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都市小说 > 海岛空间致富经 > 第80章 番外四
    邓正直的前十六岁, 过得昏天黑地。

    因为母亲生产时去世,外婆觉得他可怜,从小到大简直有求必应, 除了似乎永远也停止不了的哀叹:“正直身世可怜呐!”

    刚记事时, 这句话便一直萦绕在他耳边,那时候他还不懂事,也不知道什么是可怜,可怜是什么意思, 他又怎么可怜了。

    后来, 他慢慢长大了点儿,上了幼儿园, 他似乎明白了什么是可怜,自己又可怜在哪儿了。

    别人家的孩子上幼儿园都是爸爸或者是妈妈来接送的,再不济, 至少也见过自己的爸妈。

    而他呢, 从小就不知道什么是妈妈,甚至还一度以为别人家的外婆都那么年轻漂亮,跟自己外婆不一样, 所以他叫外婆,他们叫妈妈。

    后来,他上学两三天,明白了自己的母亲就是妈妈, 跟外婆不一样时, 小正直是哭着喊着回家的。

    连幼儿园的老师都拦不住,等外婆脚步蹒跚的赶过来时, 小正直早就因为哭久了,抽得脖子一惊一惊的。

    他立即被外婆搂到怀里:“我的心肝啊, 这是怎么了。”

    而邓正直记得特别清楚,那时候他捶着外婆佝偻的后背,断断续续抽噎着恨恨埋怨:“你怎么走这么慢!你为什么这么慢!”

    老师也很奇怪,说她当时正在给班里同学们讲家庭关系,邓正直就突然哭了,怎么也哄不住,问为什么哭,也不说话。

    那天,外婆直接把邓正直接回了家,那天,老小两人是抱着哭度过去的。

    外婆哭着说正直身世可怜,从小没了娘,当爹的还在部队里参军,一直没回来过。

    那时候,邓正直才知道,原来自己还有个爸爸,但小小的他已经将自己的爸爸恨上了。

    后来,邓正直就不愿意去学校了,小小的他已经很敏感了:自己跟别的小伙伴不一样。

    外婆疼爱他,便每天下午去幼儿园问老师教什么,怎么教,再第二天上午教给邓正直。

    至于外婆出去那段时间,邓正直便是在大院里被院里各家老人媳妇们看着的。

    有的媳妇会“可怜”他,给他吃糖,于是,小邓正直便学会了卖可怜;有的老人会嘲讽他,当然那时候小正直并不知道那是嘲讽,只是听了感觉不舒服。

    等外婆回家,他就问外婆,一般情况下,外婆刚开始是沉默的,后来问多了便是哀叹:“你可怜呐!”

    有的时候,外婆还会抱着小正直哭,他不懂得外婆在哭什么,但是情绪感染下,他觉得很难受,也跟着哭。他一边哭,一边在心里更加恨那个从未见过面的爸爸。

    只是在记忆里,那时候小正直似乎完全不招同龄小朋友喜欢。

    原因等他再长大点,才明白。

    那时候大家都穷,只有他穿得衣服最干净、最好看,也吃得起各种新鲜的零食,还有积木和玩具。

    明白了这些后,邓正直也明白了那些嘴碎的妇人为什么对他冷嘲热讽——因为羡慕、因为嫉妒、因为她们没有。

    邓正直不去上学的事一直持续到小学,大院附近是没有初中的,而初中的课程外婆根本辅导不下来——他必须去上学了。

    邓正直在家闹了又闹,最后他把他的父亲闹回来了。

    那还是他第一次见他的爸爸,又高又壮,脖子上还有一道疤,长得特别凶,正哭着的邓正直见了他就不敢哭了。

    “妈,正直你不能养了,看看养成个什么样子!我马上申请调职!”

    外婆也不再哀叹他身世可怜了,直说一定要给正直找个好初中,说他小学英语就没学过,初中不能跟不上……

    邓正直还哭闹不想去上学,没想到他爸爸蒲扇一般的巴掌就落下来了:“哭什么哭!不上学打死你!”

    当时,家里就乱了。

    外婆护着他,将他揽怀里,哭着说父亲没良心,丢下正直一直在外面工作,从来不回家,回来就打了正直一耳光,还哭说她一直娇娇养的娃娃,不能跟这样冷血的爹去过活。

    邓正直记得父亲转身决绝的背影,一句话都没说。

    紧跟着,家里就来了七大姑八大姨,各种他认识的、不认识的亲戚来劝,说:“正直跟着他父亲能有更好的教育”、“虎毒不食子,肯定没坏心的”、“还都不熟悉,多处处就好了”、“正直已经没了娘,你难道还想以后正直连爹都没了吗?”……

    当时邓正直不懂婶娘说的以后连爹都没了的是什么意思,只知道婶娘最后把外婆劝住了。后来,婶娘还专门拉他单独说了几句话。

    现在想来,邓正直已经记不太住了,但其中大致意思明白了:跟着父亲,对自己好。

    婶娘向来对他好,从来没说过任何嘲笑、做过任何伤害他的事,连跟他说话都小心翼翼,生怕扯到他不开心的事上面。

    这样细心又善良的婶娘,邓正直从来都相信她。

    更何况,人都是这样自私,如此,老小都被劝住了。

    再往后,邓正直就被带到了市里,刚开始的第一年,父亲经常不在家,有着他留下的“巨款”,很快邓正直就跟教室后排的学生们打成了一片。

    挥霍着父亲留下的生活费,班里“兄弟们”人人奉承着他,而他,只需要花点钱给他们买零食就好了。

    如果没钱了,就逃课回外婆家,哭穷,外婆总会塞给他一把钱,然后他便在外婆家呆一下午,听她念叨着:从小可怜呐!

    邓正直有时听烦了便大吵,不让外婆说话,那是外婆总是起身、抹泪、默默离开。

    他知道这样不好,可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最后等时间差不多了,再起身说一句“外婆我走了。”就离开。

    走出门时,他能听见外婆的话:“没钱回来拿!”

    直到初二下半学期,邓正直经人介绍,认识了社会上的一个混混,同学们都喊他叫“光头哥”,邓正直便跟着喊。

    后来他才发现,“光头哥”居然是菜市场收保护费的,特别是买鸡鸭鱼那片。

    邓正直这才明白“光头哥”身上时而飘出的臭味从何而来。

    少年不知钱滋味,从来不缺钱的邓正直瞧不起“光头哥”了,在他印象里,黑社会不应该这样窝囊。

    他便渐渐不跟“光头”来往了,可“光头哥”发现邓正直这傻小子不来找自己送钱、还看不起自己时,生气了,叫人准备让邓正直“懂懂道理”。

    那时候邓正直迷上了看电影,尤其是《古惑仔》这一类,天天兜里揣着个美工刀。

    于是,便捅出事儿了。

    那天,半月没回家的父亲回来便是一巴掌,邓正直当时耳朵里就直发鸣,眼前发黑,脑袋发晕。

    “有本事你打死我啊!”邓正直嘶喊得撕心裂肺。

    后来,他转了校,父亲也再没出差过,天天蹲家里守着他。刚开始,邓正直吃到的都是全糊的饭、没盐的汤,不熟的肉……

    再后来,父亲手艺好了之后,智能手机悄然流行起来。

    他也很快有了新手机,是他求外婆买的。

    那时候还没有外卖,但是不妨碍他可以打电话发短信,只要加几块钱,总有几家愿意送的。

    那段时间,邓正直经常听到父亲的叹息声。

    自打有了手机,邓正直终于有了起色的成绩再次跌入谷底,因为手机,他跟父亲发生多次大战,摔了也不知道几个了。

    他总能有新的手机,甚至——电脑。

    直到有一年暑假,他被扔到一个荒山上,在那里,他每天都被强制要求干超多的工作,如果没完成工作,就不能吃饭。

    刚开始是为了吃饭,他不得不干活儿,后来干活却是为了吃好吃的。

    也不知道那个男人加了多少食品添加剂,反正最后做出来的压轴菜都超级好吃。

    刚开始一周,他吃不到,因为干活儿不够,不能吃,甚至有时续碗饭都不给。

    后来,他每天都能吃到特别美味的饭菜,那时候每天都很累,他就想,就算是加毒,他也要吃饱了再死,不能做馋死鬼。

    据说馋死鬼下辈子投胎会是兔儿唇的。

    后来上了大学,再回想起来,邓正直不得不承认,自己一生当中最快乐的时光,居然是被姜夔那黑心老板压榨的寒暑假们。

    当然,他到现在也一直认为,是因为那里有他的兄弟们……和她。

    今年清明节,邓正直专门回家给外婆扫墓。

    外婆的墓父亲经常来扫,干干净净,时常有水果供着,旁边不远处就放有清扫工具。

    邓正直取了清洁工具给外婆扫墓,一边扫,一边喃喃:“外婆,我发现我喜欢一个女孩,可她比我大六岁,她笑起来很好看,打游戏也很厉害,时而能把人逗得前仰后合,时而又很懂事。

    我很喜欢她,很多年了,你说,我要不要跟她告白?听说她家里要给她介绍对象,万一最后跟别人好了怎么办?

    这样吧,外婆,我给你扫落叶,如果最后一片是单数,我就去找她告白,好不好?

    三十四,三十五,三十六……三十七。”

    ……

    ……

    ……

    后来,方方的恋情在微博热搜上一直呆了一整周。

    作者有话要说:

    到这里就完结了,还挺不舍得,期待与各位小天使下篇文再会吧!《身揣空间发家致富》求预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