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都市小说 > 嫁入豪门后我躺红了[娱乐圈] > 第56章 番外
    祁霄何帮卫闻量身定做的这部电影叫作《问》, 主要讲述了一个草根北漂的奋斗史,励志, 暖心又正能量。

    凌霄传媒集团倾尽所有资源, 赤巨资打造,却是以文艺片的形式呈现,受众很少,不在乎赚不赚钱, 纯粹是为了拿奖而拍的。

    《问》从筹备期间开始,就已经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和关注。大家一方面感叹是高的令人咂舌的制作费用,另一方面则是震惊于年逾六旬封怀导演,居然重出江湖亲自操刀。

    而卫闻作为整部戏里唯一的男主,更是收获了一浪高过一浪的话题度。

    这部电影的服装、道具、化妆无一不精益求精, 画面构图设计精巧,人物塑造的真诚质朴,却唯有没有铺设感情线, 标准的大男主剧本。全剧唯一一个勉强算的上和卫闻算是有点暧昧纠葛的就是男二。

    但其实男二这个角色的最初设计的时候也和情爱毫无瓜葛,完全是块背景板, 主要作用是男主升级路上的每个危急时刻挺身而出, 默默付出但又不求回报。

    好巧不巧,封怀导演从一众跃跃欲试的青年演员中千挑万选出来的这位背景板同志, 居然也是卫闻在bj电影学院的同班同学, 名字叫齐雨。

    自从经历的小学渣事件之后,卫闻如今一听到“同学”这两个字,简直是潜意识的引发生理不适。

    奈何齐雨却是个大大咧咧的性子, 不仅自来熟,还热心肠。在片场碰见多年未见的老同学,刚见面时,兴奋激动的差点儿一个熊抱把卫闻压倒在地。

    卫闻刚开始和他接触的时候还是非常小心谨慎的,除了对手戏之外,尽量避免任何一句多余的交流,完全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态。没想到齐雨却反过头来担心卫闻是不是因为上次的继母事件而产生了社交障碍,对他的关心更频繁了。

    《问》这部戏为了精益求精,一拍就是半年多,封怀导演又是出了名的严谨,所以卫闻这次没有了下戏就回家的特权,几乎天天吃住在剧组,于是也就和齐雨朝夕相处了好几个月。

    齐雨不管什么事情都拉着卫闻一起,化妆、对戏、拿盒饭,还口口声声说要帮卫闻走出社交的阴影。

    渐渐的,卫闻发现齐雨还单纯的和上学时候一样,闹是闹腾了点,但有没什么多余的心眼,说白了就是有点儿傻,要不然也不会长了一张妖孽惑众脸,却这么多年在娱乐圈还是不温不火。

    于是也就不再防范他,两个人也就一点点恢复了读书时期的友好关系。以至于拍摄后期,无论是官方宣传还是路透照片,卫闻和齐雨还同时出现频率都非常高。

    事实上,在娱乐圈里每每有新戏上映为了宣传造势,剧组拿什么出来做噱头都是理所应当,大家早都见怪不怪了。虽然封怀导演持身中正,不屑用演员“卖腐”来制造热度,但是抵不住不甘寂寞的粉丝们内心戏太足。

    众腐女眼中这世上就没有直男,万物皆可掰弯。

    所以,没过多久,网上居然已经有人扛起了“齐卫cp”的大旗。

    别说卫闻已经有了正牌老攻,可毕竟夫夫两个人才刚刚领证官宣了没多久。娱乐圈嘛,就算是相爱相知十几年的老牌夫妻,就算孩子都生满了一个足球丢,依然有粉丝站在彼此之间撕的死去活来。

    所以如今突然冒出来点什么婚姻危机,同性情敌什么的,广大人民群众还是非常喜闻乐见的。

    而且“祁卫cp”和“齐卫cp”,读音完全一样,不少新晋粉籍的小姑娘们,李逵李鬼傻傻分不清楚,只知道每天欢乐的磕糖产粮。

    她们狂欢的热闹,但,有人可就不高兴了。

    祁霄何作为一名称职的娱乐个公司总裁,对网络舆论的动向总不会比别人知道的晚:

    这半年来网上频繁发出那个姓齐的和卫闻的亲密照片,要是单纯为了宣传也就算了,关键是人家封怀导演根本就没打算消费卫闻,反倒是自来水们自己闹腾的欢——什么“同人逼死官配”,什么“齐卫cp感更强”,就没有一天消停过。

    虽然祁霄何非常清楚卫闻对自己的感情,也明知道他们两个不会真的有什么。但是,明明是自家的孩子,却硬要被拉出来和按头别人配对,瞎起哄。

    他要是还能冷眼旁观,那他就不是祁霄何了。

    压死稻草的最后一匹骆驼,是一个简短的视频剪辑。

    那几天,卫闻的戏份终于杀青了,风尘仆仆的回到公寓。

    虽然宣传期也很忙,但至少不用夜夜睡在组里。都说小别胜新婚,好不容易等到小娇夫回家的祁霄何,当天晚上就凭借着一腔冲动的热血,里里外外把人吃抹干净。

    第二天上午,两个人胡乱吃了点早饭,就又都钻回了被子里。祁霄何餍足的躺在床上,卫闻把下巴枕在他的胸口上,侧趴着那里刷微博。

    祁霄何的原本是双手枕在脑后,眼睛随意的往下一瞥,刚好看到卫闻的ipad上正在播放一段什么视频,不过,因为角度的问题,视频的具体内容却不太真切。

    祁霄何稍微往上挺了挺身子,倒也没存什么探究的心思,就是单纯好奇卫闻在看些什么。没想到原本在自己身上趴的好好的卫闻,感觉到了他的动作之后,居然迅速爬起来,把平板电脑转了个方向,屏幕朝下扣在被子上。

    祁霄何立刻眯起了眼睛:“看什么呢?偷偷摸摸的不想让我知道?”

    “没什么,随便刷刷。”,卫闻扯开嘴角,眼神闪烁的看向祁霄何,嘿嘿一笑。

    手上小动作也没闲着,ipad微微倾斜,屏幕背对着祁霄何和床品之间留出了个小小的间隙。修长的手指从缝隙里伸进去,疯狂点击,想要毁尸灭迹。

    只可惜,盲目操作了半天也没碰到那个小红叉。

    男人的大手一把抓住卫闻的后颈,像拎小猫似的把卫闻的脑袋提溜起来,眯着眼睛,阴测测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好了,好了……我错了。”卫闻嘻嘻笑着,缴械投降的没半点儿心里包袱,双手奉上平板电脑,狡黠道:“这不是怕您看了不开心嘛。”

    祁霄何哼哼一声,居高临下的接过贡品,刷刷两下点开视频。

    剪辑内容大概是《问》的拍摄期间,粉丝去剧组探班拍下的小片段。

    视频里,齐雨正蹲在地上认真的剥橘子,动作仔细到橘子皮之间的白色纹理都一丝丝取掉。然后,镜头一转,旁边休息椅上歪躺着的的居然是卫闻。

    齐雨无比自然的扬起剥好的橘子:“吃不吃?那边农户自己种的,绿色无公害。”

    卫闻连眼睛都没抬一下:“手脏,懒得去洗。”

    齐雨站起来:“剥好了的。”

    卫闻伸出两根手指,捏过来两瓣扔进嘴里:“还行。”

    俩个人一共交流了四句话,表面上看起来无比正常。但是点开弹幕,评论区群魔乱舞的简直不忍直视:

    【啊啊啊啊,以前只觉得的霸道总裁好苏,现在看来强强少年才是王道。】

    【“橘子甜不甜?”,“没有哥哥甜!”】

    【爱了,爱了!这对儿我可以!好宠哦,暖男攻傲娇受一向是我的菜。】

    【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我打赌祁总一定没帮卫卫剥过橘子。】

    祁霄何冷冷道:“我没给你剥过橘子?”

    卫闻心道好像还真没有,但嘴上却不迭的解释:“我那时候刚拍完了一场种田戏,手上沾着泥巴……不就是两瓣儿橘子嘛,嗨,我也没多想。”

    “嗯。”,祁霄何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的一双剑眉慢已经肉眼可见的拧成了一条直线。

    卫闻撇嘴,合着这是没哄好。

    小明星转了转眼珠,灵机一动,凑到过去,在祁霄何脸上吧嗒亲了一口:“他们都是瞎说的,您别看了。”

    “卫卫最爱祁先生了。”

    祁霄何哑然失笑,脸色这才慢慢缓和下来,眼中晕出一抹宠溺的笑意。

    卫闻以为这件事儿就算这么过去了,没想到晚上吃饭的时候,祁霄何在桌上突然道:“卫卫,你过几天是不是有个综艺要上?橙汁台的?”

    卫闻正往嘴里送汤,想都没想就“嗯”了一声。

    祁霄何假装漫不经心道:“都和谁一起录啊?”

    卫闻嘴里含着东西,口齿不清的说:“整个《问》剧组都会去吧,最近毕竟是宣传期,没什么的特殊情况的话,多露露面总是好的。”

    “嗯……”,祁霄何沉吟了片刻,简短道:“那我也去。”

    “啊?”,卫闻这才抬起眼睛看向祁霄何,发现后者的表情一脸认真严肃,完全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犹豫道:

    “可是您不是从来不参加任何综艺节目吗?再说人家是在给电影做宣传啊,您在这部电影里是什么身份啊?”

    祁霄何放松的靠在往身后椅背上,坦然道:“制片人?投资方?什么身份不行,实在不是我就说我是男主角的家属。”

    卫闻追问:“你有邀请函?”

    祁霄何霸道的哼了一声:“我现在给节目组制片人打电话?让他们马上做一个?”

    “算了,算了,不用那么麻烦……您想出镜谁敢拦着……”,卫闻笑着,吐了吐舌头:别的艺人都是应邀上节目,只有自己老公是硬要参加,倒也算是独树一帜。

    不过吐槽归吐槽,祁霄何能够参与宣传,不管是卫闻还是节目组都是非常高兴的。

    尤其是节目组,接到消息的第二天就替换掉了之前发出去的所有广告,把宣传语统一换成“祁霄何综艺首秀”。制片总监甚至亲自打电话过来和祁霄何确定游戏环节和现场台本,小心翼翼的询问祁总可不可以加入一个特别的夫夫访谈环节。

    祁霄何倒是大大方方的同意了,事实上他对节目安排的所有刻意秀恩爱的部分全部都照单全收——本来就是宣誓主权的,怎么秀都不怕过火。

    热情网友们也是热闹的跟过年似的,祁总,祁影帝,息影十年之后再次出现台前,而且是参加综艺娱乐节目,这简直就是娱乐圈的年度盛世,各路唯粉、cp粉纷纷摩拳擦掌,准备大显身手。

    美中不足就是原本是该戏的男二号,齐雨因为身体缘故不能参加这次节目,不然三人同框,那才热闹呢。

    录制当天,祁霄何还假惺惺问卫闻:“你那个同学,叫齐什么雨的,怎么没有来?太可惜了,他拍戏的时候那么照顾你,我还想认识一下呢。”

    卫闻嘴上说着“没关系,以后有总机会认识。”心里的白眼却已经翻到天上去了:看你这大尾巴狼装的,我差点儿就信了。要不是您硬要上节目,能把人家挤兑出去的吗?

    橙汁台的综艺在华国一向是曲指可数的,游戏安排的即十分精巧,又秀足了恩爱。在加上镜头的偏爱,《问》剧组其他成员的几乎都是为了映衬这对爱侣才存在的。

    当然最出彩的还是最后一段录制,夫夫问答环节。

    按照事先设计好的台本,卫闻和祁霄何大大方方的并肩坐在沙发上,以一种完全放松的姿态展示在公众面前。这样观众就会觉得,不设防的回答出来的问题更真实。

    经验丰富的女主持人,笑吟吟的拿着麦克风开场道:“今天的问题呢,我们都是从网友粉丝当中征集来的,所有不管抽到什么刁钻的问题都不可以打我哦!”

    说完就有工作人员报上来一个小箱子,女主持人面带微笑的伸手从里面抽出来一张纸条,摊开了,说:

    “我们来看看第一个问题是什么。哇,大家的都好犀利啊……这位网友提问:大家都说卫老师在娱乐圈顺风顺水红的发紫,是借了祁总的东风,请问夫夫二人对此怎么看?”

    “我先来说。”,卫闻眨了眨眼睛,脱口而出:“干得好不如嫁得好,古人诚不我欺。”

    卫闻这样毫无顾忌的自黑,引得台下一片欢呼和掌声。

    祁霄何失笑,停顿了片刻,缓缓道:“卫闻是个非常努力非常真诚的演员,相信每个人都能看到他这么多年来不计回报的付出。我认为他不是因为认识了我之后才翻红,而是原本就有这个实力,只是没有遇到合适的机会。厚积薄发而已。”

    主持人点头道:“没错,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我们来看下一题。”

    说着又从盒子里抽出一张纸条,狡黠道:“啊,这一题一定是你们最关心的了:请问,卫老师和祁总到底是谁先动心的呢?”

    祁霄何刚要开口,卫闻却突然一把按住了他的手背,大声道:“是我!”

    接着卫闻转头看向祁霄何,眼里迅速拂过一抹笑意,他轻轻吸了一口气,声音温软下来:

    “十几年前,在我还是个懵懂的初中生的时候,就已经对我的祁先生情根深种了……大家都知道,我的原生家庭不那么幸福……”

    那个时候卫闻的母亲刚刚住进疗养院,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卫闻被逼无奈不得不住进了他父亲的家里。

    继母对他冷言冷语不说,甚至还克扣他读书的学费。

    美国的华人教育原本就非常贵,对于每个家庭来说都是不小的负担,于是范迎蓉就提出让卫闻辍学出去打工,供弟弟卫范读书,卫父在家里几乎没有什么发言权,唯唯诺诺的同意了。

    卫闻本来以为自己这辈子就只能靠刷盘子度日了,没想到峰回路转,他因为成绩优异收到了一笔助学捐赠,而捐赠人就是祁霄何。

    那是卫闻第一次看见祁霄何,那时候的他还是个年轻桀骜的影帝,英气逼人的站在主席台上,说希望能给每个孩子一个平等自由的未来。卫闻从祁霄何手里接过捐赠书,并握手,掌心相扣的瞬间,卫闻觉得他听到了自己心动的声音。

    他不仅给了他的人生一个未来,更给他了的心一个落脚之处。

    主持人讶异道:“没想到两位居然还有这么浪漫的故事,简直是可以写进小说里的情节。”

    祁霄何的惊讶并不比主持人少了几分,此刻他的心里上下起伏,有一千个问题想问,但又有一万个心疼,心疼整这个孩子竟然苦苦等了自己这么多年,又懊恼自己为什么没能早点儿出现在他的生命里,让卫闻少受些委屈。

    心中有浓烈的情愫如惊涛巨浪般翻滚,可碍于在节目现场,祁霄何最终只能反握住卫闻的手,把他的整只手包裹在自己的掌心里。

    主持人见缝插针:“祁总仿佛有什么话要说?”

    祁霄何幽幽的叹了口气:“卫闻,他值得任何人倾心相与。”

    后面还有七七八八的一些问题,两个人都有些心不在焉了,但还是敬业的把节目录完。

    后台的化妆室里,卫闻坐在镜子前卸妆,祁霄何沉默不语的走到他身后,弯腰抱住卫闻的脊背。然后,把下巴轻轻放在他的头上,目不转睛地看着镜子里相互依偎的彼此,沉沉道:

    “对不起,我来晚了。宝贝,你等了那么久,辛苦了。”

    作者有话要说: 再一次!!谢谢大家!鞠躬!!!!

    打广告啊,下本要开,麻烦小可爱戳一下作者专栏:

    《我靠算命坐上了影帝的大腿》

    小道士封怀宁出身名门却不爱修道,一朝穿越,成为了一本娱乐圈纯爱文中的小配角。

    原书炮灰攻薛澜是个顶流影帝,坐拥娱乐圈半壁江山,却偏偏在感情上被猪油蒙了心,被白莲花骗得倾家荡产,好巧不巧的是,薛澜转型总裁之后居然成了封怀宁的顶头上司。

    为了保住自己在娱乐圈混饭的小饭碗,封怀宁决定,要让薛澜珍爱生命,远离渣受。

    封怀宁知道自己人微言轻,索性立起算命幡,靠着半吊子的算卦技术和原书内容,不慌不忙地架起了娱乐圈小卦摊,守株待兔。

    他告诉导演景区会发生山体滑坡,结果救了整个剧组;

    他告诉女二号穿蓝色的裙子参加晚宴,结果成功嫁入豪门;

    六爻相术紫微斗数,风水八卦奇门遁甲,只要我掐指一算,我就能铁口直断!

    封怀宁作为娱乐圈平平无奇的算命小天才一夜爆红后,饱受情感困扰的薛澜终于姗姗来迟。

    薛澜:能给我算算我的未来伴侣吗?

    封怀宁:(假装掐指,故作深沉)必不远矣。

    薛澜:(轻笑)确实很近。

    他牵起了封怀宁的手。

    封怀宁:???

    #老板好像误解了我的意思想和我谈恋爱怎么办,在线等急!#

    软萌可爱戏精受vs护崽狂魔霸道攻

    没什么玄学元素,一切为了金手指和谈恋爱。

    【小剧场1】

    某天男团选秀:

    主持人:才艺表演你会啥?唱歌,跳舞还是脱口秀?

    封怀宁:我给大家背一个小六壬掌诀定位吧

    【小剧场2】

    薛澜在封怀宁面前伸出手掌:听说你会算命?

    封怀宁磕磕巴巴:不知当讲不当讲,我掐指一算……您今晚会被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