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刚刚开口叫苏持的那一瞬间, 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苏持是在等他开口的。

    但现在……苏徊意看着递到自己跟前的这只手,指节宽厚、掌纹交错,给人很踏实的感觉。于情于理他都不该拒绝。

    苏简辰立在他跟前, 这么高大英拔的男人,在人群里本来就很惹眼, 这会儿伸了只手等着他, 旁边的人就都看了过来。

    苏持也看了过来。那只拿出裤兜的手就搭在身侧,没递上来, 也没收回去。

    头顶的太阳照下来,苏徊意感觉额头都渗出汗来了。

    我的妈呀……苏徊意想, 那他是要拉着苏老二, 再跟他大哥轻巧地说“走吧”?还是拒绝苏老二,转头又拉上他大哥, 那岂不是让人很难堪吗。

    苏徊意试探地伸手握住苏简辰的手腕, 反手带到自己背包后面,拎住了两只兔耳朵。

    苏简辰,“?”

    苏徊意, “我们就排成一溜顺着走, 也免得挡住后面的人。”

    他都被自己机智到了,绝妙的主意。

    苏持嘴角抽了抽, 终于开口,“贪吃蛇?”

    苏简辰迟疑了一秒说“行”, 他本来对拉手也有点别扭, 他是看苏徊意实在走不动路才提出来的。拉耳朵也好, 避免尴尬。

    苏徊意带着苏简辰溜到了苏持身后,他捞住苏持的后衣摆,抖了抖, 跟抖缰绳似的,“大哥,走~”

    苏持宽容地不同他计较太多。

    三个风格各异的帅哥走在索桥上,本来应当是一道绝美的风景线。

    但现在,他们成为了一道绝美的线。

    还排得很直。

    周围的游客神色奇异,复杂的目光在苏徊意三人身上往返交错。人是长得帅,可惜脑子都有点问题。

    苏徊意毫无察觉,他捞着苏持、溜着苏简辰往前走了十来步,背后都冒虚汗了,眼神压根不敢往四周瞟。

    苏简辰拎着他的兔耳朵,“你是不是怕得在抖?”

    苏徊意觉得他二哥有时候耿直过了头,一点也不顾及他男人的自尊心!

    “没有,应该是背包被风吹得在抖。”

    突然,索桥不知道被谁恶作剧地用力摇晃了两下。

    苏徊意猛地一下揪紧了苏持的衣摆,剧烈颤抖!

    苏简辰,“……”

    苏持语调森寒,“苏徊意。”

    苏徊意看见被揪成v形的衣摆下露出苏持一截腰身,紧实的线条没入裤腰。

    一阵谷风吹过,苏持的语调顿时又冷了几度,“我的腰很凉。”

    苏徊意会意地弯腰给人哈了口热气。

    温软的气息拂过不常被触碰的皮肤,撩起一片痒意。

    苏徊意一口气还没哈完就被钳住手腕提溜起来。

    他的背包被苏简辰拎在手中,手腕又落到苏持掌心,整个人被一前一后地拉扯着。一撮呆毛在风中晃动,像是拔河绳中间的飘条。

    “注意你的言行举止。”

    苏徊意乖乖合上嘴巴,点头嗯嗯。

    他看苏持转回去,就微微侧头小声问苏简辰,“二哥,我刚刚的举止是不是很没有豪门的逼格。”

    他还记得他大哥是个有逼格的人。

    苏简辰看他的眼神很复杂,“应该不是这个问题。”

    .

    艰难地走下索桥,苏纪佟跟于歆妍已经等在路边了。于歆妍在喝自带的茶水,苏徊意往苏纪佟敞开的背包里扫了一眼,全是纸巾、毛巾和雨具这类实用的东西。

    苏简辰松开了他的兔耳朵,苏徊意也放过了苏持的衣摆。苏珽看见三人轻哼一声,“你们还真慢。”

    苏持整理了下后衣摆,没说什么。

    下了索桥还要走十来分钟才能到玻璃栈道。路上的雨林遮蔽了一半的天空,在石路上投下半边细碎的阴影,风一吹脚下光影绰绰。

    越临近中午,气温越是炎热。

    苏徊意跟着众人走了会儿,就觉得肩上的背包越来越沉,他掀开领口往肩上瞅了瞅,隐隐能看见肩头被勒出的红痕。

    “你在看什么?”苏珽忽然偏头过来。

    苏徊意拉领口的手一松,才发现爸妈兄弟几人全在看他。

    苏徊意,“……在看重力势能留下的痕迹。”

    其余人,“??”

    苏持听懂了,呵呵一声。苏徊意感觉他男人的自尊心再次受到了打击!

    一路往前,左侧是林荫浓郁的山体,右侧望去可以看见海岸沙滩,风自岸边吹来,隐隐有咸湿的味道。

    苏徊意摸出手机拍了几张,发到了【射击小分队】群聊。

    孙河禹这时候还在被迫参与无聊的家族聚会,羡慕地回了他一串吃柠檬的表情包。

    周青成一秒认出当前的景点,叭叭打字。

    【周青成】:南港的森林公园啊,我三年前去过,还蛮好玩的。你从这里往前走还有个玻璃栈道,贼刺激!

    【苏徊意】:我知道![孩怕.jpg]

    【周青成】:你怕?哈哈哈哈哈哈哈!那你小心点,那个栈道出过事的,去年就有块玻璃裂开了,还差点掉下去人。

    【周青成】:[啪嗒.gif]

    卧槽!苏徊意被吓到了,瞬间退出群聊关掉手机。

    他本不富裕的勇气雪上加霜!

    玻璃栈道位于山腰上,走势先向下蜿蜒而后向上,众人到了栈道口,整个栈道便尽收眼底。

    于歆妍指向中间一块圆形的观景台,“那边就是网红打卡点,半面嵌入雨林,半面支出山体外,我们到时候过去拍几张照片。”

    台上果然已经有了很多端着三脚架拍照的年轻男女,似乎还有网红在做直播。

    苏徊意趁着没人注意,偷偷贴近了苏持小声逼逼,“大哥,我好像晕晕的。”

    苏持说,“那就别看脚下。”

    玻璃栈道有限定客流量,一波一波地放人进入,于歆妍和苏纪佟身后刚好被截断。他们隔着人群朝兄弟四人挥手,“观景台见了!”

    苏珽“嗯哼”两声,“故意的吧,二人世界~”

    没隔多久,苏徊意他们也进去了。

    这里比索桥宽敞,周围游客松松散散地往前走,苏徊意满脑子都是周青成刚刚发的事故讯息,踏在玻璃上的每一步都是软的。

    他没好意思再拉苏持衣服,只能把兔耳朵往苏简辰手里塞。

    苏珽凑热闹,“玩儿啥呢?分我一只呗~”

    苏简辰手大,握住两只耳朵感觉刚好,他挡开苏珽,“一起抓着路都不好走。”

    “怎么不好走,快给我一只。”

    苏徊意生无可恋地颤抖着腿,缓缓往前挪动着,身后的背包还在被两个大男人争夺着兔耳朵。

    眩晕的感觉,增加了。

    毫无道理的混乱之中,前方传来一道冷诮的声音,“非要捏只兔子做什么,今晚赶着奔月么?”

    “……”兄弟二人齐齐松手。

    苏徊意顿觉得救。

    走出一截距离,苏持对他说,“你要是真的不行,待会儿拍了照就原路返回,旁边有缆车可以直接坐到栈道尽头。”

    苏徊意虚弱地摇了摇头,男人不能说不行。

    挪到观景台已经是十几分钟之后。

    周围有好些游客在合影自拍。苏徊意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自己周围一米以内,企图捕捉到一丝一毫玻璃碎掉的预兆,顾不上别人在做什么。

    于歆妍拉着兄弟几人拍了全家合照,转头就发现小儿子笑容十分之空灵……她惊了一下,小心道,“是不是恐高?”

    苏徊意吱了一声。

    于歆妍赶紧搂住他,“早跟爸爸妈妈说啊!”她明明记得小儿子是不恐高的,以前还经常去全景旋转餐厅吃饭,胃口不也挺好吗。

    苏徊意吱吱吱,“突发的。”

    于歆妍,“……”

    她立马让苏徊意倒回去坐缆车,苏徊意本来还想倔强一下,接着被苏纪佟制止了,“出来玩别勉强自己,你们谁陪小意倒回去一下。”

    苏徊意下意识看向苏持,苏持也正在看他。苏徊意刚要开口,苏珽突然蹦跶过来,“弟弟,三哥陪你~”

    然后兔耳朵被逮住了。

    苏徊意觉得他只是单纯觊觎这只兔兔。

    苏家几兄弟怎么一个二个都喜欢毛绒绒呢!

    苏徊意跟着苏珽往回走出五六米,忽然想起刚刚跟苏持对视的时候看到人嘴巴有点干,也不知道是不是没带水。

    苏徊意就停下来,“大哥,你要不要……”

    他的话头猛地一顿。

    苏持脚下,透明的玻璃“咔”地一声裂开了蛛网般的裂缝,以他为中心向周围快速延展。

    苏徊意脑子里嗡的一声。

    「那个栈道出过事……有块玻璃裂开了……差点掉下去人。」

    他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勇气,猛地就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苏持的胳膊,抖着手飞快地把人往旁边拖!

    “哥哥哥哥……”

    苏持在被抱住的一瞬间整个人懵了几秒,却没把人推开。

    面前的人一张小脸都是白的,嘴唇也在抖,冲过来的速度却是史无前例地快。

    算上苏纪佟那次,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两人跌跌撞撞地往旁边冲出几米,中途差点撞到其他游客,苏徊意腿软得几乎挂在苏持胳膊上,还在把人朝一边拖。

    “玻璃!玻璃裂了……”

    苏持在听清他嘴里的话后,蓦地一顿。一只大手拦在了苏徊意身后,稳住了两人的身形。

    他拍了拍,“没事,是特效。”

    嗡——

    苏徊意的小脑瓜逐渐恢复冷静,他从铺天盖地的惊慌中缓缓抬头:……啥?

    苏纪佟几人见到动静也围了过来,看到两人的样子顿时失笑,“小意该不会以为是真的吧,这里的裂痕特效还挺出名的,你不知道吗?”

    苏徊意人都傻了。

    他不知道啊!他就一外来人口,怎么可能知道啊!!!

    旁观的游客也笑,一名年轻女子转头跟她老公说,“你看人家,我哪天要掉下去了,你会冒着危险来救我吗?”

    她老公立马说,“我会啊!”

    “这还差不多。”

    苏徊意在刚刚已经透支完了所有的勇气,这会儿仿佛身体被掏空,他腿一软抱着膝盖像挂面一样缩下去。

    周青成这狗贼害他!呜哇哇!

    苏纪佟心疼小挂面,“老三,你快带弟弟回去坐会儿。”

    苏珽,“来~弟弟,跟三哥回去。”

    苏徊意撑了一下没撑起来,“让我再缓缓……”

    面前忽然落下一片阴影,一只手握住了他的胳膊,往上托了托。

    苏持的声音从头顶响起,“上来,我背你。”

    苏持的目光深不可测,“不然呢?”

    苏徊意小心建议,“你可以看看锅。”

    锅里还有鱼片粥,想不清楚应该是脑子不够。

    “………”

    苏持似笑非笑,“你是觉得我该补补?”

    苏徊意羞赧垂头。

    苏持盯着他看了片刻,随即收回眼神,“不用了,留给最需要的人。”比如你。

    苏徊意谦让,“大哥也不必委屈自己。”

    苏持淡淡,“不委屈,你长身体。”

    苏纪佟走过来就看到这幅兄友弟恭的画面。他丝毫感受不到底下的暗流涌动,只觉欣慰:小意还是乖的,刚说了要和哥哥们好好相处,就立马去体贴哥哥了。

    “都别客气了,晚上让吴妈再做点,你们一起喝。”

    “喝什么?”苏简辰从客厅里走出来,早上这个点,家里三个男人都要出门工作。

    苏纪佟说,“鱼片粥。”

    苏简辰尚不知鱼片粥背后的含义,他主动争取,“那我也喝点好了。”

    苏持,“……”

    苏徊意,“……”

    苏简辰皱眉,“大哥,你们这是什么眼神?”

    苏徊意说“没什么”,苏持则拍拍他,“老二,你可以多喝。”

    苏纪佟不明觉厉,但为了融入气氛,也有样学样地拍拍他,“你大哥说得对,老二,你可以多喝。”

    话题莫名歪到了鱼片粥上,苏徊意求之不得。

    三个男人出门后他松了口气。看来是自己转变太快引起了苏持的怀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苏持暂时没再追究……

    .

    自从和苏简辰达成了和解,苏徊意做的“爱心便当”就成了双人份。

    苏简辰在第一次收到“爱心便当”时,差点把它当做是苏徊意的挑衅!他正要怒目而视,余光就瞥见苏持面不改色地吃了下去。

    苏简辰瞬间目瞪口呆。

    苏徊意还在旁边扒着桌沿看他,可怜巴巴,“二哥,你怎么不吃呢?你是还没原谅我吗,我就知道…没关系,你可以不原谅……”

    草!苏简辰眼睛狠狠一闭张嘴就吞了下去。

    吴妈于心不忍,之后几天都拉着苏徊意悉心传授烹饪技巧。

    在一个上午,苏徊意的糊萝卜烧肉刚出锅时,孙河禹的电话就来了。

    “我快到你家了,接你一起过去。”

    苏徊意心生感动,并略带吝惜地报以回馈,“我给我哥哥做了胡萝卜烧肉,要不给你也装点?”

    电话那头的孙河禹打了个哆嗦,“不用了谢谢。”他又问,“你哪个哥哥?”

    苏徊意一字一顿,“哥、哥。”两个哥。

    “……”孙河禹反应了好久才听懂,他脸上浮出如梦似幻的神情,“厉害了,double  kill!”

    孙河禹到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半。

    苏徊意手里提了个小饭盒,闯入孙河禹视线的一刹那,他听到了车门从内上锁的声音。

    苏徊意脚步一顿:……?过分了。

    孙河禹只把车窗开了道细缝,仰头露出一张嘴,“人来了就行,还带什么东西。”

    苏徊意三两步走近,“家里阿姨做的寿司。”

    咔!车门一秒打开。孙河禹热情好客,“你们请进。”

    那个“们”字十分之刻意,仿佛对象只是寿司而已。

    苏徊意坐进车里才发现孙月也在,“孙小姐你好。”

    孙月有点小激动,“小可爱不必这么生疏,叫我名字就行!”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到此完结,谢谢大家的支持陪伴~

    (由于身体原因,以及三次繁忙,番外待定

    *本书已签约简体出版,后续进度会在vb跟进。@总攻马户子_lvz

    *求个作者收藏,第一时间发现开新~

    ↓↓↓下本开↓↓↓

    《仙尊始乱终弃》by马户子君

    〖沙雕文,仙尊攻x散修受〗

    怀妄仙尊入红尘历劫,与一美貌散修结为道侣。九天雷劫将至,两人执手相望,约定生死不离。

    转眼雷劫就劈到仙尊脑子上。

    散修:……我怀疑他在说谎。

    *

    临远宗的怀妄仙尊历劫归来,大乘修士天下第一。

    掌门:“敢问天尊历的是什么劫?”

    怀妄冷如苍山雪:“本尊不记得了。”

    宗门上下大骇:仙尊被雷劈失忆了!

    *

    临远宗对外宣布招收弟子,天下英才皆汇聚于此。负责招收的师叔一一问过:“你们来临远宗,为的是什么?”

    “为天下苍生。”“为修得正道。”“为千年后的飞升。”

    一道声音混迹其中:“为了前夫,他始乱终弃。”

    天下第一散修·兼竹从帷帽下抬起头,勾唇一笑,天姿绝丽。

    刹那间,满堂皆静。

    —————————————

    临远宗破例收了名散修,实力深不可测,美貌名动全宗门,听说还有个“前夫”,只是从没指认过。

    渐渐的,众人便当作是兼竹的一句玩笑话。

    直到有一天,掌门座下首席弟子红着脸问兼竹是否有道侣,话音未尽就见天际一道白光落在两人跟前。

    怀妄仙尊盯着兼竹:“你要出轨?”

    兼竹面不改色:“你一个前任还管这么多?”

    怀妄:“……胡说什么。”

    *****

    恢复记忆前:最近有个陌生人总往本尊跟前凑,本尊理都不理。

    恢复记忆后:……那好像是我亲爱的道侣。

    *伪·破镜重圆的沙雕小甜饼。

    *第一仙尊攻x第一散修受,横扫天下夫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