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未一个劲儿给苏星芒吃定心丸:“我又没把黑的说成白的, 所以这绝对不算是欺骗, 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虽然心里还有些不踏实,但苏星芒眼下最重要的任务不是纠结这个,而是给沈家长辈准备礼物。

    有沈未和沈岚当参谋, 他精挑细选的礼物都是投其所好,绝对会让长辈们满意。

    苏星芒自己也有信心能做到言行得体, 能给沈家长辈留下好印象。

    但给了他们好印象并不一定意味着能真正被他们接受, 因此直到他跟沈未手牵手站在沈家大门口, 他心里敲着的小鼓就没有一刻停歇过。

    但真正推开那道门,他反而没那么紧张了。

    沈老爷子并没有安排一起吃晚饭,这正合苏星芒的心意,他很害怕那种吃着饭闹得不欢而散的场景。

    沈淮阳和范雅晴夫妻也是在外面结束了饭局之后刚回老宅的, 此外,还有沈未的那个小堂弟沈誉博,周末从学校回来看望爷爷。

    苏星芒拿出准备好的礼物送给几位长辈, 沈誉博在旁边嬉皮笑脸:“哥, 我也要礼物, 怎么唯独就没有我的?”

    沈未一眼瞪了过去:“滚!谁知道你今天回来?下次提前说!”

    苏星芒赶紧跟沈誉博说:“我下次一定补上,补双份。”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礼物吗?”沈誉博笑嘻嘻地追问苏星芒。

    “誉誉,回你房间去, 别影响我们聊天。”沈老爷子发话了。

    “好嘞, 我先跟嫂子,啊不是,我先跟苏哥商量好了要什么礼物, 商量好了就走。”

    沈未从钱包里抽出一张游戏卡:“这个拿去,麻溜快滚。”

    沈誉博本来是伸长脖子想看是什么游戏卡,结果却有了新的发现:“欸哥你换钱包了?什么时候换的?你那私人定制的开光钱包呢?”

    沈未已经来不及让他闭嘴,沈老爷子脸色一变:“你原来的钱包呢?”

    “坏了,总不能让我天天用个破钱包吧,所以就换了。”

    “坏了?那怎么不告诉我?我好去问问大师怎么办啊,怎么能说换就换?”沈老爷子有点急了。

    沈誉博还要在一旁添柴加火:“就是啊哥,人家高僧只给你一个人的钱包开光,我们都只有眼巴巴望着的份儿,你还不珍惜?再说你这是换了一个什么低端牌子的钱包啊?我都没听说过。要不你把那原来那个开光钱包给我吧,我不嫌破。”

    沈未作势要把游戏卡放回钱包:“还不走说明是不想要这张卡是吧?”

    沈誉博一把夺过那张游戏卡:“好好好,我走了,你们慢慢聊。”

    沈老爷子还在纠缠钱包的事儿:“你那钱包不会扔了吧?”

    “没扔没扔,我留着呢。”

    “明天拿回来,我再找大师问问。”

    沈淮阳忽然低声吼了沈未:“沈未!你在家里还跟人拉拉扯扯干什么?不像话!”

    他们从进门到现在,除了苏星芒给长辈递礼物和沈未给沈誉博拿卡的时候,他俩一直都是手牵手的。

    苏星芒下意识地就想抽出手,却被沈未握得紧紧的,死活抽不出来。

    “爸,我们在家都不能牵手?那就去大街上牵?去电视节目里牵?”

    “胡闹!”沈淮阳又要发火,被范雅晴拽了拽袖子,忍住了。

    沈未拉着苏星芒坐到沙发上,攥紧了他的手生怕他又抽走。

    几位长辈的态度都比较克制,半是拉家常半是查户口似的问了一些关于苏星芒家庭和工作的问题,然后沈老爷子跟沈淮阳和范雅晴挥挥手:“我跟小苏要单独聊聊,你们也要单独聊的话等会儿。”

    沈淮阳站起身来:“我跟他也没什么要单独聊的,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范雅晴见状也跟着起身:“爸,那我们就先走了。”

    沈淮阳临走时不忘在沈未肩膀上狠狠一压:“你给我收敛着点儿。”

    那两人一走,沈老爷子就问苏星芒:“听说你会下象棋,走,去我书房跟我杀两盘?”

    苏星芒恭恭敬敬地笑道:“我下得不好,爷爷您别嫌弃。”

    沈未跟着往书房走,被老爷子拦住:“我跟小苏下,你就别进去了。”

    “我进去学习学习。”

    “你去跟誉誉杀两盘游戏吧,我这边你就别跟着了。”老爷子坚决要把他拒之门外。

    “爷爷——”沈未扒在门口还想讨价还价。

    苏星芒一只手被攥着抽不出来,只能用另一只手去握了握沈未的手:“没事,爷爷会让着我,不会让我输得太惨的。”

    苏星芒下象棋不差,但沈老爷子或许是上了年纪,下棋总有些瞻前不顾后,他能很轻松地赢下老爷子。

    但老爷子每次出了一招昏棋的时候,苏星芒并不会提醒他“我要吃你的***了”来让他悔棋,也不会真的去吃他的棋,只是会沉吟五秒钟以上。

    老爷子也聪明,一交锋就知道苏星芒下棋很快,一般总会在他落子之后两三秒之内就做出最正确的反应,因此每次见他琢磨良久之后就会意识到自己刚才肯定是走了一步臭棋,就会赶紧回过头去再看个仔细,看出问题之后还能赶在他落子之前先悔棋。

    又一次见苏星芒盯着棋盘半天不动,老爷子定睛看了看,改了主意:“我不走这个,差点挨了你的双重炮。”

    悔了棋之后他感叹道:“还是跟你下棋舒服。我家这些孩子啊,一个个都忙得脚不沾地,很少有人能回来陪我下棋的。难得有时候他们陪我下几盘,还每次都要故意输给我,想哄我高兴。我其实不想让他们让我啊,我老了老了脑子也不好使了,我能不知道自己水平怎么样?”

    “爷爷您本来水平就挺高的,就是眼神不太好了,所以得慢点儿下,不着急。”

    “对对对,就是得慢慢下,不能求快。他们啊,就是没耐心。他们故意输给我就算了,每次都是一个人跟我对弈,旁边好几个人观战的。看就看吧,安静点儿也行啊,可每个人都想给我指导,都想让我觉得他们是站在我这边的,然后就你一句我一句告诉我该怎么下,七嘴八舌的,有的还直接拿起我的棋子就帮我下了。这到底是谁下棋啊?”

    苏星芒点头附和:“是是是,不能求快,我慢慢下,您慢慢想。”

    “他们那种下棋方式就让我不舒服,让我慢慢考虑不行吗?他们一求快,我经常都来不及想为什么不能这样,为什么要那样,稀里糊涂一盘棋就下完了,我都没法总结经验教训,所以呢,越下越臭。其实我有时候也在手机上跟别人下象棋,倒也没有其他人在旁边聒噪,但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也挺没劲的。”老爷子说,“像你这样的就挺好,能给我时间让我自己好好琢磨,又不至于让我觉得你是在让着我。”

    苏星芒说:“我跟我爸爸下象棋的时候,他也是这么等着我琢磨的。”

    “你爸爸象棋下得很好?”

    “还行,小时候我根本下不过他,但现在我也能经常赢他了,也不知道是他退步了还是我进步了。”

    老爷子饶有兴致:“那让他没事儿就来这儿跟我下啊,反正你侄子也上小学了,他送孩子上学了就可以来这儿跟我杀到下午去接孩子,中午就在这儿凑合一顿。正好俩老头子消磨消磨时间……”

    苏星芒正要落子的手一顿。

    这意思,老爷子是真的已经把他当成了沈家人,所以顺带把他父亲也不当外人了?

    “爷爷,我和沈未在一起,您是接受了是吗?”他想听到肯定的回答。

    沈老爷子叹口气:“说真的要按我这老古板其实是接受不了的,但小未已经一头栽进去了拉都拉不出来,也不愿意让我们拉,我能拿他有什么办法呢?儿孙自有儿孙福,我这半截身子都入土了的人也管不了这么多。我啊也不求什么了,你们自己开开心心的就好。”

    “那沈先生和沈太太那边……”

    “他们能有什么意见?”沈老爷子想了想又改口,“要说完全没意见也不可能,但他们的意见又起不了决定性的作用,所以你不用在意。他们现在啊,可能拉不下脸来跟你和颜悦色,时间长了就好了。”

    “谢谢爷爷。”

    “我都这把岁数了我也不怕别人说什么,他们可能怕别人笑话一时半会儿还适应不了,可是吧,你们自己都不在乎这些了,那我们何必非过不去这个坎儿呢。”沈老爷子走了一步棋,“将军。”

    刚才只顾着激动了,苏星芒有点走神,猛地被这么一将军,他只有一招可以用:丢车保帅。

    “你大意了。”老爷子不客气地吃掉了他的车。

    “啊,一个不小心,一条大腿没了。”苏星芒心疼地笑道。

    “大腿和脑袋哪个重要?所以你没得选择啊。”沈老爷子又走了一步棋,“所以小未爸妈,包括我,可能也是这种感觉,就是虽然内心是排斥的,但各种权衡利弊之后,觉得没有更好的选择了,也只能试着去接受了。”

    权衡利弊,指的是听了那些风水大师的话之后来权衡利弊吧?

    苏星芒有些心虚,胡乱走了一步棋。

    沈老爷子哟了一声:“你怎么没吃我这个相啊?吃了我这个相我也不敢拿那个相去飞你,你正好就能将我的军了。”

    “哦,我没注意到。”苏星芒收起心神看了看现在的局面,认真走了下一步,这才又问沈老爷子,“爷爷,你们能接受,是不是因为那些风水大师说我和沈未在一起的结果还不错?”

    “小未跟你说了?对,我们是拿你和小未的八字去合婚了,我们家挺信这个的。”

    “那如果……我们的八字合婚结果不好呢,你们是不是就会反对了?”

    “好啊,怎么不好了?那都是大师亲口跟我说的,而且不止一个大师那么说。”

    苏星芒拿起一个马,犹豫了半晌应该往哪个方向走斜日,终于往左前方迈了一步:“爷爷,我……我想跟你坦白一件事。”

    “你说。”

    “那些大师说什么今年这宅子能有两桩喜事,然后提到沈未的终生大事,这……这是沈未提前跟那些大师沟通好了的……”

    “什么意思?”沈老爷子愣了一瞬,“是说小未跟大师们串通好了来骗我们?”

    “反正……那些话是他授意那些大师说的。”

    沈老爷子拿起旁边被吃掉的棋子互相敲来敲去,却是眉头紧锁,眼睛微闭,显得额间的皱纹更深,脸上的表情更阴翳。

    他多久没说话,苏星芒也就多久没敢吭声。

    良久老爷子睁开眼睛唔了一声:“我刚仔仔细细地回忆了一下前些日子那些大师说的话,没毛病啊。”

    没毛病?

    老爷子道:“我都说了我们家很信这个,小未很小的时候我就找人给他算过命,那时候就所有的大师都说,他不会有孩子。我们当时就想让大师做一下风水调整或者给个催这方面运势的符咒,大师们都拒绝了,就说这个没法强求。我以为是他们变相想加价,就一再给他们加价,后来有的大师才暗示我们说,小未以后不会跟女人结婚,所以是不会有孩子的,但总体运势很好,包括婚姻也很好,如果非要逆天改命的话,反而对他不好。”

    苏星芒有些吃惊,所以沈家人早在二十多年前就知道会有今天?

    老爷子继续道:“当然了,也有些大师经不起我的重金诱惑,还真的就拍着胸脯说能通过风水调整或者符咒来增强他的子女运,所以就照他们说的调整了。后来,我们当然也不能告诉小未说,有大师说他以后会喜欢男人,我们当时想隐瞒还来不及呢,更不可能去引导他走上这条路……可现在一看,调整了也不管用嘛,他不照样还是喜欢男人了吗?”

    苏星芒愣在原地不知该怎么接茬。

    老爷子又说:“其实这次有大师提到小未今年有好事,我就猜到了大概会是带个男人回来,果然……小未爸爸当时暴跳如雷,想让小未跟你断,但小未态度非常坚决,就非得跟你结婚。后来他爸爸让了一步,说跟男人结婚可以,但必须另外找个女人代孕,不能让沈家断后,但小未一口就拒绝了。”

    还有这事儿?

    “我这才觉得当年那些大师说的真的很有道理,所以后来才又跟小未爸妈聊了很久,他爸爸才勉强接受了这件事,接受了儿子要跟一个男人结婚,而且坚决不找代孕的这么一个事实。”

    “可是……”苏星芒还有些不解。

    “可是什么?”

    “可是现在的这些话都是沈未授意大师们说的,所以关于我的八字,我跟沈未八字合婚的结果,您就不怕是假的吗?”苏星芒问,“您就不怕我的八字其实很差,差到会克他吗?”

    沈老爷子大笑:“我首先相信的是小未的八字啊,二十多年前大师们就说了小未的命好,包括整体运势、财运、婚姻、健康等各方面都很好,除了不旺孩子,其他都能旺。那你说,你的能差吗?”

    好吧,这玄学的世界他不懂,只要沈家人能接受就行。

    “再说了,我这么多年都笃信这些,自己多多少少也跟大师们学了些,你的八字好还是不好,我也是看得懂的。今天之所以要见你,也是想当面看看你的面相气运。”老爷子又道。

    可苏星芒还有问题想问:“爷爷,那是因为我的八字啊面相气运什么的都还不错是吧?那假如,我的八字面相各方面都很差,而同时又有一位八字很好面相很好,跟沈未合婚也更好的人在追求沈未,那你们会选择我还是那个人?”

    “这个问题很重要吗?”老爷子有些不解。

    苏星芒点头。

    如果说他和沈未被认可,只是因为八字和面相、风水这些玄乎的东西,他真的会矫情得心里有疙瘩。

    老爷子想了想:“从我的角度可能会选那个条件好一些的,但这事儿不是我说了算啊,得看小未的选择。他如果坚定地要选你,我们也无话可说。路是他选的,我们总不能替他走。”

    “我明白了。”

    老爷子埋头看看棋盘,“这局和了,谁也将不死谁。”

    然后他收起棋盘说:“哪天叫你爸爸过来跟我下几盘吧,今天也有些晚了,你要是想住这儿,这儿有你们的房间,要是想回去,就差不多该走了。”

    “好的谢谢爷爷。”他打算先跟沈未商量一下今晚住哪里。

    沈老爷子又问:“小未去北极旅游,是跟你一起去的吧?后来小岚跟我交代了,说你俩是要去北极结婚的?”

    “没……没结成。”苏星芒说,“因为想得到你们的认可再结婚,偷偷摸摸地结婚,对你们也不尊重……”

    “那这次就光明正大地去结吧。”老爷子笑呵呵地拍拍他,也站起来想往自己房间走。

    苏星芒往前一步为他打开书房门,却一头撞见沈未的笑脸。

    一看就是笑得太久,嘴都合不上了。

    苏星芒手动帮他合上:“别笑了,我怕你笑得下巴脱臼。”

    “我回房间了。”老爷子越过他俩。

    “好咧爷爷你慢点儿。”沈未殷勤地扶着老爷子回了房间,一溜烟又跑了回来。

    苏星芒正倚在书房门边划拉着手机,沈未凑过去想看一眼:“看什么呢?”

    苏星芒锁了屏收起手机:“想看看那几个顶级品牌有没有好看的新款钱包,免得你被弟弟嘲笑用了低端品牌。”

    “不换,就你之前送的那个最好。”沈未搂过苏星芒就是吧唧一大口。

    “那个才三千块钱。”

    “不管,在我看来就是无价之宝。”

    “可那个也没有经高僧开过光,你还是别用了。”

    “你信那个?”沈未反问。

    苏星芒一怔:“不是你们家的人信吗?”

    “他们信,我不信。”沈未埋头在他脖子上蹭了又蹭,“我只信你送给我的就是最好的。”

    仿佛瞥见沈誉博探头探脑的影子,苏星芒推了推沈未,轻声道:“你弟弟在偷看我们呢。”

    “他看他的,我们都能正大光明结婚了,还不能正大光明让他看?”

    说起结婚,这提醒了沈未,他摸出手机就想订机票:“我们哪天出发去北极?”

    苏星芒没回答,只是浅笑着朝他摊开了手。

    沈未顺势就埋头在他手上亲了一口。

    他笑哈哈地反手想去撕他的嘴:“我是找你要东西的。”

    “什么?”

    “有一样东西,我说过会主动找你要的。”

    沈未恍然大悟:“哦对对对,我还真随身带着呢。”他真的变戏法一样,当场摸出了一个小盒子,拿出里面的钻戒,郑重而虔诚地给苏星芒戴在了中指上。

    “能戴几天,到了北极就得换无名指戴另一个戒指了。”沈未捧着苏星芒那戴了戒指的手看了又看。

    “多戴几个月也可以。”

    沈未不解地看向他。

    “北极的极昼我们已经看过了,所以,极夜的时候去结婚也挺好,在极光下结婚。”苏星芒也看向沈未,满眼温柔。

    “都行!听你的!”

    夏天冬天都可以。

    夏天,永远不落的太阳下,有最温暖的他。

    冬天,极致绚烂的极光下,有最璀璨的他。

    那个最遥远最孤独的城市,有最亲近最不孤独的他们。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一路陪伴的大宝贝小可爱们~爱你们~~

    新文《成团嫌之后我爆红了》已开,求收藏求评论。

    新文文案:

    偶像男团1758成员之一章斐然,颜值、身材、舞艺、唱功样样无可挑剔,却偏偏有个最要命的毛病——只要面对话筒接受采访,必犯低级口误。

    学霸高知人设崩塌碎一地,团宠一步步变团嫌,他还频频将甲方爸爸的品牌名报错,甚至在一次晚会上,将代言的品牌A屡屡说成了最大竞争对手品牌B……

    品牌B偷笑,甲方暴怒,经纪公司和男团其他成员怒其不争,网友们都在等着他滚出娱乐圈。

    大约是仗着盛世美颜,章斐然不仅没滚,拿到的资源还更多更好……

    “这么多次了,你总该记住我了吧?说,我叫什么名字?”

    章斐然握着话筒满脸紧张欲哭无泪:“对不起……我真忘了……”

    “最后提醒你一次,小学一年级就学过的一首古诗,墙角数枝梅……”

    章斐然眼睛一亮:“想起来了!梅花!你是梅老板!”

    神踏么的梅老板……

    一段时间后,有人爆料品牌B的总裁凌寒跟章斐然已秘密结婚,有图有视频。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当初所谓的口误竟然是个惊天大阴谋!这夫夫二人有预谋地联手坑死了品牌A!

    章斐然惊恐脸:“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那你说,凌总到底是不是你老公?”

    “……是……但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真学霸真高知但绝不可能斐然成章 受 VS 凌寒独自开其实一点也不寒还很臭美 攻

    1V1 甜文

    一句话简介:“真”甲方爸爸真让我叫他爸爸? -