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一朵花开百花杀 > 正文 第141章 校园番外(四)
    校园番外(四)

    到晚上花焰才收到他的回复。

    陆承杀:换成什么。

    收到时, 她桌上摊满了教辅参考书试卷笔记,正手忙脚乱地整理着陆承杀跟她说的,昨晚录音的时候没觉得如何, 今天塞着耳机听他的语音整理才感觉不对劲。

    夜晚安静, 陆承杀声线压得略有点低,又因为是录音, 反而有些朦胧暧昧, 仿佛耳语。

    她听了一会脸微微泛红,总觉得和听老师说不大一样。

    花焰不得不提醒自己,醒醒, 这只是个教学APP罢了!

    这才冷静下来继续整理。

    诚然,一开始花焰还觉得他说的虽然好, 但有些笼统,不知道对做题有什么帮助, 整理完对着他说的题干分析思路去找考点,才发现把琐碎的知识点连成体系, 确实有助于记忆。

    陆承杀还跟她说, 理解清楚后扫一眼题目就直觉知道要考什么, 然后迅速找到解题方法——高中数学并不难。

    花焰差点又有想拉黑他的冲动了。

    然而此时,她看着陆承杀那个无比板正的头像和名称发来的消息,忽然又莫名心软。

    一朵小花:随便一张什么图片都可以!你自己拍的照片也可以![送你花花.jpg]

    陆承杀:嗯。

    过了一会, 陆承杀又截图问她,之前那个拍一拍是怎么弄的。

    一朵小花:那个啊, 你点两下我的头像。

    “陆承杀”拍了拍我的脑袋

    花焰:“……”

    明明是她自己设定的拍一拍小尾巴, 怎么这会忽然就有点无法直视。

    “陆承杀”拍了拍我的脑袋

    “陆承杀”拍了拍我的脑袋

    他怎么还玩上瘾了!

    幼不幼稚啊!

    一朵小花:别拍啦![捂脸.jpg]

    陆承杀:哦。

    陆承杀:题做了么?

    ……行, 真行。

    花焰火速把他的备注又改成了教学APP, 从短信发展到微信, 更像那么回事了。

    她想了想,还给他挂了个置顶,督促自己学习。

    ***

    自从知道了陆承杀上学的时间,又知道了他家的位置,花焰早上迷迷糊糊间,就很难不想往下望。

    她床正对着一面落地窗,睡觉时拉着厚重的窗帘,然而早上用遥控器拉开,就能瞅见对面那栋楼下面的通路,怀抱着陆承杀可能会从下面过的心情,就莫名有了几分期待。

    遗憾的是,她确实没法在六点钟醒过来。

    不过晚上,抬起头透过窗户,又能看见陆承杀家的灯亮——她已经知道他住的楼层比她高两层了,虽然还不知道哪个灯是他房间的,但看着对面灯亮,会有种微妙的动力。

    陆承杀都还在努力,她努努力又怎么啦。

    一次无意间,花焰跟他说了。

    教学APP:我在东边。

    一朵小花:咦?[困惑.jpg]

    她一抬头,就看见陆承杀那层有一扇窗被拉开了,映着灯光,能看见一个人影站在窗台前,花焰下意识也走过去,拉开窗户。

    两栋之间的距离不近不远。

    深更半夜,也不适合大吼大叫,花焰打开手机灯,冲他晃了晃,然后发了条消息过去。

    一朵小花:你看到我了吗?[雀跃.jpg]

    那边的人影低头看了一下。

    教学APP:嗯。

    然后他又垂头摆弄了一会,一束光从他的手里射落下来,然后又落到了她的眼前。

    他们仿佛像在两个战壕里打信号灯似的。

    过了一会,花焰坐回书桌前,拉长手臂伸懒腰时,才意识到这种行为真的好傻。

    可嘴角却莫名其妙在上扬。

    总感觉好像揣着什么只有他们俩个人知道的秘密一样。

    做题仿佛也更有动力了。

    “啊,陆学神是住在这边上啦,你不知道吗?他中考就是状元,很出名的,报考的时候差点就进了我们正一中呢?”

    花焰连忙问:“那为什么没进?”

    “很显然,因为亭建离家近啊,所以他第一志愿填的亭建。”

    “好吧……”花焰有点说不出的遗憾。

    同桌凑过来,满脸八卦地小声问她:“你怎么突然对他这么感兴趣?话说你上次问他要了手机号,有下文没有?”

    花焰在桌肚底下握着手机,有种蠢蠢欲动,又隐秘的开心。

    她微低了头,说:“也没什么。”

    同桌露出一脸不出所料的遗憾表情:“果然,就知道他是纯血钢铁直男。你是不知道,那个陆学神因为离家近,早自习之前会到学校操场晨跑,隔壁学校有女生专门大清早起来等在那里制造偶遇,他都没什么反应,还有故意扭伤脚的——然后他去帮忙叫校医了。”

    花焰忍不住把头低得更低了。

    “花花,你怎么了?”

    “没事,没事。”

    她揉了揉脸,才把奇怪的笑意按下去。

    ***

    转眼月考临近,只剩一个星期,花焰这辈子都没这么认真努力学习过,本来只是想随便试试,实在不行就放弃,后来每天看见陆承杀的微信置顶,心头一虚,居然也就这么坚持下来了。

    教学APP实在威力无穷。

    只是最后那个周末,反倒开始人心浮躁了。

    花焰在书房里写了会题,就又开始玩手机,最近她玩的手游还在开新活动,她都没时间打,只能氪氪金勉强抽抽卡,同桌还给她发了几条好笑的小视频,初中闺蜜也在问她要不要周末出来吃个饭听说最近新开了一家网红甜品店,榛子巧克力千层蛋糕做得尤其好……

    不是她不努力,是这个世界诱惑太多!

    花焰婉言拒绝了初中闺蜜的邀请,但仍然没有心思做题,她想了想,发了条消息。

    一朵小花:你有没有什么能考前集中注意力复习的办法?[求助.jpg]

    因为是周末,陆承杀的消息回得很快。

    教学APP:?

    一朵小花:你没有这种烦恼吗?[困惑.jpg]

    ……啊,他可能确实没有。

    花焰正想撤回,陆承杀又回过来了。

    教学APP:一起复习?

    花焰又盯着那四个字看了一会,总觉得这个人怎么回事,为什么总一声不吭就说出一些很会让人想多,但又偏偏觉得他好像也没想多的话。

    一朵小花:……怎么一起?

    教学APP:我发起了位置共享[地址定位]

    花焰一惊,打开是附近一家咖啡店的地址,离倒是离得不远,就是……

    一朵小花:方便吗?[紧张.jpg]

    教学APP:嗯。

    一朵小花:……你呆到几点。

    教学APP:21点。

    花焰迷惑了一会,又纠结了一会,还是果断收拾东西,脱下居家服换了条裙子,只是穿上又不满意,试了三条才敲定,又对着镜子整理了下长发,抹了抹润唇膏,才姗姗来迟地出门。

    那家咖啡厅不大,在小区外面一条商业街拐角的二楼,门口种满了绿植,沿着楼梯上去,阶梯边上还摆了一些小盆栽,枝叶在午后微醺的光线下摇摆,憨态可掬。

    她推门进去,便听见清脆的风铃声,里面的布置也很温馨怡人。

    虽然是周末,但人并不多,花焰一眼就看见坐在窗边的陆承杀,光线打在他英挺的侧脸上,勾勒出鼻梁,他正握着笔,低垂头写着什么,黑发微微斜下来,下颌线条流畅又好看,姿势依然是教科书一样的端正,他对面还坐了个男生。

    花焰走过去,就听见那个男生在抱怨:“杀哥,有没有什么不用学习不用做题,竞赛还能拿一等奖的方法?”

    陆承杀头也不抬地冷酷道:“没有。”

    花焰脚步一停,攥着包带,有种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上前的迟疑。

    然而,下一刻陆承杀仿佛有所察觉一般,微微抬起了头,然后黑眸看向了她。

    花焰紧张,只能更用力地攥紧了包带。

    一时间两人都没说话。

    倒是坐在陆承杀对面的那个男生顺着陆承杀的视线转头,然后看到了花焰,满脸震惊道:“这不是隔壁校……校……啊,花同学你怎么在这,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陆承杀总算开口了:“……你坐。”

    花焰也紧张道:“……哦。”

    这是个四人座位,两个男生各占一边,她只有两个选择,花焰犹豫了一下,就坐到了陆承杀边上。

    她以为只有他一个人,没想到还多了一个人。

    本来不紧张的,现在却突然变得非常紧张。

    花焰有些僵硬地摊开包,取出做了一半的习题册和笔记本,又拿出了笔袋,从里面抽出一支黑色中性笔,低头开始做题。

    陆承杀也在继续写。

    只有对面那个男生视线无比灼热地望着两人,极其欲言又止地说:“那个……呃,不介绍一下吗?”

    花焰看了半天题干都没看下去,脸上升起一些温度,低声道:“他……教我功课。”

    陆承杀笔尖停了一下,“嗯”了一声。

    “是吗……”男生的尾音拖长,明显还有些怀疑,但语气里又透出些呼之欲出的兴奋,“隔壁校……花同学,你在准备月考对吧?有哪里不懂,也可以问我!我跟他一个班的,成绩也还不错……”

    陆承杀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男生声音一滞,道:“呃……当然没他好!不过,我肯定比他耐心细致。”

    花焰对这种殷勤并不陌生,但眼下莫名有些尴尬。

    “谢谢,不过……”花焰小声说,“他也挺耐心的。”

    “真的假的,他……”

    男生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陆承杀打断了。

    他语气冷硬道:“不要打扰别人学习。”他伸指节在男生桌子前扣了下,“你题做完了?”

    男生顿时气软,又期期艾艾缩了回去,只是眼神仍旧探寻又八卦。

    咖啡店店员走过来问花焰要不要点点什么,她点了一杯卡布奇诺加一份黑森林蛋糕,又看了一眼陆承杀面前几乎喝完的杯子,说:“再给他加一杯好了。”

    对面男生不由道:“那我呢……”

    陆承杀微微抬头。

    对面男生立刻道:“……没事!我自己点我自己点。”

    于是三个人又埋头写了一会题。

    花焰本来是来集中精神的,但她一侧眸就能看见陆承杀,胳膊肘稍稍过去就能戳到他,反而更加心神不宁。

    这会她才发现他没有穿亭建的校服,而是穿了一身便服,周身都很清爽,上面是设计简洁的黑T,下面是条深色牛仔裤,长腿微屈,有些无处安放。

    花焰叼着笔头,情不自禁咬了咬。

    或许是发现她在一道题上停留的时间过长,她耳边突然响起了陆承杀的声音:“这题不会么?”

    “……也不是。”

    但她这话好像没什么说服力。

    下一刻,花焰便感觉到陆承杀微微倾身过来,霎时间一股陌生气息笼罩。

    很清冽的,也很干净的气息。

    花焰顿时一低头,陆承杀的声音近在咫尺,还微微有些诧异:“这题很简单。”然后他的笔便伸了过来,在她的题干上划了几道,笔尖发出沙沙的声响。

    陆承杀的声音也随之响起:“你看……”

    太近了啊!这个距离!

    花焰勉强定住心神,听他讲完,埋头赶紧写。

    这题她哪里不会,分明是走神而已!

    不能再走神了!

    她是来学习的!

    花焰正脸红着下定决心,奋笔疾书间,就听见对面那个男生咳嗽了一声,很小心地问:“……那个,你们在交往吗?”

    她笔尖一折,蓦然抬头,迅速道:“……没有。”

    陆承杀也跟着抬头。

    男生完全不信,并一脸木然且了然地道:“没事,你们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说完,他还意味深长又羡慕地看了一眼陆承杀,“杀哥,不声不响地就……厉害啊。”

    陆承杀:“……?”他在胡说八道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