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都市小说 > 我曾是他的宿敌 > 第93章
    陈清晏转身下楼梯, 若无其事走过去, “让一下, 我的花。”

    然后在其他人叹为观止的目光中, 抱着花走上楼。整个上午, 一有空他就数,数了好几遍,不多不少正好九十九朵。

    下午, 关于永鑫大厦工程质量问题, 在建设局举行听证会, 作为唐沉的代理人, 陈清晏去了。他在建设局门前的停车场遇到唐泽, 唐泽穿得人模狗样,面带胜券在握的笑意。

    “小芙昨晚还问起你,看在小芙的份上, 你要是愿意给我效力, 我还是很惜才的。”

    陈清晏:“我不是什么人才, 你也不需要看在小芙的份上。”

    两人同路, 一起往进走。

    唐泽今天心情好,心情好了话就多, “我一直很好奇,唐沉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

    “你猜。”陈清晏不愿多说。

    唐泽:“你说今天之后, 我是不是就不用在沉宇集团见到你了?”

    陈清晏:“或许吧。”

    如果你不再出现在沉宇集团,你自然就不会在沉宇集团见到我了。

    唐泽以为陈清晏这句话是在露怯,说明今天的会议证实唐沉就是事故最大责任人十拿九稳, 唐沉被卸任,他上位,指日可待。

    唐泽的语气更洋洋自得了,“有句话叫吃力不讨好,说的就是你,你说你到底图什么,退一万步,假设唐沉能醒来,你以为他会对你知恩图报,唐沉的字典里可没有这四个字,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

    “我以为你现在的行为就叫落井下石。”陈清晏言简意赅。

    走进会议室,人还没到齐,但已经到了一部分。听证会的主持人是建设局委派的第三方人士,已经到了,正和黄鹏相谈甚欢,有那么点故人相逢的意思。

    看到当事人的代理人陈清晏进来,也丝毫没有避嫌的意思,还故意介绍道:“这位是今天听证的主持,巧了,我一老同学。”

    之所以叫第三方人士,就是和被调查的事件没有任何利害关系,才能最大程度做到公正。

    现在一来,就把“人情”表演出来给他看,意思是他们又多了一个筹码,这场听证会不用举办了,唐沉势必会成为事故最大责任人。

    陈清晏握了下主持的手,“我相信政府部门的公正。”

    距会议开始还有十几分钟,陈清晏坐在那里,脑子很放空,第一次这样什么都不准备什么都不想还很放心,平时的这种时候,他要把申辩和质证的材料在脑子里过一遍,最后一遍检查有无漏洞。

    现在,他看着窗外的晴空,想起办公室那一大束红玫瑰,就控制不住心花怒放。

    见会议还未开始,一抹米白的纤瘦人影从门外小碎步进来,到陈清晏身边,“清晏!”

    在这里遇到唐芙,陈清晏始料未及,“小芙,你怎么在这里?”

    “陪一个客户过来谈事情,美国人。”

    唐芙学外语的,现在一家翻译公司工作,英语同声传译,偶尔也接客户做口译。

    “等会结束,电话联系,我要搭你的车,不许拒绝。”唐芙伸出纤细的食指,指着陈清晏俏皮地说。

    说完,又小碎步出去了,没有看见陈清晏皱起的眉头,现在陈清晏皱眉头对她已经不管用了。

    会议开始,陈清晏漫不经心地听着调查人员陈述,唐沉作为事故最大责任人的事实、证据以及行政处罚建议。然后是当事人申辩和质证。

    “我没什么可申辩的,但有个能够申辩和质证的人在路上,马上到,请各位稍等。”陈清晏坐在椅子上说,没有站起来,样子看上去很随意。

    对面马上有人不高兴了:

    “拖延时间没有任何用处。”

    “这都铁证如山了,还要什么质证!”

    “死缠烂打就难看了。”

    “也别耽误大家的时间,谁的时间不是金钱!”

    ……

    正七嘴八舌说着,有人推门而入,气场强大,仅颜值高度就足以控场。身后跟着助理和秘书,派头十足。

    唐沉穿着陈清晏昨夜为他买的衣服,很合身,中长款的休闲外套有些厚,他敞着拉链,穿出来的效果很生动,像大学生,可大学生不会有这样的气势。

    偌大的会议室,瞬间鸦雀无声,有人面如死灰,有人战战兢兢。

    陈清晏站起来,抬手道:“可能有人不认识,我介绍下,这位是沉宇集团的董事长兼CEO,唐沉先生。”

    唐沉:“我先公布两项沉宇集团的人事变动,唐泽,黄鹏,恭喜你们被解雇了。”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黄鹏拍案而起:“我是沉宇的第二大股东,你没有权利解雇我。”

    那种瘆人的笑又回到唐沉嘴角上,他点了点身边的秘书,示意她说。

    秘书:“这就是董事会的集体决议,在刚刚召开的董事会上。”

    ……

    自从唐沉走进来,陈清晏的目光就一直黏在他身上,移不开,也没有必要移开,有些东西变得不一样了。

    会议很快结束,结局强势反转。唐沉率先走出去,陈清晏走在后面。

    停车场里,唐沉遣走秘书和助理,准备提前下班。今天的阳光格外好,他突然格外的喜欢阳光。

    在等到陈清晏之前,先看到了之前趾高气昂现在犹如霜打茄子般蔫了吧唧的唐泽。

    唐沉是唐泽的天敌,在唐沉手上,唐泽屡战屡败,姿势一次比一次难看。

    看见唐沉,唐泽低头绕道,认怂。

    唐沉双手插兜,下巴微抬,迎着一缕阳光,“你要是老老实实呆在唐宅,我保你下半辈子衣食无忧。”

    这要放在以前,唐沉绝不会说这样的话,他只会盼着唐泽早死早托生。

    所以听到这话,唐泽起初以为自己幻听了。

    陈清晏还没走进停车场,就先看到了里面的唐沉,有的人就是那么耀眼,自带闪光,别说停车场,就是人来人往的机场大厅,他也能一眼看到。

    唐沉向他走过来,“你的车是哪辆?”

    陈清晏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内心再次开满花,以前唐沉拿他当仇人,恨不得永世不见,现在唐沉在这里等他。

    有些东西真的不一样了!

    “这辆。”陈清晏掏出车钥匙摁了下

    “我以为你至少会开上百万的车。”

    唐沉觉得这车太掉身价,掉陈清晏的身价。

    “这车挺好,比较平易近人。”

    唐沉抬手搭上车顶,藏青色的衣袖,白到透明的手指,样子很随意,“改天我送你一辆不那么平易近人的,怎么样?”

    陈清晏正准备为唐沉打开副驾驶车门,手指停在门把手上,抬头说:“唐总是要拉拢人心还是收买人才?”

    “都不是,”唐沉向前一步靠过来,低声道:“我听说追女人要送豪车,那是不是追男人也要送豪车,还是说,你不喜欢豪车,喜欢玫瑰花?”

    在别人眼中,陈律师是不苟言笑的,在唐沉眼中,除了那个潜意识世界,现实中他基本没见过陈清晏笑。

    现在,他看着他的侧脸,红透的耳朵和翘起的嘴角。

    “清晏~”

    自唐沉身后传来唐芙的声音,和噔噔噔略显急促的高跟鞋声。

    陈清晏是真的忘了,自从唐沉出现,他的心里再也想不起别人,他忘了开会之前唐芙跟他说结束后联系,要搭他的车。

    他目带歉意看向唐沉。

    人果然不能太得意,是的,他们俩之间还有个唐芙。陈清晏愿意用他的名誉起誓,他从曾经到现在,没有对唐芙有过任何心思或者任何逾距的行为,可是他不知道唐沉怎么想,他和唐沉之前的矛盾,有一半就是因为唐芙。

    听到这个声音,唐沉脑海里浮现的是十七岁唐芙的样子,他有些想不起来二十七岁唐芙的样子,十七岁的唐芙经常对他笑,偶尔调皮。

    当他笑着转身,看见二十八岁的唐芙,知性优雅纤瘦,他想起来了,唐芙恨他,已经好几年只用冷脸对着他了。他不愿意承认,他就这一个妹妹,可是那种陌生感挡也挡不住。

    唐沉笑着叫:“小芙!”

    唐芙的脚步和表情同时卡在原地,慢慢的,眼睛红了,有泪淌出来。

    唐沉不知道她在为谁哭,因为她看着他的眼里没有欣喜。

    “小芙,我醒来了,就昨天,惊喜不?”

    唐芙别开脸,抬手抹脸上的泪,“爸和陈姨都很担心你,醒了就好,都是清晏一直在照顾你,你要好好感谢他。”

    “我正在感谢呢。”

    陈清晏打开车门,“别站着了,先上车吧。”

    唐沉顺着陈清晏打开的车门坐进副驾驶,唐芙一个人坐进了后座。

    三个人的车内有点冷场,陈清晏本就不是多话的人,唐沉不想去暖场,他身体还虚着,就算不虚,他也不想暖场。

    “小芙,你去哪里?”陈清晏开口道。

    去哪里?唐芙本来想着,她和陈清晏两个人先去吃饭,再一起去云朵孤儿院,她没事的时候会去那里教几个有兴趣的孩子弹钢琴。

    “我今天要去院里给小四小七他们教钢琴。”

    唐沉:“什么院里?”

    “我几年前开了个孤儿院。”陈清晏轻描淡写。

    “哥,”唐芙酝酿了半天,才把这声哥叫出来,有好多年没叫了,“你去哪里?你们有事吗?”

    “去哪都成,”想了下,唐沉又补充道:“我想去你们说的孤儿院看看。”

    陈清晏开孤儿院不稀奇,比较稀奇的是开成了什么样子。

    “你公司里没事了?” 陈清晏转头问唐沉。

    “没事了。”唐沉懒洋洋靠在椅背上,看车窗外,外面树上的叶子黄了。

    睡了一年半,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一个早上就解决完了,是不是太雷厉风行了。

    唐沉不用转头看,就知道陈清晏在想什么,“凡事都我来做,要下属干什么!”

    唐沉突然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他对陈清晏没有像对唐芙的那种陌生感,反而感觉很亲切,明明他们之前是仇人。

    也许是因为,陈清晏对他的心,在现实世界里和潜意识世界里是一样的。

    陈清晏看了下手表,时间还早,“你们想吃什么?咱们先去买菜,过去做,我下厨。”

    “清晏你要下厨?!你做什么我都爱吃。”唐芙很高兴。

    唐沉:“鱼。”

    陈清晏:“你要吃清淡点的,对身体好。”

    “昨天我只想吃清淡的,也只吃了清淡的,今天我想吃有味道的。”

    唐芙在晏铭律师事务所有个朋友,她听她朋友说,今天早上有人给陈清晏送玫瑰花。

    车里的气氛缓和了,她用打趣的语气问:

    “清晏,我听说今天早上有人给你送红玫瑰,谁呀?在追你吗?”

    唐沉学着唐芙打趣的语气:“真的吗?看来你桃花运比我好,不过我听说现在比较流行送豪车,花的保鲜期太短。”

    陈清晏红着耳根说:“送错了。”

    唐沉问了问家里的情况,都挺好,唐林海终于愿意见陈雨芳了,只是习惯了住疗养院,没有回家住,陈雨芳天天过去陪他。

    买完了菜,车子一路往城郊开,高楼越来越少,树越来越多,从前挡风望出去,路两边满眼绿色。

    唐沉:“开下车窗,我想吹吹风。”

    陈清晏:“今天降温了,太冷,你身体弱。”

    “开一点。”

    在陈清晏不知道的虚拟世界里,他早就习惯了他的关心。

    在云朵孤儿院见到杨榴和小虎,唐沉有种类似时空穿越的奇妙感觉,他的潜意识世界和现实接轨了,一样的人,一样的事,现实中有了令人感动的结局。

    遗憾的是,在监狱里瘦了的小虎出来又胖了。

    唐沉:“虎哥,你爷还好吗?”

    这声“虎哥”叫得小虎受宠若惊,这可是大老板!

    “身体还成,就是越来越容易忘事,人老了。”

    “武馆呢?”

    “哟,唐总知道我家开武馆呀?清晏告诉你的?”

    “别唐总了,叫我唐沉吧。”

    “我爷老了,我又是个撑不起家业的,武馆生意越来越不好,可形意拳是家学,得传承,还得开着。清晏还是我爷的亲传弟子呢,你不知道吧?”

    唐沉惊了!日了狗了,他以为他才是康大爷的亲传弟子,自我幻想真可怕!

    杨榴说他哥至今还单着,唐沉立马有了想法,避开唐芙的时候问杨榴:“你觉得唐芙怎么样?介绍给你哥的话。”

    “那哪行?我哥哪里配得上小芙!”

    “可以试一下。”

    ……

    云朵孤儿院的背后有片树林,树叶黄了,跟天上的夕阳一个颜色,地上铺着一层松软的黄叶,鞋子踩上去像踩在地毯上一样。

    吃多了,出来消食,走累了,唐沉背靠在一棵树上,抬头看夕阳晚照中的黄叶。

    “你做菜还不错。”

    “很多人都说我做菜很不错。”

    陈清晏看着金色夕阳中他的脸,挪不开眼睛。

    唐沉斜过来一眼:“我就是在夸你。”

    “我知道。”

    说完,停顿了好大一会,陈清晏提起一个敏感话题,因为他如鲠在喉,怕幸福来得快,去得更快。

    “唐沉,可能你有些误会,小芙以前也有些误会,我和她一直都没什么,我一直拿她当妹妹。”

    唐沉看着陈清晏的眼睛,狭长的茶色眼睛,此刻那里面有些虔诚到卑微的东西,为自己的爱情。

    “我又没说你和她有什么,你在怕什么?”

    陈清晏:“没怕什么。”

    唐沉:“怕承诺了的豪车我不送了?”

    陈清晏笑了,笑容让整张脸生动起来,“怕你后悔送我玫瑰花了。”

    “那我后悔了,怎么办?”

    唐沉嘴角勾着个蛊惑人心的笑。

    “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陈清晏两步贴近唐沉,他心甘情愿被蛊惑,无法也不想自拔。

    唐沉的嘴唇随他妈,偏饱满,在逐渐暗下来的天光中,看上去特别诱人。那张诱人的嘴唇轻轻说:“吻我。”

    这两个字引发的化学反应让人眩晕,陈清晏觉得,仿佛是一场漫长的孤旅,饥渴难耐,终于,他看见了饱满多汁的梅子。

    说好的温柔呢?!!

    口腔黏膜都被吸破了,唐沉觉得这人仿佛要吃了他,吻得都快窒息了。他抬手用力推了下,只是没起任何作用,妈的他怎么不知道陈清晏力气这么大!

    “你他妈别吸脖子…”他怕留下痕迹。

    “好。”

    陈清晏抖着手扯开扣子,咬他的锁骨。

    ……

    “那时,你怎么知道我出事了,及时过来救我?”

    “你要是站在你家厨房那边的阳台上往外看,对面就是我家的窗户,我和昊昊刚搬不久的新家,真的是巧合,我不知道你住那,我以为你住别墅。”

    “咱们去旅游吧,去西藏。”

    “好,为什么是西藏?”

    “我有个朋友,在西藏开茶馆。”

    ……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作者专栏《有个闷骚喜欢我》,求预收噢!

    楚岚衣祖上八代都是唱戏的,有副祖师爷赏的好嗓音,只是穷到吃土。他一直努力向阳而生,没想过逆风翻盘。

    一次酒后乱性,他狗血地睡了个不知道长啥样的男人。之后他那个不到一千粉丝的直播间里来了个挥金如土的氪金粉,每晚给他砸几万。

    他所在的菜鸡经纪公司想把他们几个有潜力的练习生塞进一档高收视选秀节目,求爷爷告奶奶十八般武艺全使了,就是进不去。他喝了黄汤后,在直播时骂了句娘,第二天,选秀节目的节目组亲自登门邀请,给VIP规格待遇。

    楚岚衣挑眉:“你喜欢我?”

    周印沉眉:“没有的事。”

    后来,

    楚岚衣食指戳着男人一丝不苟的钻石领扣,问:“喜欢我什么,嗯?”

    周印:“人美,腰细,嗓音好!”

    因为一杯不该喝的酒,周印睡了个男人,本以为银货两讫,没想到那个男人太上头,他有点觉醒恋爱饥渴症的节奏。

    【别人都说你我是六便士和月亮,只有我知道,你才是那个月亮,照亮我这条看似锦绣成堆实则了无生趣的人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