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和堕落之主谈恋爱 > 正文 战斗场(越级挑战。...)
    陆疾听到浴室里传来的凄厉的惨叫声, 心头一紧,赶紧过来敲门叫道:“顾姐,发生什么事, 你没事吧?”顾玖的声音从里面响起, “没事,你进来。”

    陆疾神色微顿,有些不确定地问:“你让我进去?”

    “进来!”大小姐没有丝毫废话。

    陆疾只好拧动门把, 发现浴室的门并没有从里面反锁, 拧动门把就能打开。

    门开时, 蒸腾的水汽扑面而来,伴随着一股沐浴乳的香气, 陆疾不敢乱看, 视线朝里面一晃而过, 很快就看清楚浴室里的情况。

    虽然惊鸿一瞥, 仍是在她脑海里留下极深的印象。

    裹着浴巾的女人,白里透红的皮肤, 渗着沐浴乳的香气。

    水珠从她漂亮的下颌沿着纤长秀气的脖子滑落,没入浴巾之中,打湿了浴巾,更衬出那高挑纤细的身段,玲珑有致, 惹人遐思。

    这般香艳的场景里,却被一个从镜子里拖出来的鬼生生破坏。

    鬼的脑袋被某个娇小姐用五指紧紧地扣着, 像条死狗一样瘫在地上,一只脚还挂在镜子里, 嘴里发出惨叫声,怎么看怎么可怜。

    相比起这可怜的鬼, 站在那里的大小姐格外的嚣张,纵使那天生温温柔柔的表相也无法掩饰她的凶暴。

    陆疾轻飘飘地瞥了一眼那被扣住脑袋的鬼,眼角余光瞄见身上只裹着件浴巾的大小姐,那白漂亮的肩膀格外惹眼。

    她默默地取过一件浴衣披到大小姐身上,将她裹得严严实实的,没露一点肌肤。

    顾玖下意识地偏首看她。

    明知道她看不见,但对上这双蒙着一层灰翳的眸子,陆疾的脸莫名地红了。

    陆疾不敢和她对视,强迫自己的视线看向被顾玖从镜子里拖出来的鬼,发现是个男鬼时,漆黑的眼瞳染上更深沉的阗暗,冷声道:“你偷窥她洗澡?”

    正在惨叫的男鬼:“……没有!没有!我绝对没有看!我只是想和她开个玩笑!”

    他觉得如果自己说实话,眼睛绝对会被挖出来,这女人实在太可怕,那只扣住他脑袋的手像铁一样,不仅无法悍动分毫,还会让他的鬼魂都产生一种剧烈的疼痛。

    自从变成鬼后,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这种鬼魂为之颤动的剧痛感。

    “嗯,他确实没来得及窥伺我,否则我早就捏碎他的狗头。”顾玖的口吻温和,“不过他拿走我的眼镜,不肯还给我。”

    男鬼马上双手捧着眼镜递到大小姐面前,恭恭敬敬地说:“眼镜在这里,我还给你。”

    顾玖看不清楚,没有动。

    陆疾伸手接过眼镜,帮她戴上。

    她比顾玖要高一些,帮她戴眼镜时,陆疾下意识地凑近,不可避免地闻到对方身上的沐浴后的香气,还有属于她独有的气息,让她的脸更红。

    生怕被她看见,陆疾赶紧退离一步。

    世界再次变得清晰,顾玖也看清楚被自己扣着脑袋的男鬼,白惨惨的脸,僵硬的五官,被她的指甲扣出五个血洞时,仍能大声惨叫,一看就知道是鬼。

    顾玖终于松开手,轻描淡写地说:“别想着逃,万一我心情不好,我会当场表演手撕鬼怪的绝活哦,你信不信?”

    打算趁机逃跑的男鬼:“……”

    见男鬼乖乖地缩在原地,顾玖满意地点头,开始审问他:“你打哪里来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像你这样的鬼,别墅里还有多少个?”

    男鬼道:“我自从有意识里,就一直在这栋别墅里,我是死在镜子里的鬼,可以在有镜子的地方出现。除了我外,别墅里还有五只鬼。”

    “一共六个鬼?”顾玖马上想到没有钥匙的六个房间,“难道你们每只鬼还要住一个房间?”

    男鬼:“是的,这些房间是我们的领域,没有我们的允许,外人无法进去。”

    顾玖微微笑起来,“很好,现在开始,你的房间就是我的了!你住哪间房?”

    男鬼很想拒绝,但看到大小姐正在擦试的手指头,哪里敢拒绝,弱弱地说:“就在你们隔壁。”

    正是因为他的房间离这间最近,所以才会选择过来窥探。

    早知道这女人如此凶暴,他一定不会选她。

    强占别人房间的大小姐丝毫没有愧疚感,她一边洗手一边问:“现在,将其他鬼的情况和我说一下。”

    男鬼不敢反抗,乖乖地将其他五个鬼的情况和她一一说了。

    大概了解其他五个鬼的情况后,顾玖道:“你对别墅有什么了解?”

    男鬼用那双血红色的鬼眼一下一下地觑着她,欲言又止。

    顾玖终于将手洗干净,瞥他一眼,“别吞吞吐吐的,还是不是男人?”

    男鬼很想说,自己已经死了,不算是男人,只能称为男鬼,但这种俏皮话他是不敢和大小姐说的,省得这凶残的大小姐真的当场表演手撕鬼怪的绝活。

    他迟疑地说:“这别墅是宠物的牢笼,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批宠物被送过来……”

    顾玖一听便明白,“宠物就是指我们这些玩家吧!然后呢?”

    男鬼战战兢兢地说:“会有人定期查看宠物的生活状态,如果宠物不健康,他们会负责清理不健康的宠物……”

    顾玖问:“什么叫不健康的宠物?”难不成他们这些玩家真成了某种东西眼里的宠物不成?

    男鬼摇头,恐惧地哀求:“大姐,女王,我真的不能说了!”

    顾玖打量他片刻,倒也没有再逼他,很大方地放他离开,并警告一句:“不准再偷窥其他人洗澡,不管是男是女都不行,如果让我知道,我捏爆你的狗头。”

    秀颀美丽的手像艺术品般,细秀的指尖泛着珍珠粉,但在男鬼眼里,不啻于死神之镰。

    他忙不迭地点头,差点赌咒发誓,自己绝对不会再干这种事。

    “行了,你走吧。”顾玖摆摆手,“我有事会叫你,不准装作听不见。”

    男鬼哭丧着脸点头,飞快地钻进镜子里消失不见。

    男鬼走后,顾玖又洗了一会儿手,终于觉得干净了。

    看到她的双手湿嗒嗒的滴着水,陆疾适时地递过来一条干净的毛巾,帮她擦干净手。她擦得很仔细,像在擦拭艺术品一般。

    等手上的水渍干后,顾玖含笑道:“谢谢,阿疾对我真好。”

    陆疾:“……没什么。”耳尖再次悄悄地红了,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好啦,我洗完了,阿疾你也洗澡吧,洗完澡上床睡觉。”顾玖扶了下眼镜,朝陆疾摆摆手,让她洗澡。

    两人洗完澡后,坐在床上讨论刚才男鬼透露的信息。

    “男鬼的话能相信吗?”陆疾持着怀疑。

    “大部分能相信。”顾玖懒洋洋地靠着床,一双修长白的腿搭在柔软的被褥上,别墅里的气温像秋天又像春天,不太冷也不太热。

    “哪些能相信?”

    “别墅里的鬼和宠物这些都是真的,至于这些鬼的身份……”她含笑道,“应该是监视‘宠物’的眼睛,甚至如果有可能,取代宠物的身份。”

    陆疾抿紧嘴唇,明显露出不喜的神色。

    顾玖看她一眼,伸手摸摸她的脸:“乖啦,不喜欢就不让他们监视,反正咱们只在这里待七天,最后的boss不出现还好,如果敢出现,做了它!”

    这话依然是用很温柔的口吻说出来的,却无法掩盖话里的凶残。

    陆疾想起诅咒村副本里最后被烈火燃烧的鬼柳,知道这种事她绝对做得出来。

    **

    这一夜依然不太平。

    门外响起一阵又一阵的脚步声,仿佛有很多人从走廊经过。

    不过只要不像昨晚那样砸门扰人清梦,顾玖倒是没有理会,她掀被子蒙住头,翻个身继续睡。

    被吵得睡不着的陆疾看向将自己裹成虾米的大小姐一眼,不免失笑。

    原本以为是个对生活质量要求非常高的娇小姐,但出乎意料的是,在某些方面的要求并不高,比其他玩家都容易适应环境。

    正当陆疾强迫自己入睡时,一道充满火气的怒叱声在走廊响起。

    “他、妈、的有完没完?哪个敢再走来走去,老子将它的腿锯掉!”

    伴随着怒叱声而来的是一阵电锯启动的声音,成功地震慑住走廊的存在,瞬间整个世界都变得安静了。

    陆疾看向身侧,发现将自己裹成虾米的大小姐掀开被子。

    她的眼睛睁开,脸上没有丝毫睡意。

    “这声音是那个叫齐玉衡的玩家,挺厉害的。”顾玖微笑着说,“看来游戏商城卖的道具挺有用的,能震慑住这些妖魔鬼怪。”

    每次玩家进入游戏副本时,游戏商城面版会提供几种让玩家购买的道具,这些道具有大半能在游戏副本里使用,就看玩家的眼力,能不能买到最用效的。

    当然,如果玩家财大气粗,不计较积分,全部买下也可以。</p(看书就去clewx.c- o m)>  从目前别墅中所知道的信息,圣光符是针对鬼怪的道具,惊魂电锯也有震慑作用,圈地为牢是较为稀少的防御道具,不管在哪个副本里都能用,可惜需要的积分太多,如果顾玖有积分,她都不介意买下来。

    这可是保命的东西。

    陆疾微微侧身,与她面对面。

    她道:“听说齐玉衡就要升上c级游戏场,这次是他最后参加的d级游戏世界,他的实力是这次副本里所有玩家中最厉害的。”

    顾玖哦一声,没有说话。

    陆疾也没再说什么,闭上眼睛睡觉。

    翌日,顾玖他们来到一楼大厅,便见其他玩家和新人们用一种看大佬的目光盯着齐玉衡。

    昨晚齐玉衡发飙,可谓是惠及所有人,不仅他们可以睡个好觉,也没有意外发生,新人们都幸运地活下来。

    今天的餐桌上仍是一桌子的鸟食。

    属于饲料的气息扑鼻而来,对于人类而言,这味道实在让人受不住。

    顾玖看向那群正在抢一盘白米饭的新人,目光转动,朝被排斥在角落里的少年道:“你过来!”

    这副颐指气使的模样,若是不知情的人,还以大小姐在吆喝跟班呢。

    倒是有人朝这边看过来,怀疑这看起来派头挺大的娇小姐是不是在找跟班。

    那少年穿着款式贴身的学生制服,一看就是某种学费死贵的私人贵族学院才会有的校服样式,大多数有钱人才读得起的那种。这少年的个头很矮,比顾玖和陆疾都矮,看起来十五六岁,脸上残留着青瘀的痕迹。

    这痕迹在前天进入游戏世界时就有了,直到现在仍未消。

    从这少年脸上的痕迹便能推测出,在被拉进游戏世界之前,他承受过某种暴力殴打。

    这两天,新人们抢白米饭时,这少年一直抢不过他们,总是被排斥在外,导致他吃的东西不多。

    少年抬起头,见顾玖理所当然地看着自己,迟疑了下,沉默地走过去。

    一个袋装面包和一瓶水抛了过来,少年手忙脚乱地接住,错愕地看着顾玖,不明白她为什么要给他食物。

    那些正在吃白米饭的新人一脸羡慕地看着少年手里的面包,眼神微闪。

    餐桌上也提供有水,但水的数量实在太少,一人一口就没有了,虽然别墅里的水龙头也有水,但谁敢喝这种没有煮沸的生水?

    顾玖坐在一张铺着猩猩红绒布的圆椅上,朝那少年抬了抬下巴,说道:“吃吧。”

    少年能感觉到其他人不怀好意的目光,他垂眸看了会儿手中的水和面包,没有犹豫地打开,将面包和一瓶水喝得精光。

    顾玖微微点头,和陆疾离开。

    两人在别墅里慢慢地走着,陆疾突然问,“你刚才为什么给他食物?”

    顾玖靠着走道,看向外面院子里的玫瑰花,轻声道:“他的年纪和我弟差不多。”

    陆疾怔了下,这次算是她们在游戏世界里第二次相遇,彼此其实还是陌生人,不会聊现实的身份和家庭,她还是第一次听到她提到家人。

    她一定很爱她的家人,所以在看到一个年纪和自己弟弟相似的男孩子时,愿意施以援手。

    不过,这种行为在游戏世界里,可能不会太好。

    陆疾的想法很快就得到应验。

    当看到迎面走来的五人,陆疾眸色微黯,她觉得顾玖过于天真,但当真的发生不好的事情时,她又有些不高兴。

    她不喜欢有人欺负顾玖。

    五人故意堵在她们前进的路上,挡住她们的去路,目的昭然若揭。

    “喂,你们是不是有很多食物?统统拿出来!”

    艾茹意凶狠地朝顾玖叫道,仗着身边有两个壮男保镖,并未将顾玖和陆疾两个女孩子放在眼里。而且她们长得实在太漂亮,让她很有危机感,忍不住就想毁掉她们。

    看到艾茹意眼里明晃晃的嫉妒,陆疾脸皮绷紧,眸色如墨,看不到丝毫光泽。

    顾玖的目光扫过五人,脸上并未露出惧意或者是防备,懒洋洋地拒绝:“不给。”

    艾茹意倨傲地看着她们,眼里露出得意,觉得这两个女孩子哪里是他们的对手。

    她冷笑道:“我劝你们最好识相点!虽然你们是经历过游戏的正式玩家,但比起武力,你们绝对不是我们的对手。”

    两个壮男适时地露出自己鼓鼓囊囊的肌肉,其他两个男人虽然没有两个壮男那般发达的肌肉,但作为男人,天生就比女人拥有力量的优势,觉得凭他们四人,绝对能压制得住这两个女人。

    事实上,在连续吃了两天的白米饭后,新人们都产生一种抢正式玩家食物的念头。

    他们不敢去抢那些厉害的玩家,例如齐玉衡和葛光他们,也不敢抢其他的男玩家。为了保证不翻车,他们还特地观察过,发现最容易得手的是顾玖和陆疾这两个组队的女玩家。

    她们一个像好骄奢享受的娇小姐,一个病恹恹的、说话都带着虚浮之气的少女,是最容易下手的对象。

    所以在她们给那少年食物后,他们便决定出手。

    顾玖觉得有些累,懒洋洋地靠着墙,漫不经心地说:“大婶,奉劝你一句,最好不要以貌取人。”

    艾茹意脸上的得意龟裂,尖叫道:“你竟然叫我大婶?!”

    顾玖用手抚了抚衣服上的皱褶,指尖隔空轻点她的脸庞,笑盈盈地说:“看你的脸,不知道在上面动了多少刀子,打了多少玻尿酸,说不定你的年纪比我妈都大,叫你大婶不是正常吗?”

    艾茹意差点气死。

    更让她气愤的是,她的两个保镖宿友竟然噗的笑出声,她朝他们怒目而视,尖声骂道:“你们笑什么?我今年二十五,永远娇艳一枝花,你们不要听她胡说。”

    两个壮男还是稀罕她的,赶紧端正态度。

    当他们的眼神落到顾玖身上时,从那闪烁着某种淫、邪光芒的眼神能看出,其实他们对顾玖更感兴趣。只是这种看起来就是正经家庭教养出来的女孩子,很难搞上手,就算他们心头痒痒的,暂时也没想要出手。

    反正女人嘛,关了灯还不是一样,他们和艾茹意正打得火热,暂时不想换。

    如果顾玖像艾茹意一样,想寻求他们的保护,他们倒是乐意之极。

    艾茹意被顾玖气到,不想和她废话,朝身边的四个男人道:“你们一起上,先让她们吃点苦头,就不信她们还嘴硬。”

    她的眼神透着阴狠,对这种事习以为常。

    四个男人虎虎生风地朝顾玖她们冲过去。

    陆疾眸光微闪,抬脚便踹向冲得最快的一个壮男,男人壮硕的身体倒飞出去。

    艾茹意:“……”这么不中用?!!!

    接着便见陆疾照着另一个男人最脆弱的地方踹,伸手捏住扑过来的第三个男人的拳头,咔嚓一声掰断,再将最后一个男人如法刨制,朝男人某个脆弱地方踹一脚,掰断手腕。

    这利索又狠辣的招式,让四名男人痛不欲生,也让艾茹意吓到。

    艾茹意见陆疾朝她看过来,吓得打了个哆嗦,腿一软,扑通一声跪下:“对不起,是我们有眼无珠,我们再也不会干这种事,我给你们道歉!”

    倒地的四个男人:“……”

    经过的葛光等人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噗的笑出声。

    “齐老大说得没错,这两个女孩子果然不好惹。”葛光一脸赞同,同时夹紧双腿,觉得幻肢疼得厉害。

    相信看到这一幕的男人,都会和他产生同样的感觉。

    双胞胎姐妹冷笑一声,“我觉得她们很棒,对付这些不怀好意的渣,就要狠狠地收拾,省得你们这些臭男人以为我们女人好欺负。”

    葛光为自己辩解,“我从来不觉得女人好欺负,而且我也不随便欺负女人!”顿了下,他指着艾茹意,“你看她,能屈能伸,你们女人可真厉害,至少很多男人就做不到这点,喜欢嘴硬。”

    双胞胎姐妹虽然很看不起艾茹意的行事,但也没有对她的行为多作评价,摇头走开。

    另一边,顾玖不吝啬地拍手,赞道:“我们阿疾真厉害。”

    陆疾斜看她一眼,发现她对自己的称呼又变了,从“陆小姐”到“陆妹妹”,再到“阿疾妹妹”,最后是“阿疾”,现在竟然来个“我们阿疾”,仿佛两人之间的关系很亲密,透着一种亲昵感。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会撩心的女人。

    被她那张嘴随便夸一夸,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估计都会受不了,最后什么都应她吧?

    顾玖站直身,朝道歉的艾茹意道:“下次长点眼睛,不是看起来弱就好欺负的。”

    她朝艾茹意微微一笑,突然用一根手指头戳进墙壁,在墙壁上戳出一个洞。

    艾茹意:“!!!!”

    一群人互相揣扶着跌跌撞撞地离开,差点被顾玖吓破胆。

    能用一根手指头在墙上戳出一个洞的家伙,到底有多凶残?他们竟然会以为这两人很弱很好抢,弱的是他们才对!

    顾玖吹了吹沾了灰的手指,特地观察指甲,发现女妖之甲还真好用,不仅能装逼,还能防尘,这技能挺好的。

    她擦了擦手,朝前方的拐角道:“那个谁,我都看到你的裤脚,还不出来?”

    陆疾抬眸看过去,以她的敏锐,自然也察觉到躲在那里的人。

    好一会儿,少年才慢吞吞地从拐角处走出来,他飞快地看顾玖和陆疾一眼,又低下头,默默地走到两人面前。

    顾玖道:“抬起头。”

    少年下意识地抬头看向她。

    “男人就要抬头挺胸,整天含胸驼背的做甚?你要是我弟,我非得打断你的腿。”她抬起下巴,声音柔和,但语气很凶。

    少年暗忖,他也没有这么凶的姐。

    虽然这么想,心里却有些莫名的开心,吭哧了下,说道:“抱歉,刚才的事,是我连累你们……”

    顾玖摆手,“人渣想做什么,并不需要任何理由,你不必放在心上。”

    少年被她噎了下,舔了下有些干躁的嘴唇,继续道:“我叫许辰风,我是……”

    “不要告诉游戏世界里的任何玩家关于你在现实中的身份,有缘自会见。”顾玖抬手阻止他。

    玩家的现实身份向来是秘密,除了系统管家知道外,轻易不会告诉第二人,就算是系统管家,也不能告诉其他人,否则将受到严厉的处罚。如此是为了避免玩家们在游戏世界里结仇后,到现实世界报复。

    当然,如果不在同一个世界的,结再大的仇也没什么。

    诸天游戏世界的玩家来自不同的世界,这是最稀奇的。

    许辰风哦一声,没再说话。

    天色再次暗下来。

    顾玖和陆疾,以及小跟班许辰风来到一楼大厅时,发现很多人都若有似无地盯着他们。

    顾玖并不在意,挑了个位置坐下,纤细的手托着下巴,悠然地看着在场的玩家和新人。

    他们来到游戏世界的时间已经过去三天,现在玩家们基本已经摸清楚彼此的实力,在场实力最强的要数齐玉衡,而且他身边还有三个实力不俗的玩家跟着。

    接着是顾玖和陆疾,两人目前虽然没有表现出什么特殊的能力,但她们的悠闲也说明对游戏的游刃有余。

    剩下的四个正式玩家的水平都差不多,都是经历五场以上游戏的玩家。

    这次游戏副本里的玩家并不喜欢分享信息,彼此坐了会儿,见天色越来越暗,便起身回房。

    顾玖觉得自己还是比较喜欢诅咒村副本里的玩家间的气氛。

    武阳是个正直忠厚之人,总在尽所能及地帮助他人,尊重生命,而非因为游戏的生存残酷选择漠视生命。

    这样的品质很难得,因为很多人都做不到,所以当有一个人能做到时,便变得弥足珍贵。

    在玩家们离开时,顾玖对那些精神不好的新人道:“别墅里有六个鬼,你们小心些。”

    新人们:“!!!!!”

    走在旋转楼梯上的正式玩家们也一脸惊讶地看过来。

    “顾小姐,你说的是真的?”有玩家急促地问,显然他们还没察觉到鬼的存在。

    游戏世界叫“笼中鸟”,率先让他们以为玩家作为“鸟”的存在,并未察觉到别墅里竟然还隐藏着不怀好意的鬼。

    顾玖淡淡地嗯一声,“我昨晚正好抓住一个男鬼,从那男鬼问出来的……”

    众人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她,什么叫“正好抓住一个男鬼”?鬼是这么轻易能捉住的吗?

    这一刻,顾玖在所有玩家心里,变成了最神秘厉害的存在,连齐玉衡都靠边站。

    葛光小声地说:“齐老大,你输了。”

    齐玉衡撇他一眼,不为所动,若有所思地看着顾玖。

    等顾玖将自己从男鬼那儿得到的信息告诉众人后,带着陆疾离开,顺便将许辰光捎上。

    有玩家忍不住问:“顾小姐,你为什么要将这消息告诉我们?”

    连葛光和双胞胎姐妹也是满脸不解,游戏里的玩家基于某种私心,得到什么信息时,都会藏着掖着,不然就是和其他玩家交换信息,绝对不会像她这么干脆地说出来。

    顾玖微微皱了下眉,抬着下巴说:“我想说就说,没有为什么!”

    她慢吞吞地走上旋转楼梯,走过齐玉衡几人身边时,齐玉衡突然道:“顾小姐,你是不是认识武阳?”

    顾玖的脚步微顿,抬头看他,“你认识武哥?”

    齐玉衡笑了,英俊的脸恍若春光绽放,说道:“有点交情,他是个正直得迂腐的人,觉得玩家应该齐心合力通关,这样的品性很难得。”

    顾玖点头,“我的第一场游戏是和武哥一起的。”

    齐玉衡和葛光等人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为什么顾玖的行事风格如此光明正大又干脆,原来是受到武阳的影响。

    不得不说,只要认识武阳的人,都会受到他的某些影响。

    这是一种幸运,又是一种不幸。

    心性手段不足的人,容易在这上面吃个大亏,倒是像顾玖这般强悍的人,做起来才能更理直气壮,因为她已经展现出她的实力,没人敢对付她。

    知道别墅里有六只鬼后,不管是正式玩家还是新人,都绷紧了神经。

    他们很感谢顾玖提供的信息,有了准确的信息,就算再遇到鬼,也能正常应对,而非因未知恐惧丧命。

    第三个夜晚同样不平静,连齐玉衡的惊魂电锯都无法震慑外面吵杂的声音。

    顾玖拥着被坐起,双眼直勾勾地看着门口的方向,眼神很恐怖。

    陆疾有些担心地看着她,总觉得她这状态不对,仿佛下一刻就要爆发,将门外走来走去的东西弄死。

    “顾姐,我让青蛙过去看看,你先休息。”陆疾轻声说。

    顾玖嗯一声,靠着床不说话。

    陆疾心念微动,隐藏在暗处的纸青蛙压缩成极薄的一片,从门底的缝隙滑出去。

    纸青蛙在地上一跳一跳的,落地无声。

    敲门的黑影并未注意到从门缝下出现的纸青蛙,直到纸青蛙来到它身后,突然张开嘴,纸青蛙的嘴张得极大,甚至比黑影还大,仿佛一个巨洞,一口将那黑影吞噬掉。

    吞完黑影后,纸青蛙恢复巴掌大的模样,它并没有回房,而是朝前跳去,一跳一跳地离开。

    门外恢复安静。

    顾玖拧着的眉松开,朝陆疾道:“阿疾真厉害。”

    陆疾腼腆地笑了下,“可能门外的东西虚张声势,只是想扰人清梦,并不厉害。”

    没了扰人的噪音,顾玖很快就睡着。

    陆疾安静地躺在她身边,双眼睁着,透着纸青蛙,观察黑暗中的别墅。

    以玩家的身份进入游戏世界,她什么都不能做,只能跟在其他玩家身边,借玩家的身份作掩饰,观察游戏世界里的规则和能量。这样挺好的。

    她偏首看向躺在身边的女孩,不知道想到什么,耳尖微微发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