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 我有三个大佬叔叔 > 第73章 完结章
    “小、小溪??!”白傅生怎么也想不到, 顾意春口中的顾氏法人,居然是苏溪!

    他目瞪口呆的看着苏溪从门口走进, 走到顾意春身边的坐下, 半响后才回过神看着她说,“你真的是……顾氏的法人?!”

    “是啊。”苏溪一面说,一面从金秘书手上接过笔,利落的在两份合同上签字。

    做完这些后才重新抬头, 将笔交还给金秘书。

    金秘书接过,连着合同递给白傅生,礼貌开口,“白先生,签字吧。”

    白傅生听了猛然惊醒。但随即双眼一亮, 随意的挥开金秘书的手后,便殷切的往前倾,兴奋的看向苏溪。笑呵呵的开口,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他这副模样落在苏溪和顾意春眼里,却只有冷眼。

    叔侄两人均为说话, 只是漠然的看着他的狂喜。

    似乎早就想到白傅生会是这个反应一样。

    果然, 白傅生接下来的话没有让他两失望。

    “那太好了小溪!有你帮忙,爸爸的公司就有救了呀!”白傅生说到这儿长长的松了口气, 心思再转便带了点主人家的架势看着这间会议室。

    好像这顾氏已经在他掌握中了一样。

    想想未来自己要是坐在这儿, 那真是……

    白傅生越想越美,脸上的笑怎么都藏不住。再扭头看向苏溪时简直就是天底下最好的慈父。

    他笑吟吟的看着苏溪说,“小溪, 有你的帮助爸爸一定会东山再起的。以前都是爸爸不对,爸爸不应该那么对你。但爸爸……也有苦衷的呀。”

    白傅生说到这儿,很是沉痛的叹了口气,“毕竟你钟阿姨一直跟我闹,这才有了很多为难的地方。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说到这儿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苏溪,犹如在表忠心。

    “爸爸和钟美琴已经离婚了!哦,宝珠也归她妈妈这个你知道吧?现在爸爸只有你了小溪。”白傅生说到后面面露悲伤,很是可怜。

    顾意春坐在一边实在受不了白傅生这不要脸的样子,伸手做了个“制止”的动作后便开口冷笑着说,“容我纠正一下。”

    白傅生听了一愣,视线从苏溪身上调到顾意春身上。

    “你是一无所有,不是只有小溪了。”顾意春说得直白,半点面子不给他留。顿了顿后又指指放在他面前的合同,不耐烦的问,“这个字,你签不签?”

    不签他还不一定要买这破公司呢!

    哼,想抢他家小棉袄?

    ——做梦差不多。

    “你!”白傅生听了顾意春的话,立刻就想动怒。

    但眉头刚竖起来立刻想起苏溪还在这里,忙变成哀痛,换了个语气和顾意春低声下四的说,“顾总,您何必这样说呢?我以前是有不对的地方,但那都是不得已的呀。我相信小溪会体谅我的。对吧小溪?”

    “不会啊。”

    白傅生话音刚落,苏溪这声脆生生的回答,便好不客气的丢在了他的脸上。

    让白傅生听了顿时僵了脸上表情,好像今天才认识苏溪一样结巴开口,“你、你什么?”

    “我说。”苏溪看着白傅生,一点不回避他的眼神,泰然且锐利。一字一句的重复,“不。会。”

    “苏溪!”白傅生听了立刻一拍桌子站了起身,怒不可遏,“我是你的爸爸!”

    “从来没有尽到任何义务,一露面就想算计我的爸爸。”苏溪好整以暇的补充。

    “你……你这话什么意思?”白傅生眼神闪烁,很是心虚。

    苏溪听了呼了口气才又开口,“意思就是,你白傅生从一开始到底打的什么算盘,我一清二楚。”

    顿了顿后苏溪微换了个姿势,继续看着白傅生说,“今天我出现在这儿,说直白点就是和你摊牌。既然这样就一次性说清楚吧。”

    “我会跟你回白家,是因为想拿回妈妈那块银坠子。然后顺手料理你们。”

    “什……”

    白傅生瞠目结舌,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答案。

    想想这段段时间自己的公司被顾氏打压,短短时间内便支撑不下去宣布破产,他便感怒气腾升。指着苏溪气得直咬牙。

    “你……你怎么能这么狠心?!那是我十几年的心血啊!就这样功亏一篑了!”

    “ 你的?”苏溪听了都忍不住笑,顿了顿又说,“你口中的心血,最开始的本钱是骗了我妈妈的苏家老宅换来的。心血?就算是那你也是吸别人心血的蚂蟥而已。”

    “现在变成这样,顶多算打回原形。”苏溪冷眼看着白傅生又说,“还让你,还有钟美琴和白宝珠享受了这十几年,足够了吧?现在也是该还的时候了。”

    说到这儿苏溪指指放在白傅生面前的合同,又说,“你可以不签字。但结果是什么你很清楚。”

    白傅生当然很清楚,如果他现在签字还能有几百万的钱,不用真的一无所有。这笔钱够他养大自己的儿子,一直到成人了。

    但如果不签,没有新资金注入他只能眼睁睁的被每天都在不断增加的公司债务拖垮。到时候……

    顾意春一直坐在一边冷眼白傅生,此刻见他脸上表情不断转换,自然明白他在想什么。

    立刻扭头看向苏溪说,“小溪,他不签更好。走吧,我们回家。”

    “嗯。”苏溪点头,毫不犹豫的就要跟在顾意春身后离开。

    白傅生看出两人并不是做样子,赶紧出声阻止,“等等!”

    苏溪和顾意春听了,均停下脚步看向他。

    那如出一撤的睥睨姿态,让白傅生犹如泄了气的皮球。颓废的开口,“……我签。”

    等白傅生签好字后,金秘书检查了一遍,确定没任何问题后这才冲苏溪两人点了点头。

    顾意春微微颔首,示意她将合同拿下去后,才又看向苏溪。似乎在等着自己小棉袄还有什么没说尽的话似的。

    果然,苏溪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哦”了一声,重新看向白傅生说,“另外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吧。”

    “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拿回那条银吊坠吗?”

    失魂落魄的白傅生听了,微微抬头看向苏溪。明显在听。

    “因为那颗银坠子里有颗粉钻。”苏溪慢吞吞的揭晓答案,并在白傅生慢慢睁大的眼中,继续补充,“价值三个亿。”

    “可惜啊。这么多年被你随意丢在一边,最后又被钟美琴转送给了白迎春,最后又回到了我手里。”苏溪感慨,顿了顿后重新看向白傅生又说,“三个亿。你想想这个坠子要是还在你手上……”

    白傅生目光呆滞。

    是啊……要是还在他手上,要是还在……

    苏溪认真看了看他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又笑了笑后冲白傅生说最后一句话。

    “我们不会再见了。白傅生。”

    说完便和顾意春一起出了会议室,留下白傅生独自一人坐在那儿发呆。

    想着那个如果。

    可惜,这个世界上并没如果、可能。

    苏溪和顾意春出了会议室后,便见收好合同的金秘书折返。

    顾意春见了脚步不停的冲她招招手,神态轻松的说,“金秘书,记得提醒里面的白傅生赶紧走。然后消毒。另外我就先下班了啊。”

    “好的顾总。”金秘书听了,立刻站在原处微微颔首,等目送叔侄两人上了电梯后,这才转身,打算直接叫安保去“请”里面的人离开。

    等苏溪和顾意春到了楼下,刚出顾氏大楼便见宋卓染已等在那儿了。

    见两人走近后左右看看后笑问,“晚饭吃什么?”

    “吃火锅吧?”顾意春兴致勃勃的建议,“小溪现在考完试了也该庆祝一下不是。”

    “对了小溪,不如这个暑假我带你去探险啊。”就是待不住的顾意春蠢蠢欲动,并打算带上小棉袄一起跑。

    不过这话刚出口,便被宋卓染没好气的打断,“不要带着小溪到处跑。”

    顾意春?

    顾大总裁冲宋卓染挑眉一笑,不接他这话,转了个话题说,“我给老大打电话!”

    让他晚上做火锅。

    “对了。你不用担心那些钱会在白傅生那儿待太久。”宋卓染趁着顾意春给荣凤敛打电话的时候,扭头看向苏溪,温润开口。

    “他那个秘书……可一直等着呢。”

    苏溪点头,笑嘻嘻的说,“有你们在,我一点都不担心。”

    宋卓染听了,伸手呼噜了一把苏溪的发。

    而另一边。

    荣凤敛正站在墓碑前,眼神柔和沉静。

    看着那张照片上巧笑嫣然的脸,并突然想起很多年前的某个午后。

    荣凤敛还记得,那时她还在。难得的穿了一条连衣裙,立刻跑来找自己。

    转了个圈后微微偏头笑问,【怎么样?好看吗好看吗?】

    【……难看死了。】

    嫌弃的话才说完,刚刚还笑得像暖阳的少女,便立刻眯眼一拳打了过来。

    荣凤敛想到这儿,突然噗嗤一笑。

    等笑意在唇边微散后,他重新看向照片上的人,静默了片刻后缓缓开口,“……其实。我只觉得你好看。”

    清风微拂,鸟鸣花香。一切都很好,却没有回应。

    荣凤敛双手插兜站在那儿。沉静的看着她。

    直到电话响起才回神,立刻接起。

    不是顾意春打来的又是谁?

    “……火锅?行吧,等我回来做。”荣凤敛又和顾意春说了两句后这才挂断电话,一面收好手机一面看着墓碑。

    眼神柔和,薄唇带笑。

    “我回去了,下次再来看你。”

    说完他转身离开,戴在脖颈上的银坠子微微晃悠,略有反光。

    -----

    闭校庆。也是唯一一天对外界召开的校园展示庆。

    一般有意向让家里孩子读这所学校的家长,都会在这一天带着孩子来学校看看。

    所以这一天学校都会让年纪第一上台讲话,展现本校的校风和师资等等。

    以往苏溪只需要准备一份演讲稿,但这个学期因为来博洋当了寄读生,所以不仅要准备两份演讲稿,还得赶场。

    没办法,谁让她的期末成绩,无论是在忠武还是博洋,都是最高的呢?

    不过因为现在忠武和博洋是友校了,所以这学期博洋向忠武安排了两名寄读生。

    就是王雅语和体育委员。

    所以苏溪先参加完博洋这边的演讲后,立刻带着王雅语两人去跟博洋校长告别,然后三人便急冲冲的往忠武赶去。

    这一幕让站在楼上的前一班班主任,周老师见了。及其轻蔑的哼了一声,之后转身回办公室,打算将自己办公桌上的东西收拾一下,然后就好好的过暑假。

    正当她收拾到一半时,教导主任从外走了进来。

    周老师见了立刻放下手上的事,殷切的笑,“主任,您怎么来了?”

    “周老师。”比起对方的殷勤,教导主任便显得严肃了。他看着对方说,“我来通知你,你被博洋开除了。”

    周老师听了,满脸愕然。好像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教导主任也不打算和她废话,将话带到后便转身离开,准备回自己的办公室。

    走到一半时见阳光极好,竟也忍不住停下脚步感受这份美好。

    半响后微吸了口气,面露微笑。

    从现在开始……博洋将真的要不一样了。

    另一边。

    陪着苏溪赶往忠武的两人正在斗嘴。

    “我去忠武是跟着苏溪,你去干嘛呀?”王雅语看着体育委员说。

    “我?我……我是辅助嘛。”体育委员抓抓后脑勺,特别理直气壮,“你去了我这个辅助当然跟着走啦,就当……凑齐战队好了。”

    反正他们战队其他人,都是忠武的。现在就当是集齐了。

    行吧,算你有道理。

    王雅语白体育委员一眼,算是放过他了。

    顿了顿后又看向苏溪,似乎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开口,“对了苏溪,王士楷的事你听说了吗?”

    他原本在养伤,连期末考试都没参加。加上王氏移主,原本是打算送他出国留学的。

    可现在还没出国,人便因为腿伤行动不便跌倒。撞到后脑勺变痴呆了。

    听说是在家里下楼梯的时候,不小心摔下去的。

    上次他运气好拉住了王雅语。可惜这次却谁能拉住。

    想一想,也算咎由自取吧。

    苏溪听王雅语主动说起王士楷,还惊讶了一下。毕竟两人是堂兄妹。

    但见王雅语说起对方并没什么感觉后,便点了点头回答,“我知道。”

    不仅知道王士楷的事,还知道白宝珠的。

    之前她在离开白家时曾经对许阿姨说,要是需要帮助就来找自己。

    现在许阿姨已经在蛋糕店帮忙收银加做蛋糕了,顺便苏溪也从她嘴里知道了白宝珠没来博洋上学发生的事。

    不知钟美琴是不是前半辈子过于顺风顺水,中年遭逢变故打击太大,还是其他原因。开始酗酒不说,还听说还开始打白宝珠。

    经常把她打得遍体鳞伤,怪她不是男孩子,这才导致自己和白傅生离婚。都是她故意推自己,这才没了第二个孩子。

    总之钟美琴现在觉得自己的不幸,都是白宝珠的错!

    短短一段时间,原本水灵灵的小姑娘,现在变得眼神都没光彩,死气沉沉的。令人唏嘘。

    后来有次白宝珠实在受不住钟美琴的毒打,跑出家门时,竟不慎被车撞死了。

    追出来的钟美琴亲眼目睹女儿的惨死,竟变得有些疯癫。

    至于白傅生。几百万拿到手上没多久,便被秘书偷偷拿走。

    现在连人都找不着了。

    真是罪有应得。

    不过这些苏溪没打算对王雅语他们说。

    便转了话题引到别处。

    三人轻松聊天间便抵达了忠武。

    一到校门口,三个穿博洋校服的就引来侧目。

    惹得王雅语朝苏溪身边靠了靠,小声说,“苏溪,我突然能感受你当初穿忠武校服,到我们学校来演讲的感觉了。”

    “怎么样?是不是很刺激?”苏溪开玩笑说。

    话音刚落王雅语便娇嗔的翻了个白眼丢给她。

    正要开口说什么时,眼角瞄到某物,眼睛一亮“哎呀”了一声就丢下苏溪了。

    “你就是可可爱爱的校猫吗?”

    牛奶猫慢吞吞的绕开热情的王雅语,走到苏溪脚边,转了一圈后开始嫌弃的在她脚边刨沙,一副要把她埋掉的架势。

    这让苏溪哭笑不得,低头看着校猫说,“你这个小可爱是怎么回事?不就是一段时间不见,你就这么嫌弃我啦?”

    校猫?校猫继续做刨沙状。

    倒是王雅语见了可眼热了,正打算说点什么时,一扭头看向苏溪身后侧不远,惊奇的“咦?”了一声。

    苏溪听了,和体育委员一起扭头朝身后看去,刚好看见同样一身博洋校服的宋枚从车上下来。并朝苏溪走近。

    “咦?宋哥,怎么你也来了?”苏溪等他走近后,这才开口。

    宋枚看了眼苏溪,清冷傲娇的开口,“怎么?今天不是忠武的参观日吗?”

    顿了顿又看了苏溪一眼说,“我提前来看看新学校的环境没问题吧?”

    “哈哈,没问题、没问题。”苏溪听了这个答案,虽然诧异倒也笑着表示欢迎。

    宋枚又看了眼满脸笑容的苏溪,踌躇了一下装作不经意的又开口,“对了,你暑假有空吗?”

    顿了顿补充,“要是有空……我想请你帮我辅导一下作业。”

    “行啊。到时候你来找我吧。”苏溪并未多想,爽朗利落的应下。半点没留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在一起的王雅语和体育委员。

    两人正站在一边一脸的八卦。

    宋枚?宋枚快速的又看了苏溪一眼后补充,“我会付你补习费的。”

    “好,看在你这张脸上,我给你打个折扣。”苏溪点头,从善如流的开玩笑。

    这话出口惹得宋枚轻啧了一声,说不出是不耐烦还因为其他。

    不过……等那点小郁闷自己化解后。宋枚突然觉得,其实自己长了这么张脸……也不错。

    至少苏溪还能看在自己这张脸上给面子。

    就在此时,一直在苏溪脚边刨沙的校猫,似乎突然感到某种危机感一样,扭头就朝宋枚的方向看来。

    然后下一秒,“吧唧!”便倒在苏溪脚边,露出小肚肚冲她“咪”了一声。

    要抱抱才可以~

    校猫的尾巴吧嗒吧嗒的甩。猫眼如丝,媚人得很。

    苏溪见了再熟悉不过,一面说着“好好好”,一面弯腰将校猫抱起来,“抱你就抱你,但是……你这个小可爱现在怎么这么重?”

    嗯。肯定是趁她不在的时候,大家开太多罐头给它了。

    得减肥。

    不知道自己即将面临减肥危机的校猫,正抱着苏溪,从肩膀处看着宋枚。

    那模样明明很乖很可爱,可落在宋枚眼里。却总觉得这猫的眼神里……有种说不出的得意在里面?

    “???”什么情况?

    宋枚不明所以。

    “宋哥?”苏溪留意到宋枚的眼神,笑着询问开口。

    宋枚听了,又看看那只装乖的猫后,这才看向苏溪说,“这猫好像不太喜欢我。”

    “咦?”苏溪听了和趴在自己肩膀上的小可爱对视。对方回她一个娇滴滴的“咪”声。惹得苏溪继续眉开眼笑。

    “不会呀?可能是现在还不熟吧,以后就好了。”

    ……是这样吗?

    宋枚很怀疑。

    等苏溪扭过头去,那只猫又盯着自己时,又露出了刚才那副表情。

    好像在炫耀说……“她最喜欢的还是我”一样。

    宋枚:……?????

    正当博洋小霸王被忠武小可爱给气笑的时候,远处传来的一声“班长!”便引开了他的注意力,和王雅语和体育委员一起朝声音处看去。

    不远处。忠武高一A班众人正开心的朝苏溪跑来。艾蓝也在其中。

    “走吧。”苏溪见了,笑着回头看向宋枚等人,顿了顿又说——

    ——“欢迎来到忠武。”

    作者有话要说: 好了!这就是本文全部了啦~~

    不过因为本文在榜,要在22号后才能标注完结,所以后面就没啦~~

    我老想着搞事情,都忘记把男主给弄出来了。

    但是!我保证我下本肯定有男主!不对!是肯定有言情!

    我保证我保证!

    下一本想写的是《穿成豪门假千金[民国]》

    要是感兴趣可以收藏哈,最晚5.1开文吧。

    总之,感谢大家陪我又走完一本书(鞠躬)

    虽然我是个快写到一千万字,还是不怎么会写言情的铁憨憨,但是我会继续努力的!(鞠躬)

    我们下本见。

    抱出早安、午安和晚安给大家摸一摸,

    下本见~~~

    ----

    4-20的补充:昨天些71章的时候忘记了,这里补充一下。

    就是钱怜巧被剪头发那里。

    那个地方只是剧情所以我这样安排的,但是不代表这种做法是对的。

    我也不知道看我小说的大小可爱年龄层到底是怎样的分部,但是我有点担心看我文的小可爱有年纪比较小的,所以就还是得多事说两句。

    对曾经的霸凌进行霸凌,依旧是不对的。就像我写的这种报复方式,并不会因为对象是“坏人“就变成一种正义,它依旧是霸凌。

    主要是我懒嘛,要不是这本文暂时还得挂“连载”状态好几天。不然我可能都懒得补充这个点了。

    这样想想还不错2333

    另外,你们这群要番外的魔鬼,我已经一滴都没有了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