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成侯府傻女 > 正文 第134章 番外二
    公冶重知道自己要死了。

    死亡的感觉他经历过几回, 第一次是期待,他期待能见到自己的母亲。第二次是悲伤,因为他将要离开那一世的父母, 重新回到这一世。

    而这一次, 他很平静。

    二十岁登基为帝,如今已经六十年过去。一甲子的光阴如梭,他已是行将就木的老人。望着跪在龙榻前的长子, 他很欣慰。

    长子敦厚, 宜守成。

    他在位太多年,长子做了足足五十年的太子。偌大年纪的太子, 发间银丝过半。孙子孙女跪了一地, 他们哀哀地哭着一声声唤着皇祖父。

    有那一瞬间他恍惚不已,明明他还是父母眼中孩子,怎么就成了别人口中的皇祖父。

    多少年过去了,母亲的样子历历在目, 父亲也走了几十个年头,他们一家人相处的情景记忆犹新。

    回顾他的一生, 离奇而又幸运。在位六十年,他兢兢业业不敢有一丝懈怠。这些年楚国上下盛世繁荣, 世人皆道他是千古明君。

    这一生, 他不虚。

    然而如果让他重新选择,他还想做父母的孩子。他不要什么万古流芳, 不要什么儿孙满堂, 他只想和父母生活在一起, 在他们身边玩闹撒娇。

    父亲走的那一晚, 仁安宫那株桃花枯了。

    玄师曾让他认那株桃花为母, 说他们前世有母子缘份。到那时他才知道玄师说的或许都是真的, 那株桃花就是母亲。

    母亲化成一棵树,陪着父亲过完了这一生。

    他们都走了,留下他一人。

    阖上眼睛的那一刻他还在想,如果真有再世轮回他愿意重新托生在母亲的肚子里,再一次成为他们的儿子。

    无尽的黑暗朝他涌来,他的意识却不曾消散。他困在黑暗之中,像是被什么东西推着往前走。突然一阵光亮袭开,他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便感觉自己被什么人抱起来,然后是一阵拍打。

    他想斥责一声放肆,却发现自己发出的竟然是哭声。

    眼前一片模糊,他看不清抱着他的人,好像是一个婆子。他听到婆子说恭喜陛下恭喜娘娘是个皇子。

    他心里一个咯噔,隐约知道自己重新投胎了。

    无奈他刚出生,身不由己是被稳婆抱下去清洗。围着他的人不少,他模模糊糊看到一个熟悉的人,那是母亲身边的春月。

    稳婆将他清洗干净包在襁褓中后,他终于听到母亲的声音。母亲让人把他抱过去,他激动不已。

    他被另一双手接过去,然后他看到了同记忆中一般无二的母亲,还有年轻的父亲。

    “重儿。”

    他听到父亲在叫他,他愣住了。

    母亲又哭又笑,他们似乎知道他重生了。母亲给他取字不悔,他很喜欢这个名字。纵然人生有许多的悲欢离合,但他从不曾后悔过每一次的抉择。

    他一天天长大,承欢在父母膝下。他的衣食住行皆由母亲操持,自小到大的衣物全是母亲亲手缝制。

    有时候他会盯着仁安宫宫墙的那一角,那里自然没有记忆中的桃树。可能是他看得太认真,出神了太久,被母亲看了出来。

    母亲什么也没有说,朝着他比着手势轻轻“嘘”一声。

    一切尽在不言中。

    在父母面前,他是他们可爱的儿子。在百官和百姓的心中,他是天资过人的太子殿下。母亲说即使他心智不是孩子,她还是希望他好好享受自己的童年时光。

    所以他带着表哥表姐表弟表妹一起胡闹,他是他们中的孩子王。

    裴济已经入朝为官,还有沈家的那位沈长寅。这些年来宣平侯行事低调,裴家人安安分分从不作妖也不仗势欺人。那沈家也是沉寂了好几年,便是沈长寅重新起势也不见张扬。

    裴家有表哥表姐还有表弟,郑家还有他的表姐和表弟。他曾经问过母亲,为何没有想过给他生弟弟妹妹。

    母亲说他们有他足矣。

    在他六岁的时候,父亲带他去了第一书院。

    第一书院如今伊然是楚朝真正的第一书院,书院学子不分贫贱,只论学业出色与否。贫寒学子入书院读书,可申请助学金或是在以第一为名的铺子里兼职赚钱。

    另一世没有第一书院,有的是完好无缺的通天台。

    他在另一世醒来后和父亲密谈过此事,通天台里的东西全部搬进国库。父亲交到他手上的王朝,是一个国库充盈四海安平的天下。世人称他为明君,却不知没有父亲的铺路,哪有后来的盛世安稳。

    这一世没了通天台,有的是这汇集天下英才的第一书院。

    犹记得那一日漫天烟火中,他和母亲是何等的绝望,那时候他以为自己命中带煞注定不能父母双全。

    父亲没死,天知道他有多高兴。

    父亲是从另一个出口逃生的,那个出口处堆满陈年的尸骨,上面原本是一座空坟。当年程家人许是图省事,并未将那个出口封死。那座空坟经年累月风雨侵蚀已然塌了一边,父亲是从坟土里爬出去的。

    死处或是生门,他深有体会。

    父亲让他拜在谢夫子门下,成为谢夫子的关门弟子。谢夫子是玄师的胞兄,他恭敬地行了拜师礼。

    他们一家的际遇同叶玄师的师门息息相关,没有那个神秘的世外仙门,母亲不会来到这个世间。没有母亲,便不会有如今的父亲,更不可能会有他。

    他试图在谢夫子身上找到和叶玄师相像的地方,然而他们兄弟二人或许是一个似父一个肖母长得毫无相似之处。

    书院里书香处处,诵读吟作之声不绝于耳。往来学子儒雅知礼,他们之中将来必会有人成为朝之栋梁。

    人才之于国,比金银更重要。曾经一片废墟的通天台,引来的是全天下的有志之士。这些人才前仆后继,终会在历史的洪流中大放异彩。

    玄师曾经对他说过:德行天下。

    他想或许是因为他在另一世励精图治,不负父亲的期许让百姓居有屋食有粮,所以他算是有了功德。正是因为他有功德,他才能重活一回。

    因果轮回在天道,是非功过在人心。得了人心者自有天道恩赐,这一世他定然不忘初心德行天下。

    千百年后史书记载他的生平功绩,无不道一句圣德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