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都市小说 > 天生名帅[足球] > 第289章
    很快2016法国欧洲杯到了决赛的日子。

    本届杯赛, 安东有很多弟子来到欧洲杯, 比如罗伊斯和胡梅尔斯代表德国国家队、伊布代表瑞典国家队、沙奇里代表了瑞士国家队、哈尔多松代表冰岛国家队……还有一大批球员代表英格兰国家队。他们当中不少人都贡献了上佳表现。

    例如沙奇里为瑞士队进了精彩绝伦的一记倒钩, 这个进球足以成为本届杯赛的最佳进球——但是瑞士队还是在这场淘汰赛的点球大战中,倒在了波兰队的脚下。

    又例如罗伊斯与胡梅尔斯, 在德国国家队内各自表现出色。

    这俩德国小伙在安东离开之后, 在桑德兰多待了一年,随即一起转会回到德甲。在胡梅尔斯的一力怂恿之下,两人都加入了胡梅尔斯昔日效力的多特蒙德,并曾在欧洲赛场上再次与安东的球队兵戎相见。

    自从2012-13赛季以来, 罗伊斯与胡梅尔斯都已经成为德国国家队的重要核心, 并都随队参加了14年巴西世界杯,是世界杯德国队夺冠的功勋。胡梅尔斯与队友博阿滕、赫迪拉共同组成了德国队后防的铁三角,罗伊斯则在中前场扮演了重要角色。

    进入淘汰赛后, 德国队身处“地狱”难度的下半区, 一路披荆斩棘, 杀进四强, 但是在半决赛中倒在了东道主脚下。

    赛后安东打电话给这两个失落的昔日爱徒, 安慰他们:毕竟德国足坛多才俊,卷土重来必有时。只要他这两个小弟子都能健健康康的, 希望就一直在眼前。

    决赛的对阵双方是葡萄牙与东道主法国队。

    因为C罗的关系, 安东看完了所有葡萄牙队的比赛, 眼看着这支球队磕磕绊绊地小组第三出线,却幸运落入相对平和的上半区,先胜克罗地亚, 再胜波兰,半决赛拿下了威尔士,挺进决赛。

    赛前,巴黎的酒吧里,有一部分法国球迷在抱怨今年杯赛的淘汰赛分区有问题,法国队和德国、意大利、西班牙、英格兰这些强队分在一区,葡萄牙则与“鱼腩”们分在一区。

    安东对这种言论颇感到无语:莫德里奇领衔的克罗地亚、莱万领衔的波兰、“大圣”贝尔领衔的威尔士……竟然都是“鱼腩”吗?

    反观法国队,下半区里这么多强队,英格兰是冰岛干掉的,西班牙是意大利干掉的,意大利又是德国干掉的,并且德国对意大利一役之后赫迪拉伤退……法国队的表现确实很不错,可是实在没有必要用这种方式来贬低对手。

    C罗带领的葡萄牙国家队在本届杯赛上确实经历了一段艰难的时光。葡萄牙一上来就小组赛全平,积3分压线过关。即便C罗在最后一场一人独中两元,carry整支球队,他还是几乎被全网黑。

    但是现在C罗率领着同一支葡萄牙队,站在法兰西大球场中,站在欧洲杯决赛的场地上,面对东道主。

    这是C罗第几次带着葡萄牙队打进欧洲杯的淘汰赛阶段?——安东慢慢回想。

    遥想2004年,那时的“小小罗”刚刚出道,在自家门口眼看着就能握住奖杯了,谁能想到“希腊神话”横空出世。19岁的C罗毫不掩饰,直接在赛场上嚎啕大哭。在往后的岁月里,只要葡萄牙一出局,就会有媒体把那时的照片拿出来重温。

    可后来葡萄牙就没有再像这样进过决赛了,2008年葡萄牙在四分之一决赛败给德国,2012年半决赛倒在了西班牙队面前。现在在完成重建、星光璀璨的法国队面前,C罗已经没有了昔日葡萄牙“黄金一代”的支持。他的队友实力平均,但在欧洲足坛的舞台上,这个阵容还是显得“草根”了一点。

    没人相信葡萄牙一定能赢得比赛的胜利。

    安东也不能断言:在这个时空里他并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安东为C罗捏了一把汗。

    自从开赛前C罗站在场地前沿,背着手高唱葡萄牙国歌的时候,安东就开始不由自主地感到紧张——话说他亲自带队都不会如此,为朋友却竟会这样。

    这次观赛,安东没有和埃里克森与皮克福德坐在一起,他身为欧洲足坛的知名教头,被邀请坐在法兰西大球场的VIP包厢里。

    法国总统奥朗德就坐在安东前排,葡萄牙昔日的“黄金一代”如菲戈他们正好坐在安东身后。而安东身边是英格兰足坛功高德勋的退休教练弗格森爵士。

    话说自从安东入主安菲尔德之后,弗格森爵士就再也没和他面对面说过话;而弗格森爵士自己选定的继任者莫耶斯执教曼联失败之后,弗格森即便见到安东也不会主动打招呼。

    这一次,坐在弗爵爷身边的安东,见到对方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手帕,擦了擦手心的汗——竟然也是在紧张。

    话说安东和弗爵爷,应该是在为同一个球员紧张。

    比赛开始,双方都踢得小心翼翼。

    谁知道在比赛进行到第25分钟的时候,谁都不愿意见到的景象发生了——

    C罗举手示意膝伤,要求队医进场。

    弗格森爵士一下子就捏着双拳站了起来。

    安东也觉得一阵惊呼声噎在喉头,喊都喊不出来。

    换人的间歇,法兰西大球场里的大屏幕在不断播放早先C罗受伤的那一段影像。摄影机准确地捕捉到了被法兰西大球场内的耀眼灯光吸引而来的一只飞蛾。那只体型庞大的飞蛾不断地扑棱着翅膀,在C罗脸颊周围飞舞,吸引它的,不知道是汗水还是C罗的泪水。

    这是……飞蛾扑火?

    面对强大的东道主,葡萄牙队这是在飞蛾扑火吗?

    安东觉得时间在那一瞬间停滞了。

    仔细看那只飞蛾,安东突然想起一个人——伯纳德。

    伯纳德曾经告诉过他,且只告诉过他一个人,早先应用于“绿茵人生”的虚拟现实技术,现在又有了长足的发展,已经能够做到将人类意识加载在生物上,比如说蜜蜂、蝴蝶、飞蛾……

    如果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他能够身为一只飞蛾去接近C罗,他会对C罗说什么?

    我的朋友,你的健康是最重要的,职业前途是最重要的,请把这场比赛交给你的队友!

    ——这样的话他能说得出口吗?

    又或者是:请你无论如何再坚持一下,这场比赛最多还有一百分钟!

    ——老天爷,这比赛竟然还有一百多分钟啊。

    安东深吸了一口气。他多么想能亲口安慰一句,鼓励一句。可惜他不是那只飞蛾。

    C罗坐倒在地上接受治疗的时候,安东感觉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他身边的弗格森爵士大约也觉得如此,安东看见爵爷不断地用手帕去额角擦干汗水。

    C罗接受完治疗,勉强站起来,尝试在场上跑动几步。

    法兰西大球场里的葡萄牙球迷一起给C罗送上掌声。法国球迷也在耐心地等待着。

    可是弗格森爵士看见C罗跑步的姿势就立即显得忧心忡忡,扭过脸看了安东一眼,见到安东也是一脸苦涩,心里恐怕觉得更加不好了。

    果然,比赛恢复之后没过多久,C罗向场边葡萄牙队的主教练桑托斯举手示意:……请求换人。

    与此同时,他再也支持不住,坐倒在场地内,并且当着全世界球迷的面,任由泪水涌出眼眶。裁判随即吹停了比赛。

    安东能感觉到自己的后槽牙在磨,他好像又看到了那只飞蛾。如果世界上真的有伯纳德所描述的那种神奇技术,他宁愿自己能以一枚飞蛾的形态,飞到这个朋友身边去,至少陪伴对方,度过这段最艰难的时光……

    时隔多年再次带队杀入欧洲杯决赛,却在比赛刚开场没多久就被剥夺了在场上拼搏的机会——这到底算是什么运气。

    “如果受了伤,或者是状态不好不能坚持比赛……他至少还有一个选择,就是不要拖累队友。”一个苍老而低沉的声音在安东耳边响起。

    安东身边的弗格森爵爷,不知何时嚼起了口香糖。他又像是在教导安东,又像是在自言自语:“他明白的,毕竟他们是一个团队。”

    如果夺冠,将是C罗和整支葡萄牙队一道夺冠;如果失利,错失夺冠良机的却只是C罗一个人。葡萄牙队以后还会有希望。

    安东这时长舒出一口气,挺直了脊背。既然C罗已经做出了他的选择,作为朋友自然是无条件地支持。

    现在场上的法国队面对缺少了C罗的葡萄牙——似乎可以躺赢了。

    可是没过多久,安东突然松了一口气,说:“结果如何还不可预知。”

    他说得稍微有点儿响,导致前排几位法国“贵宾”纷纷回过头来。

    林安东同学面不改色。

    弗格森爵士隔了一会儿,等法国人都转过头去了,才悄声问:“何以见得?”

    安东也小声说:“这支法国队也很紧张——而且他们没有踢决赛的经验。”

    这支法国队,是法国人在2010年南非的耻辱出局之后,在废墟上重建的一支法国队。当年曾经参加南非世界杯的老人除了埃弗拉之外基本上都已经离开了。当家球星格里兹曼、博格巴、帕耶……都是在那之后成长起来的。

    背锅被惯了的本泽马这次甚至都没有入选法国国家队。

    这支球队第一次被摆到大赛决赛现场的聚光灯下,就是在这么一个舞台,在法兰西大球场的聚光灯下,承载着法国人的全部希望。

    他们的压力不比葡萄牙人的小。

    “两年以后的俄罗斯,他们的希望会更大一些。”安东又补充了一句。

    弗格森爵士听了安东的话,没有吱声,过了一会儿,这位脸上才微微露出笑容。

    正如安东昔日曾说过的“自古决赛无名局”,这场比赛相对其他比赛来说,确实不够精彩。法国队各种浪费机会,葡萄牙则各种严防死守。在正赛中两队打成了0比0。

    接下来是30分钟的加时赛。

    C罗出现在场边,他的膝伤已经经过简单处理,这时他拄着拐站在场边给队友们打气。看起来C罗的精神与意志已经完全恢复,而且他与安东一样,意识到了那么一点点:出现奇迹的希望。

    他曾经多次扛着葡萄牙队迈过荆棘从,现在终于轮到他的国家队队友们,扛起他求胜的意志继续往前了。

    第109分钟,葡萄牙队上演了奇迹。

    为葡萄牙队进球的球员名叫埃德尔,在葡萄牙国家队里一直打替补。主教练桑托斯见到球队实在打不开局面,又不想坐以待毙,一味死守等到点球大战,就用这个长期踢葡超,在欧洲足坛一直没什么名气的“小卒”换下了队内仅次于C罗的前锋桑切斯。

    可就是这个小卒打破了僵局。拿到队友的直塞球之后,埃德尔持球内切,在距球门25米处低射。整支法国队和现场的法国球迷一道,眼睁睁地看着这个球钻进球门左下角——

    如果上帝曾经为这场比赛写过剧本,那么他完美地绕开了所有人的脑洞。没有人事先能想到C罗会这么早下场,也没有人能想到法国队在最后几分钟里,会为了区区一个球的差距束手无策。

    比赛竟然就这样结束了。

    裁判吹响了终场哨,宣告欧洲赛场上葡萄牙夺冠,法国人在自己家门口饮下苦果,用无限失意为葡萄牙做了完美的背景板。

    比赛结束的时候,弗格森爵士一跃而起,冲着身旁的安东就是一个熊抱。这位老先生此前对安东的那一点怨气早就随着这场比赛的终场哨响烟消云散了,现在对安东好像比以前还要亲热几分。

    安东:人都说老小孩老小孩,原来弗格森爵士也是如此啊!

    葡萄牙队捧杯之后,C罗身周全是涌上来向他热烈祝贺的人。但是他拨开众人,拄着拐往弗格森爵士所在的这边挤了过来,来到爵爷跟前,像个孩子似的抱住了弗格森爵士。

    弗格森爵士则满脸是笑,一如C罗以前在曼联效力时一样。

    时光仿佛从未流逝,而C罗对葡萄牙的忠诚,与对冠军的渴望,也一如在04赛场上嚎啕大哭的那个少年。

    在轻声感谢了弗爵爷的祝贺之后,C罗冲安东伸出了手:“安东——”

    安东也握紧了他的手,用力拍着对方的肩,恭贺朋友,说:“你做到了。”

    他一直有种直觉,相信C罗能做到的。

    在此后的几天里,安东曾经在各种场合听见了C罗在欧洲杯上“躺赢”的说法——25分钟就下场,最后却捧了个德劳内杯回来,这不是“躺赢”是什么?

    安东:“躺赢”也是赢啊。

    但是安东还是在他的专栏里写下这么一番话:

    “我不同意这个说法,如果没有C罗的艰苦付出,葡萄牙队不可能走到决赛,可能早在小组赛或是八分之一决赛之后就打道回府了。”

    “但自然也不可能把所有的功劳都归功于C罗,葡萄牙国家队,从教练到球员,从大牌球星到无名小卒,每一位都是这个集体中的一员。葡萄牙队的最后夺冠,是这种集体意志的体现。我想,已经仙逝的尤西比奥先生在天之灵,一定在暗中祝福,祝福这支不分彼此的团队,取得前所未有的荣耀……“

    他其实不是很想煽情的,可是终于还是没忍住,提了一笔尤西比奥先生。

    因为安东在赛后曾经问过C罗,受伤当时,那只飞蛾停在C罗眼角,C罗究竟是什么感觉。

    C罗:“第一反应:法兰西大球场里的飞蛾好多啊!”

    安东:……的确,他亲生经历,法兰西大球场是决赛举办地,灯光明亮,飞蛾的确比较多。

    C罗:“后来我仿佛听见了尤西比奥先生的声音……你记得吗,我们曾经在那座‘无名酒馆’里见过他的。”

    安东当然记得。

    C罗:“一开始我并不确定是他,直到他提了一句当初曾在无名酒馆里对我说过的:‘一切为了葡萄牙’。”

    “当时我感觉非常有把握,我的确听见了尤西比奥的声音,可是后来一想,应该是那时候精神激荡之下,产生了幻听。”

    “我没有想太多,我只想做对葡萄牙最有利的决定……后来的事你们就都知道了。”

    安东点点头,感谢了C罗,感谢他的诚实。

    一转身,安东就赶去找伯纳德。

    “伯纳德,老实交代,新技术又被你一声招呼都不打用到球场上去了吗?”

    如果真有人工干预比赛,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对比赛双方来说都是不公平的。

    伯纳德赶紧摇着双手澄清:“哥,大哥,没有,真的没有!我之前告诉你的新技术还全部都在理论阶段,还没有用于实践……再说了,就算是有这样的一只飞蛾,我也没法儿控制它,让它越过英吉利海峡,准确地飞到法兰西大球场里去……”

    所以,这真的是尤西比奥吗?

    安东愣住了。

    作者有话要说: 全文完。

    再占用大家一点时间,聊个两毛钱的。

    2016年欧洲杯时我比较幸运,抽签抽到了半决赛的票,就是法国对德国那场,坐在球门后面第六排,下半场格里兹曼在眼前进的球……

    决赛时我是在一个普罗旺斯的小城市里看的电视直播,那时我们遇到的法国人没有一个人相信法国队会输。

    我到现在还非常清楚第记得,第25分钟C罗下场的时候,心里真的不知道是啥滋味。

    但是比赛的结果出来……整座法国小城安安静静地,估计那时也还没有人愿意相信法国队真的输在了家门口。这股气应该一直憋到了2年以后,2018年。

    再说一下桑德兰。

    这支球队依旧在英甲沉沦着,新赛季的最新排名是第四,不知道明年升冠是否有望。

    桑德兰这座城市是一个非常传统的英国工业城市,一定程度上也是现代英国社会的缩影。除了足球以外,桑德兰近几年还曾有过一次高光时刻。就是在脱欧公.投中,桑德兰是第一个被开票的大型选区,在此之前几个小选区的投票的结果都是“留”,然而桑德兰的大部分人投票给了“leave”,直到那一刻,很多英国政客才意识到大事不妙,脱欧可能成真,真的有很多普通英国人想要改变现状。

    但也正是因为脱欧带来的不确定性,桑德兰曾经失去过一个外资投资建厂,给当地带来几千个工作岗位的机会。

    这个文里所写的,因为足球而带动整座城市的发展,暂时只是作者本人的良好愿望而已。但是我也真的希望,“光明球场”,能够给这座城市带来“光明”,给这些普通的居民指引一个正确的方向。

    嗯,在最后我也想感谢一下狐狸城和补锅匠拉涅利,没有当年的“莱斯特城奇迹”,我想我也不会有勇气写“光明奇迹”的。

    最后的最后,我找了一些当年在桑德兰和法国看球的照片出来,放在围脖上,很好找,相信你们会找到的。

    咱们下一本书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