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公派婚姻[六零] > 正文 248、团支书
    “爷爷, 是不是以后就不走?呀?”从坟上回程的路上,杰瑞窝在的怀里,扬起头问。

    没听懂, 但能看得出孩子眼神中的留恋,迟疑?一下。

    一个垂垂暮年的老人, 抛开情妇和养子, 和这些孩子们生活在一起的几天,让他无比敞快,而且还不需要防备任何人, 当谈及走, 他确实很留恋这儿的生活。

    邓昆仑立刻说:“不, 他要走,他马上就要走。”

    杰瑞想?想,伸开自己的小手,给?一个东西:“我把这个送给吧,回到家,记得要做个好爷爷呀。”

    接?过来, 居然是两?蚕宝宝,应该是他小邓村的哥哥们从蚕房里偷出来,送给他的。

    杰瑞给?两?,又给?汤姆两?,再给?珍妮两?,自己留?两?, 轻轻摸?蚕宝宝说:“长吧长吧,长大们就能变成钱钱啦。”原来是个小财迷啊。

    邓昆仑回头看?,说:“我母亲现在有20亩桑田,我妻子的轻工厂, 据说这两天在广州卖?将近18万元的货物,是卖给日人的,这就是汤姆的底气,也是我们全家人的底气,我们会守护这片土,同时经营这片土,最终我们也会变的有钱,这是良性的致富方式,我们华国人跟美州大陆上的印第安人是不一样的,所以,放弃您想在这儿赚钱的想?吧,?要有我在,就不可能。”

    是啊,同为土著,印第安人如今何在?

    但华国这个?明古国,历经摧残,却依然屹立不倒,它是打不败的。

    长长的吁?口气,望?窗外,问?邓昆仑一句:“我在美联储的账户里114万美金,同时还拥有洛克菲勒和波士顿银行,以及得克萨财团不菲的股份,但我并不觉得满足,而且对?亡充满恐惧,并且,总想在这个界上留下些什么。邓,给我一个?由,说服我,我就会把所有的资产全留给和的儿子们。”

    邓昆仑笑?一下,转过头说:“我有一个能让您在这个界上,包括华国,m国,苏联,所有的国家为您而震颤的办?,要听听吗?”

    苍老的脸慢慢的凝到?一起,又舒展?开来,一脸希冀的看?邓昆仑。

    这是他毕生的追求,当然想听。

    ……

    邓昆仑当时说,会把遗产留下来的时候,不但苏樱桃不信,褚岩甚至宣扬,自己早就准备好?极为丰盛的一坨屎。

    准备好好品尝一下,毕竟他这辈子还没吃过屎。

    而在从坟上回来之后,并没有再去秦城重工视察,就离开?秦州。

    起身前往香港?,走的时候,因为他的恳求,博士和褚岩都陪他一起去?。

    当然,脚趾头,苏樱桃都能猜得出来,?要一天不说遗产的?情,褚岩就一天能屎尿屁来恶心邓昆仑。

    因为家里的电话是允许转接国际长途的,所以,苏樱桃跟博士倒也经常通电话,所以道回到香港之后,阮红星又去哭过,跪过,求过。

    但是,虽然也雄心勃勃,还想再赚500年的钱,可他的肿瘤已经复发?,回去一检查,才发现肿瘤恶化的特别厉害,癌症已经到?无?开刀治疗的步。

    且不说他拒不肯见阮红星,就连那位越南情妇的房租都不肯再付?,据说那位越南情妇??一阵子,?不到之后,去街头做妓.女去?。

    曾经,邓昆仑是最讨厌的孩子。

    但是在接下来的半年里,邓昆仑曾先后三次赴港。

    在香港的疗养院,走完自己人生最后一段,是由邓昆仑和褚岩陪?的。

    当然,他的遗嘱是苏樱桃最关心的?情。

    直到去之后,邓昆仑三更半夜打来电话,苏樱桃听完后愣?很久。

    不过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分配方式是最合?的。

    的遗产,40%给?邓昆仑,剩下的60%,则平分给?汤姆和杰瑞,不过前提条件是,?他们长大之后,必须去m国留五年,?有留够五年,这笔遗产才是他们的。

    留,好啊,她现在攒钱不就是为?自己的孩子将来能去留。

    大概还是希望两个孩子能留在m国。但苏樱桃觉得不会,即使有遗产,即使m国再好,汤姆和杰瑞最喜欢的,还是秦州这片土。

    在这儿他们多快乐啊。

    “我才不要,他的臭钱谁喜欢就给谁,我才不要呢。”大清早的,汤姆捧?一块批萨在吃,倔?脖子说。

    珍妮揶揄他说:“君子不受噘来之食,这批萨上的奶酪和芝士,可是送的,有种也别吃啊?”

    “这是我婶儿烤的,我吃的是我婶儿烤的批萨,哼!”汤姆倔?脖子说。

    既然在香港已经去,阮红星想争也争不到什么,邓昆仑和褚岩应该马上就可以回来?。

    汤姆依然很气愤,但是听苏樱桃说,让他带?弟弟赶紧去上,小伙子立刻一口喝干热腾腾的小米粥,把弟弟一夹,出门?。

    转眼又是一年,杰瑞已经上?半年的托儿所啦。

    新的托儿所在秦钢家属院里,苏樱桃为?方便几个孩子,在汤姆的自行车上专门焊?一个孩子坐的方,铺?个棉垫子,把杰瑞放在上面,汤姆骑?自行车,先把杰瑞扔到托儿所,再跟珍妮俩一起去上就好?。

    已经是元月份,马上就要放寒假。

    一把推开门,外面下?好大一场雪,苏樱桃出来的晚,刚想喊汤姆慢一点,就见小伙子的身影一闪,跟珍妮已经不见踪影?。

    而大?肚子的郑霞,正在喘气,指?几个孩子远去的背影说:“这几个孩子可真乖,但我还是想生个闺女,像家珍妮一样,里里外外一把手,看这雪扫的干不干净。

    徐俨一手扫把,一手书包,把头发乱的像鸡窝一样的张迈跃从家里推出来,一看自家门外干干净净,笑?说:“可不嘛,我闺女?活叫不起来,人珍妮大清早的,就在扫雪?。”

    珍妮扫雪,可不止扫自己家门前。

    一直从郑霞的宿舍扫开?一条路,到轻工厂的办公大楼。

    而且是早晨五点起来就扫开的,这会儿雪都化的差不多?,一点都不滑。

    “这快生?吧,我给准假,赶紧去首都呆?养胎,生孩子吧,好吗?”苏樱桃扶上郑霞说。

    “让我去首都干嘛?咱们今年来的外贸订单还没做完,难道不要我替咱们盯?质量??东方雪樱会盯质量?我就问,她能吗?不是说日客商还要来咱们厂签大订单,要是再发?残次品,惹怒?日客商怎么办?”郑霞不让苏樱桃扶自己,反而气冲冲的问。

    在今年4月份,东方雪樱率团去?趟广交会,揽来?整整50万元的订单,而且还全是外贸订单,尤其是日商人,一口气要15万元的各类货品。

    且不说赚的钱让工业部的领导们不敢相信,揉?半天的眼睛。

    整个秦城轻工厂在全国名声大噪,东方雪樱率?秦州姑娘们跳敦煌舞的照片甚至还上?报纸。

    苏樱桃慧眼识英雄,也愿意赏识她,就让东方雪樱做?轻工厂的厂长,而郑霞,则一直在做她的会计。

    不过东方雪樱能搞销售,是全凭她舞跳的好,长的美,站那儿就是广告。

    但生产质量依然是郑霞在把握,毕竟她在首都干过,有经验。

    所以郑霞刚怀孕那段日子,请?几天假,结果东方雪樱就把一批残次品给送出去?。

    那全是出口的东西,一旦一批质量不好,想要退换货物,得要层层手续,而且会耽误日客商的生意,一旦日人一生气,可就不跟咱做生意?。

    毕竟作生意做的就是回头客,郑霞和苏樱桃当天夜里开车猛追火车,大包小包的,带?合格的产品一直追到西安,在西安上?火车,才算把残次品给换?回来。

    而日客商,在接到订单之后,专门通过华国海关和工业部,说还要订一大批货,据工业部的猜测,说不单笔订单就会有四五十万。

    天上是1975年啊,就连工业部也没见过这么大的订单,赚的钱虽然是国家的,但是这叫为国争光,据说?要订单谈成,工业部会专门奖励她们厂呢。

    郑霞好胜心强,责任心也强,不敢掉以轻心,一直瞒?大家,追车扒火车的时候已经怀孕五个月?,跟谁都没说过。

    褚岩又不在身边,她又生的天生屁股比别人大一点,一直大家都不道她怀孕,直到六七个月,肚子?实大?,大家才发现虽然?做?一周的夫妻,郑霞居然怀孕?。

    而现在,她眼看就要临盆?,虽然行动不便,但是工作一点都没落下。

    这方面特别值得苏樱桃欣赏。

    这不,到?办公室,郑霞还要去车?。

    苏小娥生完孩子之后,请长假带?一年的孩子,正好今天来上班。

    看郑霞肚子格外的大,又还专门盯?她的机子,忍不住就说:“肚子都这么大?还来上班,看来褚旅长对真不够好啊,都没送去首都享清福。”

    郑霞原来是个不爱说话的女同志,今天居然跟苏小娥顶上?:“我怀孩子,生孩子,关褚岩什么?,苏小娥,盯好的绣花机,现在做的是外贸产品,绣一条就得废一条,废的可全是成,蚕丝特别贵,不道吗”

    苏小娥没想到郑霞脾气这么大,而且她刚刚回来上班,确实手生,连?绣坏?两批丝巾,啪一把就关?机气,气的说:“难怪褚旅长天天给军区打电话,也不给打呢,小人得志啊,自以为怀个孩子?不起,我祝生个丫头片子。”

    她自己生的是儿子,厨师对她更是好的不得?,现在比原来更胖,既得意又得瑟。

    “绣坏?两批刺绣,苏小娥同志,我建议还是回家再休息一段时?吧,要不然我就要给厂长打报告,开除。”郑霞挺?肚子,不卑不亢的说。

    确实,褚岩自从走?之后,从来没给郑霞打过电话,或者过信。

    但那又怎么样,他的工资是郑霞在领,郑霞现在还怀孕?。

    既然是军婚,?要她不同意,褚岩想离婚都离不?,郑霞的底气,就足她的肚子一样,特别的大。

    苏小娥可是厂里书记的姐姐,气冲冲的,就准备去找苏樱桃。

    刚要上办公楼,给张平安拦住?。

    “傻啊,还军人家属呢,不道,咱们轻工厂要来日客商,而且还是要来搞大订单的,质量搞不好,人日客人来?不满意,小心咱家小樱桃一发脾气,真开除,给我回家去,悄悄夹?嘴巴。”张平安说。

    苏小娥一听愣住?:“日鬼子凭啥来咱们秦州?”

    “就别大呼小叫?,有时?放下猪肘子,看看报纸吧,咱们华国和日早在58年就有经济贸易关系,是后来革命给闹终止?。首都那边现在正在签新的《经济贸易协》,据说协议?,日客商第一个来的就是咱们轻厂,看报纸上的,这叫《以民促官》。”张平安又说。

    苏小娥今天头一天上班,碰?个软钉子,气呼呼的走?。

    不过她觉得,郑霞简直狗拉耗子多管闲?,各人拿各人的工资,盯好各个的工作不就行??

    非得像条狼一样的,连车?都要管,猪嫌狗憎啊她。

    活该褚岩走?那么久,一封信,一个电话也不给她,苏小娥还希望她生个闺女,哼!

    楼上,苏樱桃站在电话前,正在接轻工部庞部长的电话。

    说的也是日客商要来轻工厂的?情。

    真是活久?什么都能见到,苏樱桃在轻工厂当书记,居然还能见到日人?

    而且据说,还是几个在日专门卖丝质品的大型商人,他们的店都是开在日东京最大的商场里的,她的丝质品,佛雕,以及摆件,就可以通过那些日商人,被送到东京最大的商场里去?。

    东京现在可是全亚洲最发达的城市。

    而日人对于敦煌?化的喜爱,甚至超过?华国人。

    所以现在,日人是苏樱桃最大的金主。

    “昨天跟邓主席通电话,她说总?的身体很不好,但是总?一直很关心中部人民,尤其是秦州那片被日人瘟疫、战火焚烧过的方,听说们俩口子在秦州奋斗的很好,总?特别欣慰。”庞部长笑?说。

    苏樱桃听?这话,虽然说她从来连总?的面都没见过,但是心里真挺难过的。

    她是个平凡人,普通人,还且又自私又懒惰,是为?多赚点钱,享受生活才开的轻工厂,而这个轻工厂,她早晚都要谋到自己的手里。

    至于解决中部的经济问题,那?是瞎猫碰?耗子,给她撞上?而已。

    但总?他高尚的人格照耀?苏樱桃的卑鄙,再听庞部长转达邓妈妈的话,就越发叫她无自容?。

    不过日人那种生物,他们来秦州,苏樱桃觉得头皮有点发麻啊。

    秦州可是给日人曾经戳掠过的,还扔过病毒的方,这儿跟日人有?血海深仇呢。

    就怕他们来?,?要张嘴说声巴格牙路。

    毛纪兰就会立刻拿?自己的王八盒子,跑到轻工厂,跟日客商们上演一场双枪老太婆怒杀日太君。

    晚上下?班,天上星星零零的就又开始飘雪沫子?。

    苏樱桃在办公楼上,隐隐听见汤姆高喊?一声婶婶,听孩子声音特别乐呵,还以为是邓昆仑回来?呢。

    邓昆仑回来倒没关系,反正宋言急的嗷嗷叫,苏樱桃却不?急。

    毕竟那个男人于她来说,处并不大。

    相比于邓昆仑,她更盼望褚岩早点回来。

    郑霞身子那么重,眼看就要生产,丈夫不在身边,她嘴里不说,心里肯觉得委屈。

    到?楼梯口,就见汤姆给自己竖?竖大拇指说:“婶,我曾经是咱们华国最年青的团员,马上,我就得成为全华国最年青的团支书啦。”

    哪怕?是在某个校,在共青团,当个团员容易,团支书可不容易当。

    而且华国有个传统,真正能独挡一面的干部们,都是从每个校最年青的团支书里选择的。

    别看有些孩子没什么大的背景,也不见他有多硬的后台,但是一旦??组织,特别容易被组织提拨利,这考核就是从他多大当一个校的团支书来衡量的。

    年龄越小当选团支书的,就越容易被重。

    这么说?

    汤姆才15岁,就要当团支书??

    别一不小心,苏樱桃培养出一个他将来能独挡一面的大领导来吧?

    这孩子还真要当社会主义的接班人啦?

    汤姆有热情,有冲动,而且人很狡猾,能看穿别人的心思,同时他也是个善良的孩子,在金钱方面,可以说是从小就久经考验的人民战士,人啥钱没见过,稀罕当个贪官?

    要真把他培养成个大领导,苏樱桃觉得不仅于她,于这个国家都是一种福报。像总?那样的人,肯会特别喜欢汤姆这种孩子去当从政,当干部的。

    不过走在路上,苏樱桃突然想起一件?情,就觉得怕是不太妙?。

    在她梦里,75年的时候,她还在秦州,而且是在秦州信社工作,信社社长的儿子就在秦州一□□青团。

    所以恰好,当年秦州一中当选的团支书是谁她道。

    因为那个团支书恰好就是秦州信社社长毛雄的儿子毛援朝。

    在孩子当选之后,毛雄高兴的,悄悄给信社的同志们,一人发?一盒点心,以示庆祝呢。

    要道,宋正刚的儿子宋长征也在共青团,而且今年都已经18?,读高三,宋正刚还是工业厅的领导,都不敢让自己的儿子去竞选团支书。

    那位毛援朝为什么能当选,因为秦城重工的闻放鹤,是秦州共青团的组建人,背后的主心骨。

    而闻放鹤最欣赏的就是毛援朝,所以是由闻放鹤一手,把年仅17岁的毛援朝给一手推?上去。

    至于毛援朝最后有没有从政,或者说当?多大的干部,这个苏樱桃就不道?。

    不过闻放鹤在共青团的影响力那么大,毛援朝必当选无疑啊。

    所以有汤姆什么?儿?

    汤姆这把小火苗,要不要看?它就那么无情的熄灭呢?

    几个孩子都冻的直吸鼻子,??家门,汤姆就把杰瑞的鞋子一脱,把他两?小胖脚压在?自己怀里,毛衣里头,盘腿坐在沙发上,就开始对?笑咧咧的弟弟做演讲?。

    现在,弟弟又变成?共青团的领导,而哥哥,就是未来的小团支书啦。

    苏厂长看几个小崽子特别得意,现在很犹豫啊。

    这小子按?是选不上的,但他那官派的背影,是那么的伟案,富有激情,像个社会主义的接班人。

    这要受?打击,可怎么办?

    作者有话要说:猜猜博士给了本什么东西,让老爷子愉快的撒了币的,嗷。

    猜对有红包哟。

    褚岩:我原来没打过赌吧,真没有。

    依然求营养液,依然有小币币,10瓶不嫌多,8瓶也是爱,50瓶以上就更好啦,作者会发超多小币币的,所以,加油灌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