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 山阴公主实力重生册 > 第93章 够开放了吧
    明祁玉见她有点动怒, 看了一眼桌上的茶示意墨染递来,接过墨染的茶明祁玉放到刘楚玉跟前说道:“我知道你这次受了苦,但你好好想想, 这么多人若是都杀了。朝野和百姓会如何议论?将来对大局也无好处。这些人不仅不能杀, 那康乐公主也不能杀。”明祁玉看了她一眼:“别生气, 喝口茶。”

    刘楚玉转开脸不去看他, 她知道明祁玉的意思,可是让她放过他们?刘楚玉冷笑一声:“本宫不屑任何人的口舌。”

    “好吧, 公主若是非要杀了他们,那便杀吧。大不了就是日后艰难一些,我与楚玉同担便是。”明祁玉微垂着头,说的很是诚恳。

    刘楚玉见状笑了一声:“装腔作势,本宫这样也无法做事, 那有劳明王替本宫去办吧。”

    “楚玉圣明。”

    刘楚玉抬了抬眼,接过茶杯抿了一口:“你将刘修明交给刘子勋处置。”

    “他?只怕他不会下狠手。”

    “那就要看他能从刘修明嘴里听到什么话了。”

    明祁玉闻言点点头:“明白了。”

    “这一次秋猎是邓琬全权负责, 本宫出了事他也别想独善其身。墨染,拿本宫的玉牌去见皇上,希望皇上秉公处理。”

    明祁玉:“这一次负责秋猎安全的是前锋营,袁华宗和邓琬面和心不和, 只怕这一次邓琬会弃卒保帅。”

    “要的就是他弃卒保帅。没了前锋营, 他才能有理由煽动他的人做他想做的事。”

    刘子勋听闻刘楚玉准备秋后算账,这一点他想过,若是从前他早就和邓琬商量了但这一次他故意没有,邓琬的势力越发膨胀, 近几次上朝屡屡不敬, 也有奏折状告他门下的人行事猖狂。

    对他而言这是一次收拾邓琬的好机会。

    若是刘楚玉要拿人试问,他也没有理由拒绝。

    但没想到邓琬竟然以前锋营办事不力为由将袁华宗当作了替死鬼, 这袁华宗现在暗地里是刘子勋的心腹,刘子勋自然不愿意,心中对邓琬的猜疑更重。

    邓琬将袁华宗下了兵权,想着马上启用自己的心腹,但没想到竟然被禁卫军的肖蒙抢先一步。这是明祁玉给刘子勋出的主意,若不想邓琬得到皇城的兵权就只能让一个值得信任的人将两只军队合并管理。

    邓琬这下有些觉得亏了,这样一来他在皇城原本能有三千五百人的军队,现在就只剩下不到两千。

    “丞相,皇上这是再下您的兵权啊。我们还是叫城外的人早些准备吧?”

    邓琬:“看来皇上是真的容不下我了。”

    “丞相你勤勤恳恳为皇上效力,到头来却如此对你,真是不公!可惜了袁将军……”

    邓琬闻言,看了一眼说话的人:“袁将军是我的好帮手,可惜为了公主的事如今锒铛入狱……他还有家人在皇城,皇上要杀他,本相也无能为力。”

    在场的人听了这话,有人道:“你们可有给袁将军透露过什么风声?”

    众人面面相觑:“这是什么意思?”

    “我是怕他若知道了什么为了保命再告诉给了皇上,那……”

    邓琬看了看众人的神色,摇摇头:“袁将军跟随本相多年,应该不会。不过这么说,上一次本相找你们来府里,他也没有来。”

    “那我们的事?!”众人一惊。

    “放心,若真是传出去了,我们哪里还会在这里好好站着?不过,微臣说句不该说的,既然袁将军罪名已定,那我们也无能为力,一个死总比大家一起死好……”方才还在为袁华宗可惜的人此刻一个个都点了头。

    “你的意思是?”邓琬眯了眯眼,心中却早就笑了,他等的就是这句话,若是这话是自己说的话反倒落人口舌,现在有这意思的人不是他,也就无所谓了。“大家的意思呢?”邓琬看了看。

    众人相互看了看,也随机点头。

    袁华宗被关在帐内的木头囚栏里,此刻他目光沉沉,脸色十分的不好看,他的肩膀有猩红的血还在往外冒着,可他好似一点也无知觉。

    片刻,墨染扶着刘楚玉从帐外走进来,她的脸色还有些苍白,瞥了一眼地上的刺客,指了指其中还有一口气的人。

    身后的人忙的上前将人拉起:“说,是谁指示你们……”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直接咬舌自尽。

    刘楚玉冷笑一声:“想来袁将军是得罪了不少人,刚一落难就有人着急要对你动手了。将军可能猜到是谁?”

    袁华宗深深吸了一口气,他不用想也知道做这事儿得人说谁,他看了一眼刘楚玉:“多谢公主救命之恩,现在除了邓琬只怕也没人那么想我死了。”

    “邓琬为何要杀你?”

    “事到如今,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袁华宗抬起头:“我原本是他麾下的人,但自从我发现他的意图之后就慢慢脱离了他。邓琬近来一直在购买军火还有招揽人,前锋营有好几位中将都收过他们的银子,所幸我这些兄弟与我相交颇深才告知与我,那日他借口宴请官员吃饭,其实去的人都是他的私党,我知晓此行不会那么简单,我对皇上忠心耿耿自然不会与他们为伍,他还在前锋营安插了他的人,我想是我的举动让他怀疑想灭我的口。”

    “你的意思是邓琬意欲谋反?”

    “虽然没有证据但公主想要查也不难,邓琬手下那几个文官各个贪生怕死,随便一炸也就吐出真相了。”

    “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不早向皇上禀报?”刘楚玉转过身。

    袁华宗:“此事哪里是我能牵扯的?稍有不慎,皇上只怕以为我挑拨君臣关系。而且邓琬势大,我还不敢冒险。”

    刘楚玉点点头:“皇上,可都听见了?”

    “皇上?”袁华宗一震,猛地抬起头看向帐子口。

    刘子勋的脸色很难看,他眯了眯眼,危险道:“有劳王姐,王姐还未痊愈先回去休息吧。剩下的事交给朕。”

    刘楚玉闻言,点头:“给皇上提个醒,就算一时间审不出来也没关系,千万先把人看住。别让人跑了出去,若是消息传到了城内,只恐有变。”

    刘子勋知晓刘楚玉的意思:“王姐放心,朕明白。”

    当晚,刘子勋秘密将邓琬手底下的人严刑拷问,一开始还不说,可只用了一两个刑具就都招了,他们证词足足有六本,而邓琬并不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落败,还在帐中等着刺杀结果的时候就被禁卫军的人绑了。

    邓琬还想抵抗,但发现刘子勋跟前的几个大臣和袁华宗,他知道一切计划都落空了,可是刘子勋怎么会察觉他……他看向边上的袁华宗,虽然袁华宗并不知道内情可是到底是掌管着前锋营,军队耳目众多,对城内军队的异状肯定有多察觉。之前他自认为袁华宗不敢做什么,但没想到刺杀竟然成了他的催命符。

    “皇上,微臣辅助你这么久,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微臣不求皇上饶了我,但希望你能让了我的家人。”

    刘子勋淡淡的看着底下的人:“现在你觉得你还有资格跟朕说这些?你一直让朕提防王姐提防各个兄弟皇叔,可最后想要朕这个位置的人却是你,邓琬,朕对你还不够好吗?你竟敢谋反!”

    “皇上扪心自问,若微臣不反,皇上真的能保微臣一身平安么?皇上的心思微臣早就知道,从你将我的人一个个处置开始,从你削我的权开始,就知道。”

    “若你安安分分,朕也不是非要杀你,可你偏偏不安分。来人,拉下去。”

    邓琬的事情一出,连带着几个文官和他手底下的武将都被刘子勋直接斩首,加上刘楚玉杀的一百无父无母无妻无儿的人,整个秋猎俨然变成了一场杀戮,充满了血腥的气息。

    邓琬的势力被拔掉算是了了刘子勋一桩心事,从此朝中大权尽归自己所有。对刘楚玉的想法也稍稍有了改变,她到底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

    只是在知晓刘楚玉要将康乐交给自己之后有一些诧异,若是交给自己,他心里自然是不愿杀了康乐的,可就在当日的下午军中就开始有谣言传来,其中不乏是说他与刘楚玉面和心不和的传闻。

    刘楚玉刚帮着他除了邓琬,他自然不能让人再次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当即将那些传谣言的人斩杀。所谓的秋猎变得人心惶惶,刘子勋也自然无心再外,而且邓琬虽然死了,可是城内还有他的亲兵,早日回去处理也会安心一些,下了旨连夜就回城内。

    刘楚玉在公主府休养了两日,拓跋平再次前来找她说起回北魏的事宜,这一次刘楚玉没有在阻拦。只是说让明祁玉先一步回去稳住时局,当然只是明面上是这个意思。

    刘楚玉和明祁玉在院子外坐了许久,沉默的气氛一持续了许久,似乎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明日就要走了,你可有什么要嘱咐的?”

    刘楚玉道:“又不是生离死别,有什么好嘱咐的,你还会回来的。”

    明祁玉听到这话笑了笑:“若真是生离死别只怕你也来不及嘱咐我了。”

    “明祁玉,本宫要你活着回来。”

    明祁玉一顿,看向刘楚玉的神色变得温和,他站起身走到刘楚玉跟前,俯瞰着她,她的一切永远不会让他生腻,怎么看都那般的喜欢。

    “我会。”

    “公主,有信。宫里来的。”

    墨染将信件拆开之后交给刘楚玉,刘楚玉看了看而后冷笑一声扔在了桌上:“康乐入住碎玉宫了。”

    “皇上难道要……”墨染还没说完就住了嘴。

    “本宫将人交给他可不是为了给康乐活路,传本宫的话给皇上,问问皇上是不是要将康乐从此留在宫里。”

    “是。”

    墨染垂下头,这话给皇上听,皇上便会知道公主还介意康乐的存在,若是皇上不顾及公主那自然不会理会,若是顾及那么康乐便活不了了。

    刘子勋听了楚玉的话,眉头皱了皱,他叹了一口气。让康乐住进碎玉宫也不是有什么想法,那里只有一个伺候的宫人,跟冷宫没什么区别,他早该料到刘楚玉不会那么容易放过康乐的。

    “皇上,会动手吗?”拓跋莞走到刘子勋身后给他揉了揉眉心,问道。

    刘子勋:“王姐虽然只是公主,但她门下的褚渊的人在这朝中却是盘根颇久。朕刚除了邓琬,还需要褚渊的支持。”

    “可您是皇上,总不能一直忌惮她一个女子。”

    “在等等吧。”

    拓跋莞默了默:“最近宫里都说山阴公主变了,话里话外都是对她的称赞。若她是男儿只怕皇上当真要小心了。”

    刘子勋一顿:“王姐若是男儿身,哪里还有刘子业和朕的存在?”

    拓跋莞闻言震住,听这话的意思,在刘子勋的心里刘楚玉的地位不是一点点的高,她有些失落,一时间她是动不了刘楚玉的。

    这样的失落直到传来明祁玉要离开的消息。

    拓跋莞怅然若失,她这些年到底图了个什么呢?她怨恨明祁玉,可是终究也是因爱生恨,希望,她与明祁玉这一生都不会再见了吧。

    她得不到,从此刘楚玉也别想再得到。

    明祁玉出发的时候,刘楚玉没有去送,她说了明祁玉还会回来,因此她不会将这一次告别当成永别。可褚渊将刘楚玉的低沉心情看在眼里。

    连平日最爱吃的糕点也食之无味。

    明祁玉走了两日便传来他遇刺受伤的消息,刘楚玉随即进宫找了拓跋莞,事情虽然是拓跋莞做的,可是但她真的听到明祁玉受了重伤的消息甚至危及性命,整个人如遭雷击。

    “你怎么知道是本宫?”拓跋莞不明白。

    “本宫只是猜的,没想到真的是你。很好,这才是你在后宫学到的东西。拓跋莞,你还爱明祁玉么?”

    拓跋莞没想到刘楚玉会忽然这么问:“事到如今爱不爱还有什么用,我爱他,为了他我放弃了一切,每日要伺候我不爱的男人,这些我都忍了。可是他根本不会懂,我为他付出过什么!死了便死了吧,他死了我就如愿了,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刘楚玉冷笑一声,转过身:“但愿皇上眼睛还清明,耳朵还敏锐。”

    拓跋莞没有听懂其中的意思,更不知道刘子勋许久之前就在她宫中安插了眼线,她的一言一行都在刘子勋的眼中,刘楚玉诱导她说出这句话也是为了让刘子勋听见。

    之后的事刘楚玉没有再管,以刘子勋的胸襟,根本不可能容忍这样的女热在身边,就算拓跋莞的手段再好。

    第二日,林思颐给刘楚玉再次送了书信,说明拓跋莞被打入冷宫的消息,这是刘楚玉早就料到的,她的心思却在已经远去的明祁玉身上。

    她不知道明祁玉是不是真的受了那么重的伤,虽然第二封信告诉自己没有大碍,但那书信却不是他亲笔所写。直到明祁玉第三次传来书信,他说时机已到。

    “时机已到,楚玉再无后顾之忧。”

    刘楚玉找来褚渊给刘子勋传了一句话,刘子勋听了刘楚玉的话,脸色白了三分。刘楚玉说的还是他没有处置康乐的事情,原本刘子勋是要处置的,可是因为接二连三的拓跋莞的事还有邓琬余党的事耽搁了,没想到刘楚玉这一次语气这么强硬。

    他道碎玉宫没有说话,康乐便直接言明了刘子勋的来意。

    “刘楚玉要你杀我,你忌惮她。”

    “邓琬刚死,余党颇多,朕……”

    “其实这都是你骗自己的,刘楚玉的野心你早就知道了。你可以杀了我,可是临死我还是要告诉你,刘楚玉不死,你的江山迟早要换人。”

    刘子勋从康乐宫里离去,半夜传来康乐自尽的消息。刘子勋一整夜没有入眠,他看着泛白的天,下了圣旨,宴请群臣。

    刘楚玉清晨看到刘子勋的圣旨便知道这一去凶多吉少,让褚渊布置好一切之后,毫无顾忌的进了宫。

    刘子勋先去了一趟卜算宫,见了少舍,少舍看到刘子勋没有问却似乎知道他的来意。

    “皇上不必问了,今日之事已经决定了对吗?”

    刘子勋点头:“你果然会卜算。朕的问题,你可以告诉朕了吗?”

    “今日过后,皇上便会知晓了。”少舍说完没有再多少什么。

    少舍看着刘子勋离开的背影,今日过后,刘楚玉便是这南宋唯一的天,世上再无刘子勋。

    金銮殿外,百官聚首,宫宴便在金銮殿之下,但唯独刘楚玉迟迟未到。刘子勋此刻怕她来,也怕她不来。说到底他心中从小对这个王姐都是忌惮的。

    刘楚玉一声火红色秀金丝的华服亭亭玉立,走到还是那条红色的毯子,众人的视线看向她,却在下一瞬间镇住,她的身边还有一个人,一个能让百官惊悚的人。

    刘子业。

    作者有话要说:

    《绝症反派靠当舔狗续命》连载中,求收藏~求求求~十万字啦,日更不坑~其他预收请看作者栏嘻嘻嘻~

    准备和陆遇离婚前,褚青意外进入快穿世界。

    穿成了各个小世界里憋屈至死的恶毒女配。

    有颜有钱有实力,还有神仙哥哥和弟弟宠。

    褚青:我失心疯了去和女主抢男主、男配、大反派。看渣渣们虐恋情深不香吗?

    可是每一个世界,她咸鱼生活过不了多久。

    那位剧情中为了女主,杀死她的反派大佬,便会锲而不舍缠上来。

    褚青:莫挨老子

    —

    陆遇因长期劳心工作,突然晕倒,查出癌症。

    老婆提出离婚的当晚,他进入了快穿世界。

    每个世界,他都是手刃恶毒女配,为女主肝肠寸断的最大反派——

    *伪装成小正太的病娇鬼王

    【王沅:你还有别的亲戚吗?一起杀了。】

    *被公主虐过的春风楼小倌儿(她是公主)

    【周琰:往后我就待在你后院,新人来一个,我杀一个。】

    *被黑月光背叛的残疾师叔祖(她是黑月光)

    【温玉:将你的族人挫骨扬灰,让你知道背叛我的下场。】

    *被贵妃利用的东厂厂公(她是贵妃)待定

    【燕七舟:我死,你也得死。】

    …

    回到现实的陆遇发现,只要他和老婆在小世界HE,癌细胞就少一圈……

    可现在问题是,他在世界没有意识,一旦老婆不想吊他,他就可能爱上女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