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一朵花开百花杀 > 正文 第147章 校园番外(十)
    校园番外(十)

    花焰被他盯着, 突然觉察不对,她的饮料已经喝了一半,手里这杯才没喝几口, 还沉甸甸的。

    她一低头, 影院蓦然黑下。

    花焰刹那脸红,忙把手里饮料递还回去, 结结巴巴:“……我喝错了,还你。”

    黑暗中她动作慌忙,陆承杀接过, 但没说什么。

    伴随着引进声和片头音响起,一时间花焰恨不得把脑袋埋进膝盖里, 刚才叼着吸管咬紧的嘴唇也微微发烫, 连电影片头都顾不上看。

    更糟糕的是,过了一会,她听见右手边用吸管喝饮料的声音。

    ……那是她喝过的啊!

    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尴尬羞涩涌上来,花焰用眼角余光偷偷瞄了一眼, 陆承杀正一面凝视着电影屏幕, 一边喝着饮料, 侧颜瞧不出端倪,但被屏幕映得轮廓分明, 抿着吸管的唇也很分明。

    她只看了一眼, 就倏然收回视线。

    抓着还带有凉意的饮料杯贴上面颊, 滚了滚, 花焰心跳声骤然急促。

    明明是来看期待了好久的电影, 但注意力就是没法集中。

    食不知味的嚼着爆米花, 花焰忍不住小声说:“……要不我再去给你买一杯?”

    陆承杀好一会, 才说:“不用。”声音同样压得很低。

    “哦……”

    她只好继续吃爆米花。

    没多久, 花焰悲愤地发现,一整桶都快被她吃完了。

    “……要再给你买一桶吗?”陆承杀的声音。

    花焰更加悲愤道:“不用!”

    她抱着爆米花桶正郁闷着,就听见前面传来奇怪的声音,前面那对男女正在黑暗中旁若无人地抱在一起啃。

    花焰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脸又“噌”一下烧了起来,她下意识转头看陆承杀。

    他本来没有发现,但花焰一转头,他也跟着转过头来,于是……

    两个人都僵住了。

    身旁还持续地有一些微弱又令人脸红的水声传来。

    花焰只好又拽了拽陆承杀,小声说:“……我们换个位置吧。”

    换了个更偏的位置。

    然而,她一想脑子里就是刚才的画面,和陆承杀抿着吸管的嘴唇,花焰整个人都不好了,只能加倍地揉了揉自己的脸蛋,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

    电影更加没法好好看了。

    文艺片一旦沉不进去,就会变得格外枯燥乏味。

    再加上前一晚太过期待她又没睡好……在刺激感过去之后,花焰甚至开始有点昏昏欲睡。

    陆承杀原本是想认真看的,他目不斜视,连片头都没有错过,可现在他极为少见的开始走神,而且一直在走神,他又低头喝了一口饮料,走神得更厉害了。

    身旁咀嚼爆米花的声音从开始到停止,他一声都没漏下。

    直到彻底安静下来。

    他微微转眸,就看她正一手抱着爆米花桶,一手撑在扶手上,手掌支着被围巾包裹得越发白皙小巧的脸蛋,长发沿着脸庞一侧垂坠下来,脑袋往下轻轻打点。

    陆承杀莫名想起了不久之前,在出租车里,她东倒西歪时的样子。

    于是,他小心翼翼、不动声色地又把肩膀挪了过去。

    大约十来分钟后,她的脑袋果然不负众望地倒在了他的肩膀上,眼眸合着,呼吸绵长。

    陆承杀保持着这个姿势,纹丝不动。

    半小时前,陆承杀在看电影。

    半小时后,陆承杀在看花焰。

    直到电影散场,清扫的工作人员走过来,望着角落里靠在一起的年轻男女。

    “两位……”

    他刚说了两个字,就被长相英俊又冷漠的男生止住了声音,他用修长手指在唇间比了一个“嘘”,然后翻出手机支付界面,示意再买下一场的两张票。

    面容分明是冷淡的,可望着身侧昏睡过去女生的眉眼间又流露出难言的柔和。

    ***

    花焰醒来就觉得大事不妙!

    她是猪吗!居然在电影院里睡着了!

    抬头一看,电影居然还在放着,她顿时心安了,可揉了揉脑袋,意识到自己刚才是靠在哪里睡的,花焰一下子就又有点脸红。

    于是她低头看了一眼时间……

    ???

    她猛然抬头:“已经放完了?”

    “嗯。”

    “怎么不叫我!”

    陆承杀顿了顿:“你睡得很熟。”

    “那也……”她连忙猫着腰站起来,“赶紧走啦。”回头她还是周末白天挑个时间自己来看吧。

    “等一下……”

    她转头看陆承杀:“怎么了?”

    陆承杀垂下视线,按了一下自己的肩膀:“……有点麻。”

    花焰:“……”

    走到外面,才发现半夜居然下起了暴雨。

    噼里啪啦雨声震天,这个时间周围商店都关门,连伞也买不到。

    虽然其实距离不远,也就不到一公里,但是……

    花焰站在电影院门口膝盖一抖,忍不住缩了缩肩膀,夹杂着暴雨的寒风冷彻刺骨,她无声哆嗦了一下,说:“怎么办……”

    一件还沾着体温的外套盖在了她的身上。

    陆承杀还没回过神,就已经把外套脱下丢了过去,网上搜的注意事项并没告诉他应该怎么应对这种状况。

    他想了想……

    “你能跑吗?”

    “嗯?”

    “跑回去。”

    花焰一惊,刚想说“你认真的吗”,可又觉得不是完全不可行,就这么几步路,叫车还不够麻烦的,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靴子……而且不久之前她还刚锻炼过跑步。

    就这么犹豫的几秒钟之间,她已经穿上陆承杀的外套还戴上兜帽,伸手拽住了陆承杀的衣袖。

    “那就……”她咬牙说,“……跑吧!”

    雨下的并没有想象中大,奔跑在路上,运动起来也没那么冷。

    迈开步伐,靴子一声声踏在雨水里反而有种说不出的轻快感,只是雨水沾湿了额发和睫毛,前方道路迷蒙,不太清晰,她低头,扯着陆承杀的袖子也不太方便。

    正想着,袖口下距离不远的手指突然握了过来。

    花焰没多想,就攥住了对方的手掌。

    陆承杀的手掌比她凉一点,但很宽大,仿佛可以把她整个手掌包裹进去,有力量顺着交握的手指传递过来,不需要太费力,就能被他拉着走。

    花焰脚下不停,心跳却快了两拍。

    周围的景色和店铺飞快从身后掠过。

    她略微抬起一点头,就看见前方男生黑发覆盖的后脑,湿淋淋地滴着水珠,在朦胧的雨雾里,花焰忽然忍不住,也把帽子扯了下来,淋着雨大踏步地和他一起往前跑。

    嘴角不自觉扬起一点笑意。

    好糟糕啊,电影也没看成,还淋了一身的雨,可她现在居然没有一丁点的不开心。

    甚至觉得这条路还可以再长一点。

    可惜本来觉得很长的距离,不一会就到了。

    脚步慢下来,手掌也慢慢松开。

    陆承杀回过头,才发现她把帽子给摘掉了,长发湿漉漉地垂下来,头上脸上全是水,像只落汤鸡。

    他立刻过去,帮她把帽子重新戴上。

    当然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

    “都到了,不用啦……往前一点就到楼栋里了。”她又把兜帽扯了下来,轻轻喘着气,眼睛晶亮亮的,明明是黑夜里,却像两颗闪亮的星子。

    陆承杀收回手,垂下眸子,视线不留神又滑过她的红唇,连忙移开。

    手掌还残留着刚才的触觉。

    自己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心情,明明全身都湿透了。

    他忽然想起她借给他的书里,那些没头没脑,上下不连贯,没有逻辑,不知所云的词句,自己现在的心情也好像变成了那样。

    没有任何逻辑,也没有任何道理。

    变得十分混乱,又混杂着奇怪的兴奋与冲动。

    就像他刚才伸出手握住她的手一样。

    有种无法解释的兴奋。

    他们站在小区的凉亭里,照理说,应该分开回家了,可谁也没有先走。

    花焰从包里翻出纸巾,擦了擦身上的水,又递给陆承杀一张,说:“……外套我现在还你,还是明天还你?”

    陆承杀默默接过,低声道:“……都行。”

    大约是刚睡过,花焰一点也不困,反而有种莫名的兴奋,挪不动脚,她扯着身上属于陆承杀的外套,踮了踮脚尖,没话找话说:“你明天几点去上学啊?”

    “六点。”

    “……那你没几个小时好睡了啊!”

    “嗯。”

    他居然还“嗯”。

    “你要不起迟点算了。”花焰犹犹豫豫,看了一眼自己的靴尖,又抬头看了一眼略侧着眸的陆承杀,“那个,就是……”她脑子里一时闪过许多零零碎碎的片段。

    怎么办啊!

    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

    陆承杀也转回了一点视线,似乎在等着她的下文。

    花焰又踮了踮脚尖,一把抓住了陆承杀湿透的衣领。

    他没有防备,被她抓得恳低下头。

    两个人的距离一下子变得极近。

    亭子外雨声仍未停歇,还在接连不断地砸着地面,发出惊天动地的声响。

    花焰还没想好接下来怎么做,就忽然感觉到唇角上一片柔软。

    陆承杀的气息整个笼罩了下来,带着湿淋淋的水汽。

    她在极近的距离看见了他半阖的眸子,像是一条深黑的漩涡,他微微侧头,雨水还在沿着他的发梢一滴滴砸落下来。

    甚至滚到了她的锁骨上。

    在震耳欲聋的雨声里,她的心跳也变得震耳欲聋了起来。

    明明是自己先动的手。

    可……

    花焰的脸颊瞬间变得爆红。

    她手忙脚乱地松开了陆承杀的领口,然后慌不择路地逃回了自己家。

    不管是换衣服还是泡澡,花焰脑海里全是陆承杀垂下头在她脸颊边上轻吻的画面,挥之不去,重复播放。

    她捂着脸在床上翻滚,一整晚都没睡着。

    当然,她不知道的是,没睡着的不止她一个人。

    陆承杀躺在床上,闭着双眸,发着呆,也觉得自己如同着了魔。

    以往的认知被颠覆。

    他不得不承认,这世上有些东西确实是不需要逻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