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 将军只爱我的钱 > 第56章
    整个河南的大小官员陆陆续续前来洛阳拜见韩大人。

    没办法, 谁让人家身份摆在那里,往后还负责自己的业绩汇总上报朝廷呢。

    这些个牛鬼蛇神一来,会说话的就说院子建的好,引贵人。不会说话的就说是儿子养的好。

    骆老爷不爱听这话, 久而久之不再出来待客。

    骆深白日守在家中, 晚上去牡丹楼盯场, 再三五日去一趟各大铺面, 偶尔再抽空教训靳霄一把, 过的倒也充足。

    三个月后, 韩将宗终于能自由走动了。

    到底是底子壮,恢复的快。

    骆深近日在忙牡丹楼扩建的事情, 时常晚归。如此循环几天,韩将宗有意带他去散散心:“下午有空吗?陪我出去一趟。”

    骆深打量着他, 而后答应下来:“好。”

    他没有问什么事, 而是放下自己手头事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下来。韩将宗为这全身心的信任窃喜不已。

    二人吃过午饭稍作休息,便骑马出行。

    春已来了一半,城中不甚明显, 仍旧是厚衣棉服,郊外却已经绿了大片。

    如果能忽略这寒风,就更好了。

    “跑这么远不如坐马车来。”骆深道。

    韩将宗摸一把他的手,放慢些速度,“骑马自在。”

    骆深靠在他怀里:“你腿受得了吗?”

    不放过任何一个调戏人的机会是韩将宗的为人宗旨。

    “这话说的。”他低低一笑:“你腰受得了, 我腿就受得了。”

    骆深冷笑一声作答。

    又走一段,骆深忍不住问:“要去哪?快到了吗?”

    “快了。”

    韩将宗停下马:“你坐后头抱着我吧,我给你防着点风。”

    俩人交换一下位置, 继续往前走。

    骆深总算有心情欣赏四周景色,感叹道:“昨天刚下的雨, 今天树梢一片绿骨朵,看着真养眼。”

    韩将宗:“久旱逢甘霖呗,确实养眼。”

    他一语双关说完,骆深拧了他腰一把,“过不去这茬了是吧?”

    韩将宗连忙讨饶:“能过去,能过去……”

    骆深搂着他腰,整个人都靠上去取暖,声音从后背传来有些不真切,“对了,姚远跟大刘他们什么时候来?”

    “你有什么安排?”

    “姚远不是想‘认识’我的朋友吗?提前给他琢磨一个。”

    上月姚远来信,说前月已经彻底休战,目前边关安定稳固,每晚还有夜市。

    夜市都开了,可见是真的稳定了。

    姚远整日在边关转悠,越发感觉跟坐牢一样,便联系韩将宗要来洛阳玩。

    并且提醒了一句自己至今单身,非常乏味。

    醉翁之意不在酒的非常明显。

    韩将宗哼笑一声,“琢磨出谁来了?”

    骆深听在耳中只觉得麻麻痒痒。他想了想,认真道:“林雪聪吧。长得挺好,家里有钱,性子温和,符合他的要求。”

    韩将宗这回忍不住,吭哧吭哧的笑起来。

    骆深被他感染,也跟着一起笑:“不合适吗?要不换一个??”

    “别别,”韩将宗深吸一口气,朗声道:“蜂蜜配狗熊,正好!”

    他猛的一夹马腿,那马的速度快了些。

    骆深在身后提高声音喊:“还有件事请你帮忙!”

    韩将宗头向后一靠,方便听的更清楚一点。

    “明天靳霄要出城,你,帮我在路上揍他一顿,打折他一条腿!”骆深提醒道:“也别折的太厉害,让他三五月不能去牡丹楼就得了。对了,带上面巾,别让他的人看出来是你。”

    “……”韩将宗无奈的说:“要不我直接把他腿砍了吧,一劳永逸。”

    “那倒不至于。”骆深说:“我就想清净一段时间,别让他天天跟个苍蝇是的过来嗡嗡,长在事儿上的一样。”

    韩将宗有些哭笑不得,又觉得他今天格外可爱。

    骆深探出头望着他:“行不行啊?”

    韩将宗清清嗓子,正经道:“看你今晚的表现。”

    骆深刚要开口,冷不丁韩将宗一拽缰绳!

    目的地到了。

    是韩将宗吩咐人圈起来的一块射猎场。

    他带兵打仗习惯了,骤然不能摸兵器,手痒难耐,就买了块丛林地,撒进去些活蹦乱跳的野物,偶尔来放松心情。

    二人下马,韩将宗去取弓箭。

    骆深指着远处道:“山鸡!”

    韩将宗拿着弓箭转身随手一拉,将弓拉圆,一松手——

    “嗡——”

    精铁打造而成的箭尖飞奔而去“嗤!”一声钉在了百米开外的一只半身孔雀蓝的山鸡身上。

    “将军好箭法!”骆深笑着赞美,附带鼓掌。

    韩将宗转头,冲着他眨了眨左眼,笑了起来。

    “给,”他将弓递给骆深,“试试。”

    骆深沉默接过,然后挑了一根笔直崭新的箭。

    韩将宗指着一处道:“那里,野兔子。”

    若不是他提醒,骆深根本没看到有什么野兔子。

    他赶紧调整方向,然后双腿绷紧站在地上,搭弓拉箭手肘发力向后而去,瞄准远处,箭尖与视线同齐。

    身条修俊,肩背挺直,腰窄腿长。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般好看。

    “嗖——”

    箭尖向远方急速飞去……

    射歪了。

    皮毛都没有挨到。

    野兔受惊,撒腿跑远了。

    “……”韩将宗张了张嘴,正巧骆深扭过头看他,他一本正经的拍了怕手,夸奖道:“太漂亮了,不愧是我少爷,射箭姿势真标准。”

    骆深瞟他一眼。

    “野兔狡猾灵巧,确实不太好射。”韩将宗宽慰他道。

    骆深来了劲儿:“什么好射?我近日必得猎一样回去给你炖汤喝。”

    韩将宗怕他真射不着发脾气,便提前说:“野物熬出来的汤一股子腥味,不好喝。”

    骆深瞪着他。

    韩将宗一挑眉,摸了摸挺直的鼻梁。

    俩人往里走了一段,韩将宗如鹰双眸四下一望,往远处抬了抬下颌:“那里有只梅花鹿,试试。”

    他心想这个离得近,目标还大一些,应当简单点。

    不料骆深环视一圈,“哪呢?”

    韩将宗转头看他,骆深有些莫名其妙:“怎么?”

    “眼睛长得挺水灵,怎么眼神不好使呢?”韩将宗一指远处,跟枯枝败叶几乎融成一体的梅花鹿:“这么……大,看不见吗?”

    他若不指出来,还真看不见。

    颜色同周围太接近了。

    骆深抿唇抽箭,往弓上顺畅一搭,屏气瞄准。

    韩将宗看他方向微调几次,忍不住道:“再不放箭,鹿可要跑了。”

    “嗖——”

    箭出手,破风声响起,同时还有骆深的一句话:“这不是放了吗?”

    长箭扎进树丛草窝里,梅花鹿逃跑了。

    骆深:“是不是这弓不好用?”

    弓应当是好用的,因为刚刚韩将宗已经试过了,并且箭无虚发猎到了一只山鸡。

    韩将宗已经后悔了。

    他一脸凝重的目视前方,看也不敢看骆深脸色,更别提说风凉话了。

    “你教教我吧。”骆深把弓递给他。

    韩将宗接过,顺手把箭篓挂在肩上。

    其实骆深根本不用教,只看他刚刚的标准姿势就知道,之前必定请师傅来单独教导过。

    韩将宗练兵这么多年,一眼就看出来他问题出在哪。

    然而“花架子”三个字,是万万不敢说出口的。

    两人继续往深处走,脚下的泥土枯枝也越来越多。突然,韩将宗脚下一停,低声道:“还是那只鹿。”

    这回不等骆深问,他主动抬手一指西北角:“鹿角露出来了。”

    骆深顺着望过去,“……太远了,再往里走走。”

    “不远。”韩将宗说着拉开弓,然后伸直双臂一套骆深,把整个人揽到身前来,“看箭尖的位置,再看看鹿。”

    骆深随着他话依次去看。

    韩将宗紧紧抵着他双肩,将弓再次拉满,骆深甚至能听到弯弓发出“咯吱咯吱”不堪重负的声音。

    “放松视线,就像作画,把远近的东西都放在同一个画面里,当箭尖和猎物重合成一点……”韩将宗轻声说着,然后骤然松手,下半句才说出来:“必定能射中。”

    ‘中’字落地,远处的梅花鹿疯狂甩动几下,撞倒大片低矮干脆枯枝,然后倒在地上不再动弹。

    骆深说:“啊,原来如此,会了。”

    韩将宗把弓交还给他,做了个请的运动。

    俩人继续往丛林深处去,骆深边寻找猎物,边说:“怎么它们都长得灰扑扑的,你也帮我看着点。”

    韩将宗朝不远处的一颗老槐树下头点了点,“再往前走你就踩着它了。”

    骆深定睛一看,是只野大鹅。

    这里竟然还有这种笨笨呆呆的动物。一定是小丁偷偷养来吃肉的。

    韩将宗此刻却要感谢他。

    因为骆深眼疾手快拉弓、瞄准、放箭,一套东西眨眼间一气呵成——

    中了!

    “我去拿!”骆深高兴的快走两步过去,提起那大鹅来看了看,然后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回走。

    韩将宗比他更高兴:“聪明,一学就会,真厉害。”

    骆深笑着说:“这个比射靶子有趣,以后我们常来。”

    “嗯。”韩将宗无声笑了笑:“往回走吧,这里头还未清理干净,不太安全。”

    “走。”

    他踩着枯枝落叶小心行走,随意扫了一眼自己的鞋。

    紫灰色崭新精致的锦缎鞋面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蹭上了一块黑泥,正在鞋尖上,十分明显。

    他没在意,抬脚继续往前走。

    韩将宗看了一眼一抬手,示意他停下。下一刻蹲下身去给他擦鞋上头的泥,动作间扯的宽厚肩膀微微隆起。

    肩膀连着脖颈,后边的肩胛骨形状明显结实。

    低垂的头颅,半跪在地上的膝盖,抿着的唇。一瞬间构成一副性感至极的姿势。

    骆深看了一会儿,眼中不自觉浮现出一层笑意来。

    他心动,单腿一伸,跨上去那藏喉刭肌的脖子上,然后放松力道坐在了宽阔有力的双肩上。

    韩将宗继续给他擦鞋,稳的像座山。

    擦完了鞋面,他随手一扶垂在眼前的修长小腿,站起身来。

    干净的靴子垂在壮实的腰间,闪过蚕丝锦缎特有的光泽。

    骆深一手提着大鹅,一手扶着他头,感受了一下前所未有的视野高度,没忍住笑了一声。

    韩将宗驼着他往前走去,也跟着笑了。

    —————完—————

    作者有话要说:

    又完了一本,废话不多说,谢谢你等我、陪我、鼓励我!谢谢!咱们下本见啦OvO

    不成,我得说句废话:作者专栏里面的预收文,现在,立刻,去!收藏他!(霸道总裁脸)

    下面是我下本要开的预收文:

    《今天魔尊娶仙尊了吗》

    虞子栖穿越了,开场即满级,穿成了仙界大佬,弹指间灰飞烟灭。

    唯一的问题是——作为现代人,他不懂任何法术!

    虞子栖:“本尊要这金身有何用?”

    更糟糕的是,魔界仙界一直不和,眼看就要开打了。

    虞子栖在这个时候魂穿仙界仙尊,若打起来,那仙界不得被打成孙子啊?

    为了天(yin)下(wei)苍(song)生,虞子栖决定向魔尊求和。

    魔尊戚峦以为虞子栖在耍什么阴谋诡计,故意讥讽他:“想求和?可以啊!你若愿意嫁我,生生世世雌伏于我身下,仙魔两界自然可以合。”

    虞子栖:“如果能够牺牲色相的话,谁还愿意付出生命呢?”

    戚峦:“???”

    虞子栖:“夫君~”

    戚峦:“??????”

    虞子栖他……怕不是疯了吧?

    一言不合毁你满门魔尊攻x深藏不露仙尊受

    大型狗血仙侠剧,即将开播。球球大噶进专栏收藏一哈!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