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 我家大大又掉马了 > 第74章 正文完
    这对管榆霏和管正峰来说是天大的事,对林家来说不过是个小涟漪,林起峪摆摆手,并不在意,继续夸起两个女儿来,夸得天花乱坠。

    管正峰陪着笑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等他整个人挪到后排的时候,脸色一黑跑去找管榆霏了。

    真是反了天了,在这里跟他叫板?

    来之前怎么说的?说什么会听话,做什么都会看他眼色,呵,全他妈在放狗屁。

    让她跟林家两位千金套套近乎认识一下,直接就给他跑了?!

    脸都他妈给他丢尽了!

    丢脸也就算了,他心疼啊,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进来的这林家宴会,难不成什么都得不到就要走了?还让女儿在林家面前丢了好大一脸?

    这也太亏了,管正峰从来没做过这么亏的买卖!

    管榆霏整个人就蹲坐在一个喷泉的背面,没人看得到。她还是想不通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为什么知漆会是林氏千金?

    而且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林氏千金……

    刚刚林家众人看着她的目光宛如会发光。

    她怎么可能是呢?

    管榆霏对霍晗川下手的唯一一个牵强的理由就是知漆家世不好,配不上霍晗川,可突然她就变成了林氏千金。别说不好不配了,不配的是她!

    她躲得还挺不容易找到,管正峰终于找到她的时候,怒上心头,把人拉起来就是一巴掌挥了过去。

    用力之大,管榆霏直接被摔在地上,耳畔嗡嗡响。

    她捂着脸,生理盐水不受控制的往下流,听力仿佛受损,连管正峰的骂声都听不真切。

    她只知道她和刚才耀眼明艳的知漆形成了鲜明对比,她活着就像是一个笑话。

    知漆被宠着爱着疼着,她呢?被打被骂被嫌弃!

    在寒暄完一圈后林家人才有空和亲近一些的朋友说会话,苏清禾许久不见知漆,拉在身边问了些生活和学习,眼眸间的喜爱是藏不住的。

    看着长这么大又这么漂亮的知漆,有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

    霍晗川刚才远远的有看到管正峰和管榆霏,他倒是没去在意管榆霏什么时候出狱,因为他知道她自己就会出现在他面前的。果然。

    既然出狱了,有些账也该清清了。

    管家各种打理关系,减少刑罚,落到最后惩罚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真当他是死的吗?

    到现在管家差不多已经放松警惕了,殊不知真正的惩罚才刚刚到来。

    霍家林家谈话中,林起峪有在默默观察着霍晗川,这个孩子其实他是了解的,一直也是赞不绝口,比起自家的林谨和,两人平分秋色,谁也不输。可是如果要拿来当女婿,那就得另说了。

    看正常的孩子用正常的眼光,看女婿的话……眼睛恨不得长在头顶上。

    既然他们已经在一起了,他们做家长的首先不能乱拆,其次审核还是要的。

    知道他接了知漆那部电影,林起峪索性跟他聊起来拍摄和投资。

    上次追去剧组时间匆忙,前后也没多久就走了,这回闲来无事,可以多谈谈。

    除了事业,还有他对知漆的感情,还有他对未来的规划。

    他们林家的掌上明珠,并不好娶。

    一丝一毫的委屈都不能有。

    他们想把路铺好让她去走。

    让林起峪满意的是,不管是什么,霍晗川都能应答自如。

    这孩子用成熟稳重来形容真是一点不差,很少有孩子在这个年龄这个阶段,就已经把所有事情都思虑得如此周全。

    与他们聊了一会,林起峪和郁兰倾让他们别拘束,就又去招待其他客人了。

    其实今晚那么多人在看到他对女儿的态度后,对知漆抛出橄榄枝试探性的询问有无婚配的时候他都含蓄地说孩子已经自由恋爱了。来者无数,被他一一拒绝,郁兰倾知道这就是他对霍晗川的认可。

    林家千金,求娶者可踏破门槛。一一拒之,不过是已有心仪人选。再三责难,不过是那个老父亲的心安不下来罢了。

    郁兰倾小声嗔他:“你就是嘴硬心软的。”

    另一侧,叶锦宁还在和林谨和纠缠,“你敢偷拍我的丑照?林谨和,我看你皮痒了吧!!”

    叶大温婉贤淑,怎么会有那样不优雅、大口吃东西的丑照留在别人手里!

    “我还没说你搞砸了我的约会呢。”虽然只是他和合作方的一次普普通通的饭局,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夸大一下。

    “要不是你拍我,我会去泼你红酒?”叶锦宁万万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叶大如此吃相,千年难得一见,不拍下来留个念,我怕是会抱憾终身。”

    叶锦宁:“……”

    算了,说不过,直接打吧。

    ——这也是林家少爷整个晚上都没怎么出现的原因。

    宴会结束当晚,管正峰拎着管榆霏回去,一到家,把她从车上拽了出来扔在地上。

    管夫人循声而来,差点被吓坏了,手脚皆颤,慌忙上前去护住女儿:“正峰!你这是干什么?她是犯了什么天大的错,至于让你像这样的死手!”

    管榆霏被扔在地上,手掌破皮出血,可她恍若不知,只看向管正峰:“我做错了什么?”

    “你做错了什么?今晚我就该待榆心过去!人家好歹嘴甜会卖乖,随便跟林说几句,怎么也不会白瞎了我这张邀请函!你呢?呵,跟个傻子一样。”管正峰复又上车,离开这里。

    想也知道又是去了小三那里。

    刚才他说的管榆心就是他在外面的女儿,随了其母,妖娆妩媚,惯会讨巧卖乖,素日里把管正峰哄得那叫一个开怀得意。

    管正峰虽然外面有女人孩子,但还是有点人性的,从来没有在她们母女面前提到过外面的女人和孩子。这是第一次例外。

    当着管榆霏和管夫人,大肆夸赞他的私生女。将管榆霏和管榆心作比较,并将管榆霏斥责贬低到了地底上。

    该是,怒极。

    管夫人都懵了,反应过来后,掩面哭泣,再说不出话来。

    管榆霏抱住管夫人,脑子里乱糟糟的。

    想不到有朝一日,亲爹会因为她不会讨好知漆而发这么大的脾气……多么讽刺啊。

    本以为管正峰今晚不会回来了,不曾想,凌晨两点多车子的声音响起,一道重重的步伐声最终落在了管榆霏房门前,使尽全身力气去砸门。

    刚才他刚到外头的另一栋别墅,里面住着他最满意的女人和女儿,都没喝上一口热茶,公司助理的电话就来了。

    什么叫一夜之间破产?这就是。

    管正峰接完电话,整个人瘫坐在沙发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投资的那个大项目土地被上头征用了,所有投资进去的东西打了水漂。钱财、实物跟进了黑洞一样再也没有回来的可能。

    如果是别的项目也就算了,可这是他准备用来让管家更上一层楼的新项目,所有的流动资金都砸在里面了,还贷了不少款!这个项目一完,他也可以直接宣布破产清算了。

    管正峰当然不甘心,回过神后开始四处打电话开始找关系询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好好的一块地,从来没听说过要征收,怎么突然之间就要征收了呢?什么征收也不带这么突然的,还是在他把钱全都投进去之后才曝出的消息,这未免也太巧了些,就像是冲着他来的!

    问了一大圈,大部分都在含含糊糊地说话,像是隐瞒着什么。

    最后终于有人看不过去了,告诉了他:“老管,你得罪了霍家的太子爷了。”

    管正峰彻底懵了。

    他们的恩怨不早就结束了吗?管榆霏已经入狱了啊……

    那人叹口气:“给太子爷下药,这事儿没成也就算了,万一要是成了呢?太子爷跟邻家千金一拍两散,你想想这后果,可比现在严重百倍千倍。现在这都是看在你女儿没把事情做成的份上手下留情了的!”

    “她坐牢了……”

    “半年都不到,你糊弄谁呢?”

    管正峰懂了。

    再傻也懂了。

    坐牢只是个开胃菜,真正的大菜在这儿等着他呢!

    他就说得罪了霍家哪有那么简单就给摆平了的!哪有那些关系随便他走,随便他给管榆霏开拓减轻罪名而没有任何阻碍的!

    霍家从来不是心善的,从来不是会手下留情的。

    管正峰只想抽半年前的自己一个大耳光!在商场混了那么多年,没想到也难得糊涂天真啊!

    再后来,就听说管家破产了,还不知道从哪欠了一笔不小的债,至于管榆霏,那一回管正峰冲回去,发了好大的一通脾气,她好像被打的半死不活了。

    这一年春节是林家一家子第一次在一起过年,本来就他们一家,是苏清禾觉得两家在一起热闹,就跟郁兰倾商量着一块儿过年来了。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叶锦宁,她爸妈出国旅游,郁兰倾喊她来家里一块过年。

    还记得去年这个时候的春节知漆出差了,不在Q市,林家虽知道丢失的女儿是谁,但也无法一起过年。

    那时知漆还很排斥他们,郁兰倾格外感激上苍给了她机会弥补女儿,亲近女儿,才有了今日的母女间的亲密。

    林起峪去年在知漆回来后还兴冲冲地揣着个红包去找她,结果遇上了岳子颀那个疯子,一干掉他,就直接去了医院检查、包扎伤口,以至于林起峪的红包到现在也还没送出去。

    今年,林起峪往里又添了一笔丰厚的压岁钱。

    知漆一大早就起来了,郁兰倾起床后来给她盖被子,发现她已经醒了。

    郁兰倾愣了下,旋即笑意爬上眉梢,温柔地俯身抱了抱女儿:“宝宝,新年快乐。”

    知漆笑了,很认真地看着她:“妈妈,新年快乐。”

    “你都二十二了,可是这却是我们第一次在一起过年……”郁兰倾带着哽意,旋即又开心起来,“以后每一年都一起过,好不好?”

    知漆点头说好。

    “昨晚团圆饭是不是吃撑了?一大家族,哥哥们都疼你。”

    昨日除夕是林家整个家族的聚会。

    “红包拿了好多。”知漆抿着嘴笑。

    “今天还有,妈妈给你包个大大的!外面好像下雪了,要不要出去看看?等中午吃完饭你们这些孩子都在,就可以去堆雪人打雪仗了。”

    “下雪啦?好呀那我起个床。”

    郁兰倾去衣帽间给找出一件大红色的裙状外套,镶了一圈毛,很暖和,“这是昨天刚到的,妈妈一看到它就觉得你穿起来肯定好看!”

    知漆哎了一声,由着她打扮。

    郁兰倾一边给女儿打扮,一边越看越是爱得不行,在她脸颊上亲了又亲。

    知漆被逗笑,眉眼柔和,明艳动人。

    她下楼想去吃个早餐赏个雪。

    这是她过得最轻松的一个年,什么家务什么活儿都不用干,安心享受着家人的疼爱就好。

    从前是知浣过的日子,如今她过上了。

    第一次跟个小孩儿一样轻松。

    一下楼就看到林起峪了,他在沙发上看报纸。

    看到女儿,林起峪放下报纸,冲她招了招手:“宝宝,过来。”

    温润儒雅,君子之风,跟电视剧里的一样,每个女孩子梦想中的爸爸的样子。

    林起峪神神秘秘地从口袋里掏东西:“猜猜爸爸要给你什么?”不等知漆猜,他自己作答,把红包拿了出来:“新年快乐,宝宝。”

    去年订制的红包袋子早就过时了,这是他今年重新订制的,而且今年这个还是他亲自设计图案做出的。

    “谢谢爸爸,新年快乐!”

    林起峪揉揉她的脑袋,“爸爸第一次给你压岁钱……”他有些哽咽。这对林家人来说是毕生的疼痛,每每想起心都会作痛。

    “不过没关系,爸爸每年都给你存了一笔压岁钱,这里面有二十二笔压岁钱,密码是你的生日。”

    “二十二笔?”知漆愣了下。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心意。

    手上的红包霎时有千斤重。

    这是她收到过最大也是最沉重的一个红包。

    浓烈的父爱。

    “爸爸也很想你,每年、每天都很想你。”林起峪长臂一伸抱了抱女儿。

    只是他是男人,不太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相比郁兰倾,女儿可能感受不到多少他的爱。

    知漆缓缓说:“爸爸…我知道的,我都知道的。”

    林起峪眼眶有些湿。

    林谨和一大早就被派去接人了,接叶锦宁。

    叶锦宁一身香槟金的裙子,林谨和一看就知道今天她又走名媛风。

    这位大,名媛风,野小子风,切换自如。

    “oh,我的林司机,好久不见。”

    她拿着手包上车,淡淡的妆容,笑容却肆意嚣张,一张嘴就是挑衅。

    “呵,给我闭嘴,不然给你送到哪去我就不能保证了。”还林司机,她配吗她。

    叶锦宁嗤了一声,从包里拿出口红想补一补。

    今天全身上下都是温温柔柔的,口红也是粉豆沙色。

    刚往嘴上涂——“啊!”

    林谨和急刹车完,嘴角一勾。

    “林谨和!!!!”

    ……

    他们到家的时候,人都到齐了。

    一进院子就看到霍晗川陪知漆在堆雪人,还有林谨盈也在。

    叶锦宁一秒钟都和林谨和待不下去,立马下车去堆雪人了。

    ……哪怕叶大瞧不上这么幼稚的活动。

    知漆今年收了好多红包,霍华延夫妇的,林起峪夫妇的,还有霍晗川的,甚至还有林谨和和叶锦宁的。

    叶锦宁纯粹把她当成小妹妹,还有林谨盈,她一一都给了,图个吉利好玩儿。当然了,她也收了不少就是了。

    霍晗川如知漆的安排给雪人插了个胡萝卜做鼻子,这还是她精心挑选出来的一堆胡萝卜里最好看的一根。

    大功告成的时候,知漆轻轻拍了拍雪人的脸,林谨盈在给雪人拍照。这时已经停下的雪突然又下了起来,漫天雪花,一朵一朵地飘落。

    知漆停下动作,抬头一瞧。眼睫轻颤,偶有雪花落在她的脸上,甚至还有更精准的狙击——落在了她的眼睛上。

    她悄悄地去牵霍晗川的手,“好美呀。”

    霍晗川的目光停留在她脸上,唇角含笑,牛头不对马嘴:“嗯,很美。”

    她在夸雪,他在夸她。

    他在她颊边轻吻,如待世间极为珍贵罕见的珍宝。

    “漆漆,宝宝,新年快乐。”

    他今天已经说过一次了,知漆有些茫然地看向他,忽而一笑:“嗯,霍晗川,川哥哥,新年快乐!”

    “我爱你。”他喃喃。

    知漆踮脚吻住他的嘴角:“偷偷告诉你,我也是哦。”

    雪下的愈发大了,却仿佛成了这二人的背景墙,夺不去这对璧人的一分光彩。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