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全本 > > 穿成反派的病美人妹妹 > 第67章
    苏清悠的死讯不久传来,事情被曝光后,大半个安城都震惊了。

    消息传到赵家时,赵听原整个人几乎崩溃。

    苏清悠已经在家留好了遗书,附带着详细的物据,她把所有事情都揽了下来,包括之前赵雅原身体忽然衰弱,以及当时他们把赵雅原囚禁在家里的手段和动机,都一一交代。

    全书里没有提到赵听原。

    只是附带了一句,她给赵修宜留了一份特别的短信,希望赵听原,等赵修宜成年后的那一天再给他。

    外头议论纷纷,都说,不娶破落女,娶妻当取贤,否则遗祸无穷,赵家原本根基深远,两个儿子也都不是败家子,惹出了这么大的丑闻,闹到了与凶杀案扯上关系,兄弟阋墙的地步,究其原因,只是因为娶了一个破落人家的女儿。

    赵听原很是消沉,闭门不出,谁都不见。

    陆执宏还一直在医院,鹿念这段时间,和秋沥去医院看他,听闻了赵家的事情,却也只能继续保持沉默。

    毕竟是人家的家事,和他们还有这么千丝万缕的联系,陆执宏再怎么说,也是他们的父亲。

    可是,没有等他们再细思,不久,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传来,赵听原也从赵家消失了,哪里都找不到他,不久,彻底失去了联系。

    赵家乱作了一团,赵权身子骨一直不好,收到这个消息后,他终于彻底垮掉了,比起原文里的时间线还要早,赵权死在了立秋的那天。

    因为儿子儿媳陆续闹出这种事情,虽然从小就更加偏爱赵雅原,但是赵听原毕竟也是她的儿子,十月怀胎的亲生儿子,一贯强势的江文茵也生了一场大病,在赵权丧礼后,赵如澜陪着她出国治疗。

    赵雅原肩上的担子,一夕之间,就变得重得几乎能把一个人压垮。

    秋沥现在已经开始接管陆氏了,他对外已经恢复了陆琢的名字,开始学着帮赵雅原一些忙。

    时间可以洗刷掉很多东西。

    秋沥发现,他对一些事情,已经再没有以往那么执着,他并不亲近陆执宏,也不会叫他爸爸,但是,陆执宏现在身体精神都格外虚弱,他们姐弟就算不想原谅他,也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抛弃他。

    原本鹿念预定好的婚期,也因这个突发状况而推迟。

    她心里有些内疚。

    因为知道秦祀一直希望和她结婚,很久很久了,可是,因为种种原因,她一拖再拖,一直到现在,也没有真的和他确定婚期。

    鹿念知道秦祀性格很敏感,怕他又多想,以为她是借故拖延。

    于是,只能平时对他更好一些。

    其实他很好哄。

    只要多爱他一点,说出来,多表示,无论是在语言上还是行动上,他都会格外受用,虽然不说,但是心情会变得很愉悦,对她更是予取予求,甚至连亲密时,也会更加主动热烈的索求。

    陆执宏的情况终于稳定,基本已经可以出院。

    他还是想回海城,这一场浩劫过去,他变了很多,看淡了很多,野心不再,只想找个安静地方过回以往的生活,没了野心,他对秋沥和鹿念的态度也变淡了,甚至对寻找秋沥回家的事情,也根本不再热衷。

    秋沥语气很淡,“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人。”

    只要没有了利用价值,他对他们,不会再有半分依恋。

    鹿念也不意外,他们一起送别了陆执宏。

    回家路上。

    “你最近是不是太拼了?”鹿念问。

    鹿念实在心疼,见秋沥瘦了那么一大圈,她现在和赵雅原见面不多,不过有所耳闻,也通过一次视频,当年意气风发的少年已经变得彻底沉稳下来。

    秋沥神色黯淡,“很不好,他家里的事情……”

    “不过,幸亏了秦先生的帮忙。”秋沥换了表情,把阴霾扫去。

    秦祀在的手腕和能力,他现在也算是彻底见识到了。

    他比他们年龄大不了多少,可是心智的成熟,处理事情时的游刃有余,恰到好处的果断与狠辣,都是他们所远比不上的,越了解,反而越这么觉得。

    秦祀愿意帮忙,其实秋沥也很意外,他知道,因为鹿念以前的事情,秦祀一直很不喜欢赵雅原。

    鹿念只能笑。

    那个嫉妒心和占有欲都强到不合理的男人,为了让他帮这个忙,她软硬兼施,给了他多少好处,他才终于被顺毛,愿意暂时放下芥蒂去帮赵雅原。

    她从实际出发,倒是又想起了另外一个问题,忧愁的问秋沥,“现在,修宜是怎么办的啊?”

    赵修宜还只有不到两岁,父母已经都不在,无论苏清悠做了什么,孩子总是无辜的,现在赵听原也已经不知所踪,对于他而言,不啻于同时失去了自己父母。

    “是雅原暂时在照管。”秋沥说。

    这是鹿念没有想到的。

    其实很多人都不理解赵雅原的选择,毕竟,赵雅原现在如此之忙,苏家还有亲戚在,赵家也不是只剩下他。

    再何况,他还没有结婚,如果他以后想找一个门当户对,可以给予助力的妻子,莫说赵家现在这个境况,还带着一个小孩,而且不知道会带多久,已经让部分人望而却步了。

    赵修宜和他一直很亲,现在放松下来时,去逗逗赵修宜,是他一天最放松的时候了。

    鹿念也只能叹息。

    这些恩恩怨怨,左右不过都是人的选择,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外人都无法过多置喙。

    明哥的店经营得红红火火。

    小屈竟然再度去上学了,他报名了成人高考,直到结果出来了,他才对他们不好意思的说,其实上大学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不过因为生活所限,以前一直没办法视线,现在有了条件,还是希望可以弥补。

    黄毛的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婚后生活过得蜜里调油,和媳妇黏黏糊糊的,有妻有孩,万事足。

    “现在就差你们了?”明哥喝得醉醺醺的,“什么时候把大事办了?”

    “然后,再生个大胖孩子,我明哥,过去帮你们带。”他真的喝醉了,拍着自己胸膛,拍的砰砰作响。

    “你努力点啊,还是不是男人了?”他对秦祀嚷嚷,“这么久了,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

    男人眸光很冷,他手劲很大,轻松把明哥拎了起来,拖回了沙发上,随手一扔,“醉疯了。”

    小屈:QAQ

    听明哥敢对秦祀说那话,他也确定,是真的彻底醉疯了。

    鹿念,“……”

    其实,有点努力过头了……他们亲密的次数很多,但是,因为她身体原因,真的做完的次数并不多,所以每一次,他要的时间都格外长。

    只是,因为他措施做得太好了,怀孕是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

    她这下是真的相信,秦祀是不喜欢小孩了。

    不过,鹿念倒是没想那长远多,毕竟,他们还这么年轻,还有大把大把的时间,一点不急。

    明哥被扔在沙发上,摔成七荤八素的一团,还没醒,居然还打起了呼噜。

    鹿念哭笑不得,只能大家一起,帮着明哥收拾收拾,终于把他弄回去睡了。

    这段时间,他们都很忙,倒是确实,没有这种再和秦祀俩人一起相处的时候了。

    没有叫家里司机过来接。

    两人沿着湖滨湖散步,今晚月色很好,江面波光澜澜,半江月色半江明,深秋的夜晚,今晚已经开始显出了几分清寒,却也很是叫人舒服。

    “有事想说?”鹿念本能的觉得,身旁男人,似乎有几分不对劲。

    像是有什么想说的。

    秦祀牵着她的手,原本在默不作声的用自己体温暖着,眼下也顿住了脚步。

    “说嘛!”鹿念拉着他的手。

    现在,她对他撒起娇来,可谓很轻车熟路。

    “你不说,那今晚回去,分床睡?”她踮起脚,靠在他肩上,眨了眨眼,提醒道,“今天周五。”

    是他们约定的日期。

    秦祀,“……”

    他当然记得清楚,比她清楚多了。

    每到了那时候,他会自己不声不响,洗好澡过来。

    现在,他也稍微知道一些鹿念的喜好了,平时在床上,红着耳尖,还有些不自在的讨好她,沉默着求欢的时候,鹿念最爱他这模样,每每都愿意多满足一些。

    果然,男人屈服了。

    他从黑色大衣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什么,飞快塞进了她的掌心,鹿念差点没拿稳,掉了下去。

    “小心点啊,这里下去可要掉进江里了。”鹿念嘀咕。

    他长睫颤了颤,紧抿着唇,什么也没说。

    那是个深红色丝绒小盒子,鹿念打开前,隐隐已经有了预感,真正看到内容时,还是由不住的惊讶。

    她原本以为,秦祀的求婚,之前那随随便便的一句话,就算是已经过去了,她都已经在认真考虑婚期的事情了,不料,今晚,却有这种意外。

    “这是什么?”她举起那个小盒子,伸到他面前。

    男人视线微微移了移,低声说,“……是给你的。”

    鹿念,“给我的什么?”

    他不知道她会不会喜欢,本能的感到紧张,耳尖发红,“你要不要?”

    鹿念,“要,可是,你这样不行,你得配台词。”

    秦祀,“……”

    这个场景实在太熟悉,每一次,他无声的表示想要的时候,她都会这么说,一定要他出声,才会满足。

    鹿念还笑吟吟的,没料到自己勾出了他什么样的回忆,直到腰肢被重重揽住,唇上狠狠一疼。

    他无声的宣泄着,鹿念被脑子晕乎乎的,根本反抗不了他的力气,腰肢都被弄得有些生疼,月光落在俩人身上,男人眉目清隽至极,长睫上似乎都浸染着月色。

    他平时在外时,依旧维持了少年时代的大部分性格,依旧冷漠内敛,看着清冷禁欲,鹿念心有些痒,想到今晚到了时间,该又怎么折腾,叫他求出声。

    直到察觉出了一丝异样时,戒指已经被套在了她的无名指上。

    “秦祀,今晚没有啦!!”她念着他没说出口的话,气咻咻的,她还没答应呢,为什么就这么直接。

    “我爱你。”他低声说,在她唇边呢喃,声音沙哑,“再也别离开我。”

    一辈子。

    从此只看他一个,只有他一个,陪伴他一生,再也不离开。

    他想了那么多年,从不敢宣之于口的妄念,此时此刻,都说了出来,对他同样藏在心底,爱了这么多年的人。

    少年时代,他从不奢望得到回应,只能将这份感情卑微的封存,甚至不敢让她知晓分毫。

    宛如多年前,月光下,一前一后走着的少年与少女,他那时爱她,爱得沉默,痛苦,却从未放下分毫。

    而如今,他祈求月光的垂怜,也妄想成为她一辈子的唯一。

    一切都化为了圆满。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

    明天开始番外啦~~(脑洞番外人设性格还是不会变的,新婚番外就是接着大结局~,番外基本都甜,没有刀子啦~)

    西幻:高傲禁欲的猎魔骑士,被吸血鬼反感染,一直强行压抑着吸血欲望,结果在最痛苦的时候,遇到了主动上门的少女……于是,在献出了自己的双重第一次后,彻底堕落。

    古代:小公主暗戳戳的引诱自己的贴身暗卫,最后一步步吃到嘴的故事。

    这个世界的新婚番外:44继续被玩弄(噗)以及薛定谔的包子。

    顺路安利下自己围脖,雾下菘,全文完结后会送一个小番外~~大家到时候可以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