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装A的O怎么可能再找A > 正文 第122章 第一百二十二章
    “进去了, 目标已经进入!”

    在与雷恩一条走廊远的地方,一群人紧张地嘶吼着,操作台后方的横梁上铐着两个人, 一男一女, 都是alpha, 他们跌倒在地上,其中一个还在愤怒地挣扎,甚至把腕骨都磨出见白的伤痕。

    两个人都穿着一层防御性的外骨骼, 胸口各自印着一个电视台的徽章,一个是联邦中央新闻社的, 另一位是萨尔缇安星军事频道,都是战地记者。

    没再挣扎的那位仔细看会发现胳膊让人卸了, 嘴里有气无力地骂骂咧咧:“……龟孙子,前线抓记者做人质……有点战斗精神行不行,孬种!”

    按照人类文明内部势力们多年来的星际公约,虐待屠杀无抵抗力的俘虏和平民、击杀非战斗单位的医生、以及故意伤害战地记者, 被视为星际战争中最令人不齿的三种行为, 真到紧要关头没顾及到是可以的,但蓄意就不行了。

    战地记者在大战场并不是个安全的职业, 但多半的伤亡是由于他们过于靠近交战中心、闪避不及,像现在这两位, 则是明明好端端在安全区域准备任务,被突然从天而降的反叛军小队连人带设备打包带走。

    “行了别他妈嚎了!”

    一个反叛军在记者骂骂咧咧的声音里回头, 轻蔑地说:“不动你俩,不都是出镜记者吗,借你俩设备一用,只要你俩别惹乱子, 保证让你们全须全尾地滚回你们那破联邦。”

    “那麻烦你给她一针抑制剂,她易感期狂躁了。”瘫倒那位继续有气无力地说,可惜反叛军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没有动作。

    “你们到底是要做什么,如果想要接受采访,大可以直接说出来,嘿你他妈动作轻点,那个设备不是让你们那么硬掰的,傻逼!”

    但记者越骂越心惊——这些反叛军就是故意要以他们为目标!

    眼前几个反叛军虽然完全不爱惜他的设备,但看得出来他们中有一半都是技术人员,连接使用的方式都是正确的,他们正把基地内的什么信号接到记者们的设备上,而这些设备由电视台统一配置,内置与记者id绑定的通讯频道,可以直接连到演播室去。

    “怎么,你们也想学习回声,来点什么入侵宣言?”记者压下心中的不安,问。

    一开始回话的那个反叛军并没有被激怒,冷静得都快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反叛军长大的alpha了,那人笑容可掬、客客气气地回头说:“别担心,你们记者不是要报道真相吗,我们这算帮你们实现理想,联邦最大的谎言是由你揭穿的,以后你没准还能得个什么什么星际新闻奖呢!”

    从记者的表情来看,他似乎有些迟疑,这也就是在场是两个记者,换成其他人绝对第一时间呸回去。因为他并不会偏见地认为敌人嘴里就只有谎言,但什么所谓的真相会需要敌人来揭穿?

    他皱眉:“你要是想编排哪位长官,甚至在这儿伪造某某上将里通外国一类的证据,那你可就太天真了,你以为联邦民众是三流肥皂剧里那种听风就是雨的起哄模板吗,比起敌人的鬼话,有脑子的人民当然会选择相信保护自己的人!”

    通讯里忽然传来了指挥官诺瓦的回答:“一个记者就这点想象力吗,泼脏水这种低幼手段就是你能想到的极限?开始吧!”

    联邦两大重要的军事新闻台在这种时候当然是全天关注战事,忽然有自家的前线的精英记者发来紧急通讯,导播当然会把信号接进演播厅。

    但屏幕上出现同事满是泥巴、嘴角流血的脸时,总监还是立刻警惕起来:“直播先别切信号!”

    然而,在他说完时,直播信号已经被导播放了出去。

    “你他妈在干什么?”总监惊恐地喊出了声。

    看电视的观众也纷纷惊呼,这记者这么敬业呢吗,都一张大花脸了还坚持上镜,但很快大家都意识到了不对。

    那个记者是被绑在地上的,他对镜头怒目而视,随即镜头一转,再出现的赫然是反叛军的大营?

    “你们联邦的星网论坛上有一个热帖,我们即便在长蛇座,也对那个帖子非常感兴趣。”镜头外的一个声音说,“这个帖子写的是——你们觉得,天穹之剑的信息素到底是什么味道的?”

    “诺瓦。”军部的大楼里一片风声鹤唳,斐迪茨上将难得暴怒,议会大厅的门被斐迪茨上将为首的一批人接二连三地踹开,仿佛他们现在各个成了雷恩,“萨尔缇安军事频道和首都每日新闻的军政板块,这两个电视台怎么回事,就算前线记者被反叛军绑了,他们导播都不审的?”

    “斐迪茨上将,人已经控制了。”

    蔚蓝的总教官刘桓在战时被重新征用,负责整个首都的主要防务,此时此刻他已经站在了每日新闻的演播厅,全副武装的特战队把一个中年男性alpha压在地上,其余的工作人员全部双手高举站在墙边。

    刘桓扫视全场,他来得极快,可惜人再快也快不过信号。

    “上将,信号已经接出去了,在线收视率并不低,这个人用了点黑客技术锁定了通讯链接,但工程组五分钟也能成功掐断,只是……”

    老教官话音未落,地上那人已经嗤嗤笑起来。

    “五分钟已经能说很多事儿了,别白费劲了,我在你们这破地方打了三十年工,等的可就是这五分钟!”

    这竟然是反叛军的间谍,电视台一些平日和他交好的同事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刘桓一脚把他牙踢飞,对斐迪茨说:“已经接管现场,正在搜查整个大楼,你确定军部不会也有钉子吧?”

    斐迪茨一口否决:“除非你给我拿来第二个左凛,军队不是那么好混的,我不保证基层作战单位里一个没有,但混进高层想都别想。”

    “不要小瞧任何一个,这种时候,就算是混成个中尉小队长,也能搞点让你头疼的麻烦。”

    “我知道,你先把这画面——等等,那是……操。”斐迪茨破口大骂,“雷恩·楚那个疯子怎么回事?”

    反叛军大张旗鼓,说要揭露联邦最大的黑幕,然后众目睽睽之下镜头里出现了雷恩。

    民众惊魂不定,但军部才是真的要吓飞了。

    没有人不知道雷恩的重要性,不仅仅是军事指挥上的能力,更是天穹之剑这么多年来给联邦提供的精神力量。

    红色的警报响彻整个军部大楼,秘书长安塞尔眼前一黑,鼻尖蹿出两行血,不少人此刻都有同一个心声——再也不嘲笑维默尔老头了,原来气真的可以把alpha气得窜鼻血。

    “奎伊图斯上将?”

    “技术组是干什么的,还不切断信号!谁在那附近,为什么雷恩元帅会孤身一人被围困在反叛军大营?”

    “上将您别激动,林敬也舰长距离最近,他已经带队在路上了,很快就能与元帅汇合!他来得及的!”

    星环长城,z看着电视新闻里的画面,长叹一声端起红茶,对通讯频道里的人说:“完了,你来不及了。”

    林敬也:“!!!”

    画面中的元帅单手撑着卓沿,小臂有明显的颤抖,他的白色长发散落下来,遮挡了面颊,但音乐还是看得到雪色发丝下不正常潮红的皮肤。

    “我们海德拉抵抗组织,自帝国末期,就被你们这些伪君子称为极端组织,你们认为我们对待omega的举动是‘不人道的’,你们的先辈欢呼着拆除了各地的omega学院,废除了隔离和匹配制度,说什么omega和beta也有权利参与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好吧。beta我们暂且观望,但科学证明,omega的生理条件决定了他们的低级,你们允许omega工作,甚至参军,你们没有想过一个omega如果在前线当众发情,是什么丑样吗?”

    诺瓦的脸上露出阴狠的胜利笑容:“你们可能在问——这和雷恩元帅有什么关系?”

    电视屏幕前的众人表情各异,而奎伊图斯老上将的表情更是越来越扭曲。

    “我在批判你们联邦的制度,为什么镜头要对准雷恩?看看吧,你们奉为战神的天穹之剑,一个靠谎言上位的欺诈者,一个多年没有抑制剂也得不到标记抚慰、随便一点刺激就承受不了的饥渴omega!”

    轰地一下,整个联邦的人脑子里都爆开了烟花。

    谁?

    是啥?

    封闭的房门打开,反叛军们端着枪,小心翼翼地进入,满屋子都是浓郁的香气,雷恩没有来得及像往日一样封闭自己的外骨骼气阀,晶莹的汗珠顺着脸颊滚落,跌碎在冰凉的盔甲上,一双凌厉的蓝眼眼尾泛红,似乎也蒙上一层柔软的雾气。

    为首一个反叛军对着镜头,堂而皇之地洗了洗鼻子,大笑:“真甜,你们那帖子一个选项都不对,你们元帅是巧克力味的哈哈哈哈哈哈!”

    进场的alpha们争先恐后地散发出信息素,像是一场大型春季求偶竞争。

    “唉,估计一会儿更甜,他会不会扑上来撕我衣服啊哈哈哈!”

    “哎呦,那可是天穹之剑哎,他撕你衣服你哪里跑得掉嘛!”

    “怪不得平时喜怒无常嘛,这是寂寞多少年得不到满足吧,日后肯定乖乖甜甜的咯!”

    污言秽语的反叛军们其实紧张得不行,就像诺瓦所说,天穹之剑忽然被戳破omega的身份,这并不能改变他过去曾留下的累累骸骨,无数敌人的亡魂在他的足迹上挣扎哭嚎,这依然是那个以一己之力收复联邦大半疆域的不败神话。

    但那又怎样!

    人都要屈服于生理本能!现在雷恩已经被omega的发情期掌控神智,剩下的只是他们海德拉的战士稍微客服一点恐惧记忆罢了!

    诺瓦咬牙在频道里命令:“上,拿下他,让联邦人看看他们敬爱的元帅是怎么在镜头前对你们做出不齿行为的!”

    那些alpha们听令缓慢靠近,期间雷恩一直没有反抗行为,他单手撑着桌子,另一手似乎因为体温的灼热而烦躁地试图拉开自己的领口,他的呼吸变得越发急促,汗珠在他英挺的鼻尖上凝成圆润的一小滴。

    第一个反叛军露出胜利般的笑容,打着胆子一把抓住了雷恩的肩膀。

    屏幕前的副官埃苏娜抬手,捂住自己的眼睛。

    “完了。”

    她说。

    “林舰长怎么还不去,快,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