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 回到八零文工团 > 第52章 番外一
    大学毕业后, 张若琪分配进了人民银行,大学期间, 她一周去两次总政歌舞团, 毕业后做了编舞顾问,领工资但不用去上班,来去自由。

    十月,谢羿琛和张若琪结束了四年爱情长跑, 在首都举办了婚礼。

    谢羿琛是军人,不好太张扬,张若琪就往简单了办,只邀请了双方亲友和领导同事。

    对张若琪来说,结婚不结婚差别不大, 该做的不该做的全都做了,只不过以前是偷偷摸摸住一起,以后就能光明正大住一起了。

    婚礼她都没打算办, 还是谢羿琛争取来的。

    婚礼前一天晚上,王娇来楼上陪她, 婚房是谢羿琛的军区大院分的房子, 明天谢羿琛来这边接亲。

    王娇老公的生意重心逐渐转移到了首都,托关系把王娇的工作关系调了过来, 张若琪从姜焕那要了一套房, 按市价卖给王娇,她们现在在同一小区,中间只隔了一个单元楼。

    房子里简单布置了一下, 门上窗户上贴着喜字,陆铎在客厅招呼亲戚喝酒,裴素华和陆琴陪着张若琪在大卧室说体己话,王娇来后裴素华和陆琴就去了隔壁房间。

    “怎么没把孩子带来?”

    王娇:“放他奶奶家了,我要是带来,能把你这房顶掀了。”

    王娇儿子两岁半,正是调皮的时候。

    王娇挨着张若琪坐下,握了她的手:“真好啊,琪琪,终于看到你结婚了。”

    自从离开文工团后,这么多年,张若琪活成了所有人想象中的样子,说实话,碰上生活中有不如意,王娇偶尔也会嫉妒,张若琪怎么那么命好呢,等那阵酸劲过了,王娇也知道张若琪有资本,更多的是羡慕和幸运,能交到张若琪这个朋友,是她的幸运。

    张若琪:“你孩子都生了,我结个婚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两人笑着说了好些话,王娇还是没忍住,问了句:“姜焕知道吗?”

    张若琪不知王佳为何提起姜焕,她还是点了点头,今年寒假她去羊城,给姜焕说了她要结婚的事情。

    “琪琪,有件事情憋在我心里好几年了,一直没说,我想了想,还是应该告诉你。”王娇说道:“你退团那一年,你带我去旱冰场找姜焕,当时我就看出来姜焕对你不一样,我上厕所出来后姜焕警告我不要告诉你,当时年纪小,我挺怕他的,就没敢跟你说。”

    张若琪笑笑:“还有这事啊?”

    王娇摸不准她这笑是什么意思:“如果你当时知道他对你有意思,还会跟谢羿琛在一起吗?”

    在她要结婚的前一晚,问这话确实不合时宜,但王娇还是问了。

    “光知道他对我有意思有什么劲呢,他又没跟我说过。”张如期摊开手:“不过我还是会跟谢羿琛在一起吧,那时候,我喜欢谢羿琛稍微多一点。”

    王娇明白了。

    “今天这话我就当你没说过。”

    晚上,张若琪接到了姜焕的电话,他喝了酒,语气有些懒散。

    “恭喜你。”

    “谢谢。”

    张若琪想问他是不是去应酬了,话到嘴边咽了回去,房间里大红的喜字都在提醒着她,她马上就要结婚了,她没有任何立场去过问他的生活。

    她不是不谙世事的小姑娘,深知不能对醉酒的男人说太多,很平常的一句话,都会被无限放大。

    姜焕说了一些生意上的事情,还有年底的分红计划,张若琪时不时问几句,最后看时间不早了,姜焕挂了电话。

    第二天早上张若琪早早起来盘头化妆,王英烧了一碗蛋花汤,张若琪很不解这习俗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滚蛋汤么?不过她没多问,刚喝完,谢羿琛就来接亲了。

    谢羿琛今天穿着西装,打着领带,以前他不是军装就是运动装,很少见他这身打扮。

    张若琪化了妆,在谢羿琛看来,跟不化一样好看。他昨晚一夜没睡,就想早点来见她,虽然知道她人就在那跑不了,心里还是急,在张若琪心里这场婚礼可有可无,但在谢羿琛心里,是神圣不可缺少的,他重仪式感,从这一刻开始,他就可以向全世界宣告,张若琪是他的妻子了。

    陆铎和陆锋还有五连长故意堵在门口,拦住了接亲团的去路。

    谢羿琛带来的人大都是军区的,有营长也有连长,大家都认识陆铎,有人笑着起哄:“陆连长,让让呗。”

    陆铎抱着手臂,看着谢羿琛,笑着说:“来,叫大舅哥。”

    陆铎是连长,谢羿琛是营长,是陆铎的直系领导,谢羿琛什么人,冷面冷心说一不二,肯定不会叫的,这下有好戏看了。

    看热闹的人脑回路还没想清楚,就听见谢羿琛干脆利落地叫到:“哥!”

    众人:???

    营长你脸呢?

    从此以后,陆铎“大舅哥”这个外号响彻军区。

    一桌一桌敬完酒,晚上又是闹洞房,等所有人都散了后,张若琪累瘫了,动都不想动,谢羿琛本想来的,看她实在太累没忍心,从后面抱着她睡的。

    结婚第二天,谢羿琛带张若琪去给他爸妈扫墓,告诉二老他结婚了。

    婚后两人搬去了小区住,大院的房子谢羿琛上班近,张若琪太远了,小区正好在两人单位的中间。

    裴素华退休后,和陆有忠一起搬到了首都,这天裴素华打电话说想吃谢羿琛做的鱼,张若琪下班后去菜市场买了鱼,回家的时候谢羿琛已经在厨房忙活,不一会儿裴素华和陆铎一起来了,还有陆铎的妻子。

    “琪琪。”

    张若琪喊:“嫂子。”

    陆铎的妻子怀孕了,按照风俗孕妇不能跟新娘面对面,所以当天没来。

    说起来陆铎这位妻子,还是张若琪的老熟人。

    大二的暑假,裴素华要来首都开会,张若琪说好跟陆铎一起去火车站接奶奶,前一天晚上就住在陆铎家里,走到单元门口她鞋跟掉了。

    “你过来扶我一把。”张若琪拉着陆铎的手支撑平衡,单脚立地,去拉鞋带,就在这时忽然冲过来一个女的,一把推开张若琪,幸亏陆铎眼疾手快拉住了。

    “贾雁,你有病啊!”

    贾雁看陆铎把张若琪护得紧,心中酸涩,她每次约他都说要跟堂妹一起吃饭,原来都是骗她的,其实是跟张若琪在约会,还把人带到家里了。

    他难道不知道张若琪喜欢的是谢羿琛吗!

    “张若琪,怎么哪哪都有你啊!”

    贾雁说着,觉得自己委屈极了,她不是那种道德败坏的人,那次演习拉练,她一时崇拜谢羿琛,得知他心有所属,她就放弃了,她清楚自己对谢羿琛没有感情,只适合崇拜而已,后来家里托关系把她调到总政,认识了单身的陆铎,一来二去相处了几次,她逐渐喜欢上了这个男人,不惜放下矜持去追他,可她怎么都没想到,陆铎竟然也喜欢张若琪。

    张若琪认出了贾雁,不过被她这么一吼有点懵,什么叫哪都有她?

    “哥,这怎么回事?”

    “谁知道。”陆铎原本对贾雁的好感,几乎都要没了,他拉着张若琪看了看:“你怎么样?没事吧?”

    张若琪摇头。

    贾雁也懵了一阵,她是不是听错了?张若琪叫陆铎什么?哥?

    “他是你亲哥?”

    “不是啊。”张若琪轻描淡写。

    贾雁:???

    “堂哥。”

    贾雁松了一口气,又忍不住疑惑:“一个姓张一个姓陆……”

    也能成堂兄妹。

    张若琪:“这就说来话长了。”

    陆铎不耐烦地挥挥手:“你让开。”

    贾雁心知陆铎有些生气,不过得知了张若琪和陆铎的关系,她心里很是高兴,也没有死缠烂打,乖乖地走了。

    第二天贾雁就去找张若琪逛街,张若琪看得出陆铎对贾雁也有感觉,对贾雁的邀约也就顺水推舟,时不时带她去陆铎的房子里吃个饭,吃完饭火速撤离现场,时间长了,还真让贾雁把陆铎给追到手了。

    贾雁大着肚子,张若琪拿了个垫子给她垫在腰上,吃饭的时候,裴素华就开始催张若琪:“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

    张若琪也很无奈,没结婚之前采取了措施,结婚后他们顺其自然,天天睡在一起,频率也多了,现如今结婚也已经有半年了,张若琪也挺想怀上的,可就是一直没有动静。

    谢羿琛搂住她的肩膀,轻声说:“我们还没打算要。”

    裴素华道:“那你们考虑考虑吧,早点生了,趁着我身体还行,能帮你们带带。”

    王英在帮陆锋带孩子,贾雁生完孩子也有婆婆带娃,张若琪没有婆婆,裴素华想在力所能及的时候帮帮她,等过几年她老了走不动路了,想带都带不了了。

    晚上躺在床上,张若琪盯着天花板嘟囔道:“怎么就怀不上呢,是不是我哪里有问题呀?”

    谢羿琛在她身边躺下,伸手在她眼前挥了挥:“别想那么多了,顺其自然吧。”

    张若琪爬起来,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那要是我真的有什么问题怀不上,怎么办?”

    谢羿琛捏住她的鼻子:“你怎么这么想?或许是我有问题。”

    张若琪摸摸鼻子:“之前有几次我吃了紧急药,我听说有副作用,会让人怀不上。”

    谢羿琛心脏一缩,把人抱进怀里:“琪琪,只要能一辈子跟你在一起,有没有孩子我无所谓,咱们两个人就挺好的。”

    一直以来都是张若琪想要孩子,谢羿琛对孩子的渴求,没有那么强烈。

    张若琪勾住他的脖子,吻了吻他的脸颊,温热的气息喷在他的脖子上:“说不定这一次就有了。”

    谢羿琛眉头一紧,捏了捏她的耳垂,耳畔是熟悉的气息,张若琪被他吻住,去回应他的吻。

    谢羿琛摸着她的耳垂,张若琪的心脏打在胸腔上,像要撞死的小鹿,满室旖旎,风从窗户穿过,卷着白色的窗帘起起伏伏,屋里像烧了暖气,温度逐渐上升。

    “乖。”

    被他这么一蛊惑,张若琪便不忍了,回应他饱含深情的吻。

    一声声如同泉水流过石头的声音,打进谢羿琛的耳膜,风越来越大了,窗帘来来回回摆动着,周而复始。

    结婚一年后,张若琪还是没有怀孕,裴素华觉得不正常,按照她的经验,没有采取措施,房事正常的情况下,超过一年还不怀孕,必然是身体有问题。裴素华先带张若琪去做了全面的检查,如果张若琪没问题,就该查查谢羿琛。

    几天后所有的检查结果出来了,检查显示张若琪输卵管轻微堵塞。

    通输卵管是痛苦的过程,谢羿琛每次陪她去医院,回来看她那么难受,就劝她算了,没孩子就没有吧,不想让她遭这份罪。

    张若琪摇摇头:“已经做了几次了,现在放弃,之前的苦都白吃了。”

    谢羿琛亲了亲她的眼睛。

    张若琪还是按时去医院,不过对怀孕却没有那么强烈的执着了,完全是佛系的状态。

    通输卵管期间要多休息,谢羿琛素了几个月,一解禁怎么都刹不住的,又是满室的旖旎,张若琪关了灯,窗外月光洒进来,整个房间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光影,如梦如幻,谢羿琛抱她去洗澡。

    这一次张若琪记得格外清楚,因为就是这一次,她怀上了。

    每每想起这个孩子怎么来的,张若琪就觉得很……。

    不能想……

    裴素华非常激动,孕期注意事项列了长长的单子,谢羿琛就贴在厨房门上,每天照着看,没几天就全背下来了。

    和裴素华的关心则乱相比,谢羿琛却无比淡定,看张若琪每天吐得死去活来,他拧着眉,不忍心,早知道就不要了。

    张若琪孕期反应特别大,直到上产床的前一分钟还在吐,谢羿琛去陪产,看着产床上张若琪疼得晕过去,被大夫拍醒后继续用力,头发被汗水浸湿

    裴素华:“琪琪,使劲,用对劲,往下,脖子别使劲,已经能看见胎头了。”

    张若琪拉着谢羿琛的手哭和喊着:“我快疼死了,我不生了!我不要了!”

    裴素华:“听话啊,马上就不疼了!深呼吸,气往下沉!”

    谢羿琛铮铮傲骨,心都快疼碎了,他想狠狠抽自己一巴掌,还有她肚子里那个。

    张若琪憋了最后一口气,她已经没有力气了,这是最后一口,如果再生不下来,她真的不要了。

    这口气一直往下,下面忽然一热,一坨千年大便被拉出来的感觉,张若琪彻底没劲了。

    “哇!”是婴儿的第一声啼哭。

    “女儿,六斤八两。”

    谢羿琛恍若未闻,不停地亲吻着张若琪的手,唤她:“琪琪……”

    张若琪放声大哭:“都怪你,我再也不生了。”

    谢羿琛心疼得不行,偏偏什么都做不了:“怪我怪我。”

    裴素华走过来:“不许哭,生完孩子哭坏了眼睛,以后有你受的。”

    张张若琪立马不哭了,已经够受罪的了,她可不想以后再受罪。

    小宝宝生下来脸上跟糊了一层纸似的,裴素华说是胎酯,不用管,大三天后胎酯自动被吸收,孩子又洗了澡,变成了一个粉□□白的小可爱。

    谢羿琛早就想好了,如果生下来是儿子,他就要好好收拾一顿,可如今是个闺女,就舍不得下手了。

    小念念长到一岁多的时候,奶声奶气的,完全继承了她爸妈的优秀基因,一双大眼睛又圆又萌,能把人萌化。

    谢羿琛彻底沦为了女儿奴,闺女多好啊,跟他妈一样漂亮又乖巧,梳了个小辫子,走起路来一甩一甩的,军区那些生了儿子的,都想跟跟他结娃娃亲,谢羿琛端的架子可比当营长的架子大多了,那些个毛小子,她一个都看不上。

    谢羿琛带着念念在一边玩耍,张若琪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看着他们父女,目光投向远方,这是她最爱烟火气息。

    “琪琪,念念刚叫爸爸了。”谢羿琛老大的声音,把她的思绪拉回现实。

    她拢住大衣,站起来,冲父女俩招招手:“回家了。”

    谢羿琛把念念架在脖子上,父女两人在欢声笑语中走过来,张若琪挽住谢羿琛的胳膊,走向回家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