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 愿圣光忽悠着你 > 第140章 西恩的工作(2)
    当夜, 伊莉莎打开房间门的时候, 当场就愣住了。

    现在大约是凌晨一点。

    西恩穿着一身毛绒睡衣, 精神抖擞地跪坐在门口。

    他巧妙地和门保持了一段距离,抬起头目光诚恳地看着伊莉莎。

    伊莉莎:“……你干嘛?”

    西恩抱起准备好的榴莲, 从左手边开始放。

    榴莲、古琴、搓衣板……种种对膝盖不友好的物件一字排开。

    他可怜巴巴地拉了下银发少女的袖子,说道:“你选一个?”

    伊莉莎抬头望着天花板。

    她真的就只是闹个小脾气而已,闹完了睡一觉就和好的那种。

    可是为什么这个男人这么自觉啊?

    伊莉莎拉住他的手:“你起来!”

    西恩坚持道:“不行,你选一个!”

    伊莉莎心情稍稍有些暴躁, 恼怒道:“我不选!”

    金发的神明呆住了,天蓝色的双眼中流露出一丝不可置信。

    “你不选?不选……”他低声喃喃道,“难道你全都要!?”

    伊莉莎:“……?”

    她抬脚把这一排乱七八糟的东西踢出去了。

    她拎起西恩,把他朝房间里拖:“你给我老老实实进去睡觉!”

    说起来,她搞不清楚门口这一排膝盖刑具是哪里来的。

    家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口味虽然稍有出入, 但是他们俩都对榴莲深恶痛绝。

    也不会弹琴——钢琴还是会的,这种流传自东方的古琴,他们至今没研究出来怎么弹呢。

    洗衣板……家务基本都是西恩在做,可是由于魔法的精深奥妙,他们家的衣服从不手洗。

    “你真好~”西恩抱住伊莉莎亲了一口, 乐颠颠地跑进房间里了。

    金发的美青年(外表是青年)仰面躺在床上, 手脚张开着,一副“快过来玩我”的样子。

    他眼巴巴地瞅着伊莉莎, 眼神的暗示就更加明显了。

    伊莉莎:“……”我是不是又被套路了?

    算了, 美色当前, 管什么套路不套路的呢。

    莱拉蒙顿的房子因为土地利用率的问题,会尽量修的小一些矮一点。

    远道而来看望女儿的拜亚,进门时险些就碰到了脑袋。

    他这一米九的身高实在不太常见,倒也不能怪罪门建得矮。

    由于祈祷文引发的人际关系上的不愉快,西恩不得已放弃了他的第一份工作。

    他再一次投入了魔法的领域,每天在家画图纸,为人类的魔法进展做着贡献。

    好在有了曾经工作于荷罗亚公国圣安弗学院的经验之后,他和他的知识再也没有吃过闭门羹了,就算找这种在家上班的自由职业也很容易。

    大概是身为女婿的表现欲作祟,在拜亚来时,西恩表现得比伊莉莎更要热情。

    他露出曾经地位低下时讨好位高权重者的标准微笑:“爸——”

    一个松塔将西恩还未完全喊出来的称呼砸了回去。

    拜亚脸上的表情稍稍有些凶:“不准你这么喊我!”

    西恩求生欲旺盛地改了口:“……父神。”

    伊莉莎挠了挠头,说道:“家里好像没什么水果了?”

    她从柜子里找出了茶包,是莱拉蒙顿人用茶叶和果粒一起制作的果茶包。

    泡下去之后,茶水中会带着一股她很喜欢的水蜜桃香味。

    但这样的茶貌似只有她自己喜欢喝,西恩一直都是敬谢不敏的。

    拜亚似乎也不会喜欢的样子。

    不喜欢,但不会表现出来。

    毕竟这可是自家的小公主泡的茶啊,意义非凡的。

    他在对待女儿时是戴了很厚实的滤镜的。

    就拿西恩这个工具人来作比较好了。

    西恩的厨艺就算再怎么精进,拜亚也只会说一句“一般”——这已经是最大的赞赏了。

    而伊莉莎和碧翠丝,尤其是拥有毒/药级厨艺的后者,下厨就算做出来一盘黑暗料理,拜亚也会面不改色地夸赞好吃。由于厨艺问题,伊莉莎做的饭菜他会老老实实一口不剩的吃完,碧翠丝做的菜……意思意思吃两口就跑路吧。

    “柜子里有茶饼。”西恩一边说着,站起身来,熟练地把伊莉莎手里的茶壶拿走了。

    他从橱柜里拿出了茶饼,用茶针撬开放进茶壶里,倒水洗茶,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这一看就是喝茶的专业人士,他泡的茶拜亚肯定喜……欢?

    西恩在第二次冲茶的时候,终于接受到了拜亚怨念的目光。

    西恩:“……”

    比起来好茶和能让其发挥最大优点的茶艺,父神果然还是喜欢宝贝女儿泡的茶吗?

    “伊莉莎……”西恩一手拎着茶壶,一手拽了拽少女的袖子。“你来倒茶吧?”

    拜亚目光一冷:“你竟然使唤她?”

    西恩内心抓狂:您到底想怎样啊!?

    西恩当了两千年的神,已经相当不习惯亲自动手给别人倒茶了。

    他的动手能力,还是在谈恋爱之后又辛辛苦苦练回来的。

    ——天大地大女朋友最大,最难哄的也是女朋友的爹,是真的难哄。

    西恩委屈巴巴,忍辱负重地倒好了茶之后,就扭头准备开溜了。

    “我去买水果。”他问道,“伊莉莎,有什么想吃的吗?”

    拜亚目光变得更加冰冷了:“这么多年了,你还不知道她喜欢吃什么?”

    西恩掬了一把泪,望向伊莉莎,无语凝噎。

    伊莉莎:“草莓吧,淡雪草莓,还要芒果和甜瓜。”

    西恩问道:“今天不吃水果玉米了吗?”

    伊莉莎趴在桌上:“不吃啦,吃腻了换换口味。”

    拜亚:“……”好吧,女儿的口味貌似时常在变。

    伊莉莎捧着脸说道:“我还要蛋卷和酸奶慕斯,冰淇淋要海盐味和朗姆酒味的,学校门口那家店的曲奇饼……”

    “朗姆酒味的不行,给你换香草味吧?”

    西恩站在她背后,伸出手指梳理了那几撮银白色的头发。

    “就只要这些,不再买些别的了?”

    只要这些……只?

    好吧,好像确实不多。

    对人类的生活水平没有足够了解的拜亚这样想着,不过他还是很满意西恩的心理素质的。

    伊莉莎确认道:“就这些~”

    西恩微不可查地松了一口气,转身上楼换衣服准备外出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每次拜亚来的时候,伊莉莎都会稍微收敛一些。

    这算是个什么套路,装乖营造乖巧可爱的形象吗?

    ——其实根本就不用装,只要不把天捅一个窟窿,她在拜亚心里永远是乖的。

    在目送西恩离开之后,拜亚看向对面趴在桌上的小公主,问道:“想吃糖水板栗吗?”

    伊莉莎懒洋洋地说道:“这个季节的栗子不好吃。”

    都说春困秋乏夏打盹,至于冬天,那就该直接冬眠了。

    伊莉莎每到冬天就容易犯困,睡眠时长激增,有一次睡了足足二十一个钟头才醒过来。

    西恩那时候很苦恼地蹲在床边上,时不时地摸一摸她的额头看她有没有生病。

    他这种不吃不喝不睡照样活蹦乱跳的长生种,根本不理解人类为什么能睡这么久。

    拜亚伸出手,顺了顺她乱翘的呆毛。

    “后花园的栗子。”

    被美食勾引到的伊莉莎立刻抬起了头,眼睛亮闪闪的。

    她回答得也干脆果断:“吃!”

    “啊,对了。”陡然精神起来的伊莉莎终于想起来了一件事。

    她风风火火地跑去了楼上,拎着书和笔记本又跑下来了。

    “爸爸,这个——”伊莉莎站在拜亚旁边,把书翻开给他看。“这个魔法有没有办法改一下构造,变成人类更容易使用的方式?”

    在称呼上她还是显得有些生疏,但这么多年过去,已经比最初要亲近了很多。

    源于灵魂本能的吸引,源于对自身起点的追求,也源于每个人都拥有的感情。

    伊莉莎越来越清醒地认识到了,自己并非人类,只是选择了以人类的方式来生活。

    “唔……”拜亚看着教材书,露出了相当为难的神情。

    创世神以长生种的身份自居,自从他创造的人类能够好好地在自然中生活下去,他就再也没管过人类能使用什么样的魔法。

    人类在魔法的领域能走到什么地步,未来会不会变成长生种,是他们自己的本事。

    拜亚从来没在这方面操心过,他只负责把违规操作的人给拗回来,拗不回来就揍死丫。

    “人类容易使用的话,要缩短仪轨步骤吧。”拜亚思索道,“但是人类在魔法方面的‘触觉’不好,步骤缩短的话,魔法是达不到该有的效果的。”

    伊莉莎点了点头,这也是她比较在意的问题。

    毕竟她的那些学生因为限制,无法像他们一样,对世界的元素和魔力呼来喝去。

    西恩随手一挥可以下一场大雨,而那一场雨,是许多魔法师竭尽一生也无法做到的。

    而拜亚对提出问题的女儿是相当耐心的。

    “不过这其中有个步骤,可以稍微偷个懒。”

    他挥手用魔力划出构造图,在魔法进行到某一个点的时候,将它强行停止住了。

    接下来就是耐心的讲解。

    拜亚低着头,透过窗户的光染了他的发梢,镀上了浅淡的一层金色。

    这个相貌清冷的神明,在这一刻是和阳光一样温暖的。

    几乎可以想见,在某个跟他最相似的灵魂还在幼年的时候,他是如何耐心地去解答每一个问题的。

    西恩回来的时候,才发现家里静悄悄的。

    拜亚坐在客厅的布艺沙发上,背后垫了个靠枕。

    伊莉莎则是挨在他旁边睡着了,她怀里还抱着笔记本,上面是用不同颜色的笔勾画出来的新设想。

    西恩记得她最近在纠结的学术问题,是他没能给出有效建议的问题之一,看来今天是得到一个结果了。

    “睡着啦?”西恩把她怀里的笔记本抽出来,敞开摆在了桌子上。“最近她好能睡。”

    说到这里西恩就有些委屈了——最近伊莉莎成天睡觉,都不怎么理他。

    他瘪了下嘴巴,上楼拿了毛毯下来,盖在伊莉莎身上了。

    可这一轮动作下来,拜亚带着探究意味的目光让西恩毛骨悚然。

    西恩伸出手来:“父神,您放心,我会对伊莉莎……”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第一意识就是做保证。

    “我是来找你的。”拜亚打断了他的话,“别再写祈祷文了,虽然是祈祷文里的常见肉麻词汇,但由你写出来就很奇怪。快停手吧,我怕碧翠丝哪一天就忍不住把你砍了。”

    西恩静默了三秒,抬起头说道:“父神……”

    拜亚继续道:“基于你过去的发疯程度,你自己好好想想,你写这些话的时候是不是会让人多想。”

    西恩:“父神,我……”

    拜亚再次打断了他的辩解:“婚后是不是应该和异性保持距离?尤其还是碧翠丝这种情债欠了一屁股的……”

    西恩作为已经远离灾区的曾经的受害者,此时只想吐槽一句:原来您还知道您女儿情债欠的多啊。

    但是他再不解释,他的清白就要毁了:“父神,我没有给碧翠丝写过祈祷文。”

    拜亚叹了口气,一副“你这人怎么不见棺材不掉泪”的表情,慢慢地抬起手来。

    西恩赶紧捂住头倒退出去好几步,他知道,拜亚的手一旦落下来,他少说也要断一条腿。

    “我真的没有写过!我是打工!人间哪有教会和圣堂需要给碧翠丝准备祈祷文的!?”

    拜亚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的确是这样。

    “你什么意思?”但他的表情却愈发冰冷了。“你是说我女儿没有信徒吗?”

    西恩崩溃道:“信徒多着呢,可正儿八经的一个也没有!我说的是事实!”

    被吵到的伊莉莎清醒过来,茫然地看了看正在争吵的两代神座。

    西恩面如死灰,一副受了天大的委屈的样子。

    他再也不觉得对面长相一样的一大一小两只坐在一起的样子可爱了——只有小的那只可爱。

    西恩从鼻子里发出哼气声,背过身去:“我要离家出走。”

    拜亚瞪起了眼睛:“你敢!?”

    伊莉莎一脸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