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六零之公派丈夫 > 正文 第293章 番外19是梦里那一的回回的执着,才会……
    博士在m国只剩下佛罗里达一个小庄园了。

    苏樱桃没去过,  具体想象不出来,但据汤姆和博士的形容,说它跟陆之间的连接不多,  三面环海,  前面是一片特别干净,细软的海滩,水的清澈程度举世罕见,  更难得的是,虽然房子不大,  但庄园很大,  那一整片海滩是属于博士一家子的私人海滩。

    在佛罗里达日照最充足的地方,  有那么一片私人海滩,  一大片的绿地,  关键是,  它还跟m国总统的度假庄园离的不远。

    博士这些年一直资金困难,几乎把本所有的资产全卖了,投在秦城重工。

    但一直舍不得卖掉它,就是因为,他想在退休后,  每年至少有半年,跟苏樱桃住在那儿。

    kate突然回来,  说有人想买,  并且拿航母做诱饵,  这个诱『惑』,也不知道博士是怎么能张嘴拒绝的。

    他可真够有勇气的。

    “你让博士好好考虑,考虑好了回我的话。”kate说着,把电话挂了。

    苏樱桃从来没有出过国,  对于m国的小庄园一直很期待,跟博士计划好,等后年就去渡一趟假呢,这倒好。

    既使博士拒绝了kate,她也不敢去了。

    压力好大啊,搞的好像航母买不来,是她的过错一样。

    “尼古拉耶夫造船厂有一艘半成型的航空母舰,随着苏维埃『政府』的解体,好几个国家都想得到它,但那是属于大国间的角力,跟咱们一个小小的庄园没关系的。”博士于是说:“kate目前是一个政客的顾问,她只是想帮那个政客买我们的房子,找个噱头而已。”

    话头一转,博士问:“活干到哪儿了,要我帮你们干什么?”

    苏樱桃笑着说:“挑挑孩子们的衣服吧,整理出来,全拉到新房里去。”

    不论他在外面干什么,不论他心里想的是什么,在家里,就该做些杂七杂八的家务,至于航母,不是苏樱桃该『操』心的事,既然博士不想卖庄园,她乐的呢。

    本来,孩子们的衣服,苏樱桃是想扔掉的。

    但是从她刚来的时候,给汤姆和珍妮做的小棉袄,再到杰瑞的,一件件从襁褓里穿出来的小衣服,小鞋子,哪样苏樱桃都不舍得丢。

    她跟博士打理这些东西,装成几个大纸箱子,放到原来那辆老皮卡上,让几个孩子开车,全送到楼上去。

    汤姆上楼来搬箱子,看博士正在坐在叠衣服,于是捅了捅杰瑞:“嘿嘿,快看咱爸。”

    博士在家务活上一窍不通,拿一件衣服出来,就得问苏樱桃一句:“这件要不要?”

    “要,叠起来,放纸箱子里。”苏樱桃说。

    博士于是认认真真,把它叠成个方块,放到了纸箱子里。

    他叠衣服,也有一种旁人没有的认真,认真的有点发傻,一件件叠的那么方正,也就苏樱桃才能忍受他这种刻板。

    杰瑞也觉得挺可笑,抱起一个纸箱子,跟在汤姆身后下楼了。

    装满一车,汤姆和杰瑞还在商量到底该谁开车,毕竟他俩要开,都属无证驾驶,虽然只是穿过厂区,但也属违法犯罪。

    俩人还在犹豫该谁来犯这个错。

    但等他俩纠结的时候,会开飞机的珍妮,上了车,一把方向盘,已经绝尘而去了。

    这也太过分了。

    这个姐姐,永远在碾压她的两个弟弟。

    汤姆还想问问她跟王腾之间到底怎么回事,都28,眼看快30岁了,是她不想结婚,还是王腾不想结婚,虽然他自己也一直在犹豫,要不要跟宝秋结婚,但轮到珍妮,他还是希望她能早点结婚。

    得,俩兄弟穿过小路,一路小跑,到新家,给珍妮帮忙去了。

    而博士和苏樱桃俩,还在小白楼继续收捡旧衣服。

    边收拾,边聊些家常。

    “对了,刚才咱们空军的王司令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家王腾已经转业到了试飞大队,小伙子人不错,想娶咱们家珍妮,问你有没有什么条件,彩礼什么的,要怎么谈?”博士收捡着衣服,抬起头说。

    苏樱桃早知道王腾家应该快来提亲了,当然,也是打算好的:“彩礼当然要,现在外头是800块的礼钱,加上三大件,彩电冰箱加一台摩托车,摩托车咱珍妮就不要了,她也没地儿开,彩电冰箱必须有,三金也得有。”苏樱桃掰着手说。

    博士觉得没必要吧,俩人十几年的恋爱长跑了,这些可以免了吧,干嘛那么正式。

    他们家又不是缺钱花,干嘛要800块的彩礼,直接让他们结婚,不行吗?

    “彩礼,三金,三大件,这是一个男人想娶妻最基本的礼节,怎么能免了?谈恋爱是谈恋爱,嫁人是嫁人,这不是两个人的事情,是两家人的事情是。咱们要不提这些要求,王腾自己就不说了,他没父母,没姐妹没兄弟?那些人会怎么看,还以为咱们想攀他们家的关系,一分钱都不要,急着嫁姑娘呢。高嫁低娶,有女儿的人家就得把自己的身份端起来,咱们的姑娘嫁过去,就成他们家的人了,他们就应该准备这些,才显得有诚心。”苏樱桃说起这些,头头是道。

    博士听的天花『乱』坠,但究竟不知道她这么做,对俩人的婚,到底有什么帮助。

    “这还不够,他们出800的彩礼,知道我给珍妮准备了多少陪嫁吗?”苏樱桃又说。

    ……

    “3000块。比他们家给的高多了,要是王腾家有些亲戚嚼舌头,觉得咱们端着,拿彩礼卖姑娘,轻看咱们家珍妮,到时候3000块的现金陪嫁一过去,就能堵住他们的嘴巴了。”苏樱桃又说。

    博士听了半天,深觉得,在苏樱桃这儿,儿女的婚事简直跟卖买交易一样。

    不过她向来比他更强的,就是人情世故。

    恋爱是两个人的事情,婚姻则是两家人的事情,她事事谋划,不是在为难王腾,而是在为珍妮争取未来,婆家人的重视。

    在这方面,博士永远是个天真的婴儿,苏樱桃一边说,他就一边点头。

    今天博士接了好几个电话,而且恰好都是老熟人,专门打到小白楼来的。

    还有一个电话他没说。

    “对了,『妇』联打来电话,说给汤姆介绍了个对象,我听了一下名字……”博士话还没说完,先摇了摇头,才说:“也不知道『妇』联的人怎么挑的,居然挑的是咱们家宝秋,这也太巧了,居然挑到俩兄妹,我直觉这不行。”

    苏樱桃倒觉得,不是『妇』联的人挑的巧。

    罗衡原来见过宝秋,当时他在小白楼呆了几天,就跟苏樱桃念叨过,说那小姑娘模样儿俊俏,看起来人也特别机灵,是个好姑娘。

    要她猜得不错,宝秋,应该是罗衡先瞅准了,然后跟『妇』联的人打了招呼,专门指着要介绍给汤姆,『妇』联的人才介绍的。

    “老四的脾气本来就没谱,要成了汤姆的老丈人,还不得天天上首都闹汤姆,这事儿,我不同意。”博士于是说。

    博士觉得这点自己还是看的很准的,而且预想也是正确的。

    宝秋和汤姆不合适。

    “这个我倒不觉得。邓老四再无赖,也只能拿学费卡宝秋,别的方面他管不住宝秋。宝秋能一回不认他,就能二回不认他。你给汤姆介绍个别的女孩子,不论漂亮的,丑的,家世背景好的,都行,但是咱们汤姆不需要那些,他要的是一个能盯着他,帮衬他,在银行工作中不犯错误,不踩坑的女同志。宝秋是清华大学毕业的,也在人行工作,而且她是自己勤工俭学上的大学,工作来之不易,在生活中上过的当也多,汤姆再精明,毕竟一来就是领导,有人捧着,没在基层体验过。宝秋这些年实打实是在基层,他要飘了,宝秋能帮咱们敲打他,拽着他。他要万一给人做局做庄,像上回那个苏梦雪一样,给他挖个抗,宝秋也能防着他踩坑。”苏樱桃分析说。

    谈恋爱当然要漂亮的,自己喜欢,结婚最好是家世好的,老丈人能帮衬。

    但是于汤姆来说,这些都不重要。

    他如今面临的,是前所未有的机遇,也趁着前所未有的东风,在经济改革的浪『潮』中,他是站在风最大的风口上的,是在天上飞的。

    不要以为在飞有什么了不起,飞的时候当然风光无限,但稍有不慎,一旦摔到地上,就得粉身碎骨。

    这时候他需要的是一根能拽住他,扯回他的线,是一个扎扎实实,能在工作中帮到他的女人。

    而宝秋,恰恰是那个能帮助汤姆的女孩子。

    要是宝秋能答应跟汤姆结婚,是汤姆的福气,只是他自己意识不到而已。

    博士还真没想到这一层。

    他今年快五十了,苏樱桃也已经四十岁了。

    他们有很多的人生经验,全是从吃亏上当中得来的。

    社会在变革,人在改变,属于他们的时代注定会过去,他们能帮孩子的也太少太少。

    而把关一个合格的伴侣,则是父母能给予孩子,最大,也最珍贵的财富。

    那才是能让他们一生受益的,最宝贵的东西。

    苏樱桃叠了半天的衣服,腰酸背疼,这会儿突然想吃烤红薯,就跟博士说:“咱们厨房的烤箱应该还能用,去隔壁借几个红薯来,洗干净,烤了我吃。”

    今天早晨就在下雪,现在雪已经脚踝的深了。

    博士下了楼,敲开徐俨家的门,借了几个红薯过来,在厨房冰冷的水里洗干净,切成两半,打开橱柜,见有成盒的黄油,又打开,在上面刷了一点,这才烤了起来。

    把红薯烤上之后,他就又上楼,给苏樱桃帮忙去了。

    俩夫妻边说边聊,并没发现,这房间里其实还有一个人,就坐在博士的书房里,正在静静的听着他们聊天。

    那是谁呢,正是前几天就回了华国,并且,刚刚在秦州下飞机,由秦州市委的人招待在宾馆住下,又直奔博士家的kate。

    kate刚才是在秦州宾馆里给博士打的电话。

    她现在是m国一个政客的幕僚团队之一,恰好,就是那位政客想买博士位于佛罗里达的庄园。

    那位政客的态度,于华国非常重要,他要是愿意帮忙,华国能拿到航母的机率就会变大,要不然,华国的购买航母之路,将困难重重。

    对方出价40万美金,那些钱,足够博士在地段稍差一点的地方,买两幢大房子,而且,他们秦城重工现在依然很困难,按博士的惯例,不应该把房子卖掉,把钱投到秦城重工的吗?

    刚才被邓昆仑给生硬的拒绝了。

    于是kate就让市委的人把自己送到了小白楼。

    这一路上,kate其实很震惊,因为十几年没来过,她万万没想到,曾经那么一个小小的县城,会变成如今,高楼林立,交通发达的样子。

    不过只要经济良『性』发展,一个地方想要发展起来,是很快,也很容易的。

    这也不仅仅是博士一个人的功劳。

    kate在m国,一直在关注着华国,也知道华国目前在飞速的发展,这种发展趋势,让很多头脑冷静的m国资本客,甚至认为,在将来的某一天,华国在经济上,迟早要超越m国。

    不过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博士对待航母的态度。

    据说中方为了学习造航母的知识,为了得到那艘航母,一个大军区司令员的儿子都在基辅受了重伤,刚刚才脱离危险。

    可见那艘航母对华国有多重要。

    博士有这么好个契机,很有可能能拿一个小庄园,换来一架航母,为什么不换。

    他刚才对她说,那是他要送给妻子的礼物。

    那不笑话吗,40万美金,他可以在稍差的地段,买一幢更好,更大,更漂亮的庄园。苏樱桃连m国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对她来说,又有什么区别。

    kate相信博士是真的爱苏樱桃。

    上回他不惜低声下气,找她换特供票,只为给苏樱桃买一双皮鞋的时候,kate就知道,他很爱苏樱桃。

    为了她,他会去做很多自己平常不屑一顾,或者觉得很可笑的事情。

    他愿意满足她一切的愿望,只要她觉得快乐就好。

    不怕麻烦,不嫌繁琐。

    但他不是一个盲目,热血,冲动,鲁莽的少年了,他应该要去算一笔总账,想一想航母背后的代价,而不是因为那是要送给妻子的礼物,就拒绝她的。

    kate在进小白楼之前,还存着一股自大的,指气颐使的心态,想要说服博士,用那位政客对待华国想买航母的态度,『逼』博士答应卖掉佛罗里达那个小庄园的。

    甚至,她觉得,要是博士不答应,她想联络华国军方,国防部,外交部,一起给博士施压,最终要让他成交。

    但此刻,像个贼一样坐在博士的书房里,她非但张不了嘴,说不出那种话,甚至特别的难过,惭愧。

    刚才博士两口子在楼上聊天的时候,kate一直在外面静静的听着。

    曾经,她一直认为,苏樱桃是因为足够年青,长的漂亮,才会被博士深爱,毕竟男人都是眼『色』系的动物,他们足够专情,只喜欢长的漂亮的女人。

    而苏樱桃,是个运气很好的女人,汤姆,珍妮,都是很优秀的孩子,杰瑞,遗传了博士最优良的基因,也从来没让她『操』过任何心。

    她这半生,是被一个男人深爱的半生,也是充满着运气的,陪伴几个优秀的孩子成长的半生。

    她已经足够幸运了。

    佛罗里达的庄园,博士又何必执意要送给她。

    但是,刚才听苏樱桃和博士笑嘻嘻的,边整理着衣服,边说的那些话,kate才发现,似乎并不是那么回事。

    她有一个女儿,虽然一直都是寄养在别人家,但她从小就给女儿很多零花钱,到了周末,也会陪她一起吃饭,带她去游乐场,让她尽情享受金钱带来的快乐。

    可女儿跟kate的关系并不好,而且成年之后,不愿意出去工作,每天都呆在家里,交一些『乱』七八糟的男朋友,还动不动跟一些瘾君子,摇滚客去同居,直到被人打出来,赶走才罢休。

    她把孩子的学坏,乖咎于黑人的劣根『性』,归咎于她的父亲。

    但从来没有反思过自己。

    但就在刚才,她听苏樱桃对着博士,笑盈盈的分析着汤姆和珍妮的婚事时。

    她才蓦然明白,自己错的有多厉害。

    爱情或者是出自于美貌,但除了爱情之外,博士给予苏樱桃的尊重才是无价的,也是至关珍贵的。

    是那份尊重,让他宁可选择把庄园送给妻子,也不愿意去换取获得航母的机会。

    那份尊重跟相貌无关,跟爱情也无关。

    曾经,kate并不知道,为什么邓昆仑会那么尊重苏樱桃。

    就在刚才,在外面静静听了半天俩人的对话,才恍然大悟。

    那是她在这二十年的婚姻生活中,给予博士,给予几个孩子用心的,长远的规划,以及关怀,自然而然,由博士心里油然而生的。

    邓珍已经足够优秀,嫁的人也足够好,可她依旧要为她筹划婚礼,让她在结婚之后,能更多的得到婆家的尊重。

    汤姆在人行,管着这个国家大半的资金使用权,苏樱桃非但没有因此而骄傲,反而在考虑该给他找一个什么样的妻子,才能让他变的更加强大。

    相比之下,kate除了金钱,没有给予过女儿什么,除了抱怨,也从来没有替她规划过什么。

    她一直在怨女儿不争气,骨子里流淌着黑人的恶。

    可她又给予过女儿什么?

    在这间四壁空『荡』『荡』的房子里坐了很久,直到博士下楼去取烤红薯的时候,kate才起身,悄然离开了。

    即使没有那幢庄园,她的建议和议见,那位政客是愿意听的。

    在航母收购中,他是倾向华国,还是阻挠华国,她的意见非常重要。

    为什么非得要拿庄园做代价呢?

    她本身也是一个华国人啊。

    她应该去游说那位政客,放弃那个庄园,并且帮华国得到航母,她是可以做到的。为什么她不去做,反而要跑来要挟,甚至通过华国官方,给博士夫妻施压呢。

    苏樱桃对待汤姆,对待珍妮,那些毫无血缘关系的孩子,能够那么的费心,才是他们能最终成材的原因。

    不是孩子们足够优秀,而是她在他们身上花费了足够多的心血。

    当人把心血倾注在某个地方,某个地方就会有汇报,它比眼前的利益更加丰厚。kate在此刻恍然大悟,她觉得,自己该致力于两国的关系,以及,认认真真,设身处地的,对女儿好一点。

    这,才是会给她丰厚回报的,真正有利于她的事情,其回报和价值,将比一套房子的佣金高得多。

    踏着鹅『毛』大雪,她悄然而来,又悄然而去。

    楼上,都不知道kate曾经来过的苏樱桃和博士俩,刚刚整理,收拾完衣服,洗干净了手,彼此对坐着,正在吃烤红薯。

    带着黄油香气的,甜甜的热红薯,佐着窗外的鹅『毛』大雪,一口滚烫吃进嘴里,真舒服。

    “明年,咱们去一趟m国,到时候我给自己放一个月的长假,好好陪陪你。”博士说。

    “关于航母的事情,你就不理啦?”苏樱桃问。

    博士轻轻剥下浸着黄油的壳,因为这个苏樱桃喜欢吃,喂给她了。

    簇了簇眉头,他说:“总还会有别的办法,我会想别的办法的,你只管去渡你的假就行了。”

    航母重要吗,当然重要。

    齐司令的儿子还在抢救室里,据刚才褚岩打来的电话,才刚刚脱离生命危险,还在重症室里。

    而博士,把儿子送到基辅,那么危险的地方去学习,不也是为了航母。

    跟它相比,佛罗里达的小庄园简直不值一提。

    但那是苏樱桃喜欢的,邓昆仑就不会把它送给任何人。

    他会从别的方面,找别的人去努力,去想办法,努力达成那件事情,而不该是拿要送给妻子的礼物作交易。

    一个男人,如果连这点事都做不到,又有什么底气,对妻子言爱。

    “走吧,咱们是不是该回家了?”吃完了红薯,苏樱桃说。

    博士有长款的呢子大衣,而苏樱桃,穿的则是长长的羽绒服,这是一种最新从国外进口的衣服,既挡风,又保暖,甭提多舒服了。

    从小白楼回新家,有一条小路,经过秦城监狱,就是轻工厂的家属区。

    白雪皑皑,天地一片苍茫。

    这会儿是下午五点,几个孩子刚刚搬完箱子,开着车,在来的路上。

    博士牵着苏樱桃的手,自然而然的,把她的手放进了自己的兜里,一只在自己兜里怎么都暖不热的手,在博士的大手里,瞬时就变的热腾腾了。

    就在秦城监狱的门口,博士突然停了下来,就喊了一声:“苏樱桃?”

    “怎么啦?”苏樱桃抬头,张着嘴巴问。

    博士摇了摇头:“没什么,你不要张嘴,听我说就行了。”

    她一张嘴,雪渣子都灌嘴里去了。

    “在你梦里,你还记得吗,是从今天开始,咱俩开始写信的。”博士边走边说,指着不远处的高墙说:“监狱离这儿有30km,你收到信的那天,我是跟着邮差的,专门骑自行车到监狱外面,看邮差在监狱门口跟狱警做交接,然后把信带进去。女子监狱在东南方向,我骑着自行车,转到东南方的高墙下,停了很久,天气没有变,你看,今天依旧是个大雪纷扬的日子。”

    苏樱桃想起来了,她第一次接到博士的信的时候,确实是个大雪纷扬的日子。

    但她忘了具体是哪一天。

    只记得从那以后,她源源不断,陆陆续续收到他很多封信和钱,让她即使在监狱里,也没有因为钱而困难过。

    当然,说到这儿,博士就不往下说了。

    当他寄出每一封信,估算到邮递员要去监狱的时候,都会抽时间,骑着自行车到监狱外面绕一圈儿。

    哪怕只是个梦,但他清晰的记得当时每一天的天气,天边变幻的云彩和夕阳。

    也记得当珍妮最终被宣布执行死刑时,自己站在监狱的高墙外,看着朝阳升起,又看着夕阳落下时的苍茫,无助。

    还记得汤姆最终斗赢了他,走的时候,边走边笑,以及眼里的泪花。

    应该是梦里那一回回的执着,才会换她来改变他的一生吧。

    在别人看来,嫁给博士,拥有三个智慧超群的孩子的苏樱桃,人生何其幸运。

    可是,走在这条路上,一边是沧茫大雪中,巍巍压顶的秦城监狱,一边是生机勃勃,热火朝天的秦城工业。

    历经梦里梦外两个世界,历经这二十年,邓昆仑比任何人都知道,碰到苏樱桃,才是他们所有人此生最大的幸事。

    《全文完》

    <a href="" target="_blank"></a>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