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 我在皇宫养胖帝兽 > 第58章 番外二
    先皇突然死而复生让大殿里所有的文武百官都傻了眼, 久久都无法回神,只是正主此刻不在这里,他们大眼对小眼,也不敢吭声。

    而御书房里, 阮晟和先皇已经进去一个时辰也没出来,而御书房旁的大殿里, 谢宴默默瞧着一直端坐在那里的女子, 从随着先皇出现这一个时辰都没说过话,他没忍住偷偷看了一眼。

    女子戴着面纱瞧不出面容,可显然这位十之□□就是阮晟的生母了, 之所以这么觉得, 因为女子戴着面纱露在外面的一双眼, 与阮晟很像。

    只是却又不太一样。

    阮晟给他一种很威严冷峻的感觉,笑起来的时候却又带了些说不出的意味, 女子却是不同, 她虽然一直坐在那里, 背脊也挺得直直的,可因为身形娇.小玲珑, 敛下眼, 睫毛长长的,不知为何,给谢宴一种并非不想说话,而是谨慎小心的感觉。

    想到她并非是人,谢宴也想通了, 如果之前的猜测是对的,那阮晟的娘怕是这些年都没接触过外人,自然怕暴露,估摸着也是先皇专门嘱咐过的。

    不过对方着实长得年轻,瞧着……像是只有二十岁。

    难道吸收天地灵气能保持容貌不变?这也太让人羡慕了吧?

    阮晟他倒是看不出来,毕竟阮晟如今也就二十来岁,可要真的如此的话,那以后他老了阮晟还一直这幅模样,想到那场面……

    龙女对外界的视线感知很敏锐,很快就看过来,眼神很清澈,只是看一眼又飞快垂下眼,谢宴没忍住眼底带了笑意,坐近一些,“他们还不知道要谈到何时,龙……姨想不想抱抱龙宝他们?他们很乖的。”谢宴本来想喊姑娘的,可对方又是自己岳母,这么喊又不妥,所以只能喊姨,谢宴是不会承认这是婆母的,顶多就是岳母,嗯,是岳母。

    果然,龙女眼神立刻带了些希冀,她虽然对旁人不亲近也远着,可从来到这里就能感知到这两个孩子跟她有着千丝万缕的血缘关系,这种感觉是能凭空感知到的,本来就想亲近,却又害怕。

    龙女声音又轻又温柔,“真的可以吗?”

    谢宴颌首,低头去看小龙崽。

    小龙崽歪头瞧瞧爹爹,又瞧瞧龙女,他觉得这位姨姨身上的气息很让人安心,张嘴就跟着谢宴喊,“姨姨?”

    二崽正是鹦鹉学舌的年纪,也张嘴不清楚喊道:“伊伊……”

    谢宴哭笑不得,“瞎喊什么,喊外祖母。”他瞳仁亮了亮,对啊,就是应该喊外祖母的。

    小龙崽和二崽以自家爹爹马首是瞻,立刻欢快喊了,一把奶声奶气的小声音顿时拉拢住了龙女的心,她一双眼弯起来,顿时让整个眉眼鲜活起来,惊.艳夺目让人移不开视线。

    惊艳过后却也吓到了一旁的许公公:啥?外祖母?难道这是皇后的娘?不对啊,这不是先皇带回来的吗?

    于是,等阮晟和先皇说完这几年先皇在外发生的事出来到了大殿,就看到两大两小头对着头已经开始小声嘀咕讨论着两个孩子多乖以及之后怎么养才好,还有一些小崽子们的趣事,逗得龙女时不时好奇低头瞅着小龙崽问:“真的呀?龙宝好棒啊。”

    小龙崽挺着小胸.脯,要不是这时候不能走,他能给外祖母翻个跟头瞧瞧,“外祖母,龙宝还有很厉害的本事呢,以后让外祖母瞧瞧……”

    先皇挑眉,看了自己儿子一眼:外祖母?

    阮晟摸了摸鼻子,自然懂了自家皇后的小心思,可为了不被赶出房,这点他是不介意的,低咳一声,看过去:要不父皇你去跟娘说不让龙宝喊?

    看到时候他外孙伤心起来他哄不哄得住,他可不想当这个恶人。

    先皇自然不在意这个,很快迎了过去。

    许公公望着这突然和睦丝毫没经过半点不熟悉的一家六口:“???”不是,他怎么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他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不过等百日宴结束半月,不仅文武百官连整个大阮国的百姓也都知道,先皇没死,不仅没死,还带回来了皇上的生母。

    也交代了当年李太后做的事,让其产生误会导致一别二十载云云,让所有人都咂舌,也没人怀疑,毕竟如果李太后是皇上的生母,皇上怎么可能会答应认别人当母后?阮晟也宣布了当初谢相与李太后合谋囚禁他的事,只是因为以为李太后是生母才饶了她,如今既然真相大白,褫夺了李太后的封号。

    李太后已死的事并未对外多言,众人只知道李太后彻底消失在了朝堂前。

    先皇回来之后成了太上皇,他带回来的生母则成了新的太后,只是这两位并不管朝堂的事,甚至不怎么出后宫,也极少有人见过二人。

    等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阮晟也过了父皇回来时的激动,每日都会带着两个崽子和谢宴一起去后宫陪两人用膳,太后对阮晟很愧疚,每次阮晟一家四口过来她都很高兴,亲自学了好几道菜,研究吃什么对孩子好,大概因为天分好,加上好奇心,先皇也不拘着她,任她随便找点想做的事,最后竟是学的像模像样。

    阮晟很给面子,并未对龙女说过自己的情况,即使尝不出味道,却也是认真吃了。

    因为去的多了,小龙崽和二崽好奇瞧着爹爹父皇他们吃东西,不过因为小龙崽不用吃东西,所以一直没吃过,二崽还是喝各种奶。

    对这些食物倒是好奇得很。

    龙女这段时日待在宫里也研究了孩子能吃的,知道这个年纪已经能吃一些,她把一些能吃的食物碾成肉泥,分量很少,只是尝个鲜。

    谢宴倒是没阻止分给两个崽子,毕竟给了二崽,不给小龙崽不太好,加上又吃不太多也就无所谓了,再说了,龙宝也没吃过,估摸着这一点也觉不出来味儿。

    只是等小龙崽拿着小勺子尝到嘴里一瞬间,蹭的一下黑溜溜的大眼就亮了,奶声奶气:“好吃!”

    谢宴与阮晟对视一眼,怜悯看了小龙崽一眼:瞧瞧这崽子,吃个没味儿的东西都这么激动,第一次吃,毕竟没吃过。

    结果等吃完这一小口,又被放了一小块果泥,谢宴和阮晟就看到小龙崽眼睛睁得更是溜溜的,幸福地眯成一条眼缝,“嗷呜呜,好吃……比刚刚还好吃……”

    谢宴微微张着嘴,“龙宝,这两个……味道不一样?”难道不都是一个味儿?味同嚼蜡?

    小龙崽正埋头苦吃,闻言摇头,“不是的呀,可好吃了。”

    谢宴意识到什么,默默看向一旁也傻了眼的阮晟,而后者也微微张着嘴,对视一眼,谢宴瞧着阮晟怔怔的模样没忍住噗嗤笑出声:看来该同情的是皇上你自己啊。

    没想到……皇上才是那唯一的特例。

    阮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