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 被宠坏的替身逃跑了 > 第157章 岁月静好
    顾辞远下定决心去给温简选个婚戒。

    两个儿子都这么大了,还没有给夫人准备婚戒,想想确实是够丢人的。

    规避掉情敌的珠宝行,去最好的珠宝公司待了半天,开始觉着自己脑子隐隐作痛。

    经典款好像太普通了,钻石太大的太浮夸,简简不喜欢。

    稍微带点心意的,总觉着哪里有些奇怪。

    挑了挑去好不容易有个款式让自己满意的,看了看价格又不太值钱。

    要不是他西装革履一瞧就是身价不菲的样子,珠宝店的工作人员一定会把他当成来找茬的给轰出去。

    私人订制倒是个很好的选择,但是那不就跟子瑜和叶子一样了吗?也显示不出什么新意来。

    从白天店面开门到晚上人家下班,顾辞远堪堪选了一对各方面还算是看的过眼的婚戒。

    兴冲冲的揣着戒指盒回了家。

    温简当时正在厨房里煮西红柿鸡蛋汤。

    身量纤纤表情温和,仿佛间一如往昔。

    顾辞远忽的想起了他们刚刚结婚的那段日子。

    那个时候,他的简简还像个会脸红的小鹌鹑,又可爱又害羞。

    人人都说时间是消磨一切美好的东西,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多幸运,能娶了这么一个Omega,即便是过了这么多年,依旧温柔如昔。

    两个孩子各自搬了出去,今天没有说要回来,家里难得的清静。

    “简简。”

    顾辞远从客厅里走进去,绕过温简的肩头,看了看锅里滚开的西红柿汤。

    “一会吃手撕鸡、炒包菜和青椒肉丝。”温简随口所了一句,掀开锅盖,往汤里撒了一点小葱花,点了两滴香油。

    顾辞远没说话,嘴角边荡漾出一点吹风吹过湖面的弧度。

    “真好。”

    “什么真好,汤吗?”

    他从背后圈住他的腰际,下巴抵在温简的肩膀上,轻轻晃动了两下,“你。”

    温简手里的勺子差点没拿住,微微偏过一点头看了看他。

    “怎么突然这么说?”

    “就是突然间觉着自己特别幸福。”

    轻轻的一个吻亲在温简的侧脸上,突然的动作,在皮肤上招惹出一片的薄红来。

    一害羞就脸红的体质就算是上了年纪,也改不了的。

    “倾城和云庄今天不回来吧?”

    “没说要回来,倾城跟叶子去烟城看雪了,云庄他们约了明月去D国参加一个研讨会,要走半个月呢。”

    “哦。”

    身后的人轻轻答应了一声,伸手关掉了灶台上的煤气。

    被温简轻轻拍打了一下,“别闹,还有包菜没炒呢。”

    他伸手过去开煤气的阀门,却被顾辞远握住手包裹在了自己的手掌心里。

    掌心里的温度从手背上传递,没等温简问他到底想干嘛,忽的手臂被人一拉,身体一轻,双脚便离了地。

    “啊!你小心闪着了腰。”

    顾辞远不由分说的把人抱在了怀里,先是在温简的嘴上啄了一口,“我比较担心你的腰。”

    房间里肆意飘荡着雨后深林的味道,铺天盖地的往外泄露,一下一下撩拨着小葡萄的气息,勾引出来,只等一点点葡萄味刚刚冒了个头,就扑上去吞噬干净。

    “唔...还没吃晚饭呢。”温简被放在柔软的大床上,轻轻的推了推正在自己身上作乱的爱人。

    “秀色可餐,有你还吃什么晚饭。”

    被撩拨的人脸上又红了一圈,也就由着他去了。

    情到浓时,两相纠缠,温简仅存的理智推了推顾辞远。

    “没做措施,快戴上。”

    顾辞远在这方面一向是体贴的,即便是再着急也没有因为自己不顾简简的身体,可一想着舒文清跟自己炫耀又要当爹的丑恶嘴脸,脑子不由得产生了一个想法。

    “孩子们都大了,要不我们再生一个?”

    温简略微有些惊慌的看了他一眼,正色道:“要是生一个像你小时候一样的怎么办?”

    顾辞远:“......我去拿措施,你帮我戴。”

    外头风雪冷冽,又大又厚的雪把树枝都要压断了,一片晶莹剔透的雪白看着人心里欢喜。

    暖热的房间里,缠绵在一起的一对爱人紧紧拥抱着彼此,陷入甜香的睡眠。

    ......

    “可算到家了,这么大的雪公路都封了,去烟城看雪还不如在家里看雪,等我开一下门。”

    顾倾城站在门口输入密码,郎烨在一旁帮他拍打身上的雪花。

    门缝移开,寒冷的冬日里,家里象征着幸福的地暖的热流扑面而来,同时夹杂着葡萄庄园的浓香。

    刚刚往家里钻了个头的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默默的把脸收了回来,关紧了家门。

    “所以,daddy让我们搬出去住,是因为觉着我们影响了他们的性福生活吗?”

    “可能是吧。”郎烨牵起了顾倾城的手,望着外头的鹅毛大雪,想起了自己那个温暖的家,想想还是算了,说不准他们家里现在也充斥着“青梅煮酒”的浓香。

    “走吧,是时候回到属于咱们两个的小家里了。”

    顾倾城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踩着厚厚的白雪,“原本还想着到爸妈这里蹭口热乎饭的。”

    郎烨回头冲他露出了两排白牙,“回家我给你做好吃的,吃饱了再用烤箱烤个地瓜怎么样?”

    “那我想吃梅菜扣肉、红烧排骨、丝瓜炖鸡蛋、鱼香肉丝。”

    “可是家里没有梅菜、没有排骨、没有丝瓜、没有胡萝卜。”

    “啊?那有什么?”

    “骗你的,你想吃的我都有,桃花饭和桃花酿也有。”

    ......

    清晨的暖阳透过玻璃窗子照射进素色的大床上,睡着的美人漆黑的头发柔软又服帖的趴在额头上,看上去又暖又乖。

    养的精细的手搭在被子的边缘,白金色的一圈在阳光的照射下折射出绚丽的光。

    楼下的厨房里,正有人拿着食谱,面对着从冰箱里拿出来的食材犯愁。

    “适量到底是加多少啊?酱油加一勺够吗?要不再来一勺?这个颜色跟书上不一样啊?再来一勺好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