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成反色宰的我被迫拯救世界 > 正文 第90章 真相
    “但是, 织田作伤害了我重要的人的心呢。”

    当少年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织田作之助身上。

    男人露出了略带茫然的神色。

    所有人略带猜测和怀疑的看着他,越看越觉得……

    织田看起来也不像是这种人啊。

    难道是人不可貌相?

    银发青年没有管他们的疑惑,继续说着,

    “虽然他不打算追究, 但是啊……一想到他就这样怀抱着遗憾死去,我就没办法不生气呢。”

    织田作之助愣了愣, 脑海中的一个画面和青年所说的话串联了起来。

    既然津岛说的是最重要的人, 难道是……

    “……他?”一不小心想歪了的社员似乎关注重点不太对。

    红发的男人求证地问,“他是?”

    “上一个叫你织田作的人。”银发青年仍然勾着唇角, 然而目光却有些阴沉,

    “原本我也想让织田作体会到被重要的人背叛的感觉, 但是时间不够充裕, 你体会到的恐怕还不到他的百分之一, 所以只能骗你孩子们遇到危险了——可惜出了点意外。”

    织田作之助皱着眉头, 不太理解青年的话中的意思。

    他那次和港口黑手党首领明明只是第一次见面——

    “织田作以为自己怎么安然步入光明的?”银发青年轻轻问道,

    “你以为他为什么要当上首领累死累活四年、什么都没得到就跳楼自杀?”

    事到如今, 他说的是谁。结果已经很明显了。

    首领之位上的,显然和眼前的青年有联系的那个人, 只会是港口黑手党的首领——

    在场唯一知道真相的芥川龙之介也看向了织田作之助。

    【“这里是唯一一个他生存着,写着小说的世界啊。我可不能,让这样的世界消失啊。”】

    黑衣男的话、难道指的是织田前辈吗?

    ——织田前辈确实说过他在写小说。

    织田作之助的脑海中灵光一闪即逝。

    那次在里的对话, 重新浮现在了脑海中。

    港口黑手党的首领,那个一身黑衣的男人所说的一切, 明明他看在眼中也能够感觉到都是真诚无比的。

    然而那时候, 他却觉得是对方出神入化的伪装, 克制着自己的情绪被对方的步调带走。

    ——并且用枪指向了他。

    那时, 那个青年露出了忍耐着什么般的神色。

    只是织田作之助将他看作敌人,将这一切都忽视了。

    红发的男人蓦然意识到,自己从头到尾都弄错了什么!

    其他的社员敏锐地察觉到,这是与他们无关的、属于私怨的对话。

    哪怕被无辜牵连其中,也还是选择了缄默地不去插话,安静地在一旁随时保持着戒备。

    “我很嫉妒织田作哦。”银发的青年又向织田作走近了几步,两人之间的距离被拉近到只剩下两米的面对面。

    他仍然勾着唇角,然而这么近的距离下,不仅仅是织田作、还有站在织田作身旁的社员都能够看到,他眼底燃烧着的□□裸的嫉妒。

    “原本我以为我不至于嫉妒织田作的,但也只是不会嫉妒我那边的织田作而已。”

    “轻而易举地得到了我最想要的东西,却完全没有珍惜。”

    “我就没有织田作那么幸运了,他现在还讨厌我。”

    青年自顾自地说着,目光却从未离开织田作之助,微笑着,以及充满敌意。

    然而,比他的敌意更重要的是。

    「我那边的织田作」——这句话透露了怎样的信息呢?

    【“这个世界只是无数世界中的一一个哦。”】

    【“然后在别的一一本来的世界,我和你是朋友。在这个酒吧喝着酒,聊些无聊的话打发时间。”】

    那是港口黑手党的首领,在酒吧中对织田作之助说的话。

    “我的名字是太宰,太宰治。和这个世界的太宰治一样,因缘巧合下得到了平行世界的自己的记忆。”

    这句话将织田作之助的猜测钉死,银发青年没有停下自己近乎有些咄咄逼人的话语,

    “织田作想知道,倘若这个世界的太宰治「没有得到平行世界的记忆」,没有干扰未来的正常发展是什么样的吗?”

    接下来的话,是另一个世界的光景,也是对所有人而言,有些没有真实感的,仿若虚幻的情景。

    “你加入了港口黑手党,因为「不杀人」的原则,成为了一名底层成员,为了抚养自己捡到的五个孩子而拮据地生活。”

    “因缘巧合之下,太宰治和织田作之助、坂口安吾成为了朋友,三人经常一同在酒吧里聚会,说着一些琐碎的事情。”

    “在织田作二十三岁的时候,森先生——也就是上一任首领,为了得到「异能开业许可证」,布局将恐怖组织iic引来横滨,与异能特务科交易,解决iic,换取异能开业许可证。”

    “iic的首领安德烈·纪德,一个渴望从死亡中获得解脱的,被国家抛弃的军人。异能「窄门」,是和「天衣无缝」有着同样效果的异能。他认识了织田作,渴望从你的手中得到救赎,然而你却有不杀人的原则。”

    “于是,纪德为了逼迫你出手,杀死了你的五个孩子。你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念,与纪德同归于尽。干部太宰治因为你死前的劝诫,叛逃了港口黑手党。”

    “港口黑手党损失了一名底层成员,换得了珍贵的「异能开业许可证」。”

    也许是事情太过复杂,银发青年省略了部分内容,然而讲述出来的东西却已经足够让人理清楚脉络。

    旁听的芥川龙之介是知道一部分真相的。然而「这个世界是虚假的」「书能够毁灭世界」这件事并不能被超过三个人知道——这个人倘若以同样的方式得到了平行世界的记忆,不会不知道这个世界的虚假。

    这种情况下,为什么这个世界还没有崩坏,难道那个黑衣男人说了谎?

    疑惑盘旋在他的心头,目前却只能沉默地盯着两人的对峙。

    事到如今,织田作之助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嗓子有些莫名的干哑,“所以……”

    银发青年继续陈述着,

    “这个世界的太宰治得到了平行世界的记忆,为了改变这样的未来,创造一个织田作能活下去写小说的世界,在十八岁时篡位,不眠不休工作了四年。”

    “在他死前想要向你道别,所以去见你。”

    “织田作还记得自己是怎么做的吗?”

    织田作之助沉默了片刻,还是回答了,

    “……啊,我将枪口对准了他。”

    从天方夜谭的讲述回归现实,银发青年重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枪,对准了织田作之助,

    “就像这样。”

    织田作之助没有闪开,毕竟他的异能就已经告诉了他,对方不打算开枪。

    他的同伴也清楚他的异能,按理来说根本没有必要为他担心,但是。

    “先不论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国木田独步皱着眉头,有些忍无可忍地插话了,“就算真的是这样,织田也根本不知道真相,面对港口黑手党首领,戒备才是正常反应吧!”

    倘若现实真的是这样,织田为此道歉也无可厚非,他来出气也无可厚非。然而现在,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