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 重生之作精影帝的自我修养[娱乐圈] > 第一百三十章【番外篇】
    番外篇

    命运原本没有名字, 它来自另一个位面, 处于秩序之外, 它的任务就是作为一个旁观者,看着这颗星球上的生物从诞生到死亡,除此之外它什么都不能做,周而复始,枯燥又乏味。

    为了改变这种模式,它与一只蝴蝶做了交易。它会为蝴蝶提供重活一次的机会, 而蝴蝶要付出的代价, 则是在原有的秩序轨道上, 创造出一个新世界,至于原有的旧世界,则会被新世界渐渐覆盖, 直到消失。

    以蝴蝶第一次振动翅膀的那一刻为节点,它获得了一个属于它的领域,甚至可以改变一切原有秩序, 利用这项新能力,它让蝴蝶躲过了一次致命事件,从那以后, 它叫自己“命运”。

    曲沉舟和梧泉就是当初被命运拉去给蝴蝶挡灾的倒霉蛋, 所以知道了真相之后的梧泉二话不说,直接冲上去把命运这老家伙胖揍了一顿,曲沉舟拦都拦不住。

    别看梧泉这小子平日里傻得冒泡,但凡是威胁到他男神安全的事情, 梧泉绝不会轻易放过,他只会用拳头跟对方讲道理。命运存在了这么长的岁月中,还从来都没被谁这样对待过,捂着脑袋四处乱逃,后来实在遭不住才投了降,因此,曲沉舟能重生的这个机会,完全是被梧泉的拳头给揍出来的。

    命运说了,重生的机会只有一个,费尽心思把曲妈送回男神身边之后,梧泉才松了一口气,至于他自己,梧泉倒没怎么仔细考虑过。

    他家里的情况就是秋荀在出殡那天看到的那样,连个愿意给他捧像的人都没有,黑暗之中,是秋荀成为了那颗点亮他前路的星。

    虽然秋荀总觉得自己并没有为梧泉做过什么,但对梧泉来说,从秋荀在自己眼前展现出光芒的那一刻,他就再也移不开目光了,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白月光吧。

    无处可去的梧泉陪在了命运先生的身边,在那个位面中没有“时间”这个概念,而梧泉也同样对“活着”没那么重视,所以就算是失去了重生机会,他也并不觉得有多可惜。

    在他活着的时候自己就没什么太大作为,除了工作之外,追星占据着他的一大半生活。而现在这个状态几乎与他活着的时候没什么太大区别,男神的演唱会和新剧他还是能看到,只是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给男神加油为他呐喊助威了……

    梧泉在命运先生这里可以看到秋荀和曲沉舟他们那边现世的情况,他虽然没有遗憾,但伤感还是难免的,尤其是当看到某个小偷悄悄从墓前拿走了他最爱的钢笔时……

    梧泉当时挺不开心的,他不想让孔麒拿走那只钢笔,为什么要留下这种无用的念想呢,忘了他不是更好么。

    一开始梧泉还经常悄悄地去看孔麒,但渐渐地他就不怎么看了,他怕自己越看越舍不得,所以最后干脆老老实实地将心思留在了这个位面中,与他思念的人再也见不到一面。

    事实证明,不论在哪里,梧泉都不会乖乖地待着,他怕寂寞怕无聊,所以经常抓着命运先生找它聊天,聊自己对男神的热爱,聊他追星以来的各种经验,想到什么就聊什么,一张嘴就叭叭叭地说个不停,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在给自家男神吹彩虹屁。反正在这个位面中没有“时间”,他想怎样消耗浪费时光都可以。

    后来实在是被他闹得很烦,命运破格给了梧泉一个新生的机会,毫不犹豫地用脚把他踹了回去。

    梧泉的情况要比曲沉舟好一些,因为他是带着记忆的,虽然是以一个小小新生儿的身份来到这个世间,却也足够梧泉高兴好一阵子了。这一次,他拥有一群无比完美的家人,他们用自己的温暖亲情告诉着梧泉,就算是omega也可以当团宠。

    在秋荀和曲沉舟动身从F国回到L市刷反派boss的时候梧泉没能跟着一起,开什么玩笑?他还是只是个嘬着奶嘴的小宝宝,能帮得上什么忙?

    一个人待在F国的梧泉可不觉得无聊,他现在每天都有玩不过来的游戏,小孩子嘛,总是有特权的,比如当他抢走孔麒插在兜里那支钢笔的时候。

    孔麒无奈极了,他只是在医院门口偶然撞见了抱着孩子的傅娇龙,只是帮她照看了一会儿傅宝贝而已,就被这小家伙顺走了兜里的钢笔,偏偏还不能把笔要回来,这小玩意一拿到钢笔就不撒手了,谁敢朝他要这支钢笔他就开哭,连亲妈傅娇龙都不例外,气得傅娇龙撸起袖子就要把这小东西按在腿上打屁股。

    虽然想要回自己的钢笔,可孔麒哪能真看着小东西因为拿了他的钢笔就要被打,傅一城会来找他算账是一码事,他觉得心疼又是另一码事。这小东西跟他之间拴着一条羁绊之线,就算孔麒不愿意,却还是傅宝贝的一举一动牵着心,于是他连忙把傅娇龙拦住了。

    傅宝贝还小,孔麒除了在他出生那天发生过信息素躁动的情况之外,再见到小家伙的时候还是蛮平静的,随着年龄的增长,傅宝贝对孔麒的影响也越来越低,可这只是暂时的,并不能改变他们灵魂伴侣的身份,等到傅宝贝第二性别特征正式成熟的那天,该面对的,孔麒还是要面对。

    想把钢笔拿回来不能靠硬手段,只能软着来。孔麒本想等傅宝贝玩得累了睡着之后他再悄悄取回钢笔,却没想到这小东西连睡觉的时候都紧紧抓着钢笔不放,孔麒才把钢笔抽出来,感觉到手里缺了东西的傅宝贝立即扁起了嘴巴,呜嘤呜嘤地哭起来。

    好在傅宝贝并没有故意损坏钢笔的意思,小孩子的关注力很容易被新鲜事物所转椅,既然软的不行,硬的又狠不下心,孔麒就只能耐心地等待着小家伙对钢笔失去兴趣的那一天,却不曾想过,这一等,就是五年。

    五六岁的傅宝贝愈发可爱了,学会咿呀说话后更讨人喜欢。尤其是见到孔麒时,总是软软地叫着他的名字,傅一城跟他说了许多遍要叫叔叔,小宝贝就是不听,至于那支钢笔,它还好好的,只是被傅宝贝拿到手里之后就没再还给过孔麒,现在还成了他启蒙练字的第一支笔,每天都不离手,孔麒更加没有机会了。

    孔麒原本是打算远离他这小小的灵魂伴侣,被那只钢笔牵绊着,所以一直都没能顺利地离开,这么多年过去,孔麒成了经常光顾傅家的常客,跟小家伙之间的关系也拉近了许多。

    随着日子天天过去,孔麒越来越不安。原本小小的傅宝贝长大了些,最近更是长得越来越像梧泉了,每当看到他的时候,孔麒就会感觉自己心里的那个印象又变淡了许多,被加深的是面前这张稚嫩面孔。

    当这幅稚嫩面孔彻底把梧泉的最后一丝存在覆盖住的那一刻,孔麒慌了,他连那支最重视的钢笔都不要了,连声招呼都没敢打,狼狈又匆忙地逃离了F国。

    在嘴边养了许多年的鸽子突然飞掉,梧泉居然没有去把人找回来,而是让傅一城带着他跑去了L市,听了一场自家男神答谢粉丝的演唱会,然后就留在了那里。

    带着两根应援棒,一脸满足的梧泉骑着傅一城舅舅的脖颈子,指路让他走到后台,然后趴在秋荀的耳边,两个人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似乎是达成了某种协议。

    ……

    孔麒还有个医学世家需要继承,就算离开了F国,他也不见得比庄景澄轻松多少,有时候还需要做几场手术,日程排得满满当当。

    他以为自己离开了傅宝贝就能轻松许多,没想到那仅仅只是个开始而已,在当下这个大数据时代,信息流通越来越发达,就在他刚下了一台手术,坐在办公室里休息的时候,从手机上侧边栏伸出来的几条广告推送消息,看得他眼角一抽。

    【娱媒新报:震惊!艾格尼丝年度最小签约艺人诞生!年仅五岁!】

    【时代最强娱文:《倾杯集前传》最小演员居然是他!秋荀总算舍得让他再度亮相了!】

    在这几条推送广告的前面还附带着一张小小的缩略图,孔麒立刻把广告点开,缩略图也跟着被放大,一个令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小家伙出现在屏幕中。

    “你怎么能让傅宝贝进娱乐圈!他还那么小!”孔麒气得额头青筋暴起,直接一通电话打在了傅一城的手机上,他很不解,按理说傅家还不至于缺钱缺到这份儿上。

    电话那边的傅一城表示很不屑,一句话把孔麒噎了个半死。

    “咋的?你还没把我家宝贝娶到手呢,就想先当成老婆一样管着了?”

    名义上傅宝贝签的是秋荀的公司,实际上有庄家和傅家一起宠着他,小小年纪就能挑资源挑到手软,让旁人羡慕得眼红。

    梧泉的打算很简单,既然孔麒故意躲着他,那他就让自己的消息遍布所有地方,让他随时随地都能看到有关傅宝贝的事情。

    傅宝贝进入娱乐圈的同年,孔麒正式接手了孔家,因为跟傅家有合作关系,孔麒偶尔能在聚会上见到小家伙几面,某一次,小家伙要走了他的联系方式,自那之后他的个人通讯账号就没消停过。

    傅宝贝进入娱乐圈的第五年,孔麒悄悄注册了一个小号,很巧,傅宝贝粉丝打榜排行第一名的ID跟他这个小号的名字一模一样。

    在那之后的第八个年头,傅宝贝成年了,整个论坛首页版面都是庆祝的帖子,也是从这一天开始,孔麒那个每天都会收到很多信息的通讯账号突然变安静了。

    不出几个月,一条绯闻消息出现在傅宝贝的个人广场中,照片中的傅宝贝无比开心地对另外一个人笑着,举止亲密。大家都看得出来,这种炒作半点可信度都没有,估计又是哪个不长眼的营销号出来蹭她们家宝贝热度的。

    可就是这样一条假得不能再假的绯闻消息,却意外地惹红了孔麒的眼。

    就算他在一开始不想接受这位小小的灵魂伴侣,可两个人互相牵绊着也过去了这么多年,孔麒没有再遇到过喜欢的人,他依旧是个单身。或许是因为这些年他一直将目光放在一个人的身上,又或许是因为他的心早就被填满了,再没有多余位置塞下其他人。

    几番犹豫之下,孔麒让秘书帮他订了飞往L市的机票,并向公司告了长假,理由一栏中这样写着:

    回家追老婆,勿扰,有事先找高管解决,事成之后人手一封大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