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装A的O怎么可能再找A > 正文 第144章 番外·If Alpha(二)
    思及往事, 雷恩忽然侧头问:“哎,你家有阵子没给你安排相亲了吧?”

    林敬也微微点头。

    原因也很简单,曾和他有过婚约的伊迪尔特·维默尔被他亲自抓出滥用违禁药品提高精神力、故意泄露机密给反叛军以换取非法药剂, 至今人还在行星监狱蹲着;而一直高调表示倾心于他的弗雷施……

    虽说那位omega脑子不太对, 与回声一战, 居然能蠢到投靠回声, 也实在是比他哥哥还强了!不过林敬也下手也是真的毫不含糊,听说亲手给人炸成了碎片。

    所以林家那位市侩总裁是再也不敢乱搞家族联姻了——这两位可不都是他给惹出来的烂桃花吗。

    雷恩:“那伊迪歪特——”

    林敬也:“伊迪尔特。”

    雷恩:“嗯, 那歪特, 是不是还和反叛军合谋, 搞什么强行把a转化成o的药剂,准备给你用?”

    对于这个故意叫错的称呼,林敬也实在哭笑不得,但他和雷恩共事多年,早都学会了忽略雷恩的胡搅蛮缠。

    “是有那么回事儿, 但那种药是假的,不可能存在, 反叛军是想要骗走星环长城的防御图,被z上将识破,将计就计给了一份假图纸。”

    雷恩笑:“哎我知道, 我就是好奇,那他拿情报换到的是什么药?正式战报里没写。”

    确实没写, 因为维默尔上将听说的时候气得狂喷鼻血被抬进医院了,考虑到老将身体,尽量能不让人知道就不让,林敬也有点无语:“反叛军给了他一盒……薄荷糖。”

    还是过期的,林敬也一口就吃出来了。

    雷恩猖狂大笑。

    伊迪尔特·维默尔分化后只是个不到a级的alpha, 严格说其实是b-,打肿脸充胖子非得说差点到a,这和某些存款三千硬说成不到十万的骗婚渣a没什么区别。

    但林敬也是s级,两个a结婚,在现代社会还真不能再算凤毛麟角,不说民间不少真爱的,就算是大家族联姻,有时候没有适龄异性,两个a也得硬上,但这样的联姻中,往往级别低的那个会扮演传统omega的社会角色——主持家务。

    林家和维默尔家族的合作虽然吹了,但维默尔上将一直欣赏林敬也,连第一军团都非得塞给他,虽然老上将不强求联姻,但林路就觉得必须亲上加亲,不然不能心安理得地让儿子继承维默尔家族的军团。

    ——民间的的确确,还是无法将军团与家族势力完全区分,那也是这些年来秘书长安塞尔、雷恩与他自己斗争中为之努力的计划。

    但话说回来,伊迪尔特自诩天之骄子,他拒绝主持家务并不是为了追求权益平等一类的新兴思想,他是觉得他才应该是那个被伺候的。

    雷恩:“也不知道维默尔老头子怎么教育孩子的,切~”

    林敬也狐疑地看着他:“元帅,您今天……”关注点怎么奇奇怪怪的,老翻旧账干什么啊。

    元帅以喜怒无常著称,但并不以翻旧账为乐,何况翻的还是别人的八卦。

    可能是易感期吧。

    林敬也倒是没觉得太奇怪,毕竟他也有易感期,大部分alpha在这个阶段都有情绪上的起伏,以前帝国时代掌权的alpha拿omega情绪起伏大为由阻止他们进入社会岗位,但林敬也真心觉得,易感期的alpha可比生理期的omega情绪起伏还严重呢。

    扪心自问,林敬也叹气,自从那次易感期他不小心把他爸打骨折了,就再也不敢易感期在家过了——不过也真的不怪他啊,谁让林路在明知道伊迪尔特是个傻逼并且拒绝和他一个alpha结婚后,非得捉摸着要拉林净然去和他登记?

    才打断一根鼻梁而已,琳夫人当场就感叹了一句林敬也自控力好,还孝顺,这都没把林路打残。

    看,这个社会对alpha的标准多低啊。

    元帅和上将随手扫了星寇,回首都星就被拉去蔚蓝军校给学生们演讲去了。

    雷恩从来不喜欢这种活动,他一不喜欢公开演讲,二没上过正经学,说不出来什么理论和专业术语,所以这种演讲都是林敬也主讲,而学生们也喜欢听林上将讲课,林上将脾气好(外人看来)、长得好,说话的声音都那么迷人,更别说他极强的战斗素养了,五千人大礼堂能给坐得需要加座(因为里面混着奇怪的教官和部队同僚、各种不知道哪来的别有目的的年轻人)。

    高台上,林敬也正声音平和地讲:“星寇往往都很擅长依托地形,趁机揩油,没有甜头立刻就跑,和星寇比机会主义,其实不算明智之举——”

    学生们唰唰唰记笔记,然后就听雷恩抱着肩膀,在旁边凉凉地说:“也不见得,那帮蠢货本身素质很差的,抓住漏洞攻其不备,制造的心理战胜利可比火力碾压大得多。”

    学生们寂静无声,眼睛在两位将军身上乱飘。

    林敬也不为所动:“星寇都很擅长出其不意,行踪飘忽不定,状似幽灵……”

    雷恩:“是嘛,披着白床单抠俩窟窿、到你门口大喊不给糖就捣乱那种幽灵?”

    学生:“……”

    林敬也:“星寇的数量比起我们,一般都是劣势,所以主炮压上去反而是最有效的方式,不要觉得不调度个复杂路线就没技术含量,任何战术思想都是为了战场服务的,打仗并不等于炫技……”

    雷恩:“浪费主炮能源,混上敌舰直接宰了对手不就行了。”

    学生们拼命倒吸冷气。

    完了完了,又要打起来了!

    ……

    一场艰难的演讲结束,林敬也叹气,快速回到蔚蓝给他准备的休息室,雷恩不紧不慢地跟着,林敬也没理他,自顾自找个地方坐下,然后摸向了自己的右臂,他的机械手臂内部有一个不大的存储空间,但是他打开的时候一愣——

    他出发前有准备一支抑制剂,现在那里空空如也。

    什么情况?

    林敬也皱起眉头。

    谁能在他的胳膊里偷东西?

    他面上没有露出任何端倪,但雷恩何等敏锐,他哪里会发现不了林敬也那一瞬间小小的迟滞,状似无意地问:“怎么,丢东西了?”

    林敬也意识到了问题的离奇,他的义肢完全是由自己进行改装保养的,他这一个月来都只摘下养护过两次,在自己身上时绝不可能有人能从这里面抠走点什么,那也就只有那两次,他洗澡时顺便把胳膊摘下来,放在自己屋里的设备里进行神经校准。

    偷东西的人能进舰长室……

    林敬也沉默半晌,终于忍不住问:“你是不是出门没带补给?”但是没听说天穹之剑好面子,这不能正大光明承认疏忽然后去补给处再领一份吗?一个优秀的军需官,比如他手底下的罗兰,连谁爱忘带都记得清楚,提前估算这次可能会有多少粗心大意忘带抑制剂的,然后多准备出一部分备用。

    他不信天穹之剑的军需官这都不会!还值得雷恩千辛万苦钻进他的舰长室来掏他胳膊!

    雷恩:“什么?”

    林敬也:“天穹之剑穷到没有抑制剂?”

    雷恩乐了:“噢,你丢抑制剂了?”

    林敬也看着他,雷恩这人浑身上下天然的戏太多,换句话说,你根本看不出他在没在演,但林敬也的直觉就是告诉他,这事儿百分百和雷恩脱不了关系。

    易感期总是比平时冲动,林敬也脱口而出:“怎么,你自己没抑制剂,心理不平衡,偷摸搞走我的——”

    他说着忽然顿住了。

    因为雷恩忽然靠过来了,他的鼻尖微微抽动,像是品评什么美味佳肴是否色香俱全,甚至因为挨得太近,发丝轻轻扫过了林敬也的颈窝。

    这不行啊,林敬也想,alpha易感期很容易冲动!

    “不是中药嘛。”雷恩嘀咕了一句,“很像……咖啡?”

    林敬也身子紧绷了好半天,忽然就听到这么一句,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他想,我居然还有点紧张?

    怕什么,怕雷恩不喜欢喝咖啡啊?

    “黑咖啡。”雷恩笃定地评价,“而且是深度烘焙、长时间萃取、还浓缩的那种,一口下去三天睡不着。”

    林敬也:“……也、没那么夸张吧。”

    雷恩:“有,而且不加糖不加奶,你这是什么异端?”

    没看记者闻过一次愣是没想到咖啡,满脑子中药吗!

    林敬也哑然失笑,天穹之剑是甜食控,这又不是什么秘密。以前有一次记者八卦,采访雷恩时居然问他,和部队里的战友有没有见面不对付的,雷恩坦然回答:“我和z最合不来,因为z的信息素是黑巧克力,99%特别苦的那种。”

    天穹之剑,开最凶猛的星舰,吃最甜蜜的白巧。

    林敬也忽然问:“刚才我演讲时你为什么……”他顿了顿,没说出口——

    因为雷恩看似呛声,但他说的那些,分明都是林敬也自己在上学期间、还不曾星际闻名时就干过的事儿啊!

    比如出其不意偷袭星寇,假装柔弱omega混到星寇老巢直接把倒霉的星寇头子打懵了……

    雷恩哼道:“哦,你演讲不讲自己做过的,挑我的案例讲?”

    林敬也:“……”

    白发的元帅在他面前露出一个“看你怎么反驳我”的得意表情,因为离得太近了,林敬也可以清晰地嗅到对方发梢上的甜香。

    能把自己吃的满身都是白巧克力味,也实在是……

    林敬也忽然愣住了。

    白巧甜得馥郁的气息一层一层渗透到苦咖啡里,就像缓慢倒入了咖啡伴侣,精心调配的奶糖比例让苦得发酸的黑色饮料瞬间变得香气四溢。

    那是一种烘焙之后特有的甜香空气,是每一个房屋中介都会学习的小秘诀——在新房来点咖啡糕点的味道,可以闻起来更像是……

    一个家。

    空气变得不一样起来,每一寸都像是被烤透的咖啡饼干,香,但是干燥,炽热,好像刚出锅一般。

    那个问题再次浮现——

    得吃多少巧克力,能把自己吃得满身都是巧克力味。

    除非……

    林敬也声音有些干涩,他试探着说:“白巧克力味的信息素很好闻。”

    雷恩扬眉,唔了一声回答:“对吧,黑咖啡太苦了,还是加了糖的味道好。”

    林敬也:“我的抑制剂……”

    雷恩:“我扔了。”

    林敬也:“……原因?”

    雷恩理所当然地回答:“因为我生理期了,我没有抑制剂,我决定征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