年至120年的标准,所以国院的桥梁论文里,也没有提到过这样冷僻的桥型。

    因此,律风也没有研究它的机会。

    但是,道桥专业学生可太熟悉这种桥了。

    老师最爱用淘金桥举例,讲述悬带桥的奇特与工程师的优秀,希望学生们能够借此懂得,敢想敢做敢设计,才是桥梁设计师该有的魄力。

    钟珂模仿着老师的语气,对淘金桥侃侃而谈,律风专心补课。

    于是,当那些不需要赶工项目的设计师,晃晃悠悠走出电梯间,立刻见到敞开的办公室大门里,端坐着传说中昨天加班的律风。

    昨天加班的人,来得比他们上班的还早。

    而且,昨日重现,往事再来。

    钟珂居然又在跟律风谈什么省材省料,什么施工方便,什么国际先进水平,简直是不可思议。

    这会不需要钱旭阳来问好,他们都不由自主地靠过去,听一听,乌雀山大桥是不是有什么新进展了!

    “聊什么啊?哦,悬带桥啊,律工你没听说过?”

    “这个桥厉害啊,之前在网上火得不得了,我们都专门去看过。”

    “我读过自锚上承式悬带桥的论文,里面有些理念现在看来已经过时了,但是在那个年代,有这种想法和尝试的勇气真的不得了。当年的工程师都是自学成才,还能把桥给建成了,确实了不起。”

    钟珂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这群人好奇的凑过来,又开始聊天。

    话题从乌雀山大桥方案,走向了网红桥面与工程师八卦了。

    “行了,都几点了,还不去上班!”

    钟珂重新开始赶人,准备还律风一片清净。

    然而,律风拿起手上资料,问道:“等等,我请想问一下,你们知不知道这几张草图是谁画的?”

    热衷闲聊的设计师,不少人都参与过乌雀山大桥这个项目。

    他们凑过来看手上的草图,一张一张地翻过去。

    这些手绘设计图他们确实在资料里见过,曾经还嘻嘻哈哈调侃了一番,怎么有个悬带桥。

    但是,画设计图的是谁,他们竟然一点印象都没有。

    “老周你见过吗?”

    “没有,这是第五个方案吧,这不是谢宇你们参与的方案吗?”

    叫谢宇的设计师,年纪看起来四五十岁,比其他人都要苍老一些。

    他刚才还笑嘻嘻的聊悬带桥,此时却神情严肃地翻看这几张手绘设计图。

    律风见他的表情,看得出他知道什么。

    可是,等谢宇翻完图,他迟疑的说道:“这个……还是问吴院最清楚吧。”

    他的语调低沉,似乎这几张图牵涉了什么讳莫如深的内幕。

    律风还没开口追问,身边的同事热情地煽风点火。

    “怎么又要问吴院啊,谢宇,有什么不能说的?”

    “对,你既然知道是谁画的,就直说呗。搞不好律工去跟对方沟通沟通,就出新方案了!”

    他们打着律风的旗号,想听内幕的心情呼之欲出。

    明明是自己想知道,搞得好像是为国为民为大义,一点儿也不八卦。

    然而,谢宇表情为难,笑得勉强。

    他看向律风,说:“这几张图纯粹是因为方案三、方案四受到地震影响,设计师随便画来开拓思路的。乌雀山建不了悬带桥,所以我们后续才没有更进一步的研究。你知道是谁画的,也没什么用。”

    “可是……”

    他想知道的,是这位设计师为什么明知悬带桥不可能在乌雀山建成,还画出了这几张设计图。

    是因为悬带桥给了设计师灵感,还是说乌雀山大桥可以从悬带桥的设计理念里找到新的突破口。

    律风还没说出他的想法,人群后面就传来一声问。

    “都在呢?”

    他们转头一看,吴赢启和冯主任走进办公室,径直向他们走来。

    吴赢启一直在其他桥梁项目里带队,如果不是为了律风,也不会三天两头回桥梁院来。

    他刚回来,就见员工们围着律风,热烈的讨论。

    而钱旭阳离他们远远的,完全无法融入这个集体。

    吴赢启脸色稍缓。

    果然,他们桥梁分院的人,还是喜欢有真才实学的设计师。

    “看得怎么样?”吴赢启随口问了问律风。

    谁知道,律风马上拿起手上的设计图,一点儿想要客客气气回答领导问题的意思都没有。

    “吴院,麻烦你看一看这几张设计图。这是谁画的?”

    他的直接,超出了谢宇预期。

    谢宇神色不定的盯着吴院,唯恐律风的要求,惹得吴院不高兴。

    吴赢启略微皱眉,接过了那份资料。

    几张陈旧的手绘设计图,清晰的留下了笔触,当它摆得端端正正的时候,像极了现在手机软件里呲牙大笑的表情。

    他脸色有些苍白,语气仍是平静的说道:“哦,这几张图是吴华同志画的。”

    吴院一说画这图的人叫吴华,周围的气氛顿时沉寂下来。

    刚才只有谢宇脸色忐忑,现在,轮到其他人露出原来如此、难怪这样的诧异神情。

    但律风无法理解他们的变化,仍是追问:“我能见见他吗?”

    吴赢启闻言愣了愣,笑道:“你见不到他了,他走了。”

    习惯了嘻嘻哈哈的设计师,听到吴院这句轻松的回答,瞬间觉得沉重。

    他们咳咳咳哎哎哎的咳嗽、叹息,掩饰着律风想要见吴华一面带来的尴尬。

    可惜,律风却没能领会这句话的委婉,更不懂得大家怎么突然凝重起来。

    他意识到,吴华应当是一位特殊的员工。

    特殊到吴赢启说他走了,大家不仅没有争前恐后的说说吴华的情况,还沉默尴尬的表示着“我们都认识吴华,但是关于他的离职,我们什么都不能说”。

    即使如此,律风仍是固执追问:“既然这样,我能不能要一个他的联系方式,我想问问他,为什么会画这几张设计图。”

    他尽量语气显得诚恳。

    谁知,吴赢启却苦笑了一声,“你没明白。”

    吴赢启赶紧纠正了自己的说法,“他走了,不是说他离职或者退休,是去世了。”

    也许只有在方言表述存在差异的时候,他才意识到,律风在国外留学,不是很懂得他们这些人委婉的说法。

    “吴华同志是我父亲,也是院里的老工程师。他退休前就在负责乌雀山大桥的项目,退休之后,一直记挂着乌雀山大桥,院里就返聘了他,继续负责乌雀山大桥的项目。前两年,我们建成了曲水湾大桥,工程技术又有了突破,本以为可以借此机会推进一下乌雀山大桥,可惜……来了场大地震。”

    整个办公室,只有吴赢启显得轻松自然。

    也许是最亲近的人,最能释怀。

    他惋惜的不是吴华的去世,而是惋惜乌雀山的地震。

    他说:“当时乌雀山地震的问题,导致项目研究遇到了瓶颈,我们一直找不到解决办法,所以他就随手画了这几张悬带桥的设计,启发一下我们的思想,叫我们不要灰心丧气,再去乌雀山走走,看看能不能设计出新的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