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 怀了男主短命哥哥的崽 > 第76章
    谭景嫌恶的退后一步, 然后转向一旁挨在一起瑟瑟发抖的黎梅和谭柏母子:“他在你这里建地下室,藏了那么多试药的人, 你说说看, 他有可能把解药藏在了哪里?”

    黎梅摇摇头,抖着唇道:“我、我不知道。”

    “行,不说算了。”谭景道:“一会警察来了,你去跟他们说吧。”

    只要解药不被销毁, 就总能找到的。

    谭柏一把搂住他母亲:“谭景,你少威胁人,我妈只是知情不报而已,她并没有做错事!”

    谭景没有再说什么,很快, 警笛呼啸,警察来了。

    不知道被隐藏了多久的地下室重见天日,这一桩集合了绑架洗脑圈禁为一体的重大恶性案件, 震惊了前来调查的警察们。

    犯罪嫌疑人安修永因为昏迷,被送到了医院。

    为了不引起社会恐慌, 这个案子在调查清楚之前, 需要高度保密,警方和谭家进行了合作, 确保这件事不会在网络上和现实中发酵。

    而安修永现在所在的医院, 自然是帝都谭家的这所。

    荀元洲自告奋勇,要去给他做检查。

    谭景自然是应允了。

    沙暖在第一时间被谭景带走了,他失而复得, 留下人手帮忙寻找解药,他带着人先离开,回到了家。

    她毕竟是个公众人物,他不愿意让她跟这个案件有什么负面牵扯,早早的撤了。

    现在找到解药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找到墨宜人口中的那颗鱼丸。

    据墨宜人所说,她偷出来的解药就在鱼丸里,这颗鱼丸,小米表示她确实见到了,但当时小暖吃饱了,就没有继续吃掉它。

    这颗鱼丸就这样成了薛定谔的鱼丸,不知道它现在还有没有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沙暖既然还在失忆,那就表示她没有吃,谭景把酒店翻了个遍,也没有发现。

    现在就看在不在这个别墅里了。

    因为沙暖失忆,他不敢回女儿和岳母所在的别墅,而是回到了沙暖的房子里。

    他给倪夫人打了个电话,说他跟沙暖想把蜜月旅行给补上,孩子就拜托母亲照顾了。

    倪夫人自然是满口答应,她这是第一次有了孙辈,正新鲜着呢,恨不得24小时抱着宝宝不撒手。

    她巴不得那对年轻的父母不要来跟她抢宝宝。

    沙暖则继续装失忆……哦不对,她在生气。

    在她气消之前,他休想听到她跟他说话,哼。

    不过她有点想念宝宝了,偷偷给母亲打个视频电话,应该没关系吧?

    “小暖,你好好休息,我晚上回来和你一起吃饭。”谭景摩挲着她的脸颊,俯身想吻她。

    沙暖错身避开,哼,还想亲她?想得美。

    谭景满眼受伤,但他必须要出去了。

    “小米,苏阿姨,小暖就交给你们了。”谭景道。

    小米点点头:“放心吧谭总。”

    谭景走后,苏阿姨坐到沙暖身边,心疼的抹眼泪:“这可怎么办才好呦。”

    小米也伤心的不得了,她现在很后悔,当时怎么就没有劝一下,让小暖把鱼丸吃下去呢?

    沙暖只是想生一下谭景的气,可没想过波及别人,看到他们这个样子,她赶紧恢复正常:“苏阿姨,小米,我没事,我刚才都是装的。”

    小米:“……”

    苏阿姨:“……”

    当得知沙暖只是心里有些不痛快,所以使了点小性子的时候,苏阿姨实话实说:“你们小夫妻之间的时候,我算是看不懂了。”

    小米既开心又无奈,还没忘记给自家老板说个好话:“谭总挺伤心的,小暖,差不多得了。”

    沙暖:“嗯嗯,我有分寸的。”

    分寸个屁,等她消了气再说。

    她用小米手机给她妈来了个视频电话,好好看了看宝宝。

    然后她又有点想去看看哥哥,但因为安修永也在那个医院,说不定谭景也过去了,便作罢了。

    医院病房。

    “怎么样?”谭景问。

    在警察来的时候,安修永就差不多要醒了,荀元洲眼疾手快,又让他睡过去了。

    此时他已经给安修永仔仔细细的做了个全身检查,几乎把所有设备都用上了。

    “有一个疑点。”荀元洲道:“他的脑部有不寻常的电流波动,跟正常人不一样。”

    “什么意思?”谭景问:“他不是个正常人?”

    “我是觉得他大脑里应该是被植入了什么东西,就集中在这个部位。”荀元洲一边解释,一边拿手指在荀元洲的眉心处画了一个圈:“但是暂时没有在他的大脑里发现异物。”

    “那就再仔细检查。”谭景道:“他什么时候醒过来?”

    除了额头的部分之外,安修永的下半张脸都被包了起来,脸上的伤肿的厉害,让他整个脸都大了一圈。

    “今天之内。”荀元洲道:“需要继续让他睡过去吗?”

    “让他醒吧。”谭景道:“警方那边还要问他的话。”

    除了这个,主要还是解药的问题,如果能从他嘴里问出来,再好不过。

    “好吧。”荀元洲点头:“谭先生,还有一件事。”

    他突然扭捏起来,有些吞吞吐吐。

    谭景疑惑:“这么了?”

    “我、我的老师说想来华国看看,他这一生几乎都在研究神经毒素,谭先生你看……”荀元洲很是不好意思:“我把这些事情都告诉老师了,本来说好了要保密的。”

    得知谭景中毒后,倪夫人、沙暖、包括那个倒霉催的安朗、还有以墨宜人为代表的女孩子们,都被发现中了不同的神经毒素。

    这个案子是机密中的机密,但是荀元洲觉得自己老师花了太多时间在神经毒素上面,如果不让他过来参与一下,实在是很遗憾。

    他一个没忍住,就把这件事说了出去。

    “好,让老师过来吧。”谭景没有责怪他:“如果解药真的没有了,恐怕还要拜托他给小暖看看。”

    “谢谢你,谭先生。”

    “不用谢,我能得知真相,还要感谢你的帮助。”

    两人正在互相道谢的时候,门被打开,一个修长瘦削的身影依靠在门框上:“东西放在他的眉心。”

    看到他过来,屋子里的两人都呆住了。

    是倪融飞。

    已经昏迷很久很久的倪融飞。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再也不会醒过来了。

    倪融飞是突然醒过来的,他昏迷了太久,突然的清醒让值班的护士吃了一惊,正要上报的时候,倪融飞阻止了她。

    “带我去见谭景。”这是倪融飞醒过来后,说的第一句话。

    此时护士正跟在倪融飞身边,看到谭景看过来,连忙上前解释:“谭总,倪先生不让我把他醒来的事情上报,说要先找您。”

    谭景伸手扶住他,倪融飞摇摇头:“我没事,你去查查安修永眉心那一颗红痣吧,有问题。”

    “你怎么知道的?”谭景上下看了看他,见他脸上虽然有病容,但能自己站立,放心了不少。

    “他去找过我。”安修永道:“没有被人发现。”

    谭景:“……”

    为了让倪融飞尽早恢复,医院在他的病房外放了电话,方便别人跟他说话。

    谭景听过一部分录音,医生们会给他读报纸读新闻,护士们会给他讲些有的没的的故事。

    来来往往的人很多。

    而凭借安修永的那股子不要脸的劲头,他伪装成医生给倪融飞说话,是完全有可能的事情,这一点谭景毫不怀疑。

    “倪先生,你的身体恢复的还不错。”荀元洲道:“只要再做一个疗程的康复治疗,就能恢复正常了。”

    倪融飞点头:“谢谢,我还记得你的声音。”

    荀元洲指了指病床上的安修永:“刚才倪先生你说他眉心的痣有问题,是不是看到了什么?不瞒你说,我确实在他的这个部位发现了异常。”

    倪融飞点头:“是的,但是很奇怪,这件事我觉得不能用常理来解释,说出来我自己都觉得荒谬。”

    “那就慢慢说。”谭景让荀元洲扶他坐下,然后对护士说:“你去把这件事上报,但不要让人过来打扰。”

    “好的谭总。”

    护士走后,谭景关上了门。

    想起那个让人不可思议的下雨天,倪融飞叹了口气:“三个月前,我醒过一次。”

    他无视面前两人惊讶的神色,继续道:“那天我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安修永。”

    安修永这个人,他是认得的,他们曾经在生意上打过交道。

    那应该是半夜时分,窗外是哗啦啦的雨声,在看到穿着白大褂的安修永的那一刻,他无疑是非常震惊的,有点摸不准是怎么回事。

    安修永看到他醒来,一点也不惊讶,反而对他很是轻松的笑了一下:“你醒了?”

    问完之后,不等倪融飞回答,他伸手抓向眉心。

    倪融飞眼睁睁的看着他从无到有,从眉心那里抓出一个手掌大小的白色药瓶。

    倪融飞惊呆了,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安修永把瓶子拧开,从里面倒出一颗药丸,嘴里嘟嘟囔囔:“这种也太多了,果然越没用的越好做。”

    他手的动作很快,还不等倪融飞反应过来,就把药丸塞进了他的嘴里。

    药丸入口即化,倪融飞根本来不及做什么,很快就又开始迷迷糊糊的,感觉要睡过去。

    在闭眼前的空档,倪融飞看到安修永把瓶子又塞了回去。

    那么大的瓶子,在接触到他眉心的红痣的时候,突然扭曲变形,直到消失不见。

    听完倪融飞的描述,饶是谭景和荀元洲见多识广,也免不了被惊呆了。

    怪不得倪融飞刚才说,他自己都觉得荒谬。

    “不管你们是否相信,我说的都是真的,并不是幻觉。”倪融飞道:“不过不相信也无所谓,我听说他犯了很严重的罪。”

    “我相信。”谭景道:“他这是向你下药了,说不定小暖的解药,就在他身上。”

    荀元洲也点点头:“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或许有我们不曾知道的事情。”

    谭景:“没错,那就等他新过来吧,那东西要怎么用,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倪融飞的注意力则完全被引到了沙暖上面:“小暖的解药?什么意思?”

    谭景叹了口气:“说来话长。”

    --

    晚上谭景打来电话,说今晚有事,不回来了。

    沙暖本来已经快要消失的气,‘蹭’的一声就蹿了起来。

    什么意思,她不就是失个忆吗,他都不愿意陪她睡觉了?

    岂有此理。

    她决定继续生气,再生一个月吧,哦不,两个月。

    正在沙暖在这里气鼓鼓的计算着要生多久的气的时候,小米慌里慌张的跑过来,脸上带着抑制不住的笑意:“小暖,倪先生醒过来了!”

    ……

    谭景看着面前相亲相爱的兄妹俩,忍不住眼睛泛红,只能开口去喊那个跟自己闹别扭的妻子:“小暖。”

    他此时一千万个庆幸,他的小暖没事。而之前的那些,只不过是生他的气。

    沙暖扭头,本来觉得让他知道自己现在一切正常已经算她仁慈了,气该生还是要生的。

    但是看他这可怜兮兮的样子,又免不了心软:“行了,本原谅你了。”

    倪融飞也笑了笑,他唇色很白,沙暖心疼道:“好了哥,你快去检查吧。”

    医生都催了三遍了。

    倪融飞去检查,沙暖听谭景和荀元洲讲了刚才呢的事情,她觉得很好奇,他们便带她去了安修永病房。

    安修永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已经恢复亲密状态的谭景和沙暖,两人坐在不远处,正在对着他的随身空间指指点点。

    “那里面可能有一个异度空间,能放很多东西。”沙暖道:“而且进去的东西还能拿出来,这么说起来,其实就像是一个便携式的旅行包。”

    沙暖胡诌一通,反正她不太相信她哥的话,虽然她自己就是穿越的,但像小说里这种空间一样的东西,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谭景附和:“嗯,你说的对。”

    安修永忍不住睁开眼:“你们居然连这个都知道?!”

    他突然出声,把沙暖吓了一跳:“景哥,他醒了。”

    “没事,他的手脚都已经绑起来了。”随景对安修永道:“我们知道的东西多了去了。”

    居然知道了,居然知道了……

    他从未来带过来的随身空间,一直以来,都牢牢的镶嵌在安修永眉心,看起来就像他自己长出来的红痣一样。

    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看出过破绽。

    未来科技发达,各式各样的随身空间被开发出来,这些在未来很正常,但是放在现代,肯定没人相信。

    怎么这两个人一点也不震惊的样子?

    难不成,这里还有其他人也是从未来穿越过来的?

    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沙暖她怎么恢复记忆了?

    算一算,他穿过来已经有十几年了,他已经做好了在这里生活一辈子的打算,在未来,他是一个神经毒素研究员,平时空间里放的最多的就是这些东西。

    突如其来穿越后,他把这些当做金手指,一步步实现他的毕生梦想:挣最多的钱,睡最美的人。

    要想挣到最多的钱,首先就要把谭氏据为己有,十年前,他控制黎梅给谭景下了药,那时候他不敢做的太明显,这种□□能让他慢慢死去。

    研究所的杨老头果然没有看出这是什么‘绝症’,这种病从表面上看起来,是那种需要安静度过余生的类型,那种事是要绝对禁止的,所以谭景被迫禁欲多年。

    这样一来,谭家的大公子就成了个没有生育能力的人,在他死去后,就只剩下他那个草包弟弟,安修永有信心把他拉下马。

    但实际上,要解这种毒药,清心寡欲才是要禁止的,不过安修永通过黎梅多多少少了解谭景,他自制力很强,绝对会照做。

    谁知道……居然被他知道了被下毒的事!可恨!

    后来他把真相告知杨老头,这老头居然活生生被他气死了,也是爱得深沉。

    杨老头作为谭景从小到大的专用医生,却因为告知了谭景错误的方法,耽误了他许多年,也许是愧疚,也许是生气,总之他就那么死了。

    再然后,他控制安朗,继而控制整个潮月集团。计划一步步的按照预想中的来,安修永很开心,他也终于找到了这世上最美的人。

    可惜,那人已经被谭景捷足先登,谭景为了解毒,居然连自己的弟媳都不放过,他真是看错他了。

    接下来,就是他轰轰烈烈的翻车史,谭氏没到手,美人没睡到,还落到了谭景手里。

    甚至连随身空间的秘密都被人知道了。

    “哼,我愿赌服输。”安修永道:“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说是这么说,其实他心里还是有点犯怵的。

    他还想活着,不想死。但他在未来的身体估计已经化成灰了,就算在这里死去,也不可能回到未来了。

    ……

    他带着神经毒素之后,跟人傻钱多的黎梅合作,在她院里养鱼。

    在鱼身上放下微量的神经毒素,让后让鱼自行产生抗体,这些抗体再提取出来,就可以做成解药了。

    这种东西,这么多年来,他做了很多。

    有毒药就要有解药,这是他一贯的原则,因为保不齐哪天自己可能会意外中招。

    可惜了,早知道就不给沙暖的这种毒做解药了。

    看来是山竹那个贱人做的,她把自己刚刚捞上来的鱼偷走了,还骗他说是喂了野猫。

    “你居然有这种觉悟?”谭景挑眉,然后朝他伸出手:“但是你服输之后,能不能把解药交出来,让那些女孩恢复正常,你说不定可以免除一死。”

    “哼,我死不死,你说了算吗?”安修永闭上眼睛:“我不想看到你们,从我眼前滚。”

    美人,他的美人啊。

    安修永心在滴血。

    谭景打了个电话,警察很快就到了,安修永本身没什么大碍,他的伤都在脸上,但不影响他说话。

    警察把他带走了。

    沙暖捏了捏谭景的手:“景哥,搞不好他眉心的那颗痣真是什么高科技。”

    安修永刚才的话让她很在意,难不成……安修永也是穿越的?不过他带有金手指,而她没有。

    人比人,气死人。

    不过说起来……这本书都要被穿烂了吧!

    “没事,警察说了,晚上还会把他送回来的。”谭景道:“在医院能防止他自杀。”

    沙暖点点头:“也对,像他这样的,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名和利都没了。”

    ……

    倪融飞醒过来了,倪夫人和倪宗信立马像是年轻了十岁,现在好了,公司后继有人,女儿也有了孩子,日子真的要好起来了。

    只是有人欢喜有人忧,丁婉也被警方带走调查,昔日顶流风光不在,外人唾弃,恐怕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返回娱乐圈了。

    还有谭泽,他在事情告一段落之后,他向谭景请了个长假,已经很久没有回过谭家了。

    据谭景说,祝云心去拍戏了,谭泽过去照顾她。

    沙暖听到的时候,毫不意外,因为他们是男女主,这是命运的牵连。

    如果他们没有在一起,那么支撑这本书的框架都要消散。

    “就让他们好好的在一起吧。”沙暖道:“实在不行,你就再提拔一个人帮你,公司那么多事,你不能都压在自己身上。”

    “以后不会了。”他已经让萧承安进公司了,以后他会轻松不少。

    没了寿命的压力,他可以慢慢培养,等以后把公司交给谭泽管理,他就彻底逍遥去。

    “你瞒的我好苦。”沙暖噘着嘴:“我真的每天都在为几年后做寡妇做心理准备。”

    “对不起。”谭景对答如流:“今晚我亲自下厨。”

    ……

    两天后,谭景带给沙暖一个好消息,经过几个月的连环审问,安修永在确定自己拿出解药就可以免除一死后,真的交出了解药。

    据警方那边的说法,安修永在同意拿出解药之后,申请回了一趟家。

    是他自己的家。

    他空着手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手里捧着一堆东西出来了。

    那些女孩子们终于都恢复了正常,她们都是可怜的孤儿,被安修永所篇,在暗无天日的地下过了许多日子。

    “但是他这个还在吧?”沙暖指了指自己眉心的位置:“他以后出狱了怎么办?”

    “只是免除一死,怎么可能让他有机会出来。”谭景笑了一下:“元洲的老师最近一直在研究他。”

    “那就好。”沙暖放心了:“那墨宜人呢,她有没有同意签约咱们公司?”

    谭景:“同意了,交给楠姐去带了。”

    沙暖哈哈大笑:“那楠姐可能要发财了,墨宜人那么漂亮,以后肯定是顶流的命。”

    至于楠姐为什么成了TS娱乐的人,很简单,沙暖让谭景把美丽娱乐收购了。

    从此以后,她的老东家不用再整天发愁着钱不够,而且还能继续带着以前手下的那帮人,待遇可以说是相当优厚。

    再后来,谭泽终于回来了。

    谭泽和谭景兄弟俩谈了一整夜,第二天一早,他便离开了。

    “他要离开公司,去当艺人。”熬了一晚上的谭景有些疲惫,说起这句话的时候忍不住要咬牙:“这个死小子,怎么劝都不听!”

    沙暖:“……”谭泽的脑子里在装些什么?

    放着好好的公司不去管,去做艺人?以后难道要专门拍戏吗?

    “他……应该是真心喜欢演戏吧。”沙暖不好说什么,只能帮着谭泽挽了一下尊。

    “哼,他不说我都知道,肯定还是因为祝云心。”谭景道:“他去演戏不回家,就不用见到你,不用见到你,祝云心就放心。”

    “噗嗤,景哥你说绕口令呢。”沙暖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行了,人各有命,咱们抓紧培养女儿做接班人,等她大学毕业,就把公司交给她。”

    她掰着手指算了算:“大概……二十年后?咱们就自由了。”

    “二十年……”谭景有些泄气,不过有盼头总是好的:“这样吧,咱们多生几个,这样以后我脱手的时候能放心一点。”

    说完,他的手就往沙暖衣服里伸,沙暖一把抓住:“你做什么?我还不想这么快生二胎,OK?”

    “嗯嗯,不生。”谭景含住她的唇瓣:“但是为了你老公的小命着想,来继续吧!”

    “啊啊啊你混蛋!”

    沙暖一点也不走心的骂了他一句,然后便沉沦了。

    从此以后,日升日落,皆有你的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