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他们在一起五周年的歌会是公子张罗起来的。本来姜黎是不想答应他的, 是顾念看他分手了心情不好,才好心答应的。

    然后人家在歌会的前一天就和好了, 甜甜蜜蜜地跟男朋友泡温泉去了, 导致第二天声音沙哑,根本就嗨不起来了。

    临阵换主持, 最后青林大大以极高的支持率胜出,这位大佬依然十分火辣, 一上来就猛烈爆料公子鸽子的原因。弹幕一片的yo~

    “时间不早了, 我们也不啰嗦, 赶紧把今天的新人抱上麦。毕竟一会人家还需要深夜场。”青林意味深长。

    【所以深夜场可以直播吗】

    【我不介意躲在床脚听的】

    【来人, 把朕的超时空望远镜拿来】

    他就知道没了公子, 青林一个人也能搅风搅雨。顾念无奈地把自己和姜黎的号挂上去。

    还好粉丝们都知道顾念是元旦的生日,看见他上线了,纷纷刷起了生日快乐和祝久久,屏幕上倒也变得干净起来。

    “那么新人先跟大家打个招呼吧。”青林正经了几秒。

    “大家好,我是年年, 篱大有事会迟到几分钟。”尽管知道网络对面的粉丝们看不见,顾念还是红了脸,篱大迟到是因为他还在浴室打扫战场。他自己则穿着个浴袍就出来了,衣服都来不及换!

    “我听年年你的声音有些不对诶,是使用过度了吗?”不愧是顶级CV,青林耳尖地听出来顾念声音里的一点点不对劲。

    随着他这话问出口,本来很纯洁的弹幕变得不纯洁起来。

    然而顾念早就不是当年那个一逗就慌的小年年了,跟姜黎混得多了, 他也学到了几分篱大的厚脸皮,十分镇定:“今天确实讲了很多话,因为准备在明年1月中旬推出一个新的汉服系列,现在还有一些细节需要调整,我今天一直在跟团队交流。”

    【啊啊啊,新汉服!年年康康我,每次都抢不到的人哭辽,求大量上架!】

    【我的荷包饥渴难耐了】

    【年年笑一笑,荷包都掏空】

    “哦,年年的汉服真的很抢手呢,可以透露这次的主题是什么吗?”青林见话题已经歪了,也就转移到讨论顾念的新汉服系列来,正好可以打广告。

    “嗯,这次的主题是春花晓月,色彩和图案比之以往的风格会浓丽许多。”顾念谈到自己的主业充满自信。他的汉服品牌就叫篱年,也是很简单明了了。

    姜黎收拾好凌乱的卫生间来到他的工作室,就看见顾念衣服也没有换穿着个浴袍在哪,眉头一皱:“先去换衣服,头发也不吹干,感冒了舒服得很。”

    顾念被打断了也不生气,乖乖地从电脑前起来:“哦,我怕迟到嘛,你过来了,我这就去换了。”

    屏幕那头CP粉们听着那边窸窸窣窣的声音,真是恨不得钻进屏幕去看年年是怎么换衣服的。光是听着两人的对话,她们就心痒难耐啊!

    没几分钟,又听见篱大温柔得滴出水的声音“过来,我给你吹头发。”跟着吹风机就嗡嗡地响起来了。

    给听不给看,人干事?!

    好一会吹风机才停了,青林疑惑地开口:“我有个问题,我记得你工作间的电脑桌前只有一张椅子,所以你们现在是什么姿势在吹头发?”

    【坐大腿!】

    【面对面坐大腿!】

    弹幕瞬间花式坐大腿一百遍。

    “当然是抱着年年吹。”姜黎虐狗虐得心安理得。

    【自从公开,这个男人虐狗的行为是越来越恶劣了!】

    【谢谢,我又吃饱了】

    顾念拧了拧姜黎的胳膊,他不会害羞的吗!

    “嘘,你们可以假装没听见,年年害羞了在掐我。”姜黎很自然地把手放到顾念腰间捂手。

    他的语气听起来可真太欠揍了。

    青林都被噎了一下。不过本来就是一场秀恩爱的歌会嘛,大家也就不介意狗粮吃到撑了。

    五周年了,大家随意聊聊天,唱唱歌,偶尔爆几个公子的料,两个小时过得真的很充实。

    结束的时候,弹幕刷起了成片的五周年快乐,祝久久和生日快乐,姜黎一整个歌会难得严肃认真了起来:“谢谢大家陪我们度过我们的第一个五周年,接下来还会有第二个五周年,第三个五周年,第四个五周年……直到我生命结束。”

    顾念伸出左手与他相握,两个人手上的戒指熠熠生辉:“我也一样,我们会长久相爱,直到生命的终点。”

    歌会结束后,就到了属于小情侣的深夜场了。今晚可以今年做到明年呢。

    元旦节的早上顾念是被姜黎热情的吻吻醒的。他半睡半醒之间只凭着本能就追了上去与姜黎的唇舌互相嬉戏,然后亲着亲着就清醒了,猛地反应过来危险,紧惕地按住了姜黎伸进他睡衣里的手。

    “该起床了。”姜黎一看诱惑不成,心里素质十分优良地完成了从秦兽到正人君子的转变,一脸正经地道:“快十一点了,今天还要去爸妈家吃饭。”

    害他睡到十一点的罪魁祸首是哪个?顾念揉揉自己酸软的小腰狠狠地瞪了姜黎一眼,昨天晚上明明说好了只要一次,结果男人的嘴骗人的鬼,来了一次又一次。

    姜黎自知理亏,殷勤地拿了烤得暖烘烘的衣服要帮顾念穿上。

    “我自己来。”一开口顾念才知道自己的嗓音有些沙哑,气得拧了拧姜黎胳膊:“都叫你不要来了,不来要来了,就是不听。”

    “昨天是你生日,又是五周年,难免有些克制不住。”姜黎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但是想到昨天看见的顾念工作室的小姑娘红着脸给顾念送生日礼物的场面,他就忍不住吃醋。嶼;汐;獨;家。

    “哼,”顾念套上毛衣,对姜黎翻了一个白眼,他难道以为他不知道他又乱吃飞醋了吗?

    穿好裤子下地的时候顾念腿一软,险些摔了一跤,还好姜黎眼疾手快把他捞了起来。

    “我怀疑我早晚有一天要爬不起来。”顾念有些怀疑人生,被做到腿软什么的,多了真的很伤腰子的。

    “是你需要多多锻炼了。”姜黎不肯承认是自己过火,非要说是顾念整天宅在家里搞设计,亚健康了。最后得出结论:“你自己不肯锻炼,我只好带着你运动运动,今天腿软还不是因为你一个月没有运动了!”

    某人的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顾念给气笑了:“合着我还得感谢感谢您那。”

    “这倒不必,晚上多锻炼几回就好了。”姜黎一身正气。

    气得顾念又锤了他一拳。姜黎皮糙肉厚,自岿然不动,抱着顾念带他去卫生间洗漱。

    两个人吵吵嚷嚷地收拾好自己准备出门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半了。他们买的房子离姜黎父母家离不算远,地铁加上走路也只需要四五十分钟,现在过去正好赶上吃午饭。

    姜黎把顾念带回家的过程十分顺利,他早在上大学的时候就向父母坦白了性向,姜家父母都是十分开明的大学教授,虽然难过,但还是接受了儿子的性取向。后来顾念大二的时候,姜黎终于哄得顾念点头答应见父母了,老夫妻两个还以为自己儿子拐带未成年,差点暴打亲生子。

    后面知道自己儿子虽然没有拐带未成年,却也是哄得人家刚满十八岁就栓在了自家儿子这棵歪脖子树上,顿时对顾念心疼不已,只把他当做小儿子来养了。

    至于顾念家,顾念刚上大学的那年他们的小区赶上旧城区改造,他那个父亲也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消息,居然跑来找他要钱。顾念干脆选择了拆迁款,连本带利把当初借来给母亲办丧礼的钱还给了生父,也算是彻底了结了关系。

    H城除了几个朋友,已经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顾念用拆迁款和姜黎一起出了首付,两人在A市买了一套120平的三居室,一间卧室,剩下两个一人一间工作室,渐渐把两人的小家经营了起来。

    这几年,两个人就如万万千千的普通情侣一样,偶尔也会争吵和冷战,但更多的是互相的理解和包容。姜黎的工作室在业内很有名,涉猎的范围也越来越广,从原创曲到商配,从广告、游戏到电视剧,姜黎和工作室的小伙伴渐渐成为大众认可的好声音。

    而顾念的汉服工作室也逐渐走上正轨,拥有了自己的品牌,在广大袍子中很有人气。顾念也实现了自己的目标,姜黎每次商演穿的都是他亲手设计的,独一无二的绝版汉服。

    绝版汉服简直是秀恩爱的最高境界了。姜黎自从穿上顾念亲手设计制作的汉服去演出,以前那些嗷嗷嗷叫着花痴男神的粉丝们,都眼红极了,每一件都是独一无二!恰柠檬恰得都快脱粉了呢。

    他们到了父母家的时候,姜妈妈刚好把最后一盘西湖醋鱼端上桌,看见两个孩子来了笑呵呵地:“年年快来尝尝妈妈做的西湖醋鱼正不正宗。”姜妈妈是川省人,平生最爱吃辣,却也为了家中这个小儿子开始学习做起了杭帮菜。如果说肯点鸳鸯锅的川省人是珍宝,姜妈妈已经是稀世奇珍了。

    顾念自是很积极的,赶紧过去,就被姜妈妈喂了一筷子鱼,他举了大拇指:“好吃,妈妈做的鱼非常正宗了。”

    姜妈妈却注意到了顾念的声音:“年年你嗓子怎么了?是不是感冒了。”

    顾念耳朵尖发红:“是有点,已经吃药了。”

    “那一会多吃点鱼,补充营养。昨天你生日,本来想叫你们回家吃饭,哪晓得你们都有事。”姜妈妈絮絮叨叨。

    顾念就深深地看了低头摆碗筷的姜黎一眼,他并没有接到姜妈妈的电话,工作室也提前放了半天假,根本就不忙,是某人拉着他去了西餐厅吃的烛光晚餐。然后回到家八点,某人非要拉着他洗澡,酱酱酿酿之后,九点的歌会还迟到了。

    真相已经很明显了。

    姜黎不愧是姜黎,稳如泰山,饭桌上根本看不出心虚来。饭后还很孝顺地帮妈妈刷了碗,才是带着顾念离开了家。

    “你说我要不要跟妈妈告状?”顾念自觉拿住了姜黎的把柄。

    “说吧,你想要什么。”姜黎配合地戏精附体,悠悠地叹了一口气,活像个被绑匪抓住的地主老财。

    “休养生息一个月。”顾念觉得自己现在不比年轻的时候了,年纪大了需要保养腰子了。

    “不行,最多一个星期。”姜黎算了算自己的行程,非常心机地给出了期限。

    “半个月不能少了。”顾念讨价还价。他马上就有一个汉服展的活动,需要准备参展的衣服,实在没精力锻炼身体。

    “十天,否则免谈。”姜黎抱着手,“告状可以,秋后算账我怕有的人会哭。”

    “十天就十天。”顾念答应了。

    然后第二天顾念一起床发现姜黎留下的纸条才知道自己上当了,人家本来就要出差十天呢。

    还能离咋滴,凑活着过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